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愛上奇獸男孩】番外 - 發現男友在勾引別人該怎麼辦?(Graves/Newt)

番外 發現男友在勾引別人該怎麼辦?
  其實對於這件事情,還是有待求證的。
Newt有些不安的坐在沙發上,腦袋裡不斷浮現出當時的畫面。
  現在是學校放假的日子,Newt也在兩個星期前來到美國,決定跟Graves一起渡過這美好的假期……但是他放假,Graves卻沒有。
  這兩星期來,Newt看見Graves的次數不超過五次,而且每次都是匆匆的來,匆匆的去,他們連好好的一頓飯都沒有真正吃過。
  他一直都知道Graves工作繁忙,雖然有一點點小寂寞,Newt也沒有特別跟Graves說些什麼,也樂於在找Tina他們聊聊天。
  一直到兩個小時前,他都沒有太在意Graves沒時間陪自己這件事。
  昨天他難得看見Graves在他醒著的時候回家,他問了Graves今天能不能一起吃個晚餐……沒錯,今天就是平安夜,至少在平安夜的時候可以一起吃個飯,但Graves以工作為由拒絕了。
  要說難過其實也還好,就是有些失望,而就在剛剛他打算出去買個烤雞之類的東西自己過平安夜的時候,他在某家酒館看見Graves了。
Graves的身邊有個很美麗的年輕的女人,金色的波浪長髮,明亮的藍色大眼,笑容陽光的女人,而那個女人也很親暱的攬著Graves的手臂,看起來……真的很等對。
  那一刻像是有人勒住了他的脖子一樣,難以呼吸。
  其實這種事情應該要問本人,而不是自己胡亂猜測,但……只要想起這段時間聚少離多,話都沒說幾句,平時也一個人在美國,一個人在英國,種種事項都在告訴他,Graves在美國有個女朋友也是有可能的。
  又或是Graves對他已經厭倦了,所以重要的平安夜,才會選擇跟別人一起過啊。
  夜深人靜的時候總是容易胡思亂想,尤其又是這樣的日子,思考變得越來越負面,腦海中不斷浮現出Graves跟他提分手的一百種畫面,每一種都讓他難以接受。
  仔細想想,Graves到底喜歡自己什麼?他沒有曼妙的身材,沒有辦法跟他結婚,沒有辦法替他生孩子,沒有辦法分擔他的工作,甚至以巫師來說,他也不是特別強大,Graves到底喜歡他什麼?
Newt開始回想起很多事情,交往前的,交往後的,在英國的,平時通信的,有太多太多回憶,想著想著,Newt就這樣睡倒在沙發上了。
  睡夢中隱約的感覺到有人坐在自己身邊,沙發往另一邊陷了下去,他挪動了下身體,睜眼就看見Graves就坐在身邊,大衣與圍巾已經整齊的掛在衣架上了。
  「你醒了?」
Graves才一進門,就看見家裡的小傢伙居然縮成一團的睡在沙發上,這麼冷的天,燈也沒開,看起來格外的可憐。
  「……Graves先生今晚不是要工作嗎?」雖然看見Graves讓他有些開心,但他可沒忘記稍早前看見的畫面,只是別過頭,有些酸溜溜的說了一句。
  這稱呼讓Graves愣了一下,交往後他就越來越少聽見Newt這樣叫他了,除非是在外面,私下都是喊他Percival的,今天這是怎麼了?
  「工作提早結束了。」面對Newt有些賭氣的樣子,Graves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是一如往常的冷淡回覆。
  聽見“工作提早結束了”這七個字,Newt腦袋裡好像有什麼東西爆炸了,讓他一股悶氣無法排解。
  工作提早結束?剛剛是在工作嗎?
  「是嗎……」
Graves也不解Newt在氣什麼,他伸手想像平常一樣搓搓Newt的小腦袋,卻發現手還沒碰到,Newt就忽然彈開了,讓他的手直接定格在空中。
  「……好吧。」對於Newt的舉動,Graves輕輕嘆了口氣,起身又穿上了大衣。「累了就到房裡去睡,我先回去工作了。」
  「……不!」
  一發現Graves打算離開,Newt緊張了起來,馬上拉住了Graves的袖子,低著頭抬眼看向自己的男友……叫的好像這一走,兩人的關係就結束了一樣。
  而Graves低頭看過去,這委屈快哭的樣子挽留意味十分濃厚,他坐回沙發,對上Newt的雙眼。
  「你是不是有什麼問題要問我?」
  「……我只是、呃……剛剛我看見你跟一個人去……酒館……」Newt說的吞吞吐吐的,總覺得這樣像是在質問一樣,但他真的很想知道,剛剛Graves到底跟那個女人在一起做什麼?
  「酒館?」Graves先是一愣,接著卻露出了一個溫柔的微笑。「原來是吃醋嗎?她是莫魔,之前因為一些原因讓她得知了魔法世界,我剛剛跟他去酒館是為了拿回之前被她偷走的文件,之後要對她施以遺忘咒。」
  「所以我是在工作沒有錯。」
Newt聽著Graves一大串的解釋,雖然知道是工作後送了一口氣,但剛剛的畫面在腦海裡就是揮之不去,理性上知道這是誤會,但感性上卻還是難以接受。
  「但她……她拉著你的手……」
  「有嗎?」知道Newt是在吃醋後,Graves其實有點小開心,但細想後卻又有些自責,就是因為沒有給予安全感,才會這樣的不是嗎?「我沒注意,所以……你生氣了?」
  我生氣了?
Newt微微一愣,摸了下自己緊皺的眉頭,又看向旁邊的全身鏡,自己看起來真的像是在生氣一樣。
  原來我很生氣?
  「只是……不太開心……」要說生氣可能也沒有,但就是心裡難受,就是覺得酸酸的,不是很開心,那女人看Graves的眼神充滿愛意,為什麼他會知道?因我那表情就跟他看著Graves時一樣。
  「那我跟你道歉。」Graves蹲了下來,抬頭看著坐在沙發上的Newt。
  「呃……也不用道歉啦……嗯?」
Newt正有些彆扭的想躲避Graves誠懇的視線,卻發現自己的褲頭被解開了,露出疲軟在腿間的小東西,一點精神也沒有。
  「呃!Percival!你做什麼?」
Graves將Newt腿間的東西含到嘴裡,舌尖靈活的來回舔拭著微微顫抖的鈴口,仔細的品嚐了起來。
  「嗚……!」
Newt被突如其來的濕熱感撩起了慾火,Graves的技巧好的讓他訝異,被吞入的快感原來是這樣強烈,他舒服的呻吟出來,觸電般的感覺讓他全身發麻。
Graves當然知道Newt的敏感點在哪裡,他除了舔拭已經微微硬挺的東西外,也不斷親吻下方的囊袋,一種屬於Newt的淫穢氣味撲鼻而來。
Newt雙腿微微顫抖著,快感使他渾身發熱,他低頭看向埋在自己腿間的Graves,臉上也覆蓋上一層薄紅,像是在品嚐什麼美食般的吞吐著自己的東西,充滿色氣的樣子帶給他強烈的視覺衝擊。
Graves,那個美國魔法國會的安全部長,那個總是板著一張臉、冷靜又沉著的人,那個行為優雅,舉止帶著高貴的人,居然就在自己腿間,用這樣的姿勢替自己服務。
Graves美麗的輪廓,高挺的鼻樑,微微皺起的眉頭,情色的眼神,每一項都像是放有高級魚餌的釣竿,無法自拔的被拉著走。
  可以擁有一個這樣的愛人,是多大的福氣?
  「啊嗯……嗯……」
Newt敏感的扭著腰,他感覺到自己腿間的東西火辣辣的發燙著,而Graves卻緩緩的往上遊疑,親吻著他的小腹。
Graves時重時輕的啃咬著Newt細緻的肌膚,舌尖碰上了Newt胸前的粉紅,舔了幾口便開始吮吸啃咬了起來。
  吮吸的口水聲不斷的刺激Newt的耳朵,他的呼吸越來越快,喘息聲也越來越大,與以往完全不一樣的前夕讓他身體又陌生又興奮。
  不知不覺,Newt已經被Graves抱起,翻了過來放到餐桌上,呈現雙腳彎曲跪趴的姿勢,而這樣的姿勢後穴會明顯的暴露出來,沒次只要用這樣的姿勢做愛,Newt都會特別害羞。
Newt發現自己的臀峰被用力的扳開,隱藏在其中的小嘴被一陣冷空氣侵襲,但下一秒,卻發生了讓他難以置信的事。
  一個柔軟的東西碰到了他的後庭,有些濕熱,有一些些小顆粒,他知道這是什麼,但他非常的驚訝。
  「Percival!不……不要舔那裡……」Graves居然用嘴舔拭著他的後穴,這是從來沒有過的,第一次被舔後穴的感覺也非常奇妙,奇怪的快感讓他渾身顫抖。「不要……那裡很……很髒……」
  但對於Newt的話,Graves完全不予理會,持續他嘴上的工作,開始除了舔拭外用雙唇親吻啃咬了起來,舌頭也一吋一吋的滑進洞口,直接用嘴擴張。
  「嗚嗚……Percival,你不用……不用這樣……」在Newt心裡,Graves一直有一種威嚴感,這樣的男人居然用嘴舔自己那個……那個骯髒的地方,讓Newt異常的難為情。
  「Newt……」Graves的聲音變得更加低沉磁性,他輕輕啃咬著Newt富有彈性的嫩臀,彈牙的口感讓他愛不釋手。「我們是對等的,不是只有你能服務我,我也可以幫你。」
  「Percival……」
  「況且,這就是我想做的。」
Graves的嘴離開了Newt的屁股,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滾燙的硬物,像是在詢問他的意見一般的抵著洞口,沒有直接挺進,而是挑逗的在入口處畫起了圈圈。
Newt舒服的哼了一聲,開始扭著自己的腰往Graves靠過去,小嘴一開一合的像是在邀請Graves進入一樣。
  用大量唾液滋潤過的蜜穴得到了完美的擴張,Graves的進入完全沒有阻礙,一個挺身就進去了大半,兩人也都得到了一些滿意的快感,但Graves就停了下來,沒有繼續挺進。
  「嗯……嗯……」Newt適應著被填滿的侵入感,卻也不解Graves我什麼停了下來,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便發現也正看著自己。
  「Newt,你希望我怎麼做?」
Graves的大手不斷的搓揉著Newt的臀峰,而每當捏到靠近下方的臀肉時,Newt都會明顯的顫了一下。「告訴我。」
  「呃……嗯……進、進來……」Newt羞澀的將腦袋埋進雙臂中,像這樣只進入到一半讓他喘的難以呼吸。「再進來一點……呃啊!」
Graves聽了Newt的話,一個挺進便整根沒入,頂端直達最深處,馬上引來Newt一陣嬌喘。
  「接下來呢?」
Newt正沉溺在快感當中,沒想到Graves又問起他的意見了,但要自己開口希望被怎樣對待還是太讓人害羞了,光是剛剛要Graves進來,他已經羞澀的抬不起頭了。
Graves發現Newt已經無法回答了,也不強迫他,正打算退出來開始以往的抽插方式,卻在剛要退出時,Newt的手抓住了他的腿。
  「不要……出去……」Newt的聲音微微顫抖著,聽得出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說出口。「就這樣……在裡面……就好……」
Graves輕輕的一笑,雙手捧著Newt的屁股,就這樣以沒有退出去的狀態開始上下左右的擺動了起來。
  「嗯、嗯……啊……那、那裡……」
  就在某個角度的時時候,Graves明顯感受到了腸壁瞬間絞緊,加上Newt的聲音變得更加嬌媚,他就知道碰到敏感點了,他抓緊Newt的屁股,開始不斷的往那個角度去,不斷的摩擦那個柔軟的內壁。
  「啊!啊啊……嗯……哼嗯……」
  原來Newt喜歡這樣深埋在裡面的方式?
  終於知道了自己愛人的一個小癖好,Graves的心情特別好,大拇指也開始偷偷的湊到洞口,增加一些刺激。
  「嗯、嗯啊……Percival……我、我不行了……」
  「嗯嗯!」
  最後Newt白濁的液體宣洩在木質的高級餐桌上,剛剛高潮完的小Newt還微微的抬著頭,沒有軟下去的跡象,Graves寬厚的大手馬上握了上了。
  「嗯……Percival,今天是平安夜……」發現Graves好像有意要再來一次,Newt爬起身子撲到Graves懷裡,想提醒他,平安夜的浪漫晚飯還沒吃。「我們能點個蠟燭……」
  但Newt還沒說完,就看見四周飄起了許多小亮光,像是發光的蒲公英一樣,一顆一顆的填滿整個昏暗的客廳,看起來非常的美麗。
Newt沒想到Graves會這樣浪漫,一時間張著嘴說不出話,這是躺在溫暖的懷抱中,觀賞這個其實只要是巫師都辦得到的小星空。
  最後,Graves將Newt抱了起來,給了他一個充滿溫暖的問,手指則是有些壞心的按著他微微紅腫的後庭。
  「我們的平安夜還沒結束呢。」
#家長組  #Gramander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