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go home?】Graves/Credence - 07(暗巷組)

  「部長,這邊是這兩天發生的一些小案件。」
  一個年輕的巫師一看見Graves出現在辦公室裡,馬上走了過來。「不過有很多都沒什麼建設性,八成是誤傳。」
  「先放著,我晚點看。」Graves將圍巾取了下來,大衣也整齊的飄向一旁的衣架。「我不在的這幾天有發生什麼我一定要知道的事情嗎?」
  「呃……應該沒有。」年輕的巫師明顯的愣了一下,接著別開了Graves的視線。「如果部長沒有別的事,我就先走了。」
Graves當然看的出年輕巫師的態度有些問題,但看那樣子自己要問、對方也是不會說的,如果真要知道詳情,恐怕也只能找她了。
  「幫我叫金坦女士到辦公室來。」
  那天他讓Credence乖乖在家後,想回到國會找找看能不能發現一些蛛絲馬跡,卻馬上被派駐到外地處理有人濫用黑魔法的問題,更讓他困惑的是、最近類似的舉報越來越多,通常這種案件不會要他一個安全部長去的,但實在太多相似的案件,正氣師已經全派出去了也不夠。
  當然有些是誤傳誤報,但最近類似案件太多,搞得人心惶惶,許多融入莫魔世界安居樂業的巫師及女巫只要看見類似的東西就會過度反應的馬上上報,導致傳聞越演越烈。
  等到他回到魔法國會,以經過去整整三天了,雖然在第四天趕回來了,卻也已經傍晚。
  其實他很想現在就回去,看看這幾天Credence如何了,他雖然之前也忙得幾乎沒有辦法跟Credence說上話,但至少他兩天會回家一天,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去看看Credence有沒有睡好,剛搬來的那段時間,他幾乎天天都會做噩夢,每天他都會替Credence施展一些小魔法,讓他可以安然入睡。
  但這次離開了三天多,Credence晚上睡覺有沒有做噩夢?
  「部長。」
Tina一接到Graves回來的消息就馬上跑過來了,在Graves叫她來的時候,他基本已經快要到了,所以Graves剛讓人找她過來,不到三分鐘Tina以經衝了進來。
  「……看來真的有什麼事情。」Graves一看見Tina風風火火的進辦公室,就知道肯定發生了什麼,而且……很有可能跟Credence有關。
  「你不在的這幾天,我本來按照你吩咐的去看看Credence,但……但我進不去。」Tina的眼神透露出一絲疲倦,看來這幾天他對這件事情焦慮了很久。
  「……什麼意思?」Graves心裡忽然有種不是很好的預感。
  「你房子的外面圍了很多正氣師,說是下令所有人都不得靠近,我連用魔法都進不去。」
Tina擔憂的神色一覽無疑,而對於這件事,Graves從沒想過自己會有如此憤怒的一天,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有這麼劇烈的反應,但只要一想到Credence瑟瑟發抖的窩在冰冷的牆腳,而外面圍了一圈又一圈的正氣師,他就難以冷靜。
Graves沒有聽見Tina之後說的話,只是拿出魔杖,下一秒就直接瞬到了Picquery的首長辦公室。
  發現Graves忽然出現在自己的辦公室,Picquery的表情雖然冷靜,語氣卻十分不悅。
  「Graves部長,就算你是Graves家族的人,也沒有權利用魔法直接進到我的辦公室。」Picquery瑞利的眼神帶有一絲怒火。「念在你們家族是當初的十二正氣師之一,我一直很信任你,但現在……你還是我們MACUSA的正氣師嗎?」
  一進來,Graves就發現自己失態了,但不該做的也已經做了,也就不管了,他緩步走到Picquery面前,即便內心有狂風暴雨,外表卻依然平穩沉著。
  「您派我去處旅離這裡異常遙遠的案件,原因是正氣師不足,那、那些圍在我家外面的正氣師是在做什麼?」Graves的語氣沒有半點溫度,冰冷而充滿威脅。
  「他們在做比那些案件更重大的事情。」Picquery一點也不在意Graves的態度,真正讓他在意的,是隨著他領走Credence的時間越長,他的安全部長似乎跟以前不太一樣了。「至少在你不在的這段時間,他們必須保護其他人,包含巫師、女巫跟莫魔。」
  他可以理解因為自己不在,國會需要對Credence做一些防禦措施,但是他會離開,也是由Picquery指派的!這種被算計的感覺真的很不是滋味。
  「好,但我現在回來了,希望等我回到家,不會再看到一個正氣師在附近徘徊。」
  說完,Graves這次並沒有直接用魔法瞬走,畢竟剛剛是因為一時激動才會無視規矩直接闖入首長的辦公室,這在平常可是完全不能發生的。
  看Graves離開了辦公室,Picquery沉吟了半刻,用魔杖在空中畫了個小圈後,將嘴湊了過去。
  「讓那些正氣師撤離,另外、我想我們必須長期監看Graves部長的家了。」
+++
Graves回到家門口的時候,的確沒有看見Tina所說的一大圈正氣師,手上提著剛剛回來時順路去買的奇獸麵包就徒步走回家了,但就在推開家門的瞬間就發現有些不對勁。
  客廳的燈光昏暗,桌上的水杯、沙發上的抱枕擺設,全都和他剛出門時一模一樣,空氣中散發著一種塵璊味,好像好幾天沒有人出入的樣子。
  這怎麼可能?Credence難道不在家嗎?
  這種想法嚇了Graves一跳,如果Credence真的不在家,那依照這樣的情況來看的話、不就是他前一腳剛離開,Credence就出去了嗎?而且這段時間完全沒有回家,才會有這種像是空屋的效果。
  「Credence?」Graves試探性的喊了聲,卻沒有料想中的寂靜,他似乎聽到了一絲微弱的呼吸聲。「Credence!」
  這呼吸聲微弱的讓人幾乎無法察覺,這不正常,不要說巫師,比起他們連體弱多病的莫魔都不會這樣,這種微弱的生命氣息讓Graves渾身發涼,他粗暴的推開Credence的房門,馬上就看見了窩在牆腳、全身顫抖的Credence。
  「Credence……」發現孩子沒有反應,Graves又靠了過去,蹲到Credence面前。「Credence,怎麼了?Credence?」
  窩在牆腳異常虛弱的Credence終於聽見了Graves的叫喚,他茫然的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Graves緊鎖的眉頭,和擔心的神色。
  「Graves……先生……」這兩天一直呈現半夢半醒的Credence此刻其實分不太出來眼前的人究竟是夢,還是真實,他想哭,但乾枯的雙眼卻掉不出半滴淚水,最後只能用自己全身上下的力氣鑽到男人的懷裡,貪求著一個溫暖。
  看見Credence如此虛弱的倒在牆腳,Graves心裡就像是被什麼東西刺穿了一樣,一直到孩子費盡力氣的鑽到自己懷裡,毛茸茸的腦袋一直在他臂彎裡磨擦時,他緊緊的抱住了Credence。
  透過擁抱,他感覺懷裡的人異常的冰冷,發抖的也很厲害,呼吸微弱的幾乎沒有,Graves不知道Credence到底是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的,但此刻一想到剛入門時、沒有一絲生氣的客廳,他好像知道了什麼。
  難到這三天,Credence都待在房間裡,沒有出去嗎?沒有吃東西、沒有活動,就一直待在這裡?
Graves寬厚的手掌輕輕的拍撫著Credence的小腦袋,這種心被緊緊揪著的感覺應該就是心疼了,只是他從沒有如此心疼過一個人,也不知道該如何排解這種窒息般的感受。
  「Graves先生……我有在房裡反省了……我錯了……」Credence虛弱的躺在Graves的懷裡,意識模糊的不斷喃喃自語。「不要……不要丟棄我……我錯了……對不起……對不起……」
  "在我說可以之前,在房間裡好好反省一下。"
Graves想起自己最後一次見Credence時說的話了,他的用意是讓Credence不要出門,他的房子有下過強大的保護魔法,實際上、沒有他的允許,那些正氣師也是進不來的,一方面是為了讓Credence不要出去以免失控,另一方面、他也是為了保護Credence,但他那時說的話是"在房間裡好好反省。"。
  在房間裡,所以Credence非常乖的執行了他所說的,在房裡反省,而導致了現在的情況嗎?
  這段時間的相處,Credence不再像原來那樣緊繃,導致他也忘記了Credence的思想不同於一般孩子,他的生活太過黑暗,也太過殘忍,有很多話如果不謹慎的說清楚,可能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傷害。
  「乖,Credence,我原諒你了。」Graves緊緊的抱著Credence,手上的魔杖在空中揮了幾下,Credence的臉色有越發紅潤的跡象。「別擔心,我絕對不會丟棄你。」
  大概是因為溫暖的原故,Credence的腦袋稍為清晰了一些,而隨著Graves的魔法,Credence的身體也漸漸恢復力氣,意識也慢慢的回來了。
  終於回過神的Credence還在迷糊階段,就發現自己正被Graves抱在懷裡,整個人都不好了,是夢?是Grindelwald?還是真正的Graves?這一時半刻他居然有些分不出來。
Graves把Credence慌張的臉看個真真切切,即便不用施展破心術,他都看的出Credence現在的想法,只是見小孩在懷裡不安的竄來竄去實在有些可愛。
  啪--!
  「哇!」Credence正認真的思考夢境與真實中間的分界,就感受到屁股上傳來了一陣疼痛,聲音響亮的讓他有些害臊,原來是Graves打了他的屁股!
  「現在知道是不是夢了?」Graves瞇起雙眼,低頭看著滿臉通紅的Credence,大手又輕輕拍了拍那個富有彈性的翹臀。「還是要多打幾下?」
  「Graves先生……」Credence第一次被Graves這樣捉弄,以經快要搞不懂自己到底是不習慣這樣的Graves,還是不習慣被捉弄?
  只是這聲叫喚聽在Graves耳裡是滿滿的撒嬌,他忽然覺得心裡滿滿的,好像眼前的一切早就在他身邊一樣,他忽然沒有辦法想像,沒有Credence在的這個家,以前的冰冷都好像是假的一樣。
  「好了,先起來吃東西。」但可愛歸可愛,剛剛他用魔法先調理了Credence的身體,卻只是暫時的,畢竟吃飯還是必須的,剛剛被丟到一旁的麵包像是聽見了Graves的召喚,一個個到空中排排隊,飄到了Credence面前。
  「小麵包?」說真的,自從上一次聖誕節買過之後,Credence就愛上了這家的奇獸麵包,不但好吃,也是他跟Graves第一個聖誕節的回憶。
  「你不是挺喜歡吃的?」Graves實在忘不了聖誕節那天,Credence吃了麵包後那個滿臉幸福的笑容,只是他把這個功勞歸功於那塊麵包,不知道其實那個笑容也包含了他。
  「嗯……」Credence微微的點點頭,伸手拿了一塊造型像是鳥一樣的小麵包,一口塞到嘴裡,馬上就露出了一個幸福洋溢的笑容。「好好吃……」
  「喜歡的話下次再買吧。」對於Credence的反應Graves很是滿意,自己也拿了一塊來吃,總覺得比一般麵包都好吃的多。
  「嗯!」Credence給了Graves一個燦爛的笑容,嘴裡滿是麵包的臉龐有些鼓鼓的,嘴唇還沾上了純天然的藍莓醬,天真的樣子總算是像一般的孩子了。
  就這個笑容,Graves決定偷偷花點錢幫那間麵包店擴建,當作是謝禮。
#暗巷組  #Gradence  #怪獸與他們的產地  #部長  #PGCB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