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愛上奇獸男孩】04 - 不小心惹男友生氣了該怎麼辦?(Graves/Newt)

  「啊、不好意思!」
  一杯酒就這樣在沒有任何東西碰到他的情況下直接灑在對坐的女子身上,單薄的淡色裙裝一下子就變成了透明薄紗,裡面的膚色若隱若現的透了出來。
  「沒關係、沒關係……」女子馬上起身將身上的酒弄到地板上,但已經濕透的衣服不會這樣就乾了,只能說這酒灑的太好,讓他胸前與腿都濕成一片。
  而Graves就坐在不遠處的位子上,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如果不是因為Newt出發前不斷的囑咐他,他現在肯定已經用魔法把那男人彈飛了。
  「小姐,我送你回去吧?」男人笑的很詭異,像是要扶著人家、卻是摟著女子的腰使勁的摸,眼看手滑向了屁股,狠狠的捏了一把。「我們還有很多可以討論的。」
  「呃!」Newt明顯的感受到屁股被抓了一下,但礙於情勢,他也不能輕舉妄動,他更擔心的,反而是坐在不遠處,眼神像是要殺人一樣的Graves。
  早知道,就不應該讓Graves一起來的!
  前幾天,他收到了奇獸救援委託,幾位學生跑來跟他說經過某個小巷的時候,聽見了有人違反做奇獸買賣生意,而且手法非常殘忍。
  為了去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Newt本來想直接到那個俱樂部去一探究竟,但……這個俱樂部除了內部成員外,只限女性入內,這也是他現在為什麼穿著女裝與這個猥褻的男人接洽的原因。
  看見Newt跟著男人離開了咖啡廳,Graves馬上跟了上去,他其實阻止過Newt,畢竟單槍匹馬跑到這種地方本來就很危險,更何況是以女性的身份?但只要碰到奇獸的事情,Newt就會變得極為固執,完全不聽勸的要執行這個任務,最後Graves只好妥協,但自己會緊緊跟著。
  就在Newt要進入室內的時候,Graves放了一個小水晶球進去,好透過水晶球觀看裡面的狀況,但之後發生的事情卻完全超乎Graves的想像。
  照理來說,水晶球可以替他跟著Newt,並且讓他觀察內部情況,卻在Newt進入後、視野變得非常狹窄,雜訊也不斷影響畫面的顯示,根本看不清楚裡面在做什麼。
  這是怎麼回事?
  而這件事情在Newt入內後也發現了。
  才剛踏入俱樂部,他就感覺到魔力大幅減弱,門一關上,全身都像是有什麼東西被抽空一樣,有些無力,他就知道大概發生什麼事情了。
  在來之前,他就知道這個俱樂部裡面有反魔法裝置,只是沒想到反的這麼徹底,他沒有想過會有其他巫師能立下這麼強大的屏障。
  「嗯……奇獸在哪裡呀?」
Newt四處張望了一下,表現得很新奇一樣。「都養在這邊嗎?」
  「哈哈,這麼急啊?」男人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瞇起雙眼,看起來像是在打什麼算盤一樣。「放心,待會兒就讓你看看,我們這邊有很多稀奇的奇獸。」
Newt也沒多想,就被男人拉著往內部走去,越往裡面走,越看見一些關在籠子裡的小動物,他們的眼神很哀傷。
  「老大!我把人帶來了!」
  進到俱樂部後臺後,映入眼簾的是一間與外面不同,奢華亮麗的房間,裡面有許多名貴的擺飾品,有一些沒有攻擊性的魔法生物被鏈子鎖在一個角落,身上有些不太顯眼的傷。
  「她就是你說要來買奇獸的小妞?」
  一個留著大鬍子的男人大手拍在自己的腿上,身形巨大的不像人類,根據Newt的知識來看,應該是巨人與人類的混血。「長的可真美,快過來!」
Newt聽見他的話,卻沒有意識到他要做什麼,還是呆愣愣的站在原地,直到男人拉著他的手臂走向巨人,才發現情勢是不是有些怪怪的?
  「那個……不是要讓我看看奇獸嗎?我有帶現金……」Newt有些不知所措的拿起掛在身上的小包包,像是在翻找現金。
  「唉唉唉——不急不急,我們馬上就讓你看看我們老大的“奇獸”。」
  「什麼?」
  忽然,巨人一把抓住Newt纖細的手臂,將他拉到面前,原本不算矮的Newt跟巨人混血站在一起,還是小了兩號。
  「這麼急著想看我的奇獸嗎?」巨人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比臉大的手直接按住Newt的翹臀,另一手則是揪住他的臉。「現在就讓你看看。」
Newt下意識的想掙開巨人的手,卻在掙扎的途中弄破了有些微濕的薄紗,露出了平坦結實的胸膛,女用內衣則是有些怪異的歪斜在胸前,這完全不是女人的身軀。
  「你是男人?」
  被識破偽裝的Newt忽然鬆了一口氣,如果自己真的是女人會發生什麼事?雖然他早就知道這俱樂部的老闆是以愛好女色聞名,卻也沒想到居然是這樣強硬。
  但事情往往沒有這麼簡單,尤其是在這種時候,當巨人老闆說出下一句話的時候,Newt真的很希望自己聽錯了。
  「看你長得這麼美,是男的也好,又不是沒嘗過。」
Newt弄錯了一件事,這位巨人老闆不是愛好女色,這是個性愛成癮的人,實際上外面流傳只有女性可以來交易也純粹是他要玩女人而已,壓根沒有打算跟他們交易。
  「不……」
Newt不斷的向後退,但對於巨人混血來說,Newt退後的距離不過是他幾步的差距罷了,他一個箭步便抓住了Newt,像是看著獵物一般的銳利眼神幾乎將Newt刺穿。
  「這麼單薄的身體,不知道能不能容下我的尺寸呢?」
  「呃……不——!」
  磅匡——
  就在Newt退到無路可退,被巨人抓得正著的時候,一個酒瓶飛過來直接砸在巨人的腦袋上,入口出也傳來了各種吵雜聲。
  衝進來的人就是Graves,但因為裡面的反魔法裝置,他也沒辦法用魔法助陣,只能硬著頭皮闖進來,一路上也遇到許多攔阻,看起來有些狼狽。
  「Percival!」Newt雖然開心Graves來救自己,但當他抬頭看見Graves疲倦的樣子,又異常的自責。
Graves也沒時間慢慢思考,隨手抓起了一個掛在牆上的擺飾就扔了過去,卻沒想到丟出去的那刻,所有在場的俱樂部人員都非常驚慌想要接住那個東西。
  「原來如此。」
Graves一個轉身把快要被接住的擺飾品踹了出去,直接撞上堅硬的牆壁,應聲碎裂,這一瞬間,Graves馬上衝上前撈起Newt的腰,移形幻影消失在原地。
+++
Newt垂著小腦袋,乖巧的跪坐在地板上,完全不敢抬頭看向正坐在床緣盯著自己的Graves。
  「有兩件事我想確認一下。」
Graves的聲音沒有任何起伏,而Newt並沒有看見Graves的表情,從上而下的聲音讓他倍感壓力。
  「首先,你早就知道這間俱樂部有反魔法裝置?」
  「……嗯。」其實應該更正,是“聽說”有反魔法裝置才對。
  「第二,你也知道這個主使老闆是愛好女色的混帳?」
  「……所以,所以我才去啊,我是男人。」而且應該再更正,是“聽說”愛好女色才對。
  「穿女裝去,真是個好主意。」
Newt完全不用想也知道Graves現在肯定超級生氣,當初Graves就已經阻止過他,也答應他會先計畫好再幫他行動,但他當時急著要解決,完全聽不進去,現在搞到自己深陷危機又要Graves來救他,確實也是他的問題。
  「Percival……」Newt怯怯的抬起頭,想著要稍微討饒一下,卻在抬頭時看見了Graves嘴角的傷口。
  看起來是被人打的,怎麼想都是那時候衝進來不能用魔法,被那群人打到的,Graves肯定自己用過治癒術,卻還是殘留了淡淡的淤痕,原本應該很疼吧。
  想到這裡,Newt又更加自責了,那時候Graves衝進來時的狼狽模樣深深的烙印在他的腦海中,讓他有些心疼。
  面對Newt自責的表情,Graves並沒有做任何表示,這次的事情他是真的生氣,不單單是因為Newt的舉動,更是氣自己明明就在幾步之外,卻還是差點救不了他。
Newt看Graves面無表情的瞪著自己,想著這次是自己的問題,要怎麼做才能讓Graves消消氣呢?
  最後,他只得到一個結論。
Newt挪動了自己的位子,跪到Graves的腿間,修長的手指放到Graves的大腿內側,臉也緩緩的靠到那明顯有個小隆起的地方,馬上感受到一股熱氣,以及……屬於Graves的氣味。
  其實Graves也挺驚訝Newt的舉動,但既然Newt打算這麼做,他當然也沒有理由阻止,只是微微的將腿再張開一點,好讓Newt的臉可以塞進來。
  此刻的Newt腦袋又熱又脹的,完全沒有注意到Graves把腳挪開了,這是滿腦子混亂的不知道該先做什麼……應該先脫褲子吧?
Newt小心翼翼的將Graves的西裝褲往下拉了一些,馬上就露出了那個平時用來貫穿自己的巨大兇器,一陣撲鼻的熟悉氣味讓Newt越來越興奮,自己居然就坐在Graves腿間要幫他……幫他……
Newt甩了甩自己胡思亂想的小腦袋,將臉靠過去,像是小貓一樣的舔拭著那個嘴根本塞不進去的東西。
Graves有想過如果直接被含在嘴裡會有什麼感覺,但卻沒想到Newt會像在吃糖一樣的慢慢舔!這種挑逗卻又不過癮的感覺弄的他有些難以呼吸。
Newt本來是打算含進去的,但這尺寸實在不是說吞就能吞的,他忽然很佩服自己一直以來居然可以容下這麼大的東西,他舔了幾口後才有些吃力的將頂端給含了進去。
  他也是男人,很清楚哪裡會舒服,該怎麼用,Newt將舌頭伸了出去,用舌尖觸碰著那敏感的鈴口,雙唇更是緊緊吸附著頂端,用力吮吸著。
  「嗯……」
Graves悶哼了一聲,濕熱的觸感已經柔軟舌尖的靈活挑逗,確實的燃起了他的慾火,他低頭看著在他腿間賣力服務的Newt,視覺上的衝擊幾乎勝過一切。
  自己最愛的人像這樣將腦袋埋在腿間,含住自己的東西,服務的樣子簡直可愛的不行,紅潤的雙頰及那雙害羞討饒的眼神,怎麼氣的起來?
  他有些忍不住的抓住Newt的腦袋,向後拉了開來,對上那雙全世界最迷人的眼睛。
  「坐上來。」
Newt微微的愣了一下,接著抿著嘴,乖巧的爬起身,一手搭到Graves的肩膀上,緩緩的掀開自己ㄉ的淡色薄紗裙,露出了性感的女用內褲,是蕾絲的造型,蕾絲丁字褲的樣子完全保不住Newt腿間的男性象徵,搭配起來非常的詭異。
  他將手探到自己身後的小入口,拉開了那個有跟沒有一樣的蕾絲布料,一隻手指就這樣刺了進去。
  其實就如同Newt說的,他除了某次因為寂寞而自己弄後穴以外就再也沒有試過,而且自己用起來一點都不舒服。
  他記得每次Graves幫他弄的時候,都是一隻一隻手指放進來的,他沒有多想就塞進一根手指,但實在太過用力,疼的他全身一顫。
  「呃……」Newt疼的哼了兩聲,為了可以碰到自己的後庭,屁股高高的翹起,原來隱秘的小嘴直接暴露在空氣當中,讓他感覺有些羞澀。
Graves就坐在床上,看著Newt的小表情千變萬化,強忍住想要幫忙的衝動,偷偷的聞著Newt身上獨有的香氣。
Newt雖然害羞,卻也時不時的觀察Graves的臉部表情,發現對方依然冷著臉,不免有些緊張,開始胡亂的增加到三隻手指,開始粗暴的擴張。
  為什麼自己弄起來這麼不舒服?原來擴張需要這麼花時間嗎?
Newt緊張的想快點做好準備工作,卻不知道Graves確實都會花很長的時間幫他擴張,只是對他而言擴張的過程很快,馬上就進入了,但其實擴張是很充足的。
  「嗯……」Newt微微的皺起了眉頭,有些撒嬌般的把腦袋靠在Graves的肩膀上,他是真心覺得抱歉,也希望可以補償Graves,但真正的目的也只是希望愛人不要生氣而已。
  其實在Newt自己弄後穴的時候,Graves就已經心軟了,現在面對Newt像是在撒嬌一樣的舉動,他只覺得心裡有些癢癢的,正當他想要伸手幫助Newt的時候,卻發現Newt的後庭正對著自己聳立的慾望,一點一點的吞下。
  「呃啊……」但Newt單單只進入了頂端一些些就無法繼續了,後庭酸疼的讓他全身緊繃,裡面的腸壁更是有強烈的異物入侵感,好像再往下就會死掉一樣。
Graves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頂端被緊緊咬住的感覺其實並沒有這麼舒服,但只要一想到等等全部進入後的感覺,就讓他心底不由自主的興奮了起來。
  像這樣卡著,對Newt而言是沒有任何快感的,Graves很清楚這點,他伸出雙手捧起了Newt滾燙的臉龐,順著頸窩摸下來,最後按著Newt的肩膀,直接把人壓了下來。
  「啊啊啊啊——!」
  原本跪在Graves兩側的腿因為這一個助力而直接跌坐了下來,小嘴瞬間將Graves腿間的兇器整根沒入,一路吞到最深處。
  「啊……啊……好深……太深了……」Newt的雙手緊緊的揪著Graves的襯衫,無法忍受的哭了出來,這是至今為止最深的一次,也是最突然的,被瞬間貫穿的感覺讓他覺得自己就要壞了。「嗚……嗚嗚……」
Graves承認自己剛剛的舉動確實有些惡意,但看見Newt這樣崩潰的哭出來,他也後悔了一半……就一半。
  「別怕,我不會弄傷你。」
Graves已經用了自己這輩子最溫柔的語氣說這句話了,他安撫般的輕輕摸著Newt僵直的背脊,接著摸向了兩人的接合處,輕輕按摩著那個被撐到極限的小嘴。
  「嗚……嗚咽……」Newt緊緊的抱住Graves,像是把自己全部交給對方一樣,依賴著。
  其實Newt一直沒有發現,跟Graves在一起後,他越來越依賴,也越來越享受只屬於他的這個溫柔。
  這樣的舉動一直都是Graves最大的軟肋,他喜歡Newt的依賴,也喜歡只屬於他的小任性、小撒嬌。
  等到Newt的後庭稍微柔軟後,Graves抓著Newt的腰,便開始上下撞擊了起來而這樣的姿勢無論頻率快慢,每一次撞擊都會重重的坐下來,每一次都會進入到最深處。
  「啊、嗯嗯、嗯……」
Newt全身放軟的感受這著劇烈的撞擊,每次頂到最深處,都會讓他全身酥麻,隨著Graves的頻率越來越快,Newt只覺得自己全身都像是要散架了一樣,體內柔軟的腸壁每一次都被狠狠的往外扯,又被強硬猛烈的擠進去。
  「啊、啊、哈啊、嗯……」
  在認識Graves之前,Newt從來沒有想過被男人進入居然是這樣的舒服,他閉起雙眼感受著這一切,被填滿的充實感幾乎讓他瘋狂,他好像真的愛上這種感覺了。
Graves一邊持續著挺進的動作,手則是勾起了Newt的蕾絲內褲,往下脫了下來,掉落在他的小腹上,大手開始用力的搓揉著Newt的屁股蛋,柔軟又彈手的讓人難以自拔,另一手則是拉下了Newt有些破損的上衣,脫了他一邊的內衣肩帶,露出平坦結實的胸膛。
  「嗚……不要看……」Newt發現Graves正在觀賞自己的女裝,害羞的用手遮擋住Graves的雙眼,身下的小嘴也因此又夾的更緊了。「很奇怪……」
Graves淺淺的笑了下,拉開了Newt的手掌,在他的手上狠狠的咬了一口,在Newt呼痛之前又溫柔的舔拭了起來。
  「嗚嗚……」看見Graves這種色氣的樣子,Newt簡直要被迷昏了,他已經快要忘記交往前的Graves是怎樣的人了,現在他只知道,自己有個愛捉弄他、有點壞心、有點溫柔、有點嚴肅、又充滿色氣的男友。
Graves解開了Newt的胸罩,手指有些使力的捏住他胸前小小的粉紅,給予他足夠的刺激,伴隨著身下不斷的撞擊,產生了一種淫穢的節奏。
  「嗯……對不起……」Newt強忍著淚水,將臉埋在Graves懷裡哽嚥的說著。「不要生氣了……」
  面對小自己不少年歲的小情人,Graves溫柔的吻了他的頸窩。
  「……我早就不氣了。」
#Gramander  #家長組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