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勾追的大衛王】終極系列 - 09

  站在一片空曠的橋下,看著手上寫著 Welcome的白色膠囊,勾追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吞了下去,再睜開眼睛時,他已經站在一個裝潢別緻、花樣頗多的一個大廳中。
  這裡就是95虛擬招待所了吧?
  要說起他上一次進來95虛擬招待所,應該是10年前的事了,那時候灸舞盟主才剛上任,之後的時間他都是透過其他人領取盟主的旨意,沒有親自來過。
  畢竟他是銅時空的人,一天到晚出現在鐵時空也不太對。
  「好香的味道。」
  灸舞從另一個小隔間走了過來,臉上帶著謎樣的微笑,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勾追手上的塑膠袋。
  「喔!盟主,這是我特地為你帶來的,你應該……肚子餓了吧?」勾追笑嘻嘻的拿出手中兩大袋的食物,顏色異常的鮮豔,氣味也又腥又刺鼻,換成任何一個人,肯定都不會覺得這是"食物",只是據他所知……雄哥的料理就是灸舞盟主的最愛了。
  為了這個,他在來95虛擬招待所之前,就先去了一趟夏家,拜託雄哥幫他煮一桌的菜,並冒著可能會被迫吃下去的風險趕快打包帶走。
  「雄哥的料理!我好幾個月沒有吃到了,這陣子都沒有離開95虛擬招待所,都沒空去夏家走一下,真是太好了!」一看見這些"豐盛"的料理,灸舞笑的異常開心,馬上全都拆開,坐下來大口大口的品嘗著。
  看著灸舞低頭狼吞虎嚥的樣子,勾追忽然想起了另一個常這樣大口吃東西的傢伙,在他嘴裡,好像所有東西都變得非常好吃。
  「那,在我吃東西的時候,你要不要跟我講解一下?」灸舞一邊吃一邊說,語詞有些含糊不清,但勾追聽得清清楚楚。
  「因為不這麼做,就等於讓大衛去送死。」勾追也不繞彎了,直接點出這件事情的主軸。「或許還有其他方法?但我當下只有這個辦法。」
  「我問的不是這個。」
  灸舞放下筷子,意猶未盡的吸了幾口手指。「我是問你,為什麼你要為了你的"獵物",而讓金時空的兩位正統異能行者涉險?」
  他知道,灸舞是白道異能行者的盟主,對魔物當然不會有多餘的想法,而對他們而言,大衛就是一個充滿危險的魔物而已。
  「什麼時候要解決獵物,決定權,在獵人手上。」意識到這點,勾追沉下臉,心裡揚起了警報。「而且他……跟辜戰止戈一樣,有生命,有情感,不是魔界來的那些小鬼。」
  「那……換一個獵人,會怎麼樣?」灸舞笑了笑,也不介意勾追沒禮貌的語氣,畢竟他早就知道勾追是怎麼樣的人了。
  「……」在來這裡之前,勾追就已經知道最壞的狀況是什麼了,只是他還是抱持著一點點的希望,事情可以不要演變成這樣。
  「勾追,你陷的太深了,我覺得你已經沒有辦法勝任這個任務。」灸舞嘆了口氣,正統異能行者跟魔物成為朋友也不是沒有發生過,但往往都沒有什麼好下場,況且……勾追的行為已經有些超過朋友了。「等王大衛魔性開發的那天,你真的下的了手嗎?」
  「那等他成魔了再說吧!」被說中了心裡這幾年來的糾結,勾追有些無法保持冷靜了。「現在,他魔性幾乎是零,只是個普通人。」
  「勾追,你……」
  灸舞還想多說什麼,一陣刺耳的聲響卻打斷了他,整個95虛擬招待所不斷閃著紅燈,像是在發出什麼警報一樣,接著、脩就出現了。
  「脩?怎麼了?」剛剛那個正是時空警報,但灸舞還沒有去查看是哪個時空出了問題,脩就出現了,八成與這警報有關,乾脆就先問脩了。
  「滅開了一個新的通道,還不確定位子,但已經知道是在銅時空!」脩這次趕來,也確實是要通知盟主這件事情,滅的入口打開了,而且是新的,守護者還沒選的情況下,那個入口可以說是開著大門歡迎他們。「我已經派人去調查確切位子了,但只有東城衛人數有限,是不是要請銅時空的人一起加入搜索?」
  「新入口開在銅時空……看來這次的人魔大戰,要發生在銅時空了。」灸舞喃喃的說了句,雖然小聲,勾追卻聽的真真切切。
  「盟主,我現在要回銅時空,有什麼事情,我們之後再說吧。」勾追用著完全不容許拒絕的語氣說著,接著頭也不回的就直接消失在灸舞跟脩的眼前。
  「脩。」人都已經跑了,灸舞就算想生氣也沒處發,只是拉了把脩的手臂,一臉認真。「我有種不好的預感,你跟過去看看……切記,千萬不能出手。」
  「……我知道了。」
+++
  「你們有看昨天的甘味人生嗎?超扯的~」
  尹小楓大動作的拍著桌子,一邊跟其他惡女們談論昨晚的電視節目。
  碰!
  忽然、教室門被狠狠的撞了一下,而衝進來的則是一點嚴肅的王查理。
  「王查理……你怎麼了啊?」看王查理反常的樣子,大家都覺得有些奇怪。「發生什麼事了嗎?」
  「你們有看到大衛王嗎?」四處望了望後發現沒有自己要找的人,王查理皺起眉頭。「我今天早上去他家,他們家一個人都沒有,手機也打不通。」
  「你是說,大衛王不見了?」凱特也聽見王查理的話了,跟著低頭思索。「不會是……被魔君給……」
  「我不知道,不過有這個可能,可惡。」昨天勾追才把大衛交給自己,怎麼隔天就弄丟了?王查理只覺得有些脫力,很希望大衛只是在家睡過頭了。
  「……!有魔氣!」熊亞坐在位子上,微微的瞇起雙眼。「好……好強的惡意。」
  「不好了。」王查理自然也感覺到這強大的不尋常的魔氣,之前對上日月王時都沒有這種強大的能量,而且魔氣還在大量增加大量湧現。「在橋下!」
  在場除了麻瓜以外的人都感受到了這個強大魔氣,當王查理感應到確切位子後,大家就跟著跑出去了,而這次熊亞也沒有待在教室,而是跟了出去。
  但因為他們的動作實在太快,而沒有看見、班上有些學生眼神漸漸轉變,接著朝著跟他們一樣的方向跑去。
  「這是……怎麼回事?」
  尹小楓一到現場,就拿出了武器想攻擊魔物,卻發現眼前除了魔界小鬼之外,還參雜了許多日、夜行者在裡頭。「怎麼會有這麼多日夜行者?」
  「他們受到魔氣的影響,聚集在這裡了。」熊亞也擔憂的看著眼前的人潮,這人數少說也快破百,他們完全不能隨便動手,否則會傷到他們。「就算他們是日夜行者,也是無辜的,我們不能傷害他們。」
  「恐怕不是你說了算了。」王查理舉起湖中劍,把兩個衝過來要撲向他們的日行者掃開。「他們好像失去了理智,簡直像是一群殭屍!」
  「死人才是殭屍,他們還活著!」凱特也很為難的左右閃過攻擊,這裡的日夜行者越來越多,魔氣量越來越大,讓人難以呼吸。
  「現在該怎麼辦?」香凝被大群的日夜行者逼退了兩步,想出手卻又下不了手。「我們真的要和他們打嗎?」
  「不,跟他們打沒有用。」嚴炎一邊說著,一邊拉弓擊中了兩個夜行者,只看見他們倒到地板上,卻又馬上爬了起來。「他們好像也不會痛,明明受傷了還是繼續朝我們攻擊。」
  「那就打斷他們的腳,讓他們不能走路!」
  「不行啦!王查理!他們沒有做錯事,他們是被控制了!」
  「講點道理,我可沒有控制他們。」
  一個熟悉卻又陌生的聲音傳了出來,兩個長像一模一樣、卻穿著一白一黑的男人從剛剛開起的黑洞中走了出來。「是他們自己尋著這強大魔氣而來的。」
  「日音王……不對,魔君!」王查理怒視著眼前的雙胞胎,正是日音王與日月王的軀體,但他沒有看見王大衛,為此他只是在心底小小的鬆了口氣,接著再度提起湖中劍。
  「不錯,還知道我是誰。」魔君輕輕笑了下,一個彈指,身後的黑洞中瞬間衝出了十幾隻穿著火辣的魔物。「給你們一點獎賞。」
  一看見魔物出現,惡女們與王查理紛紛飆起毀滅指數要攻過去,卻一直被日夜行者檔到去路,綁手綁腳的難以施展。
  「不行,這樣根本沒辦法戰鬥!」艾利兒被迫跟幾個日夜行者周旋了一下,無法即時衝到前線。
  「怎麼辦?他們一直衝過來!」尹小楓一邊招架一邊閃躲,一不小心、制服袖子被劃破了一個小洞。「哇!吼、制服很貴耶!又要買新的了……」
  忽然,所有日夜行者通通停止了動作,像是有誰案了暫停鈕一樣定格在原地。
  「快點,我沒有辦法控制太久。」王荼蘼出現在人群之中,強大的毀滅指飆起,頭髮似乎也被魔氣影響而微微的漂浮起來,顏色純粹的魔氣深入到在場每個日夜行者耳裡。
  王查理實在有些驚訝,他知道王荼蘼是純種日行者,但他不知道王荼蘼的能力這麼強,而且……這招是他小時候好像看過,他國小的時候……被日夜行者圍攻,唯一也是像這樣救他的。
  「小姑娘,你很厲害啊。」魔君發出猙獰的笑聲,用著日月王的軀體,一個閃身就已經站在王荼蘼面前,一手掐住她細嫩的脖子。「這麼強的魔氣,有沒有興趣當我的部下?」
  「放開他!」
#勾衛  #戰止  #辜止  #宏晉  #終極惡女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