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勾追的大衛王】終極系列 - 12 (完)

  大衛緩緩得睜開雙眼,天花板的燈光有些刺眼,讓他沒有辦法一下看清所有東西,只覺得口乾舌燥的,肚子更是特別特別的餓。
  大概等了幾秒,大衛緩緩得撐起身子,但才一使力,胸口就疼得難以呼吸,而這陣疼痛漸漸的喚起了大衛的記憶,但記憶逐漸恢復,卻讓他越來越心涼。
  「咳咳……」
  當大衛陷在深深的自責中時,深邊傳出了一陣騷動,他轉過頭去看、才發現勾追正睡在自己身邊,臉上身上包滿了紗布與繃帶,看起來傷得很重。
  「追!」一看見勾追醒來,大衛激動的轉了個身,但這一扯、胸前撕裂般的痛楚就蔓延了開來,疼的他臉色刷白。「呃嗯……」
  「喂喂喂,別亂動,你的傷還沒好啊!」醒來的勾追除了一開始咳了幾聲後,就像個沒事人一樣一手攬住大衛,把人攬到懷裡。「怎麼,真以為自己已經強到可以無視這些傷了嗎?」
  聽著勾追熟悉的語調,大衛忍著疼痛抬起頭,看著勾追頗有些狼狽的臉。
  「對不起……」看著勾追,大衛的眼眶逐漸溢滿了霧水,剔透的淚珠大滴大滴的落下。「追……對不起……很痛對不對?我……」
  看大衛哭著道歉,勾追臉上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他其實心疼得要死,他緊緊的將哭得渾身顫抖的大衛抱在懷裡,但又深怕弄痛他而不敢貼太近。
  「我沒有這麼弱,你哪能傷到我?我一點事都沒有。」勾追低聲說著,語氣是這樣的溫柔。
  大衛知道這是勾追在安慰他,但勾追的聲音就像是定心丸,讓他平復了不少。
  咚咚!
  木門被輕輕的敲響,這時大衛才發現這裡是他的房間,而他跟勾追正睡在他自己的床上。
  脩推開木門走了進來,其實他大可以直接瞬移過來的,但考慮到這兩人才剛經過驚心動魄的生離死別,現在醒來了難免會有些……話要說,他就決定要敲了門在進來,以免不小心被閃瞎了。
  而這個做法也非常正確,聽見敲門聲後,勾追就放開了大衛,雖然還是摟著對方,但就像是往常那樣而已。
  「你們都醒了,我就再講解一次吧。」其實勾追比較早醒來,脩已經跟他說過一次了,這次大衛也醒了,就乾脆從頭再仔細的講一遍。
  「大衛,你現在應該完全沒辦法使用異……呃、毀滅指數了吧?」
  「咦?真的耶!完全使不出來!」大衛嘗試著施展毀滅指數,卻發現連一丁點都沒有剩。「怎麼會這樣?」
  「因為我們對你彈奏了洗魂曲,洗去了你身上所有的魔性,不過同時、你也會變成一個麻瓜……也就是沒有毀滅指數的普通人。」脩一邊說著,一邊拿起桌上的水杯給勾追和大衛。
  「這是你爸日音王拜託我的,不過決定自己要不要有異能、選擇權還是在你手上,所以我沒有使用無法挽回的弒魂之詩,而是洗魂曲,如果你還是希望有異能,我們還有三小時的時間,可以用安魂曲幫你復原異能……我是說,毀滅指數。」
  聽著脩的話,大衛低著頭,沉吟了一聲、接著點了點有些沉重的腦袋。
  「沒關係,我……也只想當一個麻瓜。」大衛偷偷的瞄了一眼身邊的勾追。「反正……追會一直跟在我身邊的,對吧?」
  「是阿--就算你是一個麻瓜,依然是我的獵物。」勾追勾起一個有些邪惡的笑容,將人又摟得更緊了一些。
  一旁的脩已經不想吐槽了,突如其來的閃光彈幾乎炸掉了他一千點的傷害。
  「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勾追,過幾天身體好一點就到鐵時空來,盟主要找你。」脩也不想繼續在這邊當電燈泡了,直接選擇開溜。
  看脩離開了,勾追忽然抓著大衛的肩膀,將人轉了過來面對自己,表情是這樣的認真。
  「大衛。」勾追的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大衛,好像只要移開視線、大衛就會不見一樣。「我覺得……有件事情,我得現在告訴你。」
  看著勾追認真的表情,大衛有些緊張,現在的氣氛很奇怪,他們之間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氛圍,但他隱隱約約的卻偷偷期待著,會不會是自己想得那件事。
  其實勾追一直把大衛當成特別的存在,但他原本以為自己一輩子都不會說,但經過這次的事情,勾追忽然意識到、世界上的一切都是難以預料的,誰知道他們兩個人能不能維持這個奇妙的關係一輩子?所以,他決定應該給大衛一個承諾。
  「我喜歡你。」
  勾追用有些低沉的嗓音說出這句話,他看著大衛,他知道大衛一定也是喜歡自己的,所以他緩緩得靠近大衛,兩人的距離近得可以感受到對方的呼吸。
  「你呢?」
  大衛早就被勾追的舉動弄得滿臉通紅,他有些瑟縮的往後挪了一點,但被勾追發現後馬上就被追回了一樣的距離,甚至更加接近。
  「我……我……喜、喜歡……」
  勾追充滿色氣的樣子大衛從來沒有見過,這種讓人臉紅心跳的氣氛又是怎麼回事?他有些不知所措,最後、他將腦袋輕輕得靠在勾追結實的胸膛上,用悶悶的聲音說著。
  「我也喜歡你……」
  大衛還沒有說完,勾追就一個翻身將大衛推倒在床鋪上,露出了一個看著獵物的笑容。
  「現在,你永遠都逃不了了,獵物。」
  一個大大的吻就這樣覆蓋在大衛柔軟的嘴唇上。
  這個吻又深又熱烈,勾追有些粗魯的啃咬著大衛的嘴唇,整個人也漸漸壓了上去。
  大衛被吻得渾身發熱,他感覺到勾追的嘴唇漸漸的離開了自己的嘴,開始親吻他的耳朵跟頸窩,而被勾追吻過的地方都滾燙得有些麻癢。
  勾追想做什麼?
  此時大衛也顧不上因為拉扯而有些疼痛的胸膛,只是閉起雙眼,緊張得等待接下來的發展。
  但他大概等了快一分鐘,發現勾追不但沒有繼續下去,還停止了動作。
  大衛小心翼翼的睜開雙眼,才發現勾追已經壓著他昏睡了過去。
  看著勾追毫無防備的睡臉,大衛只覺得心裡暖暖的,他伸手緊緊的抱住勾追,將勾追的臉埋進自己的頸窩,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我一輩子也不會逃。」
  - 完 -
#勾衛  #戰止  #辜止  #宏晉  #終極惡女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