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愛上奇獸男孩】03 - 在校外時學生有危險該怎麼辦?(Graves/Newt)

  此時此刻,大概是Newt這一生中,碰過最大的危機。
  他偷偷的睜開雙眼,只能確認自己目前身在一個洞窟裡,四周潮濕陰暗了無生氣,整個洞窟內的活物只有他以及……一隻不在記載中的奇獸。
  他是怎麼到這裡來的?
Newt努力回想著這一連串發生的事情,今天一早他帶著學生們到戶外接觸奇獸,其實在他當年從霍格華茲離開前,已經很收熟悉這裡的地理位位置,這次回來當教授,第一件事就是到森林裡去探究一下,本次的戶外教學不該有任何危險。
  但他錯了,凡事都有例外,當他領著學生走進他所熟悉的森林,卻看見了完全沒看過的奇獸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太小看這片森林了。
  當時一陣混亂,奇獸完全沒有要與他交流的意願,情急之下,他只來得及抓著奇獸一起離開現場。
  之後的事情他一已經不太記得了,他抓著奇獸一起移形幻影後到了森林的深處,一開始,他只是想讓學生遠離危險,但他沒想到的是,這隻奇獸居然就這樣用牠長得像蛇一般的尾巴纏住了他,將他拖進了一個神秘的洞窟之中。
  洞窟的入口非常狹窄又不起眼,完全被大片的青苔及魔法植物遮蓋住,進到裡面後才發現洞窟內部非常的寬敞,甚至有許多延伸的道路不知道通往哪裡。
  他想把我當成食物嗎?
  因為奇獸的外型實在像極了蟒蛇,而他們從小就被灌輸了蛇代表邪惡,即便他對奇獸應該一視同仁,但面對這樣的信仰衝擊,還是下意識的往壞處想去。
  為了不要成為這隻奇獸的午餐,Newt小心的環顧四周,思考待會能做些什麼,其實面對奇獸,他有千萬種方法,但他不得不承認,還是有許多保有獸性、無法交流的奇獸存在,而這隻……恐怕就是那種。
  啪喀——
  這一瞬間,Newt倒吸了一口涼氣,剛剛他正想摸一下身上的魔杖,卻不小心壓到了地上的小樹枝,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原本正背對這自己像是在休息的奇獸馬上彈了起來看向他,這一切都發生在短短幾秒鐘之內,Newt還來不及反應,也沒摸到自己的魔杖,而是有些發愣的看著眼前的龐然大物。
  「冷、冷靜點,我不會傷害你……」Newt知道自己也不能裝了,只好撐著山壁慢慢起身,視線定焦在奇獸身上沒有離開半刻。「你需要什麼?嗯?」
  面對Newt友善的態度,奇獸只是微微的發出一聲低吟便直接撲了過去,將Newt卡在山壁上,分不清是臉還是身體的地方靠了過來,原本像蟒蛇般粗的尾巴不知何時已經分成五條手臂粗的軟體。
  尾巴還會分裂?這到底是什麼物種?
Newt一點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正身處多危險的狀況裡,反而開始認真的端詳起奇獸的各種特徵,有些地方甚至很像某種傳說的神獸。
  「呃!」
  忽然,五條尾巴開始纏上Newt的身體,尾巴看起來雖然光滑,實際上確實異常的粗糙,表面像是鱗片一樣充滿了大大小小的顆粒,被滑過的肌膚都殘留了一些麻癢的感覺,某種黏液也不斷的從那粗糙的皮膚中分泌出來。
  直到現在,Newt終於意識到現在有多凶險,他奮力的掙扎起來,卻發現越掙扎、手腳就被綑的越緊,正當他覺得自己要被吃掉的時候,其中一條尾巴用力的抽在Newt的胸膛上,純白的襯衫撕裂,藏在下方的纖細身軀馬上留下了一道紅痕。
  「呃……啊!」
  留下傷痕的胸膛沒有為他帶來過多的疼痛,一種灼熱的麻癢感從傷口蔓延開來,但在Newt反應過來前,其他的尾巴都開始爬上他的身體,其中一條將他的雙手緊緊的綑在一起,吊在上方,另兩條則是分別捆住他的雙腿,向左右拉開,不一會兒的功夫,身體已經被高高舉起,以令人羞愧的姿勢緊緊的固定住。
  「不……不會吧……」
Newt驚恐的看著攀到胸前的軟體物,頂端像是有意識的挑逗著他胸前的小紅點,粗糙的表面不斷的摩擦,濕黏的液體似乎帶有某種特殊藥性,讓他身體越來越熱。
Newt想起了像Graves那樣的美洲原巫師都可以不使用魔杖就使用魔法,他應該也可以試試,但才剛開口,一條尾巴馬上竄了進來頂端噴出了一些黏液直接闖入Newt的喉嚨,在他無力抵抗的時候,黏液已經被他吞下了。
  他想掙扎,但纏住他手腳的尾巴綑的死緊,現在連開口唸咒語都做不到,剛剛被他吞下的東西也不知道是什麼,只覺得小腹的地方開始像火燒一樣疼,腿間的東西也莫名其妙的有了點精神。
  「Scamander先生!」
  就在Newt湧上一陣絕望的時候,一些稚嫩的聲音在洞窟外響起,這些熟悉的聲音,是他的學生!他的學生跑來找他了!
  這瞬間,Newt只覺得五味雜陳,他就是為了讓奇獸離開學生才帶離牠的,這下學生卻自己送上門了……但不得不說,他還是有些慶幸,只要學生隨便丟一隻魔杖給他……或是隨便做點什麼,事情肯定還有轉機。
  而Newt還沒想到該怎麼讓外頭的學生知道他在裡面,他就感受到纏在身上的尾巴開始遊走,其中一條甚至竄進了他的褲子,緊緊的包覆住腿間正微微硬挺的東西,一種強烈的快感瞬間直衝腦門,粗糙的質感不斷的開始套弄摩擦了起來,一下子就將他的褲子給撐破了。
  「嗚嗚……嗚嗚嗚…………!」
  突如其來的快感讓Newt毫無防備,他瞪大了雙眼,仰起腦袋,這種無助的感覺他還是第一次感受到,而之後發生的事情更超乎了他的預料。
  那個靈活的尾巴居然探到了他身後的那個小入口,豪不遲疑的就頂了進去,完全沒有經過潤滑擴張的小嘴被撐了開來,原來粉嫩的小皺摺被撐的極致泛白,卻沒有真正受傷,這大概就是那尾巴表面附著的黏液達成的功效了。
  不……好噁心……不要……不要!
Newt絕望的閉起雙眼,這種毫無抵抗之力的無助感讓他全身顫抖,滾燙的身軀卻不像心那樣冰涼,即便他覺得很噁心,覺得很痛苦,但身體卻無法控制的迎合著那可怕的侵犯。
  「Scamander先生!你在裡面嗎?」
  學生的聲音再度喚醒了他,但他現在卻沒有任何希望學生幫忙的想法,現在的他全身光裸著像這樣被侵犯的樣子,他一點都不想讓任何人看到。「你在裡面嗎?快、我們進去看看……」
  這句話在Newt的腦袋上響起了警示燈,無論是為了學生的安全還是他自己的顏面,都不能讓學生進來!
Newt使勁全力的用力咬下了還在他嘴裡的尾巴,一種奇怪的汁液瞬間爆出,有些腥味難聞,但嘴裡的東西終於退了出去,嘴角則是因為剛剛的侵入而裂了個小縫,斑斑鮮血讓他的嘴像是畫了個大紅色的口紅。
  「別過來!」
  這大概是Newt這輩子叫的最大聲的一次,他強忍著鋪天蓋地的快感浪潮,讓自己可以保持清醒,至少可以清醒的喊出這些話。
  「不、不要靠過……來……不要……」
  最後,Newt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對學生說,還是對奇獸說的,隨著那個佈滿黏液的尾巴在他體內肆虐,他的意識越來越模糊,他沒有發現自己最後的那些話有多麼脆弱,多麼讓人心疼。
  他不知道之後又發生了些什麼,只記得聽見了一個令人熟悉的嗓音,接著取代了那些噁心尾巴的是一個溫暖的懷抱,令人安心的氣味。
  「Percival……」
Newt眯著雙眼,嗅了嗅這個熟悉的香氣,這一刻他幾乎忘記了剛剛的絕望,側臉靠著的結實胸膛讓他安心。
  「Newt?你醒了?」嚴格上來說,Newt並沒有睡著也沒有暈過去,但在他擋開所有學生跑進去的時候,Newt雖然睜著眼,卻一點反應也沒有,那狀態讓他渾身發涼,只差沒有把那隻正要逃走的奇獸拔皮當肉乾曬。
  「嗯……我……呃!」
  看見Graves擔心的神色,Newt本想開口說點什麼,卻連話都還沒出口,一陣寒顫湧上全身,這時候他才想起剛剛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Newt?怎麼了?」Graves皺起眉頭,看著懷裡的人漸漸捲曲身體,全身顫抖了起來,肌膚則是滾燙的有些發紅,看起來就是非常的不對勁。「忍耐點,我馬上帶你到醫務室。」
  「不!」
  自己的身體,Newt還是很清楚的,這種奇怪的鼓譟感是什麼他也完全明白,可能那隻奇獸正處於發情期,那些黏液恐怕就是某種荷爾蒙或是信息素,用來讓雌性或是雄性發情用的。
雖然不知道這在人類身上有沒有用,至少……現在Newt已經充分感受到這個催情劑的影響了。
  「不要去醫務室……不要……」
Newt顫抖著雙唇,雙頰因情慾而泛起了一片潮紅,原來就不大的嗓音變得更加細嫩,Graves完全不用問就可以知道Newt為什麼不想去醫務室了。
  「……好,我先帶你回去。」
Graves抱著Newt以飛快的速度回到了Newt的屋子,小心翼翼的將Newt放到床上,一直到這時他才真正清楚看見Newt的身體狀況。
  剛剛情急之下只是先用外套將人包起來後馬上領著學生們離開現場,現在一看才知道,Newt全上上下都有些發紅,不知道是什麼的黏液附著在肌膚表面,胸膛上也有一道看起來怵目驚心的暗紅色傷痕。
Newt躺在床上,不由自主的扭動著身體,小腹的燥熱感越發越強烈,他忍不住伸手抓住了自己微微硬挺的分身,情慾像是控制了他的大腦,操控著他的雙手,替自己腫脹的慾望解脫。
  「呃……嗯嗯……」Newt的手開始機械式的上下套弄,他知道自己正在做什麼,但他沒有辦法,雖然Graves就在一旁看著,但他只想快點解決。
Graves看見Newt痛苦的高潮著,實在沒有辦法袖手旁觀,但他一伸手想幫助Newt,就被Newt顫抖的小手制止了。
  「不……我、我自己……呃嗯!」
  一開始Newt還阻擋著Graves,但忽然一陣酥麻侵襲了他,他開始覺得剛剛被玩弄過的小穴越來越癢,越來越熱,他夾緊雙腿開始不耐的摩擦起來,全身搔癢的幾乎讓他抓狂。
Graves見狀,也不管Newt的阻擋,直接伸手幫忙Newt解脫,現在這情況簡直就像是……發情一樣,只要解放一次,應該就沒問題了,這樣想著,Graves吻上了Newt的雙唇,大手粗暴的在Newt脆弱的分身上使勁的套弄。
  「嗚!嗚嗯……嗯——」伴隨著激烈的套弄,Newt雙眼迷濛的哼了起來,嬌媚的呻吟不斷刺激著Graves的感官,雖然Newt和他上床時也會一些細碎嬌喘,但這樣嬌媚入骨的滑音還真沒從他嘴裡聽過。
  「嗚……嗚嗚……」可能是快感太過強烈,Newt開始嗚鳴了起來,哭聲是這樣的委屈,聽的Graves都覺得好像是自己強迫Newt做的,各種罪惡感重重的壓了上來,讓他手上的套弄變得輕柔了許多。
  但就在這時,Newt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忽然把Graves給推了開來,自己則是爬俯在床上雙腿捲曲,直接露出了自己濕黏的後穴。
  「Percival……」
Newt紅著臉,全身無力的攤倒在床上,唯有屁股高高的抬起,被擴張過的小嘴也有些發紅,正貪婪的一開一合,Newt將手伸到身後,兩隻手指就這樣毫不考慮的插進自己的後穴中,用力的撐了開來,可以隱約看見裡面不斷蠕動的粉色腸壁。
  「進來……快、快進來……」
Graves看著在眼前晃來晃去的翹臀,那個飢渴的小嘴就在他眼前,像是希望他填滿一樣不斷的蠕動,他不知道是不是剛剛跟Newt接吻時,他也吃到了一點黏液,還是……只要是男人都禁不起心愛的人這樣搖著屁股要自己進入。
  「啊啊——……」
Newt感受到身下的小嘴被粗暴的撬開,某個灼熱的棒狀物狠狠的捅了進來,原來的空虛瞬間被填的滿滿的,而黏液達成的極佳潤滑效果更是讓Graves一下子就頂到最深處。
  「啊……嗯啊……」Newt的雙手緊緊的揪著被單,身後被填滿的強烈快感幾乎將他淹沒,他覺得自己就在浪潮的最頂端,顫抖的身體好像不是自己的,大腦完全停止了任何除了愉悅以外的思考。
Graves才剛剛進入,就感受到四面八方的柔軟包覆,像是在歡迎他一樣的不斷的蠕動吞吐,那小嘴像是永遠都吃不飽一樣想要把他吞入最深處,導致他才剛剛進入就差點把持不住。
  「嗯啊……呃……」Newt大口大口的吸氣,後穴裡的搔癢感並沒有因為Graves的進入而消失,反而更加強烈的讓他難以忍受,沒有等到Graves開始活動,Newt便自己扭著腰在Graves的腹部上下左右的繞圈摩擦,深埋在裡頭的東西更是不斷的劃過裡頭柔嫩的內壁。
  「呃……!」Graves被Newt極為撩火的舉動徹底擊敗了,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涼氣,本打算藉由冰冷的空氣讓自己冷靜下來,卻發現吸入的全是屬於男人的淫穢氣息,就再也忍不住了。
  他俯下身子,順著Newt的脊椎細碎的吻上去,沿著身體的曲線時重時輕的啃咬著,Newt的身體本就有一種清爽的香氣,但今天卻多了一種淫穢的氣息,又香又甜。
Newt……
Graves輕聲碎語,接著、便將深埋在Newt體內的兇器抽出了大半,又使盡全力的頂了進去,再度撞擊到最深處。
  「啊啊……呀……」Newt仰起腦袋,從後穴傳來的快感比平時更放大了幾十倍,後穴被填滿的感覺舒服的令人抓狂,他完全無法抵抗生理上的熱烈需求,只能任由Graves扣緊他的腰,給予他一波又一波的愉悅。
  「啊、嗯、嗯、嗯——Percival……啊……」
Graves也幾乎失去理智的開始猛烈抽插,每一下都像是要頂穿他一樣,沒有了平時的任何顧慮,只專注在製造快樂上面,頻率越來越快速,不斷被摩擦的內壁像是火燒一樣灼熱,侵蝕著他的思考。
  「啊、呀啊、嗯、嗚嗯……」
  「哈……哈啊、啊……」
  「Newt……」
  「啊啊啊啊——……」
+++
  「……Newt,棉被蓋著頭會悶壞的。」
Graves無奈的想拉起Newt身上被綑的死緊的被單,卻怎樣都扯不開。「別再這樣,快出來。」
  但Newt依然躲在被窩裡,完全不吭一聲,也沒有絲毫動靜,Graves的耐心也不是特別好,等了一會兒還是沒有進展,他就有些受不了了。
  最後,他拿出魔杖,對著Newt指了一下,棉被立刻自然的攤開來,吐出了綑在當中的Newt,而Newt也沒有因此跌落地板,而是直接飄到了Graves懷裡。
  「呃!」
  仰躺在Graves懷裡的Newt一對上Graves的雙眼,立刻紅透了臉,跳起來緊緊抱住他,接著將臉埋在他的頸窩,他很明顯的聽見了Newt急促的心跳聲以及滾燙的雙頰,也知道懷裡的小可愛是在害羞。
  「Newt?」
  「嗚……」Newt將腦袋埋的緊緊的,拜託,他剛剛是在發情啊!居然這樣自己主動挑逗,這麼……這麼淫亂的樣子,他居然做了!「先不要看我……」
Graves輕輕的嘆了口氣,其實剛剛那場失控的性愛也確實超乎他的想像,想起剛剛自己居然這樣失控又粗暴的對待Newt,心裡忽然一陣懊悔。
  「呃啊!做、做什麼?」
Newt還沈溺在羞愧當中,卻忽然感受到身後那個被使用過度的小嘴被冰涼的手指碰了一下,全身的細胞都狠狠的彈了一下。
Graves則是仔細撫摸著那個紅腫的小嘴,與平常相比確實充血紅腫,那樣強硬的使用,沒有受傷已經是萬幸了,他小心翼翼的用指腹輕柔按壓,一邊施予治療魔法,減輕Newt的疼痛。
  「嗚嗯……」冰冰涼涼的觸感確實很舒服,Newt全身癱軟的倒在Graves懷裡,享受這項幸福的服務。
  「對了。」Graves的聲音很溫柔,像是在哄孩子一樣。「帶學生到校外,你有申請許可嗎?」
  「……」
  「嗯?」
  「……沒、沒有……」
#Gramander  #家長組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