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go home?】Graves/Credence - 11(暗巷組)

  寧靜的夜晚總是會發生一些不平靜的事情,已經入冬的季節開始飄起了翩翩白雪,原來應該寧靜的地方此刻卻異常吵雜。
  這一晚,對美國紐約的巫師及女巫而言,都不是一個好過的夜晚。
  當Graves接到消息時,他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麼心情面對這個事實,那種打從心底涼上來的感覺他從沒有感受過,那一瞬間、一向身體健朗的Graves先生第一次知道了什麼是窒息的感覺。
  他應該要馬上用移形幻影抵達現場,但他卻猶豫了,Tina為他送來的羊皮紙飛機早已被他捏皺在手掌中,修長的指間幾乎陷進肉裡。
Graves想稍微平復自己的心情,但無論他怎麼冷靜,腦海裡就是不斷浮現出Credence害怕恐懼,縮在牆角的畫面,那個膽小脆弱的孩子現在正一個人面對這件事情。
Graves第一次覺得自己也是如此自私的人,明明消息上是說Credence殺了人,也破壞了很多東西,請正氣師們前往支援,他想到的卻是被那些正氣師團團圍住的Credence,那個瑟瑟發抖的小傢伙。
  他會有多害怕?
  想到這裡,Graves拿起魔杖馬上傳送到公園附近的隱蔽地點,開始快步的奔跑過去,這一路上越跑、他越是心涼,從這距離他已經可以看見、那個高高捲起的水龍捲,以及外圍受到波及的車輛及樹木。
  這涵蓋的範圍有些太廣了,廣的非常危險,這次的事件不知道要對多少莫魔施展遺忘咒。
  「部長!」Tina一看見Graves遠處的身影,馬上跑了過來。「現在……狀況有點……有點糟糕。」
Graves也沒看過Tina如此緊張的樣子,他正想開口問什麼,卻馬上被前方的一片光亮給吸引了,大批的正氣師正在同時施展魔法!
  只要一想到他們在對抗誰,Graves的心臟就不斷的抽痛,他按著Tina的肩膀像是要請他別謊張,但他顫抖的手掌卻一點說服力也沒有,他快步的跑向光亮的源頭,衝進了正氣師群裡。
  原本正在努力對抗敵人的正氣師們看見自家的主管擠了進來,連忙左右開道,馬上就露出了一條毫無阻礙的通道,而Graves也順著通道一路跑到了所有正氣師前面,正對著縮在一旁,全身濕答答,冷得不斷顫抖的Credence。
Graves注意到了他懷裡抱著的黑色小貓,再看看躺在不遠處的重傷少年們,以他對Credence的了解,大概可以猜到事情是怎麼發展的了。
  「Credence……」熟悉的低沉嗓音讓Credence猛然的顫了一下,怯怯的抬起頭,濕漉漉的劉海直接貼在臉上,經過雨水沖刷的眼睛有些睜不開,但他還是看見了那個他最信任的身影。
Graves先生肯定很生氣,很失望。
  「對不起……」Credence不敢靠過去,只是站在原地,他分不清臉上的那些究竟是淚水還是雨水,沉重的罪惡感與無助感讓他越來越焦急。
  「Graves先生……我不是故意的……」
  而站在正對面的Graves只是小心翼翼的往前挪動,他知道,他當然知道Credence不是有意的,這一切到底是如何發生的,他也猜的八九不離十了,但事到如今,魁登力量爆發、無法控制,這件事情已經成為定局,已經不是他說幾句話,把人帶回去罵一罵就可以解決的了。
  其實他曾經想過,假如有一天,發現Credence依然還保有暗黑怨靈,發現Credence變成他不認識的樣子,而Credence也成為了無法控制的炸彈,他該怎麼做。
  這解答很清楚,也很簡單,但當他現在此時此刻站在這裡的時候,他什麼都不記得了。
  曾經想過的對策,想過的方法,想過的說詞,甚至如何調適自己的心情,一切他都設想過,但就在此時,Credence正用著如同以往的害怕神情看著自己,這些一點用都沒有了。
  「對不起……對不起……」
  過去他曾經看不起那些因為感性大於理性而做出錯誤決定,引發嚴重事件的巫師們,但現在他終於理解感性衝破理智,想要掌控身體的感覺了。
  「都停手!」
  原本已經舉起魔杖,全都對著Credence準備要攻擊的正氣師們先是一愣,接著紛紛聽命放下了魔杖,接著就看見自家主管正緩緩的走向那個危險的少年。
  「Credence,乖……到我這來。」
Graves一步一步的緩緩靠近瑟縮在後頭的Credence,語氣盡可能的溫柔,就像他平常在家時一樣,只是一旁的步下們一個個聽的背脊發涼,敢問他們有誰聽過部長用這種語氣說話?
Credence見Graves並沒有生氣,語氣也跟平常沒有什麼差別,便低著頭,緩緩的走過去,身邊不斷亂竄的怪風也變得有些減緩,不像一開始這樣破壞力十足。
  「呃!Gra、Graves先生!」就在兩人快要接觸的時候,原本減緩的怪風忽然一陣騷動,一道血痕馬上烙印在Graves朝Credence伸出的手臂上,斑斑鮮血如同花朵般在袖口綻放開來。
  「我沒事!Credence,我沒事……冷靜點,乖……」Credence一看見自己不小心傷了Graves,緊張的讓怪風又開始四處亂竄,Graves連忙換成另一隻手,想辦法安撫這個被嚇壞的孩子。
  「嗚……不……」發現奇怪的力量又開始不受控制了,Credence不敢再往Graves那邊靠去,就怕不小心又會傷到他最重要的人。「Graves先生……」
  「Credence,快過來……我相信你。」
Graves的話就像是某種咒語,讓Credence稍稍的建立起了一點點信心,Graves先生相信他,那他當然不能讓Graves先生失望。
  但一切都在一瞬間發生了。
  就在Credence再度往Graves靠過去的時候,一個正氣師施展了火焰咒、直接轟向已經靠得非常近的Credence,Graves雖然發現了,卻也來不及阻止,Credence被這一轟直接倒在地板上,手上的小黑貓也在同時掉了出來,害怕的趴在原地卻不願逃走。
  「你在做什麼!」
  在場的所有人連同與Graves共事多年的一些資深正氣師,雖然都知道Graves嚴厲又冷漠,但卻從來沒有人真正聽過他怒吼的樣子,而今天,Graves轉頭就對著施展火焰咒的正氣師大聲咆嘯,舉著魔杖幾乎就要攻擊他。
  被罵的正氣師嚇壞了,他當時以為Credence又想攻擊Graves,才先發制人的,沒想到居然會被指責,也讓他非常委屈,眼前的人明明就是個危害眾生的怪物,自己明明沒有做錯。
  其他人也非常錯愕,自己家的安全部長居然掩護敵人,還責備自己人,這真的還是他們認識的那個波西瓦.Graves部長嗎?
  倒在地板上的Credence只覺得全身都在疼,部長送給他的大衣也被燒掉了一角,還好今天稍早前下了一陣子的大雨,現在又下了大雪,火並沒有在Credence身上燒起來,但這些都不重要,他腦袋裡亂哄哄的,腦海中不斷浮現出當時在房間裡看見的,團團圍在房子外的正氣師軍團,還有剛剛Graves溫柔的呼喚。
  不……不會的……Graves先生不會害他……絕對不會。
Credence撐起身子,抬頭看向正擔心看著自己的Graves,他聽不清楚Graves說了什麼,只是吃力的舉起手,顫抖著想盡辦法伸到最遠處,想要緊緊抓住那份溫暖。
  卻在伸手即將碰觸到Graves的時候,他停下來了。
Graves疑惑的舉著手,發現Credence就定格在原地,而臉上的表情也與原來不太一樣,充滿了恐懼及害怕的神色,而且不是對於那股力量,不是對於他身旁的那堆正氣師,而是對於他。
Credence正在恐懼他。
  「Credence……?」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Graves溫柔的聲音已經傳不進Credence的耳裡了,腦海裡浮現的也不再是那些溫暖的事情,Grindelwald和其他人說過的話開始像利刃一樣一刀一刀的話在他的心上。
  "聽著,Credence,Percival.Graves不會接受你,只有我知道你的價值,到我這裡來吧。"
  不,不會的。
  "Graves不會相信你,你是個怪物,Credence,你以為自己可以像正常人一樣生活嗎?有一天,他會親手殺了你。"
  不會的。
  "孩子,你不夠了解他,外面的軍隊或許可以讓你看清一點事實。"
  不會的……
  "你知道部長為什麼要收留你嗎?"
  "那是因為你是個怪物,你隨時會摧毀一切,只要你爆走了,Graves部長可以第一時間抓捕你,只有部長可以看好你,真是你的榮幸。"
  "Graves部長根本沒有把你當成他的兒子,你只是犯人而已。"
  "Credence,乖,沒事了。"
  「不是的────!!」
Credence用雙手按住自己的耳朵,想試圖用這樣的方法阻止這些想法進入腦內,但伴隨著他的吼叫的、卻是更加劇烈的狂風,剛剛沒有燒起來的火還殘留著火星在地板的落葉上,被這風一吹,好像起了什麼奇怪的功用,一團火龍捲直達天空。
  「Credence……不要……」Graves吸了一口涼氣,他只覺得喉嚨有些乾澀,每一次呼吸都冰涼刺骨,整個人從頭頂涼到指尖,他瞪大了雙眼,不敢相信的看著面前的場景,Credence正崩潰般的嘶吼,逐漸被吞沒在了這團熊熊烈火當中。
  接著沒過幾秒鐘,那團火龍捲開始擴散,正氣師們紛紛舉起魔杖反抗,卻一個一個重傷倒地,地板的積水全都染上了巫師及女巫們的鮮血,如同鮮紅色的玫瑰,遍地開花。
Graves馬上投入了救災的工作,保護傷者還要鞏固魔法屏障,但範圍越來越廣,傷者越來越多,事情越來越一發不可收拾。
  真的要殺Credence了嗎?
Graves看見他剩餘的正氣師們正一個個用懇求的眼神看著自己,現在,只要他一聲令下,讓所有還能戰鬥的正氣師們同時發動攻擊,或許就能收了Credence,但這也意味著Credence是死是活已經不在他的控制範圍內了。
  「Graves!」Queenie的聲音響徹整個屏障內,人未到聲音就先到了,最後他直接出現在人群之中,舉著他可以發出強大黑魔法的博韋魔杖。「看清楚眼前的景象,不要被暗黑怨靈蠱惑了。」
  火舌中的Credence慢慢的顯現出來,如果要攻擊Credence,肯定就是趁現在了。
  所有正氣師們隨著他們的首長紛紛舉起魔杖,所有人都指著正前方的Credence,而Graves望著崩潰的Credence,也舉起了自己的魔杖,第一次,他用魔杖指著Credence,因為他知道Credence的善良,更讓他沒有辦法讓Credence繼續傷及其他人,也不能讓自己的部下繼續受害。
  「所有人準備……」Graves領著眾人,就站在最前面,魔上的尖端開始冒出一些零星的亮光。
  救我……
  「!?」
Graves先生……救我……
  忽然,Graves的腦海中傳入了Credence的求救信號,他給Credence的項鍊,這麼久以來、Credence從來沒有使用過,明明是要他有困難就求救的,但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那個傻孩子就是沒有使用過,沒想到第一次收到Credence的求救信號,居然會是這樣的狀況。
  這項鍊必須是使用者在危險時刻,發自內心的求救的時候,他才會收到信息,一直到這種時候,Credence第一個想到的,也是跟他求救。
  「這不是當然的嗎……」Graves喃喃自語般的說著,現在這個世界上,跟他有關連的人就只有自己了,Credence被他收養後,除了Tina就沒跟任何人有來往了,除了自己,Credence還能跟誰求救呢?
Credence無助的看著Graves,他看見自己最愛的人正與其他人一起,舉著魔杖對抗他,或許他死在這裡、對Graves來說才是最好的,最終,他閉上雙眼,微微的仰起腦袋。
Graves先生……死,會痛嗎?
  這一瞬間,Graves沒有多說什麼,拿著魔杖的手先其他人一步稍微轉動了一下,下一秒、他已經使用了移形幻影,出現在Credence的身邊,而一個大大的擁抱直接撲向了Credence。
  幾乎就在同一時間,所有正氣師包含Queenie同時施展了魔法,當他們看見Graves檔在Credence面前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所有集火攻擊直接打中了Graves。
  所有現場的正氣師都不敢相信眼前的畫面,Graves保護了Credence,他寧可犧牲自己。
  「Graves先生!」
  這攻擊的火力本就打算是要一次收掉Credence,即便Graves再強,也擋不住這幾十人的砲火,緊抱著Credence的手也漸漸鬆開,整個人只能癱軟在Credence懷裡,和他一起倒在地板上。
  「Graves先生……嗚……為什麼……」Credence緊緊抱住Graves,那張平時嚴厲卻溫柔的臉龐變的慘白毫無生氣,那個總是給他溫暖的身體變得異常的冰冷,他不敢相信現在躺在他懷裡的人是Graves,那個強大的存在,不應該死在這裡。
  看著自己最愛的人生命之火逐漸消逝,魁登斯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強烈的信念幾乎掙脫了所有侵入的負面情緒,葛雷夫的笑臉,溫暖的手,低沉的嗓音,以及葛雷夫身上獨有的香氣不斷的迴盪在魁登斯的腦海中,他忽然很後悔,後悔自己從來沒有跟葛雷夫說過自己的心意。
  他認定了葛雷夫不會接受他,他害怕,害怕被討厭、被丟棄,所以他不敢說,甚至不敢表態,但此時此刻,葛雷夫幾乎就要離開他了。
Credence的淚水不斷的落到Graves的臉頰上,雖然他已經沒有力氣,意識也逐漸模糊,但Graves還是看見了Credence從口袋裡掉出來的糖果,那是他第一天把Credence從國會帶回來的時候,送給他的糖果。
Graves先生……
Graves先生……您不能死……不能死……
  葛雷夫先生……我喜歡您……好喜歡……好喜歡……
Graves像是聽見了什麼,虛弱的舉起手,放到Credence的胸口,一瞬間、一大堆的思緒不斷的闖進來,有很多很多畫面,飽含Credence的過去,包含最近發生的事情,包含……
  「Credence……」Graves的聲音極度虛弱,氣息也越來越薄弱,但他不能忽視他發現的東西。
  原來,他對Credence使用破心術的時候,之所以沒辦法用,就是因為Grindelwald在他身上下了咒,所以Credence才從沒告訴過他Grindelwald來找過他,因為他沒有辦法說,就連破心術這種可能會探到這些消息的方法通通都無效,這是多強大的法力才做得到的?
  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法力現在無效了,但他總算知道了這些事情的原委。
  「先生!Graves先生!」Credence發現Graves還有意識,馬上邊哭邊把Graves扶起來,但一個成年男性的重量也不是他有辦法撐起的,挪了很久也沒見有什麼成效,但Graves一點都不在意,現在最重要的不是這個。
  「魔杖……把我的魔杖給我。」
Graves艱辛的稍為挪動了一下肩膀,接過Credence遞給他的魔杖,馬上舉起來,直接一個咒咒虐轟向了其中一個年輕的正氣師。
  「部長!你做什麼!」所有人驚恐的散了開來,咒咒虐是不赦咒,就算他們對抗黑巫師也不常使用,Graves居然對著自己的部下使用了咒咒虐!
  但中了咒咒虐的那為正氣師並沒有全身抽蓄扭曲,而是用了高強的護法咒給擋掉了,但與此同時、臉部樣貌也從一開始的年輕巫師漸漸變成了那張大家都熟悉的樣子。
  「Grindelwald……」
Queenie一看見Grindelwald,馬上知道了這一切的主謀是誰,幾位正氣師也都是配合多年的巫師女巫們,此刻也非常有默契的紛紛把矛頭指向Grindelwald。
  終於成功破心的Graves看見了Credence最近幾日發生的事情,果不其然就是為了貓咪才天天出門的,而他發現從Credence在他辦公室那次開始,每一次出事,都有同一位年輕的巫師在附近。
  這也未免太巧了。
  但剛剛那一施法,雖然被Grindelwald檔掉了,卻已經是他最後的力量,最後、他失去了意識。
  在閉上眼的最後一刻,他看見了Credence哭紅的雙眼。
#暗巷組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PGCB  #Gradence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