分享

【go home?】Graves/Credence - 番外#魔法衝刺班

  「啊……嗯、嗯……」
  昏暗的室內不斷的傳出肉體拍擊聲及淫穢的水聲,Credence的嬌喘及Graves粗重的呼吸聲迴盪在偌大的房間中,充滿男性情慾的香氣就像是催情藥一樣,讓床上的兩人越來越沉浸於其中。
  「嗚、嗯……啊!」
  磅匡--!
  伴隨著Credence一次劇烈的喊叫,已經乖乖在那住了十幾年的窗戶忽然應聲破裂,碎片四散到前方的桌面上,巨大的聲響把兩人嚇的不輕,紛紛停下動作轉頭看向壽終正寢的玻璃窗。
  但兩人看規看,現在情慾正高漲濃烈,哪有閒功夫去管窗戶為什麼會破,馬上又開始劇烈的床上運動,鐵製的床杆受不住劇烈的搖晃開始發出了一些抗議般的聲響。
  「嗯、Graves先生……那裡……」
  「嗯啊……」
  磅匡--!
  忽然,就在Graves又一次猛烈撞擊下,Credence再度驚叫出聲,這次旁邊矮桌上的杯子也碎裂了,其中幾塊碎玻璃甚至灑到了舖滿高級地毯的地板上。
Credence有些錯愕的看過去,但Graves卻好像完全沒有聽見,又一個猛烈撞擊、直接對著Credence最敏感的深處,惹的他又一聲驚叫,而這次,連頭頂上的燈泡都爆開了。
  這一次,Graves終於停下來了,兩人先是對看了一眼,又看向碎裂的窗戶、變成小玻璃塊的杯子,以及直接灑在床上的燈泡碎片……這好像有點不對。
+++
  「所以,Credence其實也是巫師?」
Tina瞪大雙眼,不斷的上下打量Credence,這一年半來、Credence的頭髮比之前稍長了一點,身材也不像第一次見到時那般瘦骨如柴,臉也稍微紅潤了一些,跟一開始的樣子相差甚遠。
  「嗯,不過是剛剛才開發,還不太穩定。」看Credence很緊張的樣子,Graves趕緊拍了拍Credence的肩膀,卻來不及阻止他把桌上的玻璃杯震出了裂痕。「只要一緊張或是……情緒起伏過大,就會發生魔法失控的現象。」
  「那……部長找我來的用意是?」Tina一直跟Credence的關係都不錯,這件事情Graves是該跟他說沒錯,但特地把她找出來,應該就不是只要說這件事情吧。
  「Credence已經過了伊法魔尼的就學年齡,我的時間也不多,所以想請你一起幫Credence練習魔法。」Graves其實也很想親自敎Credence,但他能教的時間不多,而在美國、如果巫師不能好好控制自己的魔法,是會釀成大禍的,這是必須放在第一優先處理。
  「這當然沒問題!」Tina自己也是忙碌的正氣師,但他也曾經在心裡想過如果Credence是巫師該有多好之類的,現在既然成真了,他當然樂意幫忙。「平常如果我也在忙,可以讓Queenie教他。」
  「嗯,Credence,今後你要好好跟著金坦女士學魔法。」Graves轉頭看向一直有些不敢置性的Credence,露出了一個淡淡的笑容。「我會隨時抽查,可別偷懶。」
  「嗯……」
  接著兩人找了Queenie過來,幾個人談論了一下Credence的教學計畫,最後決定了、Credence一定要先學會的兩個魔法。
  分別是遺忘咒,跟魔法屏障。
  而Credence會像那樣魔法失控的主要原因、也包刮了他的魔力特別強大,雖然是剛剛開發,能力卻已經完全是個成熟的巫師,才會難以控制,跟Tina學了技巧後,遺忘咒一下子就學會了,甚至在Queenie來探班的時候,不小心連破心術都學會了一點點。
  唯獨就是魔法屏障,他怎麼就是學不起來。
  今天是他開始練習魔法的第二週了,他在第二天就已經學會遺忘咒了,但之後將近兩週的時間,他還是學不起來魔法屏障,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Tina也很愧疚,覺得是自己教的不夠好,所以決定要將這個重要魔法交給Graves去教。
Credence從Graves來接他的時候就一直很低潮,他本來想著要很快的學會魔法,讓Graves為他感到驕傲的,一開始確實很順利,但魔法屏障他卻怎麼樣都學不會,學到Tina都放棄教他,決定把他交給Graves了,這跟他一開始想好的完全不一樣。
  「魔法屏障,雖然是美國巫師的必備魔法,但他並不是個好學的低階咒語。」Graves耐心的站在Credence面前,這裡是路旁的暗巷,平常也沒什麼人會走過來。「聽金坦女士說,你學魔法很急,可能是因為這麼緣故才學不好魔法屏障的。」
Credence被說的越來越羞愧,頭也越來越低,一點都不敢看此刻的Graves,Graves先生一定對他很失望,這麼簡單的魔法都學不會。
Graves向來沒有教過人家魔法,而對他這個強大的正氣師而言,學魔法最好的方法,當然就是實戰了,所以他把Credence帶到了大家不太會看到的暗巷,並小心翼翼的築起魔法屏障。
  「Credence,看好了,我已經用了魔法屏障,所以我們看到的他們,但外面的莫魔們看不到我們。」一邊說著,Graves走到其中一個很靠近巷口的莫魔面前,正對著他用魔杖點了個小火。「只是聲音會被聽見,近距離的話盡量不要說話。」
  「你來試試。」
  說完,Graves把魔法屏障給解除了,外面那個距離很近的莫魔馬上就看見正對著他的Graves,微微皺眉後就遠離了這條巷口。
  「呃……好。」Credence緊張的照著Graves說的做,但魔法屏障卻一直架到一半就消失,沒有辦法完全築起整面牆。「對、對不起……」
  「沒事,再一次。」對此,Graves沒有多說什麼,就是靜靜的站在旁邊看Credence施法,像是在思考什麼一樣,眼珠轉來轉去的。
Graves先生就站在身邊盯著自己練習,Credence反而更加緊張了,一開始還能築起一半,漸漸的一丁點都築不起來,就在他急的眼框有些泛紅的時候,終於築起了薄薄一層魔法屏障,雖然有些動盪,但總歸是築起來了。
  「Graves先生……我築起來了!」
Credence看自己終於成功,開心的轉頭看向Graves,小表情像是在期待什麼一般,有點小驕傲,但Graves並沒有為此而誇獎Credence,只是微微的挑了下眉。
  「有嗎?」Graves瞇起雙眼,這種一碰就碎的小屏障根本就不能稱之為魔法屏障,隨時都像是要消失一樣,風險實在太大了。
  今天Credence才發現,平時對他格外寬容的Graves對於魔法的事情居然如此嚴格。
  就在Credence想著要不要取消重新再架一個的時候,Graves忽然從他身後貼了過來,一手從後面繞到他面前、抓起他的下巴,另一手則是開始解開Credence胸前的鈕釦。
  「Gra、Graves先生?」Credence一發現Graves的動作,頓時渾身僵硬,現在的他正面向著外面的人群,而襯衫已經被敞開,白皙的胸膛直接暴露在空氣之中。「不……」
  「別緊張。」Graves的聲音就如同往常那般溫柔,寬厚的大手也慢慢的往上攀升,劃過了Credence胸前的敏感點,引來他一聲隱忍的喘息。「只要你的魔法屏障還在,外面就看不見我們。」
  這怎麼讓他不緊張!
Credence忍不住看了Graves一眼,他記得自己剛跟Graves回家的時候,Graves不是個會捉弄他的人阿?而且以現在的情況,Graves光是碰到他的胸膛,他就已經敏感的渾身發麻,練魔法的這兩週以來,因為擔心他的魔法又會爆發,兩人已經兩個星期沒有任何親密舉動了。
  「呃!」
Graves的手一把往下撈去,直接覆蓋在Credence腿間的慾望上,隔著西裝褲的薄料,開始實重實輕的揉捏按壓,掌心的溫度不斷的隔著布料傳遞過來,原本軟在腿間的東西沒多久已經開始硬挺了起來。
  「小聲點,外面看不到,但是聽的見。」Credence的耳邊傳來Graves的低語,這段時間來、Credence已經很清楚,只要Graves發出這種磁性的低沉嗓音時,就代表他也有感覺了。「別分心,顧好你的魔法屏障。」
  「哼嗯……」Credence被Graves弄得渾身發熱,卻不得不保持清醒的舉著練習生專用魔杖,緊咬著唇想壓抑著不斷要脫口而出的呻吟。
Graves手指熟練的不斷搓揉套弄,他對於Credence全身上下都非常清楚,什麼樣的方法可以讓Credence快速達到高潮,他也是寥落指掌,只要他稍微粗魯一點的揉捏Credence腿間的東西,Credence瞬間就成了布偶一樣,只能任由Graves擺佈,沒多久,Credence的腿間已經潮濕一片,雙腿也無力的開始打顫。
  「腿張開一點。」Graves的聲音就像是咒語,牽引著Credence乖乖的張開雙腿,任由在他身下肆虐的雙手將他的褲子脫下,露出已經腫脹發紅的慾望,頂端的鈴口不斷滲出半透明的黏液,早已染濕了薄薄的內褲及西裝褲。
  「Graves先生……不……我不想在、在這裡……」這一連串下來,Credence早已喘得上氣不接下氣,滿臉通紅的不敢看外面的人潮,現在是下午時段,外面的行人多的甚至有些壅擠,吵雜的人車聲不斷的刺激著他的感官。「不要……」
  「放心,你的屏障做得很好,他們看不見。」Graves溫柔的在他耳邊說著,細碎的吻從他的耳朵向下游移至鎖骨,時而輕噬時而舔拭引起Credence一陣一陣的酥麻。
  「嗚……拜託……」Credence沒有聽信Graves的情話,眼看自己的意識越來越抽離,只要一想到魔法屏障失效後會發生什麼事情,就焦急得哭了出來。「對不起……我會好好學……我錯了……嗚、Graves先生……」
  看見Credence如此害怕,Graves也不忍心了,只好緊緊的抱住他,用最溫柔的聲音說著。
  「乖,我不是要處罰你,Credence,別怕。」Graves的語氣是如此溫柔,讓Credence心底漸漸暖了起來,忍住淚水不往下掉。「有我在。」
  有我在。
  這句話讓Credence終於冷靜了下來,但才剛剛止住淚水,就感受到身後細微的疼痛,這熟悉的逗弄讓他馬上就感受出來是Graves修常好看的手指,早已習慣了的腸道完全沒有排斥的接納了外來物,甚至有些飢渴的不斷收縮吮吸著。
  其實Graves每次用手指進入Credence的後穴時,看見這副光景都常常讓他差點把持不住,那個粉紅飢渴的小嘴貪婪的不斷收縮的樣子完全是個劇烈的視覺衝擊,看的他有些口乾舌燥。
  早已習慣的小嫩穴並沒有因為這兩週的冷落而乾澀,依然濕潤的接受著Graves的手指,一隻、兩隻,手指馬上就已經將小穴充分擴張,接著他也沒有等Credence緩過氣,已經挺立的慾望就這樣擠了進去。
  「啊……啊……」Credence張著嘴不斷吸入冷空氣,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今天的Graves好像特別粗暴,跟平常很不一樣,忽然闖入的巨大灼熱物體直接就衝到最深處,從後位的姿勢本就容易進的深,Graves又這樣用足了力氣,Credence被撞得差點跌到地板上。
  「噓--。」Graves輕聲提醒了Credence小聲點,雙手則是緊緊的扣住Credence的腰,將他壓在牆壁上,身下已經開始狠狠的撞擊,每一次都抽出一段距離後又猛烈的撞進去,像是要把他桶穿一樣的一下又一下的抵達身處。
  「咿!啊嗯……嗚……」原本已經至住的淚水又開始一滴一滴的掉落,呻吟也已經不是他能控制的了,但這樣下去、外面的人會聽見的,Credence不斷的吸氣吐氣,想讓呼吸平順一些,卻被Graves撞的無法冷靜,雙腿早已無力的不斷打顫,隨時都要倒下的樣子。
Credence可憐兮兮的轉頭看向身後的Graves,但無論他轉的多用力,都無法看見Graves的臉。
  「Gra、嗯……Graves先生……幫我……嗯……幫我……」Credence帶著情慾的哭腔聽的Graves興致大增,他刻意將腦袋靠過去想聽清楚Credence說的話,卻發現Credence顫抖的小手抓住了他的手臂,緩緩的往上移,直到遮住自己的嘴巴。
  原來是擔心聲音被外面聽見,所以想讓他幫他嗚著嗎?
Graves二話不說的將嗚著的手改成了手指,入侵了Credence不斷開合喘息的嘴,令一手則是改為抓住他的大腿,將他抬了起來,馬上就開始更猛烈的進攻。
Credence的唾液因為嘴無法閉起而不斷的流出,沿著Graves的手指往下滑落,而原來的嬌喘呻吟換成了帶著哭腔的委屈咽鳴,而身後得兇器卻像是無視了這些一般的不斷進入,每一次抽出都帶起了腸道內的嫩肉,身後的小嘴也變得又紅又腫,顏色也從粉色轉變成了艷麗的鮮紅。
  「嗚嗚……嗚……」Credence的淚水不斷的落下,他分不出究竟是疼還是快感讓他泛起淚水,只是身後的Graves粗暴的舉動讓他有些驚恐、卻又有些心動,他驚訝的發現,自己好像有點喜歡這樣的Graves先生,這是不是不太正常?
  「嗚、嗯……嗯嗯……」
  「Credence,做得很好。」
  最後,白濁的液體從Credence腿間噴發出來,而人居然也就這樣昏過去了,Graves眼明手快的接住了Credence,將他打橫抱起,瞄了眼架在巷口的魔法屏障,彈了下手指就解除了。
  他怎麼可能讓人看見他的Credence?
+++
  「咦!Credence!你學會魔法屏障了!」
Tina一早和Credence碰面,就發現原本一直學不會的Credence居然會了!而且還操控自如!「看來真的是我教得不夠好,部長是怎麼教你的?」
  「呃……」Credence的腦海裡瞬間浮現出了昨晚的一切,馬上羞愧的紅了臉,支支嗚嗚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一旁的Queenie看見這樣的狀況,忍不住偷笑了一下,走到Tina身邊,伸手拍拍他的姊姊。
  「這種事情就別問了,反正Credence已經學會了嘛。」一邊說著,Queenie對不遠處的Credence笑了一下,好像在對他說別擔心一樣。
  但看見Queenie這樣的表情,Credence更擔心了,總覺得他好像被知道了什麼不該知道的事情了。
  「啊、Credence!」Tina還在疑惑Queenie為什麼不讓自己問,抬頭卻發現Credence已經抓了外套,頭也不回的跑掉了。「這孩子今天怎麼了……」
  終於跑回家了,Credence粗喘著氣,腦子裡滿滿都是昨天充滿色氣的Graves,原來Graves先生也有這樣的一面,會不會是因為兩週沒有上床,所以Graves先生也忍不住了?
  一邊這樣想著,他的腦袋就越來越熱,霸氣的Graves真的太迷人了。
  等到他進家門,就發現Graves已經到家了,餐桌上已經擺滿了美味的佳餚,就等他回家。
  「回來了?先坐好,我有東西要給你。」Graves用魔法將最後一鍋湯端到桌面上,從大衣的口袋裡拿出了一個長條狀的精美硬殼禮盒,遞給了Credence。
  「嗯?」Credence乖巧的坐到位子上,接過了那個精美的小禮物,盒蓋的上方還燙了一條文字,看起來格外的有質感。
  將小盒子打開後,裡面躺著的是一支深灰色的魔杖,比練習生專用的魔杖長上很多,外表文路不像Graves的光滑亮麗,而是有一些精緻的紋路,看得出來此魔杖的製造者雕工非常了得,但這些對Credence而言一點都不重要,光是從Graves的手裡得到魔杖就已經足夠讓他開心了。
  「這是……屬於我的魔杖嗎?」Credence不敢相信的將魔杖拿在手中,手感與練習生的完全不同,拿起來比較重一些。
  「嗯,這款魔杖通常力量強大,很適合你強大的魔力,雖然大多人都認為難以上手,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其實Graves從知道Credence有魔法後,馬上就請人去訂製了,看過Credence的毛髮後、許多人一致認同這麼強大的魔力就是要使用沃夫魔杖,雖然他難以上手,但能夠毫無保留的發揮Credence的能力。
Credence拿著手杖輕輕揮了揮,身邊的東西輕而易舉的就能移動飄浮,絲毫不費吹灰之力。
  「但是你還沒通過考試,所以不算是魔法學校畢業的學生,只有我在的時候才能夠使用這支魔杖,知道嗎?」Graves看見Credence笑得這麼開心,心情也非常好,輕輕的拍了拍Credence的小腦袋,語氣非常溫柔。
  「嗯!」
  在認識Graves之前,他從沒有想過自己可以脫離那樣的生活,在被Graves接回家之前,他沒有想過自己可以擁有一個家,在Graves跟他告白之前,他沒有想過自己可以跟最愛的Graves先生兩情相悅。
  而現在,Credence知道,他正在往自己所期望的生活,大步的走過去。
  - 完 -
#暗巷組  #PGCB  #Gradence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Tony中心】【盾鐵】多型號 手機殼預購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