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樓台】晚歸的小少爺

  音樂從四面八方響起,曲調不算優雅,也算不上是經典,但來此的人卻沒有人在意這可有可無的配角,男男女女就站在正中央,隨著不知明的音樂節奏搖擺著身軀,有一個人的,也有攜伴起舞的,四周瀰漫出來的酒香更是讓人深陷其中。
  不長來的人恐怕不會習慣這個奇怪的氛圍,好像連自己的身體都難以控制一般,只能隨著心裡深處的渴望而行動著,好像這裡沒有人認識自己,自己也不認識任何人,搭理誰、回應誰,都只求一晚慰藉罷了。
  明台拿起了一杯顏色鮮豔的洋酒,一口吞下後發現此酒又甜又辣,氣味濃烈的讓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接著濃醇的香味便衝上鼻腔,讓人一陣機靈。
  「少爺~」
  一個身穿旗袍的妙齡女子靠了過來,火辣的曲線一瞬間吸引了明台的視線,女子露出自信的笑容,接著伸出纖細的手臂輕輕勾起明台俊俏的小臉。
  「一個人?沒帶小女朋友來呀?」女子的聲音有些特別,與一般甜膩的女孩聲音不太一樣,帶了點成熟。
  「帶女朋友怎麼會來這?」明台剛喝了酒,心情正不錯,看著女子便輕笑了幾聲,伸手撫摸那頭秀髮。「正愁沒有舞伴,請問我有沒有這個榮幸……與你跳支舞?」
  「當然可以。」女子笑了下,將手搭到明台的掌心上,兩人就融入了人群之中。
+++
  他發誓他真的不知道那杯酒的後勁居然如此之大。
  明台快步的走在寧靜的大街上,一邊閃避著巡邏,一邊躲躲藏藏的繞回明公館。
  那杯酒喝下去後,明台的心情就不知為何非常興奮,所有煩惱通通一掃而空,牽著一個身材曼妙的不知名女子居然就這樣跳了整晚,現在要他回想那女子長什麼樣,他還真想不起來了。
  有些煩躁的揉了揉自己的頭髮,比起剛剛的俐落油頭,早就被自己弄散了,鬆鬆亂亂的貼在臉龐和額頭上。
  明鏡這兩天不在上海,家裡是明樓在做鎮,只要想到明樓如果知道自己一整晚都在那種地方消遙,肯定會氣死的。
  明台小心翼翼的推開大門,躡手躡腳的閃進去後就發現整個明公館早已熄燈了,烏漆麻黑的看不出來有人在等他,正想著是明樓家班沒有回家還是已經睡下了,就看見明誠從房裡走了出來。
  「你小子膽子還真大!」
  明誠一出來就用手指敲了明台的腦袋一下,臉上擔心的神色險露無遺,雙眼有些些發紅,看來已經幾天沒怎麼睡好了。
  「一整天都上哪去了?大哥找你找了一個晚上,兩小時前才回書房的。」嘆了一口氣,明誠一方面心疼明樓拖著疲累的身軀回到家,還得找明台找得出去找明台,又有些擔心闖禍的小少爺會挨揍,整個晚上翻來覆去就是沒睡下。
  「阿誠哥……大哥很生氣嗎?」明樓居然出來找自己?一聽到明誠說的話,明台總覺得有些心裡發涼,自己居然讓明樓出來找人,這不是作死嗎?
  「……當然氣,不過你大哥對你怎樣你最清楚了,既然回家了還是去跟大哥說一聲吧!」
  自從他第一次看見自家小弟跟大哥在書房深吻開始,他就知道家理這兩人關係非凡了,可不是普通的兄弟,而明樓知道明誠發現後,那兩人更是天天閃瞎他的雙眼,尤其是像這兩天明鏡不在的日子,那可是天天膩在一起的。
  要是換作以前,他肯定會被自己的大哥按在書桌前一陣打,但他與明樓在一起已經快一年了,這段時間雖然他也沒怎麼闖禍,但他也知道自己跟明樓的相處方式有這麼一點點的不同……或許明樓會因為這點教訓弟弟,但不會因為這個而教訓他的戀人?
  明台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樣,一下子就放鬆了下來,笑著給明誠一個可愛又天真的眼神。
  「我會去跟大哥道歉的,阿誠哥你先去睡吧!」
  看著明台天真的笑容,明誠有些無奈的寵溺笑了下,輕輕拍了下明台蓬鬆的腦袋就回房去了。
  「嗯……大哥?」
  明台推開了書房的門,將小腦袋探進去看了看,馬上就看見坐在桌前正皺著眉頭不知道在看什麼的明樓。
  明樓聞聲頭也沒抬,只是冷冷哼了一聲,就沒再搭理明台了。
  看明樓的態度,明台有些忐忑,乾站在桌前十幾分鐘後,他決定想些法子讓明樓理一下自己,否則今天他兩都不用睡了!
  明台緩緩的走向前,接著直接蹲在明樓側身,兩隻小爪子就這麼抓了上去,緊緊得抱住明樓精實的手臂,接著用臉蹭了蹭,用了他明台這輩子最大的絕招……無辜大眼和撒嬌的奶音。
  「大哥──別不理我阿,這麼晚回來是我不對,我保證下次不敢了。」
  明家人向來對明台這招免疫力偏低,明樓已經算是家裡抵抗力最高的了,可忽然來這麼一下奶音還是讓他心裡有些癢癢的。
  這明台,總是知道怎麼讓人心軟。
  「明家的家規怎麼來著?」
  雖然心裡覺得這蹲在旁邊的愛人可愛的緊,但表面功夫還是得做足的,明樓板著臉瞄了一旁的明台,盡量無視那可憐兮兮的小眼神。
  「大哥!別這樣……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還讓人佔便宜了,大哥你都不心疼我阿?」
  一聽到明樓把家規搬出來,明台忽然站了起來,頗有些耍賴的扯著明樓的手臂搖呀搖的,身為明家人這麼多年,當然知道在明家,無故徹夜未歸又沒有告知是要挨揍的,可明樓已經好一陣子沒有對他和明誠動手了,長這麼大了明台也一點都不想讓明樓因為他破戒!
  聽了明台的話,明樓微微的挑了下眉。
  「占便宜?你不占人家便宜就不錯了,做錯事不能找藉口,我記得家規裡也有這條。」明樓顯然不信,看明台怕得要命的表情也知道對方想到了什麼,說實話,不知從何時開始,他就特別喜歡看家裡兩個弟弟這害怕又緊張的小表情,總是可以讓他消除一整天的疲勞。
  尤其是像明台這樣不斷討饒又撒嬌的樣子總是讓他心癢癢的。
  一邊說著,明樓起身敲了敲自己的桌面,接著拿起了一直放在後方櫃子上、已經很久沒有用的小木板。
  「哥!哥!別……我受委屈了大哥你還想打我!」看著明樓手上的凶器,明台急得跳腳,還沒挨打眼眶已經有淚水在打轉了,像是隨時都要溢出來一樣。「我還被人壓在牆上親了幾口,這多噁心?想到我就難過,沒想到回家後你就只當我大哥不當我男朋友了!」
  一聽見明台說出"壓在牆上"這四個字,明樓的手明顯的抖了一下,最後他將小板子放到一邊,一手撈住明台纖細的腰,將人拉到自己面前。
  「哇!大哥你做什麼!」明台被緊緊的抱著,但明樓的大手卻對著明台的翹臀重重的打了幾下,疼的明台倒吸了一口涼氣,驚訝的想推開明樓。
  「教訓偷吃的愛人。」明樓瞇起雙眼,似笑非笑的看著明台。
  「阿?」
  明台愣住了,呆呆的看著明樓的臉,一直到整個人趴俯在桌面上後,明台才發現自己已經做好挨打的姿勢了。
  「我、我沒有偷吃阿?」
  「是嗎?」
  明樓沒有多理會明台的話,大手已經開始用力的搓揉著明台的嫩臀,手指雖隔著西裝褲,還是強硬的按著他的股縫,而原來就貼身的褲子更因此壓出了美麗的臀型。
  「嗯……」
  明台敏感的哼了聲,明樓的另一隻手則是摸向了明台的脖子,順著喉結在細緻的肌膚上游移,接著扯開了他的領口,露出了一個艷紅色的唇印。
  「看來被占便宜不假,至於有沒有覺得噁心還說不准。」明樓的聲音有些陰冷,說完便輕輕的咬上明台有些發紅的耳根。
  「我……」
  明台腦中頓時一片混亂,那個唇印哪來的?難不成他還真被人親了幾口?
  明樓也沒等明台的回答,一手撈到明台的腿間,開始有些粗暴的愛撫著那個微微股起的男性象徵,而明台的臀部就緊緊貼著明樓的腹部,硬挺的慾望就抵著那隱密的臀縫,讓明台有些雙腿發軟。
  「嗯嗯……大、大哥……」
  明台腿間的硬物被愛撫的有些發熱,褲子也隨著粗暴的揉捏開始有些潮濕,情慾逐漸高漲的侵蝕著他的理智,明台向來都不是會過分壓抑自己的人,這撫摸讓他又舒服又難耐,自然是毫不掩飾的發出了黏膩的喘息。
  雙腿間的東西被不斷不斷的搓揉,明台忽然有種尿褲子的感覺,跨下已經被明樓弄的潮濕一片,而他也明顯感受到了自己股間不斷摩擦的另一個硬物,讓他口乾舌燥的只能不斷喘息。
  這愛撫持續了非常久的時間,久到明台全身上下幾乎都要化了,他身手想推開身後的明樓,想催促他趕快進行下一步,不要在這麼折騰了,卻在他要開口之前、兩根修長的手指就這樣闖入了他的口腔,輕輕的按著他的舌頭根部,讓他發不出聲音。
  「哼……哼嗯……」
  明台張著嘴發出幾聲悲鳴,顯的分外可憐,但這對明樓而言向來都是一種鼓勵,明台和明誠都曾說過他性格惡劣,喜歡欺負人,但明樓可不否認,他確實就愛欺負人,尤其是他愛的人。
  無法闔上的嘴不由自主的流出唾液,順著下巴緩緩的滑下,對於無法控制自己唾液滑落的行為會讓人覺得自己被控制了,被掌控著,身體像是無法自己做主,只能乖乖的聽話。
  明樓估摸了一下時間,發現明台的意識已經有些飄忽,便放開了壓著他的手,接著翻身到他桌前、站在明台的正前方。
  發現明樓不繼續下去,明台有些錯愕的抬起頭,接著迎上得就是明樓有些危險的表情,讓他下意識的吞了口唾液,心裡劇烈的撞擊跳動,連呼吸都越來越急促。
  「大哥……」
  明台有些沙啞的嗓音聽在明樓耳裡,幾乎差一點就要忍不住了,但心裡的控制欲卻幫他壓抑了下來,他可還沒有打算放過這個大半夜出去和人親親我我的弟弟,無論是以大哥的身分,還是以愛人得身分,他都沒打算就這麼放過。
  「知道該怎麼做嗎?」
  明樓拉下了褲頭,早已挺立腫脹的男性象徵直接就彈了出來,完整呈現在明台面前,濃烈的男性氣味直衝明台的腦門,他只要再往前一些些,只要一些些,就能碰到那灼熱的碩大物體了。
  明台有些呆愣的張開嘴,有些僵硬的含住了巨大的東西,但只是含著頂端、就以經幾乎要塞滿他的嘴了。
  明台從來沒有做過這件事情。
  明樓幫他做過,他也看人家做過,也聽說過,但他自己卻從沒有試過,明樓也從來就沒有要求他做過這件事情,可現在這狀況明顯就是要他用嘴讓明樓舒服的吧?
  「別伸出牙齒,來、再含進去一點。」
  明樓的聲音也早已和一開始不同,有些低沉沙啞,對於第一次的明台,明樓也顯得頗有耐心,語氣也不像剛剛那樣冷冽。
  明台乖乖的含得更深,舌頭在裡頭交纏著那灼熱的物體,但畢竟是第一次,還是不小心用牙齒嗑了幾下。
  看明台不知所措的樣子固然賞心悅目,但這種連半調子都不到的嘴上功夫可是讓他夠憋倔的,最後還是忍不住伸出手,按住那顆毛茸茸的腦袋,讓他深深的將自己的東西吞了進去。
  「嗚!嗚嗚嗚──!」
  明樓的尺寸本就巨大,這一吞、明台幾乎無法呼吸,與喉嚨最深處最柔軟的部位緊密的貼合著,而那頂端流出的液體則是充滿了明樓的氣味。
  明樓抓著明台的腦袋瓜子,開始了抽插的動作,強烈的快趕和視覺衝擊更是撞擊著明樓的理智,腦海裡彷彿有一個小人正在裡頭不斷叫著直接把明台吃了。
  接著,他決定聽從腦海裡的想法了。
  明台發現嘴裡的東西被抽離了,而明樓也繞到了他的身後,正當他想說些什麼時、褲子連同內褲已經被一把扯下,鬆垮垮的掛在腳踝上。
  「嗯嗯……大哥……」
  明台有些恍惚的扭了下腰,又圓又翹的豐臀則是隨著腰而擺動了幾下,看的明樓雙眼一晃,理智現應聲斷裂。
  「啊嗯!」
  明樓的手指才剛剛沾過明台的唾液,此時就是天然的潤滑劑,非常輕易的就滑進了明台的蜜穴,兩隻手指在裡頭開開合合的開始進行快速擴張,指甲則視時不時的刮過柔軟敏感的內壁,弄的明台渾身酥麻。
  「大哥……大哥……」明台無意義的叫喚著,小嗓音有些顫抖,聽的出快感幾乎就要控制他的身體。
  開合摳弄的動作明樓並沒有持續太久,很快的就擠入了第三隻手指頭,開始用力的抽插了起來,原來緊密的小皺摺也被硬生生的撐開,隨著抽插不斷的發出了令人羞澀的水聲。
  「嗚嗯……好癢……大哥……」
  高漲的情慾喚起了明台的身體記憶,空洞得深處不顧主人的意願正飢渴的等代填滿與入侵,早就被撐大的小嘴還是一開一合的像是要把明樓的手指給吞進去一樣,內壁又麻又癢得讓明台難以忍受,不自覺的又開始搖著白皙的嫩臀,挑戰著明樓最後一絲人性。
  但很顯然的,幾乎沒有一個男人可以在自己最愛的人這麼做之後,還保持清醒。
  明樓抽出了手指,取而代之的就是那已經等代徐久、腫脹充血幾乎就要爆裂的男性象徵。
  「啊…………」
  明台驚叫了一聲,後穴瞬間被狠狠的頂了開來,大小跟剛剛的手指完全不是一個等級,粉嫩的小皺摺被撐的泛白,似乎只要輕輕一碰就要破裂,而原來的麻癢感也完全被劇烈的酸疼感給占據了,內壁則是因為被填滿而不斷像是吞食般的蠕動。
  明樓沒有等明台全身放鬆,而是迫切的將自己的凶器全數頂入,深深的埋進了那個空虛的腸道當中。
  「嗯……太、太深了……」
  「大哥……」
  啪──!
  「啊!」
  忽然,明樓一巴掌搧在明台光裸的右臀上,白皙的肌膚瞬間染上了一層薄紅,深埋在體內的東西更是因為那一巴掌的撞擊狠狠的在裡頭撞了下,幾乎就要貫穿他。
  「好疼……大哥……」
  明台早就被這一連串的刺激弄得昏頭了,屁股上又熱又疼的感覺讓他有些難受,便撒嬌般的發出討饒的軟綿聲音。
  「來,我們來算算帳。」明樓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他的呼吸也有些急躁,沒有了平時那氣定神閒的氣勢。
  啪──!
  「啊啊!」
  「明家家規,不能無故徹夜未歸。」
  啪啪啪──!
  「嗯啊!」
  「明家家規,不能去那種場所。」
  啪啪啪啪────!
  「嗚……嗚嗚……」
  「背著我和其他人親熱。」
  幾掌下來,明台的屁股又紅又腫,而體內的東西碰碰撞撞也刺激了明台的感官,快感和疼痛頓時融合在一起,生理性的淚水不斷的滑落,泛紅的雙頰和充滿淚水的雙眼讓人不免有些憐憫。
  但站在身後的明樓可看不見,巴掌一下一下、毫不留情的搧在已經有些紅腫的翹臀上,身下則是開始小幅度的配合著頻率抽插。
  「啊啊……」
  「嗚嗯……啊……」
  「大、大哥……大哥……」
  「嗚哇──……」
  也不知道是快感太過劇烈,又或是屁股真的太疼,明台在幾聲悲鳴後就放聲哭了出來,就像小時候被教訓時一樣哭得唏哩嘩啦的,讓一直樂在其中的明樓驚覺似乎有些欺負過頭了。
  「嗚嗚嗚嗚……嗚、大哥……嗚嗚……」
  「好了好了,別哭了,多大的人了還這樣哭?」
  明樓親吻著明台的後腦勺,也不再凌虐明台一片狼藉的小屁股,改為用雙手緊緊的扣住纖細的腰,開始了大幅度的進攻。
  「啊、啊、嗯──」
  明台的淚水還沒收乾,又被明樓狠狠的頂了出來,大幅度的撞擊讓他兩身下的木質桌發出了幾乎要解體的聲響,每一下明樓都衝到最深處,用像是要把人頂穿一樣的力道侵襲著明台。
  「嗚、嗯啊、大、大哥……」
  明樓的雙手用力的掰開了明台的嫩臀,接著又不斷的撞擊到最深處,原來緊緻的小穴被磨擦的又熱又疼,緣來粉嫩的小皺摺也已經又紅又腫,幾乎就要不敷使用一樣,被肆虐的異常狼狽。
  明台的腸壁不斷收縮蠕動的吞吐著明樓的慾望,讓明樓一陣一陣酥麻,快感衝上腦門,雙眼也佈上了一絲血紅。
  「嗯……明台……」明樓低吟了幾聲,接著一陣顫慄,渾身上下的慾望瞬間宣洩了出來,完全填滿了明台的身體。
  「嗚嗚!」
  強烈的刺激讓明台也一陣機靈,最後仰起頭、也將自己的慾望宣洩了出來。
+++
  「怎麼?耍性子了?」
  明樓側過身吻了吻躺在懷裡的人兒。
  「哼!不過就晚點回家,至於這樣嗎?大哥就是壞心眼!」明台氣鼓鼓的扭過頭去不看明樓,現在他除了腰痠背痛又有些發燒外,後庭更是疼得不得了,屁股也疼的他坐立難安,又想起自己長這麼大了不但被打了光屁股又那樣大哭,就覺得自尊大大的受損了。
  聽了明台的話,明樓瞇起雙眼,將人抱到自己身上,大手一揮又打在了那個飽受摧殘的翹臀上,惹的明台一陣驚呼。
  「因為你晚回家揍你是你大哥的工作,不是我明樓的工作。」明樓惡狠狠的咬了一口明台的嘴唇,手上則是用力的捏了一把明台極度彈性的臀肉。「教訓不忠貞的情人就是我明樓的工作了。」
  「你說不忠貞……?」明台一愣,不忠貞?說他嗎?他還真的跟女人跳了支舞,估計有被偷偷親了一口,可這哪裡就不忠貞了?他大哥還有表面上的女友呢!
  可仔細想想,明樓的意思難道是……
  「大哥……所以你是吃醋了嗎?」明台的心情忽然有些好,難不成明樓是因為吃醋才這樣?那他好像也不是不能原諒了。
  明樓顯然沒有打算承認自己吃醋了,只是附有警告意味的又捏了把紅腫的翹臀,再度惹來明台的驚聲尖叫。
  「大哥不公平!你和曼春姐這樣那樣我都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我不過就是跟人跳了支舞!」明台原本有些好轉的心情又被明樓的舉動弄的炸毛,承認吃醋很難嗎?他可是天天都吃醋吃得要死啊!真要說的話、明樓跟汪曼春的種種舉動才是真的不忠貞吧!
  「我這是在工作,你是嗎?」
  明樓抬頭挺胸的說著,又自信又無賴的樣子讓明台氣得牙癢癢的,卻又無可奈何。
  「誰知道有沒有假戲真做?天天都在做戲,我都不知道你是跟我做戲還是跟其他人做戲了。」明台委屈的低頭咕噥了幾句,明樓卻還是聽的真真切切。
  沒錯,他天天都在做戲,對誰都是做戲,現在問他、跟明台在一起的時候有沒有做戲?
  恐怕答案是肯定的。
  或許他這一生就是不斷的用戲來拼湊,真正做自己的時候,大概就是看世界最後一眼的時候了。
  這對明台不公平,真的,明台對他們都是掏心掏肺真誠以待,而他卻無法給予相應的信任,這讓他時常在夜深人靜時,對明台感到抱歉。
  「但是誰叫我……」
  「什麼?」聽見明台的咕噥還有後續,明樓心不在焉的隨口問了句。
  「誰叫我還是喜歡大哥?完全是我自找得嘛……」
  「……」
  「……」
  「大哥?」
  「是,是你自找的。」
  而明樓想,愛上這個讓人不省心的任性少爺,恐怕也是他自找的。
#樓台  #偽裝者  #胡受  #東歌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