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go home?】Graves/Credence - 13(暗巷組) - 完結 -

  在繁忙的國會大廳裡,皮鞋敲擊地面的聲音依然響亮,Graves快步的走往自己的辦公室,一點都沒有要在半路停留的意思,即便路上有許多部下向他點頭打招呼,他也像是沒有看見一樣的快速越略過。
  而國會的工作人員們對此可是一點意見都沒有,自從他們家部長養完傷回來復職後就一直都是這樣的狀態,如果要說以前是表情嚴肅冰冷,或是說上次是低氣壓纏身,這次只能說是一張臭臉就是擺在那裡了,全身上下都是一股生人勿近的氣息,心情不好的十分明顯。
  不過這也是好事,至少大家知道該避開,不然如果掃到颱風尾,肯定不是開玩笑的,但有些就在Graves底下做事的巫師們就沒這麼好運了,無論如何總還是要進辦公室上報一些事項,還得完成Graves像是討債般臭著臉吩咐下來的工作,每個人都承受著極大的工作壓力。
  幾個比較新來的人一緊張反而就常做錯,Graves也是完全沒有要通融的意思,劈頭就把他們罵得滿頭包,而且不是破口大罵,是用極度冰冷即威脅感的罵人,讓聽訓的巫師們有面前坐的人隨時會一言不合就跳起來要殺她全家的錯覺。
  這兩天來大家當然是極力推舉蒂娜去充當和事佬,勸勸Graves部長不要這麼緊繃,但蒂娜身為少數知道Graves為什麼這麼不開心的人之一,這種時候他反而不知道該怎麼去說,也覺得不該說,Graves不是小孩子,他當然知道自己的情許該怎麼管理,即便如此還會表現出這麼明顯的不悅,可見這事情沒有辦法這麼早讓他忘卻,如果可以、他會希望Graves放個長假,讓自己好好休息一下。
  只能用時間沖淡一切了吧。
  就Graves這邊而言,他只想用工作填滿自己的生活,他上工的第一天,Queenie就跟他提過要他休假的建議,但被他一秒回絕了,至少在工作的時候,他可以專注在別的事情上,而不去想現在空無一人的家。
  或許他也差不多該從老家帶一隻家養小精靈來了。
  最後,在部下們用信件淹沒他的辦公桌,千拜託萬拜託要他今天一定要下班的情況下,他終於放棄了連續兩天都住在國會的念頭,一邊想著明天一定要找這些信件的送信人算帳,他們肯定是太閒了才有這麼多時間寫這些信,別以為貓頭鷹多他就認不出來了,有幾隻還是挺好認的。
Graves轉進了一個巷子後、就用移形幻影直接瞬到家門口,眼角餘光瞄到了遠處轉角的那間麵包店,這時間他已經關門了,是Credence最喜歡的麵包店。
  他走進了這間住了好幾年的房子,其實一直已來,他都是自己一個人住的,房子內部雖然沒有外面看起來的小,但跟老家的大豪宅比起來也小了很多,甚至因為工作太過繁忙很少回家,他連家養小精靈都沒有帶來,就這麼一個人過。
  但Credence被他接回來住了半年的時間,僅僅半年,他已經快要忘記家裡沒有人的感覺了。
  以前被他視為理所當然的畫面,現在卻讓他如此難受,這個家充滿了Credence的身影,自從他把Credence接回家後,其實有諸多不便,像是杯子不夠、碗盤不夠、衣服不夠,有許多東西都是他自己、或是帶上Credence一起去買回來的,而現在Credence離開了,家中卻還是有兩個杯子、兩個盤子、兩雙室內鞋、兩床棉被。
Graves癱軟的倒在沙發上,他從沒想過自己也會有像這樣腦海裡都塞滿某個人的一天,這簡直就像情竇初開的小毛孩一樣,根本不是他該有的症狀才對。
  他緩緩的閉起雙眼,腦海中的Credence就離他這麼近,好像伸手就能處碰。
Credence,我很想你。
  『呃……Graves先生?』
  「……」
  『是Graves先生嗎……?』
  「嗯?」
  終於發現這腦海中的聲音不是幻想的Graves整個人彈了起來,接著嘗試用思想與腦海中的聲音對話,這聲音怎麼會這麼像Credence?
  忽然、他發現放在身上的另一條對應項鍊正小幅度的震動著,其實這條項鍊的主要功能就是要讓他可以隨時知道Credence的安危,也可以讓他換掉那個擁有Grindelwald標記的東西,而太久沒使用的他也忘記這條項鍊除了可以讓自己隨時聽到Credence的求救信號,自己也可以傳思緒過去的。
  一般來講只要信念夠強,對方都接收的到,只是他也沒聽說過這條項鍊給莫魔莫魔使用會怎樣,原來Credence也有辦法聽到他的心聲嗎?
  但現在的重點可能不在這裡,而是……
  「Credence?」
+++
Credence乖巧的坐在辦公桌的另一邊,Graves就站在他面前,低頭若有所思的盯著那顆小腦袋。
  「你的意思是,你一切都還記得?」Graves心裡五味雜陳,一方面開心Credence沒有忘記他,一方面又疑惑自己雖然很久沒有施展遺忘咒,但應該不至於施展失敗才對。
  「嗯……Queenie首長有找過我,和我說可能因為我原本是宿主,嗯……雖然我沒有魔法,但遺忘咒被自動擋掉了……」Credence縮著肩膀,有些怯怯的看著再頭頂上的Graves。「他也親自對我施展過一次,但還是沒有用,他說他還得找方法,所以……」
Credence還沒說完,Graves就看見了一封信從縫滑了進來,飛到他面前。
  把信拆了之後,Graves看見的是Queenie送來的文件,大致上的內容與剛剛Credence說得沒有太大的差異,最後總結就是……做為知道魔法世界內部運作的唯一莫魔,在找到解決方法之前,請原監護人波西瓦.Graves部長繼續擔任看照Credence的工作。
Credence看Graves臉上的表情千變萬化的,總覺得有點好笑,忍不住抿嘴竊笑了兩聲,卻馬上就被Graves看見了,緊張的想解釋自己不是在嘲笑Graves,沒想到Graves沒有多說什麼,彎腰下來就給了他一個甜甜的吻。
  想了這麼多天的小傢伙現在就出現在自己面前,Graves忍不住在他豐腴的嘴唇上咬了幾口,略帶侵略性的吻將兩人緊緊的貼合在一起。
  在這一刻,Graves決定了,自己已經放開過Credence一次,下一次,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再放手了。
  「Credence,go home?」
  

  「Yes……」

 

 

  - 完 -

#暗巷組  #Gradence  #PGCB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