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go home?】Graves/Credence - 番外#成年夜

Credence對於自己可以跟Graves兩情相悅,是非常開心的,即便從兩人互相確認、確定交往後至今,他們除了接吻什麼都做過,他還是很開心。
  只是……從交往至今相近一年半的時間,Graves居然一次都沒有對他表現出……想要上床的意思,就連有時候氣氛很好,吻也吻得很熱烈的時候,Graves都會忽然打住,沒有繼續下去。
  甚至偶爾有幾次他不小心提起那天第一次做愛的事情時,就會看見Graves表現得很後悔,說不該在他未成年的時候就跟他上床。
  但是他一點都不介意,甚至可以說很開心,他也是男人,身理上的需求肯定是有的,但他也沒有太多經驗,是他自己不正常嗎?未成年是不是不應該跟人上床?還是Graves先生是認為、成年了才有資格跟他上床?但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問Graves,這樣問就表現得好像……他很想要?這也太讓人害羞了。
 不過今天,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也是他可以成為"Graves先生認可的上床對象"的一天,今天過後,他就滿二十歲了,是成年人了。
  一邊將手中的麵包放進大烤箱,Credence心情異常的好,Graves在前幾天就和他說過今天會幫他過生日,這兩天Graves特別忙,常常沒有回家,他們也一段時間沒有好好坐下來吃飯了,今天,他的生日,多美好的日子。
  「Credence,今天就到這吧!你也辛苦了。」
Jacob是Credence現在的老闆,也就是那間他最喜歡的麵包店的店長,大約在半年前,Credence終於鼓起勇氣跟Graves說了不想成為Graves的負擔,想要到這間麵包店工作,學習做麵包,而Graves雖然不只一次告訴他、Graves家族的財產已經夠他花上三輩子,但他也難得看Credence有想做的事情,於是就讓他來應徵了。
  沒想到這家店的莫魔店長Jacob一秒相中Credence,說看著熟悉,感覺很投緣,最近正好也想找新員工幫忙,於是就正式錄取了。
  「嗯……謝謝。」Credence還是不習慣面對人群,也不太會與人交際,所以Jacob把他安排在廚房,讓他做做把麵團送去烤之類的事情,偶爾休息時間還會教他做一些基礎的小甜麵包,對他非常親切。
  下了班的Credence將東西收拾了一下,就心情愉悅的準備回家了,只要一想到今晚可以跟Graves共度晚餐,而且他成年了,晚上還可以……做點別的事情,就讓他掩不住笑意,而或許是太少露出笑容,沒有人告訴他、他的笑容有多迷人,一路上倒是吸引了不少年輕女性回頭多看兩眼。
  到家的Credence馬上就看見鞋櫃裡多了一雙皮鞋,Graves已經回家了!
  「Graves先生!」Credence開心的快步走到飯廳,馬上就看見了把餐桌佈置得很整齊的Graves,前陣子兩人一起去買的小盤子上面放了Credence最愛吃的東西,正中間也擺了一個精緻的小蛋糕,看起來格外的溫馨。
  其實Graves早就跟Credence說過、別再加上"先生",但Credence就是改不過來,與其聽他扭扭捏捏的喊他Graves或是波西瓦,聽著聽著他也跟著彆扭了起來,還不如就隨他喜歡吧。
  「回來了?草莓蛋糕你還喜歡吧?」Graves回頭看著Credence,側過身讓他看清楚小蛋糕的樣子,純白色的蛋糕上面放了一圈草莓,看起來非常美味。
  「嗯!」Credence抿嘴笑了笑,馬上過去跟Graves一起吃飯,一直以來、他都很珍惜跟Graves一起吃飯的時間,因為除了一起吃飯以外,他們很少會一起去做其他事情,久久會有一次一起去採購家裡缺的東西,那時間Credence也非常喜歡,因為Graves總是跟他買成雙成對的東西,這種時後他就會特別感受到兩人正在交往。
  隨著時間越來越晚,外面的天色也逐漸暗下來了,但Credence心裡卻越來越緊張。
  今天他就成年了,Graves肯定會做點什麼,但他雖然開心、卻不由得緊張了起來,距離上一次、已經是一年半前的事情了,他對於那場性愛充滿了快樂的回憶,但只要一想到即將發生,卻又渾身緊繃。
  今天、就是他一直期待的日子。
  就在這時,Graves起身了,他走到Credence面前,就如同往常一樣,給了他一個又香又甜的吻,接著,伸手拍了拍他毛茸茸的小腦袋,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
  「生日快樂,我的男孩。」
  聽到這句話的Credence只是微微一愣,一直到Graves走進房間後,他才回過神,發現今天的生日晚餐已經結束了,Graves去睡覺了,他們什麼事都沒有做。
  老實說他很失落,非常失落,Graves的那句生日快樂更是他失落的根源。
  即便是他已經滿二十歲的今天,成為大人的今天,對Graves來說他依然只是個孩子,是他的男孩,他該高興嗎?
Credence用手指輕輕的撫過剛剛被吻過的嘴唇,還有些濕潤、有些發熱,他轉頭看像一旁的落地大鏡子,記得第一次看見這面鏡子的時候,他跟鏡子一般高,這一年半來,他長高了一些,長胖了一些,還找到了一份工作,或許他該向Graves證明,自己已經不是孩子了。
  經過一番心理準備後,Credence緩緩的推開了Graves的房門,房間的燈都已經關了,才過沒多久時間,Graves居然已經睡著了,想來這幾天他該真得很累了。
  這樣的想法讓Credence有點想打退堂鼓,但Graves平穩的睡臉卻沒有辦法讓他放棄。他等了一年多了,終於等到成年了,他終於有資格成為Graves的愛人了。
Credence小心翼翼的爬上了Graves的床,從棉被裡鑽了過去,而當他整個人都塞進棉被裡的時候,Graves果然被驚醒了,一雙大手迅速的按住他的肩膀,將他釘在原地。
  「Credence?」Graves看著半夜偷偷摸上床的愛人,其實他心裡非常的激動,但臉上卻依然沒有表現出來,只是微微的皺起眉頭。「你在做什麼?」
  「呃……」雖然Graves會醒來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剛剛爬上床的Credence卻壓根都沒想到這個可能性,現在被本人直接抓到現行犯,頓時有些不知所措。「我、我……我只是……」
  看Credence如此緊張,Graves也不嚇他了,只是輕輕的拍了拍那顆小腦袋,溫柔的說著。
  「想一起睡就躺好吧,明天還有工作要做。」
  看來自己是被當成吵著想要一起睡覺的小孩子了。
  發現自己都已經半夜爬上床了,還被Graves這樣無視,忽然有點不是滋味,他賭氣般的解開了自己的襯衫鈕扣,露出了即便昏暗也能清楚看見的白皙胸膛,整個人也直接坐在Graves的小腹上,雙手則是摸到Graves的頸部。
  「我已經二十歲了……」Credence皺起眉頭,看著一頭霧水的Graves,忍不住紅了眼眶。「還是沒有資格……當Graves先生的戀人嗎?」
Graves很驚訝Credence為什麼會這樣想,只是Credence一直已來都乖乖的,也從不跟他說自己到底想要什麼,像這樣賭氣的樣子可不多見,反而讓他有股想看看Credence到底要做什麼的慾望。
  「二十歲是成年了沒錯。」Graves安撫般的拍拍Credence的大腿。「但依然是我的男孩,對嗎?」
Credence沒有聽懂Graves話中有話的意思,只是沉默了一下,便皺起眉頭。
  「我要向Graves先生證明,我已經是大人了。」
  「嗯?你想怎麼證明?」聽見Credence說這句話,Graves不知道該多心動,那孩子真的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但還是沉住氣看看Credence想做什麼。
Graves的回答讓Credence愣了一下,對阿,該怎麼證明?
  忽然,他想起了Graves為他做過的事……Graves是個大人了,所以大人的戀愛就是像這樣吧?一邊這樣想著,Credence稍微娜了下屁股的位子,俯下身將Graves的褲頭給拉了下來,馬上就露出了靜悄悄躺在腿間的東西,在沒有充血的情況下,尺寸還不至於這麼大,這時候Credence才發現、自己好像沒有像這樣看過Graves的……東西?
  「等、Credence--?」Graves被Credence的舉動嚇了一跳,他一下子就用嘴含住了Graves腿間的東西,像是在品嘗什麼美味的佳餚一般細碎的啃咬著他慾望的泉源。
Credence小心翼翼的避開牙齒,擔心一個弄不好會弄痛Graves,小腦袋整顆都埋到了Graves的跨下勤奮工作著,就像是怕Graves不滿意一樣。
  看見Credence如此急切求表現的樣子,Graves有些心疼,卻又格外心動,他扯了扯嘴角,忍住偷笑的衝動,伸手捧著Credence紅撲撲的小臉。
  「可以了,Credence。」
Credence被Graves打斷後滿滿的失落,他委屈的看著Graves,好像有些不知所措。
  「Graves先生……我做的不好嗎……?」
  「不、不。」Graves一看見Credence委屈的小臉,馬上溫柔的吻上去,大手在他臉上輕輕的撫摸著,被汗浸濕的劉海也被他緩緩的撥開。「孩子,你做得很好。」
  明明不喜歡被叫孩子的,此時Graves的話卻是如此的溫暖,Credence迷戀的多吻了Graves好久,他喜歡接吻,這是情感最直接的傳達,又溫暖又熱情。
  「屁股抬高一點。」Graves伸手捧住了Credence的翹臀,將他往上推了推。「來,把褲子脫了。」
Credence早已習慣Graves一個口令他一個動作了,這樣的習慣自然也帶到了床上來,他聽話的抬起屁股,將褲子解了開來,脫到膝蓋以下的位子後還是很礙手礙腳,最後乾脆就丟到地板上去了。
  「這裡要好好擴張,不然會受傷的。」Graves就躺在那,用手指輕輕的指了指Credence身下粉色的蜜穴,小巧精緻的皺摺看得他心癢癢的。
  一開始Credence沒有聽懂Graves的話,稍為消化了一下後才驚覺,Graves先生是要……是要他自己用嗎?
  「怎麼了?不想做了嗎?」看見Credence愣住的小表情,Graves在心底偷笑了一下,在當初剛把孩子接回來時,他怎麼就沒發現這孩子這麼可愛?可愛得讓人忍不住想捉弄。
  「咦?不……」Credence緊張的低下頭,緊咬著下唇的樣子既讓人心疼又讓人想更加欺負。
  他小心翼翼的將自己的手指探了進去,被柔軟濕黏的腸壁包覆有一種奇怪的感覺,而在Graves面前自己玩弄後穴的感覺也讓他格外羞恥,忽然就在手指不知所措得碰到一個微小的凸起時,他忍不住嬌喘了一聲,這一聲喊的嬌媚入骨,聽的Graves一陣悸動,而Credence自己則是羞愧的想挖個洞躲起來。
  被自己的手指弄到嬌喘,這種事情也太羞恥了,Graves先生肯定會覺得我很丟臉,就像個……
  「Credence。」Graves的呼喊讓Credence狠狠的抖了一下,他羞澀的用眼角餘光偷偷看Graves的表情,不料Graves居然露出了寵溺的笑容,溫暖的大手摸上了他劇烈起伏的胸膛,挑逗著那個胸前的小豆丁。「你真可愛。」
  雖然想要多看看Credence不知所措的樣子,但自己的慾望也是忍得幾乎要爆裂,Graves還是大發慈悲的伸出手幫Credence擴張,修長的手指一下子就桶入了Credence身後狹窄的穴道,光是柔軟的腸壁緊緊得咬住手指的感覺,他已經可以料想到等他的肉刃進去後會有什麼感覺。
  一想到這裡,Graves也按耐不住了,他快速得用手指在Credence身下抽插著,每一次都進到手指能進的最深處,指節彎曲的摳弄著那個柔軟狹窄的地方。
  「啊……!」
  伴隨著Credence一聲驚叫,Graves捧著Credence的豐臀就坐到了自己聳立的慾望上,巨大的凶器一瞬間整根桶入了Credence的體內,整個腸道被填滿的感覺讓Credence渾身顫抖,小腹有種奇怪的感覺,忽然擁上的尿意正在拉扯著他的意識。
  一進入就被四面八方緊緊包覆的Graves幾乎被快感給征服,柔軟的內壁緊緊的貼著他,自然的蠕動著,像是按摩一樣得不斷小幅度的摩擦。
  「啊、嗯……好痛……Graves先……」Credence被突如其來的疼痛給嚇壞了,第一次上床並沒有給他這個回憶,這種又疼又酸的感覺實在難以忽略,忍不住緊緊抓住Graves的肩膀。「嗚……好痛……」
Graves也發現自己好像真的太快了,他撐起身子緊緊的把Credence攬到懷裡,手在他光裸的背脊上輕輕拍撫。「乖,忍耐點,很快就不會痛了。」
  終於等到Credence稍稍喘口氣的時候,Graves將Credence的身體微微抬起,又再一次重重落下,他也聽見Credence的聲音從一開始的悲鳴轉為帶有情慾的呻吟,知道可以了,便開始猛烈的上下律動。
  「啊!啊、嗯……」
  「Gra、Graves先生、啊……哼嗯……」
  「太、太快了……嗚……」
  最後,Graves的嘴吻上了Credence,兩人的舌頭纏綿了片刻後,先是Graves感受到包覆自己的腸道忽然猛烈的收縮,白濁色的液體直接噴發到兩人的腹部後,Graves也把持不住了,直接在Credence體內宣洩了出來。
+++
Credence虛弱的趴在床上,剛剛Graves先把他洗乾淨後,自己去洗澡了。
  「喵--」
  「嗯?Colin?」Credence疲倦的抬眼看了看走到床邊的黑貓,比起第一次看見他,已經長的有些胖胖的了,過去的英姿蕩然無存。「這是什麼?」
Colin的脖子上綁了個精美小盒子,Credence小心翼翼的將他拆下來,打開就看見了一枚銀色的戒指,小顆的鑽石整齊排列,比起整顆的大鑽石顯得低調許多,也更適合男生佩帶。
  「戒指……」
  「其實吃蛋糕的時候就想給你了。」Graves從浴室裡走了出來,濕漉漉的頭髮塌了下來,與平常整其的造型有著巨大的反差。「但是……你還年輕,我不希望你覺得沉重。」
  而Graves還沒說完,Credence已經哭紅了眼,張著嘴半個字都說不出來。
  最後,Graves坐到床邊,溫柔的看著他。
  「雖然我們還不能結婚,但……我能夠給你承諾,Credence。」
  看著說不出話的Credence,Graves緊緊的抱住他,抱住這個對他而言,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暗巷組  #Gradence  #PGCB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