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勾追的大衛王】終極系列 - 11

  此時勾追只想到了一個方法,他身上有勾式家族祖傳的驅魔神物,必須近距離使用,只要接觸到魔化異能行者的肌膚,就能牽制住對方的行動,但這東西是可以躲開的,唯一的方法……
  勾追按著被打中的手臂,吸了一口氣,直接衝上去抱住大衛。
  「哈哈哈,你想做什麼?搞那什麼……呃、抱在一起以溫情感化就可以變回來的戲碼嗎?」魔君一看見勾追抱住大衛,忍不住大笑了起來,成魔跟被控制可不一樣,成魔已經可以說是換一個人了,即便他沒有控制大衛,大衛也不再是以前那般善良的樣子了。「不要做夢了。」
  大衛被勾追抱住後只是微微的一愣,真的只是非常短暫的一愣,伸手聚起了黑暗能量後再度打向了勾追。
  勾追緊緊得抱著大衛,這個他一直很想做的事情居然要到現在才能做,而且他也不能沉溺在這個擁抱當中,他有任務,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勾追強忍著大衛得攻擊,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塊像是令牌的東西,伸進大衛的衣服,按在大衛的背上,隨著他的擁抱,緊緊的貼著大衛的肌膚。
  「嗚哇啊--!」
  大衛仰起頭慘叫了一聲,魔氣有些消散,呼吸也變得非常雜亂,他想推開勾追,卻怎麼也使不上力,而勾追也緊緊的抱著他、完全沒有要放開的意思。
  「誰叫你擅自成魔……這點痛,給我忍著。」勾追緊緊的抱著大衛,強大的能量不斷的侵襲大衛,但大衛消散出來的魔氣也不斷的侵蝕著勾追。
  這是一個傷人也傷己的做法,但他又能如何?
  「追……好痛……」
  一個屬於大衛的聲音在勾追耳邊響起,只是一秒,即便知道這是假的,勾追還是下意識的放開了大衛,這一放開,他就知道自己錯了。
  「你為什麼要攻擊我?追……幫我……」大衛用無辜的表情看著勾追,眼神依然不是過去清澈的樣子,但聲音卻像得維妙維肖。
  勾追知道這是假的,只是魔物為了魅惑他人用的伎倆,但他到今天才知道自己陷得多深,現在大衛就在自己眼前,這個他一直保護在身後,總想餵得飽飽的大衛,正用這樣受傷的表情看著自己,用這樣的聲音哀求自己,嘴角的血跡也不斷衝擊他的內心。
  「勾追,不要上當了。」
  一陣光芒中,脩跟東城衛出現在眾人面前,已經全副武裝的擺好陣型了。「這只是魔物為了引起人類同情心的伎倆,這個人已經不是王大衛了。」
  其實他是不能出現的,但或許過去的他能夠做到冷眼旁觀,但自從他去過銀時空、有了一大票兄弟後,他已經沒有辦法真的在旁邊看著而不出手了,而且他跟勾追雖然算不上熟,但同樣在盟主底下做事,也認識好一段時間了,況且他還有張跟黃忠一模一樣的臉。
  「我知道。」聽見脩的話,勾追並沒有回頭,而是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大衛。「不需要你教我。」
  「東城衛!」
  脩喊了一聲,便開始彈奏洗魂曲,強大的音樂能量貫穿整個戰場,原本只是被壓制的魔物們通通倒地,扭曲著身體,發出毛骨悚然的尖銳叫聲,而大衛與日音王也都被洗魂曲所影響,日音王停止了彈奏,大衛也虛脫的跪倒在地板上。
  「鐵克禁衛軍!」魔君一看見局勢大逆轉,憤怒的發出一道火焰攻擊東城衛。「這是銅時空的事情,跟你們沒有關係!」
  「對抗魔界,各個時空都有義務。」脩硬吃下了這擊火焰,更提高了自己的異能。
  琥珀與嚴睿見狀,也馬上跑過來看洗魂曲的樂譜,跟著加入了洗魂曲的大陣仗當中,最後唯一也在距離稍遠的地方一起加入彈奏。
  「嗚啊--!」大衛痛苦的抱著腦袋,在地板不斷抽蓄,而勾追站在一旁,卻遲遲沒有動作。
  「勾追!」隨著脩的叫喚,所有人的視線都擊中到了勾追的身上,但他還是一動也不動。
  勾追知道該做什麼,也知道該怎麼做,但他的雙腳就像是被釘在地板上一樣,完全無法挪動,剛剛擁抱的餘溫還殘留著,剛剛大衛身上洗髮精的香氣還在他的身邊環繞著,他第一次覺得自己沒有辦法,的一次發現自己需然如此得不了解自己。
  大衛現在很痛苦,他知道,但現在他單單只是壓抑著衝過去抱住對方的衝動,就已經耗盡力氣了。
  「勾追!動作快!」脩一邊彈奏著,一邊朝著發呆的勾追大喊,趁現在所有人都還沒掙脫洗魂曲,連魔君的行動也被綁住,現在是打敗大衛的最好時機。
  如果他現在不做,等洗魂曲的效果漸弱,大衛又恢復了攻擊性,他們根本就打不過魔性開發的大衛。
  最後,勾追咬牙衝了上去,直接推到大衛,黃泉雙勾斬則是撐在大衛腦袋的左右兩側,大衛也毫不猶豫的用雙手撐著勾追的胸膛底檔。
  「追……救我……」魔物又開始用大衛的聲音示弱了,而這確實就是勾追的軟處,但這次他沒有再放開大衛,而是眼眶有些泛紅得看著眼前熟悉又陌生的人。
  「大衛,看著我……」勾追的聲音有些顫抖,他發現自己渾身發涼,冷汗直流,這種感覺比自己生命受到威脅更讓他感到恐懼。「我下手很快,你不會痛的……」
  他舉起武器,就抵著大衛的胸膛,現在、他只要用力的刺下去,大衛就會死,銅時空的危機就會解除,人魔大戰就會結束,大衛也可以解脫,他相信大衛如果知道自己變成會傷害他人的魔物,也會自願犧牲自己的。
  「大衛……」勾追看著眼前的人,他覺得自己的視線有些模糊。
  「勾追!快點!」
  「勾追,我們快要撐不住了!」
  「勾追!」
  底著大衛的雙勾斬微微的舉了起來,再度落下時、還是停在了原來的位子。
  勾追,你還記得你的任務是什麼嗎?
  「我知道……」
  勾追,你最後還是要殺他的。
  「我知道……」
  銅時空擊將有一位降世魔王,他會是銅時空毀滅的最大關鍵。
  「我知道……」
  大衛很善良,他一定也不想讓自己成為或害。
  「我知道……」
  勾追的黃泉雙勾斬就抵著大衛瘦弱的胸膛,但他下不了手。
  「我都知道……我知道……」勾追的雙眼落下了滾滾淚珠,一滴一滴的打在大衛的臉頰上,他沒有辦法壓抑心中的酸楚,如果大衛不是魔物該有多好?又或是他如果不是異能行者,一切是不是就會不一樣了?
  忽然,一雙手緊緊的握住勾追的雙勾斬,向下一扯,雙勾斬的尖端便刺進了大衛的胸膛。
  勾追震驚得看著眼前的景象,大衛自己握住他的武器,往自己的身上刺了下去,而那雙眼睛也不再是剛剛那邪惡混濁的樣子,而是回到過去那樣純真善良的表情,不一樣的、就是他的眼角掛著晶瑩剔透的淚珠。
  「追,動手吧。」大衛的聲音是這樣的虛弱,如果可以,他是打算直接貫穿自己的,但他沒有勇氣,人在面對死亡的時候,原來會如此的無力,他胸口很痛,痛的他沒有辦法繼續刺下去。「人魔不能共存,更不可能成為朋友……這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不,大衛,住手!」
  勾追怒吼了一聲,拔出了雙勾斬直接丟到地板上,接著緊緊的把人抱在懷裡,而大衛胸膛的鮮血不斷的流出,也讓勾追的衣服染上了斑斑血紅。
  在場的所有人都驚愣的看著眼前的畫面,勾追把大衛抱在懷裡,兩人就坐在血泊之中,他們不是沒有聽見勾追帶著哭腔的怒吼,這讓他們想起了熊亞被魔化、小颺變成武屍時,他們的心情。
  恐怕勾追不會比他們好上多少。
  「追……我沒有辦法控制自己……我是魔物,本來就……」
  「閉嘴。」勾追抱著大衛,他可以感受到大衛身上的魔氣又開始逐漸濃厚,就知道大衛又要失控了,但他不想放手,也無法放手。
  如果他真的要殺了大衛,那跟大衛一起死在這裡,是不是也是一種選擇?
  「勾追!」
  王查理大叫了一聲,大衛手上聚集的魔攻全數打在勾追的身上,但勾追還是沒有放手,只是緊緊的抱著大衛,淚水早已被大衛的衣服吸乾。
  「人類啊……」
  魔君終於掙脫了洗魂曲的控制,伸手將魔氣注入勾追體內。「情感會阻礙你的成長,想跟在他的身邊?那我就把你變成跟我們一樣的生物吧!」
  「不可以!」脩大吼了一聲,終於受不了,放下擊他飆起三萬五的異能指數直接轟了一個神風斬過去,直接命中完全沒把心思放在這裡的魔君。
  碰--!
  魔君被這衝擊直接撞進了黑洞,掉回魔界了,東城衛其餘的人連忙衝上前去用盟主給的符咒封印住魔界通往銅時空的入口,而控制的人不在、小魔們也被強制傳送回去了。
  「咳咳咳……」脫離了控制的日音王跪倒在地,嗆咳了幾聲後總算是恢復意志了,但當他抬頭時,看見的是抱在一起鮮血直流的勾追和大衛。「大衛……終究還是成魔了嗎?」
  「校長!你快想辦法……勾追看起來已經昏過去了……」引小楓見日音王恢復原狀,連忙跑了過來,一來就看見已經失去意識的勾追,依然緊緊的抱著同樣渾身是傷的大衛。
  「鐵克禁衛軍。」日音王皺起眉頭,冷靜的轉頭看向本來不該出手幫忙的脩。「你們是東城衛吧?咳咳……能夠拜託你們一件事情嗎?」
  「……按理來說是不行的。」脩對於剛剛自己居然按耐不住而使出神風斬懊悔不已,有沒有可能、銅時空本來就會被魔界統治?而因為自己出手而改變了原來的時空秩序?但他也很清楚,如果再從來一次,自己還是會出手相助的。
  「勾追!」
  「大衛!勾追!」
  就在兩人對話的時候,大衛跟勾追終於一同倒在血泊之中,兩人都失去了意識,而即便倒下了,勾追還是沒有放開大衛。
#勾衛  #戰止  #辜止  #宏晉  #終極惡女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HP only】《go home?》暗巷組 Graves/Credence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