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總有一天】衛九 - 章之二十一 (風中奇緣)-完

  大晚上的在莫循的屋外,衛無忌來回走了不知道是第幾趟,還是放棄似的坐到了一旁的大石子上。
  這幾天下來莫循對他的漠視他不是沒發現,即便他做什麼幾乎沒辦法引起莫循的注意,如果他想要單獨找莫循,基本會被石舫的人擋下,根本連一面也見不著。
  一直到現在衛無忌才發覺,以前莫循就住在自己府上,而自己一點也不想見到莫循,一步也不願一踏入別院,到現在連見一面都這麼難,才知道當時居然這麼不懂得珍惜。
  仔細想想,建安城內有多少人見過莫循?有多少人知道這個溫潤如玉的公子就是石舫的舫主?恐怕用手指都算得出來了,而自己卻因為人就住在府上,而忘記了一般人想見到莫循有這麼難。
  以前明明莫循就在自己眼前,只要伸手就能觸碰,只要轉個彎到別院去,就可以看見莫循坐在窗邊,就著外頭的暖陽看書卷,但他衛無忌確從不當一回事。
  現在,他只能不時的看向窗口,看看莫循是不是又在窗邊看書卷,是不是又在就著暖陽磨製草藥。
  稍稍的嘆了口氣,衛無忌發現各種回憶就這樣湧上心頭。
  他想起在商隊時、那張莫循睡過的床,有著一點藥草香,他想起那個明明自己摔傷了,確趕著替他處理傷口,還謝了他救命之恩的人,他想起了為了救他大老遠跑出來、即便被他誤會了還是擔心自己身體的那個人,他想起了那個收到他的禮物,笑得有些溫暖的人,他還想起了那天夜裡、在月光下吹著玉笛子,如詩如畫的人。
  緩緩的,衛無忌拿出了那個雕工精緻的玉珮,握著的手緊了緊。
  喀──
  有些欠缺潤滑的木窗被緩緩的推開,衛無忌小心翼翼的將頭探了進去,發現沒有任何動靜後就慢慢的整個人都爬了進去。
  正當衛無忌想轉頭去看看莫循的睡顏時、一陣聲響讓衛無忌的心狠狠的提了起來。
  「咳咳咳咳──咳咳!」
  一陣猛咳,莫循一個翻身,面朝下的將臉挪到床邊,咳的異常劇烈。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九爺!」
  看到這景象,衛無忌也管不了會不會被發現,著急的衝上前,一手攬著莫循的肩膀,一手幫他輕輕的拍了拍背。
  但不靠近還好,一靠近莫循,衛無忌才發現,莫循咳出來的不是其他東西,正是一口口鮮紅的血,在暗的看不清的室內、衛無忌還是被這濃厚的血腥味給嚇傻了。
  「九爺……莫循,看著我,莫循!」見莫循幾乎要昏過去,衛無忌緊張的將人抱在懷裡,手上、身上頓時充滿了莫循吐出的鮮血。「拜託……拜託你醒醒……別嚇我……」
  感受到了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溫暖,莫循緩緩的睜開眼,虛弱的看著眼前的人,其實有些模糊,但他卻認的出來,他知道是衛無忌。
  「衛……衛將……」
  「行了行了,先別說話!」衛無忌慌張的拿起一旁的水杯就替莫循遞去。「你的藥放哪?我去替你取!」
  聽見衛無忌的話,莫循只是無力的搖了搖頭,接著用努力的撐起身子,讓自己可以稍微正眼看著衛無忌。
  「九爺,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的身體怎麼了?」衛無忌看莫循似乎好多了,便扶著他坐起身子。「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沒有跟我說?」
  「我沒事,只是舊疾……」
  「莫九爺!」
  衛無忌一聲怒吼打斷了莫循的話,臉上比起憤怒、更多的是擔心和難過的神情。「我衛無忌雖不是絕頂聰明,但自認不笨,我也早就找人打聽過你的身體狀況,只有在冬季時才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可現在是夏季,不應該有這樣的症狀。」
  「告訴我,到底怎麼了?」
  見莫循還是沒有要回答的意思,衛無忌幾乎要按耐不住心裡翻騰的怒火。
  「即使你不說,我也會想盡辦法自己查到!看你是現在要跟我說清楚,還是等我自己查到,在來找你算帳!」
  知道衛無忌正在發火,而莫循心底也對衛無忌生氣這件事情有些陰影,但他還是緩緩的閉起雙眼,壓抑著不自覺有些發顫的呼吸。
  「衛將軍,我已經離開了衛將軍府,也沒有過你們家的門,我的事情應該輪不到你操心。」莫循不想看衛無忌此刻的表情,其實他還是很不舒服,但他不想讓衛無忌看見,現在最大的心願就是衛無忌可以馬上離開他的房間。
  「如果衛將軍想要找我算帳,那也得算得到。」
  衛無忌氣的瞪圓了雙眼,莫循說的沒錯,在大漠,他衛無忌想要動他莫九爺,還得先跟石舫的人、跟灰狼印大幹一場,但現在……
  忽然,衛無忌一把抓住莫循的手將他拉過來,按在床舖上,接著一個吻堵住了莫循的嘴。
  「呃嗚……」
  莫循被衛無忌牢牢的壓制住,完全無法掙脫,而衛無忌的吻又深又狠,幾乎像是要把莫循活生生給吞了一樣,大口大口的品嘗著。
  這深吻徹底把莫循弄得渾身發熱,雖然他早就被衛無忌睡過了,但他從不記得衛無忌有這樣深吻過自己,這和身體上的接觸完全不同,是最直接的情感傳遞,他也感受到了衛無忌傳遞過來的信息。
  「嗚!」
  忽然、衛無忌將頭抬了起來,嘴唇已經被咬破,鮮血直流。
  「……我改變主意了,你現在就得告訴我你到底瞞了我什麼,否則,我現在就能教訓你。」
  莫循愣愣的看著衛無忌,心裡恐懼也有、難過也有、心動也有、擔心也有,但這麼多的情緒混雜在一起,一時間居然也只能發愣了。
  看著衛無忌的嘴唇,看著衛無忌的臉龐,看著衛無忌的雙眼,莫循忽然覺得有什麼東西從心底湧了上來,一陣陣酸楚讓莫循不禁紅了眼眶。
  最終,還是掉下了淚。
  看見莫循的眼淚,衛無忌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連忙伸手胡亂的將莫循掛在臉上的淚抹掉,心裡更是疼的不像話。
  「別哭阿……我說說而已,沒真要教訓你。」衛無忌心疼的將莫循抱到懷裡,雙手緊緊的簍住了微微顫抖的肩膀。「好吧,你不說就不說,我就一輩子跟著你,總有一天你會說的。」
  聽到這些話,莫循心底很慌亂,他不說是希望衛無忌離開他,但如今即便他不說,衛無忌還是不會離開,那說不說到底有什麼差別?
  「我喜歡你……」
  原來輕輕拍撫著莫循背部的大手頓了頓,衛無忌有點不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
  「衛無忌……我也喜歡你。」莫循靠在衛無忌的懷裡,聲音有些悶悶的。「但我們不能在一起,我不能這麼自私的綁住你。」
  「我活不久了,最多就一年,我沒辦法陪你一輩子。」
  「是因為替我試藥的後遺症嗎?」衛無忌將懷裡的人又抱得更緊,像是要把人揉進身體裡一樣。「你是因為這樣才選擇離開?選擇拒絕我?」
  莫循沒有說話,只是有些貪心的享受著這個溫暖,這個他從沒感受過得溫暖。
  「你怎麼能替我做決定?」衛無忌鬆開了懷裡的人,傷心欲絕的看著莫循。「你怎麼知道拒絕我對我就是好的?世界這麼大,我一定可以找到讓你活下去的方法,況且、就算只有一年又如何?這一年就不能陪在我身邊嗎?」
  看著衛無忌的臉,莫循的心裡一陣一陣抽痛著。
  「既然知道自己不能常伴你左右,趁早離開才是最好的選擇。」
  「莫九爺,你聽著,我絕對會找到可以把你治好的方法,假如你放棄了,我隨後就跟你去。」
  一聽到衛無忌的話,莫循有些著急,緊緊的抓住了衛無忌的衣袖。
  「不行,我……」
  話還沒說出口,衛無忌的手就擋住了莫循的嘴,臉緩緩的靠了過去。
  「九爺,我愛你。」衛無忌的嘴就貼在莫循的耳朵邊,濕熱的氣息讓莫循敏感的縮了縮身子。「你能成為我的人嗎?」
  莫循沒有回話,但頭卻輕輕的靠在衛無忌的頸窩,呼吸頻率已經有些雜亂。
  見莫循沒有拒絕,衛無忌也就當作默認了,張嘴就對著莫循發紅的耳根咬了下去。
  莫循敏感地縮了縮身子,就在衛無忌的嘴游移到自己地鎖骨時,忍不住悶哼了一聲。
  衛無忌確實起了慾望,嗓音也變得有些沙啞,而莫循也是個男人,自己喜歡的人就在自己面前,用這樣的姿態、這樣的方式,即便是對房事毫無經驗地莫循也被撩起了慾望。
  發現莫循俊秀的臉龐有些泛紅,衛無忌也不停歇,濕軟的舌尖就這麼碰上了莫循胸膛上那點粉紅,靈活的在上方打轉著,而手則是捏住了另一邊的小敏感處,輕柔地搓揉著。
  在今天以前,莫循從不知道男人的乳尖也會帶來這樣的刺激,頓時又麻又癢的,像是有電流穿過全身一般,弄的他大口大口得喘著粗氣,臉上的潮紅也越發明顯。
  衛無忌一邊逗弄著莫循胸前得兩抹紅櫻,另一手已經順勢的探進莫循的衣褲裡,滑到了股間。
  可就在這時,莫循一個顫慄,劇烈的掙扎了起來。
  「九爺、九爺……」衛無忌被莫循這動作嚇了一大跳,連忙停下手、輕輕拍撫著莫循的背,已為是毒性又發作,正不舒服著。「你身體不舒服的話可以下次再……」
  莫循其實也很錯愕,跟剛剛相比,現在身體好的很,而且剛剛衛無忌對他做的事情也沒有覺得任何不舒服,但就在衛無忌想要摸向他身後最隱密的地方時,他確實有了恐懼。
  上一次衛無忌對他的施暴就這樣深深烙印在心底,怎麼也抹不掉,當時的痛、當時的無助,他完全不想再體會第二次,即便他知道……衛無忌現在不會這麼對他。
  「九爺……」看出了莫循的異狀,衛無忌伸手想摸上莫循的臉,卻見莫循下意識的縮了一下,讓他心裡很不是滋味。
  可有什麼辦法?莫循心裡的陰影終究是自己種下的。
  「別怕,上一次是我的錯,這次我不會再弄傷你了,可以相信我嗎?」衛無忌的語氣前所未有的溫柔,而半撩起情慾也使他的嗓音低了一階,成熟又充滿了磁性。
  莫循相信衛無忌,當然相信,可身體下意識的抗拒卻是他無法控制的。
  「壓著我……」他不想看見衛無忌失望的樣子,現在這情況,要終止也很困難,莫循的雙手緊緊的抓住了衛無忌胸前的布料,語氣有些虛弱。「我相信你。」
  此刻衛無忌的心裡亂糟糟的,莫循要求自己壓著他,不外乎就是因為心裡的陰影實在難以抹滅,卻又不希望讓他失望,他衛無忌以前怎麼就沒有發現,莫循總是這樣捨棄自己成全他人有多讓人心疼?他怎麼就從沒發現莫循總是什麼都不說、默默的付出有多讓人不捨?
  九爺阿九爺,你怎麼就這麼讓人心疼?
  衛無忌的大手拉過了莫循的雙手,直接扣在他的頭頂上,將整個人定在床舖上動彈不得,接著另一隻手已經退去了莫循的衣褲。
  「呃……」
  莫循在手指進入後穴的一瞬間,弓起了身子,異物入侵的感覺相當強烈,讓他忍不住發出了聲悶哼。
  衛無忌也不急,就用自己修長的手指不斷的在裡頭翻轉挖弄,而柔軟的內壁也從一開始的抗拒變得有些貪婪,像是要把他的手指絞進去一般。
  發現那狹窄的穴口有些鬆動了,第二隻第三隻手指也紛紛緩慢的推了進去。
  原來好不容易適應的莫循被突如其來的擴張弄的哼了幾聲,慢慢的有些紅了眼眶,淚水滿盈的好像輕輕一碰就要滴下來了。
  三隻手指在不斷蠕動的腸壁內開始緩慢的抽插,最後在碰上某個微微的凸起物後,馬上引來莫循的一聲嬌喘。
  莫循對於自己居然發出這樣的聲音,臉紅的像是要淌出血,有些難堪的咬住下唇,閉起雙眼不想正視自己挺立的慾望。
  衛無忌也知道莫循是害羞,也不多說什麼,退出了手指後取而代之的就是那發脹滾燙的玉莖。
  感受到一個灼熱的棒狀物正抵著自己的後庭,莫循沒來由的一陣恐懼,身體不受控制的微微打顫著,讓衛無忌實著心疼了。
  這時候他真的很後悔,後悔那時強要了莫循,他對那場強制愛沒有過多的印象,因為他從頭到尾都沒正眼瞧過莫循。
  衛無忌低頭看著咬著下唇、看起來分外委屈的莫循,如果當時自己能夠認真的瞧一瞧莫循,是不是就不會繼續下手?
  衛無忌伸手將莫循拉起身,讓人坐在自己的腿上,緊緊的抱在懷裡。
  「之前委屈你了……」
  莫循沒有那個心思去想衛無忌說了什麼,但突如其來的溫暖讓他卸下了心房,終究還是張開了雙臂給了衛無忌一個大大的擁抱。
  衛無忌稍為挪動了下位子,挺立的慾望就由下而上的緩緩貫穿莫循,而莫循雖疼的渾身僵硬,但心裡已經沒有這麼恐懼了,他緊緊抱著衛無忌,把身上的疼都發洩在了衛無忌身上。
  「呃嗯……」
  等到衛無忌的玉莖全數擠入莫循狹窄的後穴,莫循忍不住抬起脖子嬌吟了一聲,而這一聲幾乎要把衛無忌打垮,惹的已經埋入的玉莖又大了一圈。
  埋在這樣濕熱狹窄的通道里,衛無忌的理智也被壓垮了,一雙強而有力的大手捧著莫循的腰,就這麼強烈的撞擊起來。
  莫循雙腿無力,沒辦法自己撐起身子,每一次都是重重的落下,每一下都把那碩大的玉莖整根吞入,貫穿到一個難以忽略的深度。
  「啊……將……將軍……」莫循的眼淚頓時奪眶而出,身下劇烈撞擊讓他疼的幾乎暈厥,但在這疼痛之中卻不時傳來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而那些潮水像是要將他滅頂,不斷不斷的疊加上去。
  腸道裡那小小的敏感點被無情的劃過又抽出,這種燒火燒不到癢處的感覺讓莫循敏感的渾身打顫,每一次被劃過時的酥麻幾乎要將他吞噬,想就這麼昏過去、但意識卻異常的清醒,全身上下的感官在此刻竟是這樣的敏銳,就連交合發出的水聲和兩人低聲的喘息都是這樣的清晰。
  「叫我的名子,莫循……」衛無忌的嗓音充滿了情慾,低聲的在莫循的耳邊喊著,但更多的是從口中吐出的熱氣。
  「嗚嗯……無忌……」莫循淚眼汪汪的看著衛無忌,整個人只能軟倒在這個男人懷裡,而身下的撞擊卻也完全沒有要停止的意思。
  衛無忌粗爆的一下下猛烈的撞擊著,每一次將慾望埋入那蜜穴之中總讓他渾身顫慄,而莫循的嬌喘聲更是不斷刺激著他的聽覺。
  「無忌……嗚……」
  聽見了莫循的悲鳴聲,衛無忌早已停不下來,抽插得頻率也越來越快,。
  「哈阿……」
  「嗯……」
  莫循的身體早已滾燙不已,身下從一開始的酸疼感漸漸轉變成令人難耐的麻癢感,嘴裡發出的聲音也逐漸變了調,下腹部更是有股暖流不斷的亂竄,讓他有種要失禁的錯覺。
  「莫循……我愛你……莫循……」
  「啊……嗚嗯……無、無忌……」
  +++
  「吶,接下來要去哪?」
  衛無忌推著輪椅,穿梭在人海茫茫的大街上,這裡各國人都有,好不熱鬧。
  「你想去哪?」莫循就坐在輪椅上,有些蒼白的臉抬頭看了看一片雲也沒有的湛藍色天空。
  「我想去的地方可多了,北燕阿、雲南阿、大渝啊……都可以去看看。」衛無忌跟著抬頭仰望烈陽高照的天空,笑了笑。
  「……只怕我不能跟你去了。」
  「別胡說,我說過,我會找到治好你的方法。」
  「但願如此吧。」
  「總有一天,我會帶你走遍大江南北。」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Johnny's ONLY、 動漫之力】嵐ARASHI SJ小說本、壓克力鑰匙圈、爆米花胸章預購or通販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