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總有一天】衛九 - 章之二十 (風中奇緣)

  輕輕的靠在木桶的邊緣,莫循將熱水浸泡至肩頸,長髮散落在熱水中,而熱水則是飄散出一股淡淡的藥香味。
  忽然,莫循聽見了房門被推開的聲音。
  「小千,把我的衣服拿來。」
  說完,莫循便撈起了身邊的熱水輕撫著白皙的有些過頭的雙頰。
  發現小千還是沒有拿衣服過來,莫循終於發覺有些奇怪,謹慎的拿起放在木桶外的劍,定眼看著他的布幕外,逐漸靠近的人影。
  「小千不在,我幫你拿了。」
  一聽到這個聲音,莫循不自覺的縮了下肩膀,這聲音很熟悉,再熟悉不過了,不過他可聽不出一絲笑意。
  還想著該說些什麼,布簾就這麼被拉開了,映入眼簾的是衛無忌陰冷的表情,莫循頓時感到有些恐懼,在他剛入衛府時就知道了盛怒之下的衛無忌是什麼樣子,而如今這表情絕對沒有比他入衛府那天好上哪去。
  「衛將軍,你怎麼……」莫循下意識的別開眼,拿著長劍的手緩緩的放了下去。
  「不告而別,真有你的。」衛無忌瞇起雙眼,看著眼前正在沐浴的莫循。
  此時的莫循全身濕潤,長髮披肩,臉上唇上都帶著水珠,雙頰也因水氣而有些暈紅,而正沐浴中的莫循自然是一絲不掛。
  衛無忌忽然覺得有些發熱,有什麼東西快要抑制不住了。
  「……我要起身著衣了,衛將軍請先迴避吧。」
  莫循伸長了了手臂想拿衛無忌手上的衣物,不料衛無忌一個側身閃過了莫循的手,露出了一絲詭異笑容。
  「反正你的身體我早就看過了,迴不迴避有什麼差別嗎?」衛無忌定眼看著低著頭的莫循,語氣有些輕挑。「還不起來嗎?」
  莫循被衛無忌的話狠狠的刺了一下,那天晚上、那場他一點也不願意的性愛幾乎可以算是他的噩夢,而就在他幾乎要忘卻的時候,居然被衛無忌這個當事人用這樣的方式提起了。
  其實澡泡的真得有些久了,藥浴雖好卻也不能久泡,莫循此時已經有些暈呼,是該趕緊起身了,但即便他沒有看著衛無忌,他也知道那雙眼就這麼直勾勾的盯著自己。
  「衛將軍……請迴避……」
  衛無忌微微的抬了抬下巴,繼續冷眼的盯著坐在裡頭的人。
  「衛將軍……」
  「將軍……」
  莫循已經暈得有些受不了,頭也越來越低,鼻頭就要碰上水面了,最後在自己也沒發覺的情況下,用了幾乎求饒的聲音。
  「無忌……」
  忽然、刷的一聲,衛無忌拿了一條被子就直接把莫循裹住,一把抱起。
  莫循雖有些驚訝,但意識終究有些暈呼,全身無力的躺在衛無忌溫暖的懷裡,在衛無忌將莫循放下前,他聽見了衛無忌的心跳聲。
  衛無忌小心翼翼的將莫循放到床上,很快的就看見了被子沒有裹到的雙腳。
  那一瞬間,衛無忌覺得有什麼東西從頭頂壓了下來,壓的他喘不過氣。
  「你的腳怎麼了?」
  離開藥浴沒多久,莫循的意識已經正常了,看見衛無忌就蹲在身邊,雙眼盯著自己的腳,只是微微的別開頭,什麼也不想說。
  「告訴我,為什麼你的腳會變成這樣?」衛無忌的聲音有些顫抖,不敢相信的看著莫循。「你的左腳到底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不太能使力,不礙事。」莫循悄悄的把視線移到衛無忌身上,發現衛無忌瞪著有些發紅的雙眼。
  「不礙事?」
  衛無忌氣的一把抓住莫循的手,想把他拉起來,但莫循根本站不起來。
  「這叫不礙事?這叫沒什麼?剛剛你一直不肯出來,就是因為你站不起來嗎?」
  莫循被拉得有些疼,微微掙扎著希望衛無忌放開,但那人卻抓得更緊。
  「我想起來了,那時你石舫的人有跟我說,你替我以身試毒,這腳怎麼看都不是普通的受傷這麼簡單,是不是那些毒的後遺症?」衛無忌想起了當時謹言的話就感到心驚,當時他怎麼就沒想到,莫循以身試毒,會有什麼後遺症?會不會落下病根?
  莫循用手將自己已經發紫的左腳收了回來,更用力的裹了下被子,並沒有回答衛無忌。
  但衛無忌知道,他說中了。
  「九爺……跟我回去,好嗎?」衛無忌放軟了聲音,大手輕輕的放在莫循已經有些泛涼的手上,眼神炙熱的看著他。「我娶公主,只是因為我賭氣,我喜歡的一直是你。」
  莫循抬眼對上了衛無忌的眼神,他忽然覺得,自己的不告而別對衛無忌而言似乎很慘忍。
  「我都聽小千說了,衛府的下人對你做了不少事,沒關係,只要你答應跟我回去,我可以把下人都換了,全換成石舫自己的人也沒關係,還是你想回石舫住?也可以,只要你跟我回建安。」
  「衛將軍,我離開建安,也不單單是因為……你,只是我辛苦了大半輩子,如今也想喘口氣了,在大漠,可以更自在些。」
  在大漠,可以更自在些。
  衛無忌覺得這句話似曾相似。
  看著衛無忌有些受傷的表情,莫循的心裡隱隱作痛。
  他可以確定衛無忌確實喜歡自己,就連現在,自己明明手無薄雞之力,只要衛無忌想、便可以直接把他帶回建安,但衛無忌沒有,衛無忌因為自己說了在大漠更好,而動搖了,衛無忌重視他的感受,超越他想像的重視。
  可是越是這樣,莫循就越不能跟衛無忌在一起。
  離開建安這一個多月的時間,莫循明顯的感受到自己身體日漸虛弱,睡眠時間越來越長,清醒的時間越來越短,他幾乎已經可以看見自己的生命盡頭,而那裡,有他父母在等著他。
  他不敢想像,衛無忌親眼看著他離開人世的樣子。
  「是嗎……也是,在大漠遠比建安自由。」
  衛無忌自言自語似的說了句,便起身走向房門,出去之前,轉過頭小心的看向莫循。「九爺……你恨我嗎?」
  「……不恨。」莫循輕輕的搖了下頭,把臉別過去不想讓衛無忌看見自己逐漸泛紅的眼眶。
  「也對,沒有愛,哪來的恨?」衛無忌自嘲的笑了笑,開門離去。
  門關起來的那一刻,莫循猛的抬頭,看著已經關起來的門板,漸漸的、看不清眼前的事物,霧水模糊了他的視線,手緊緊的抓著被子,壓抑得喘不過氣。
  他很想跟衛無忌說,說他不恨他,但不是因為沒有愛,是因為愛、所以恨不了。
  腦海裡浮現出剛剛衛無忌受傷的表情,衛無忌的臉上好像有傷,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臉好像削瘦了很多?眼神看起來有些憔悴?頭髮似乎有些零亂?
  但是他活不久了,真的不久了。
  +++
  大漠地區的日夜溫差非常大,晚上還涼風徹骨,這才天一亮,烈陽便照進屋內,馬上就熱醒了躺在床上熟睡的莫循。
  其實前一晚莫循一直無法入眠,只要一閉上雙眼,就能看見衛無忌清晰的臉龐,受傷的眼神,讓他心疼的緊。
  也不知道是什麼時辰才終於睡下,這一下被烈陽給照醒,也不知道是什麼時辰了。
  莫循奮力的撐起身子,昨晚的藥浴還是有用的,上半身還算有力,一手抓住了放在窗邊的輪椅,一個翻身就自己坐了上去。
  其實早晨通常是小千會來叫醒他的,也一直都是小千攙扶他上輪椅,但今日小千卻還沒有進門,讓莫循感到有些奇怪。
  拿了放在床邊的配劍藏到扶手的機關上,莫循自己驅使著輪椅,正打算出房門,但門一開,便看見令他異常驚訝的畫面。
  衛無忌就睡在他的房門口,盤腿而坐,雙手抱胸,配劍則是抱在懷裡,頗有股守門的架式。
  「……啊!衛將軍!」
  從一旁跑過來的小千正好看見了這個畫面,驚訝的喊出聲,而衛無忌也就這樣被弄醒了。
  「九爺,你醒啦?」衛無忌一個起身,露出了如同孩子般,有些得意的笑容。「昨晚我想清楚了,也跟副將交代完了,我決定、九爺不回建安,那我也不回去了,我們就在大漠,多自在?」
  莫循被衛無忌的轉變弄得有些頭疼,他怎麼就沒想過衛無忌會走這步棋?
  「衛將軍還要帶兵……」
  「我一生的志向,確實就是保家衛國,搶救那些人民,於水火之中。」衛無忌抬頭看著窗外,那副神情,正是那個戰無不勝的少年將軍。「可這段時間下來,我發現戰爭不能帶來和平,這終究不是永恆之法。」
  最後,衛無忌轉頭看著莫循,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不如就讓我跟著九爺,在大漠遊歷,我也想開開眼,看看世界。」
  衛無忌耀眼的讓莫循幾乎無法直視,文武雙全並不是隨口胡說,英勇善戰的衛無忌將軍雖為武人,確也不失文人的風采,耀眼的光芒就附著在他的身上,隨時閃耀。
  雖然莫循拒絕衛無忌的理由向來不是這個,他也不可能讓衛無忌跟著他,但他卻說不出要衛無忌回去建安。
  這段時間,他不是沒有看見衛無忌身處的位子,雖然不像他這樣深陷在泥沼中,但衛無忌也絕對不輕鬆,在外要面對強敵,在內又要面對皇上的猜忌、面對朝臣的褒貶,甚至連萬將軍都想致他於死地,衛無忌一直待在建安城中,總有一天不會死在戰場上,而是死在自家人之手。
  現在衛無忌打算遊歷大漠,自然是再好不過,但……
  莫循微微的低下頭,他真的沒有辦法回復衛無忌,因為無論留不留他,都有利有弊,但或許讓衛無忌傷心難過,好過讓他失去性命。
  一時間,莫循完全無法替衛無忌做決定,最後也只能別開頭,不去看衛無忌那雙炯炯有神、充滿期待的眼睛。
  「想怎麼做都隨你,我管不著。」
  短短的一句話,狠狠的刺中了衛無忌,前一晚他確實放棄了,本想就這麼離開,回到他原來的生活,但他忽然覺得自己做不到。
  當初,即便莘月喜歡莫循,自己也從未放棄過,這次莫循可沒有其他喜歡的人,要就這麼放棄了嗎?這實在太不像他衛無忌了。
  可即便他是做好了萬全的心理準備,想要讓莫循愛上自己,也知道莫循對自己肯定不會有好臉色,可當他聽見莫循這樣冷冰冰、絲毫不帶情感的話時,心裡還是狠狠的痛了一下。
  但他不會放棄,以前不會,現在更不會。
  接著將近兩週的時間,衛無忌不斷的在莫循身邊繞呀轉的,他們到了附近的小村莊、借住了某個宅邸,衛無忌還是跟著。
  不但跟小千搶著推輪椅、還跟湘鈴搶著做飯,實在是有些添亂的嫌疑,可小千本來就對衛無忌有所畏懼,湘鈴更是原衛府的丫環,兩人都不敢對衛無忌做什麼,也只能任由他添亂了。
  直到有一次,衛無忌不小心把爐灶給炸了,莫循終於開口要衛無忌別添亂了,這讓石舫上下終於安心了不少。
  「衛將軍呢?」莫循緩緩的放下手中的書卷,按時間來看、衛無忌早該到莫循身邊轉轉繞繞了,怎麼今天就不見蹤影了?
  「阿、在砍柴呢!」湘鈴一邊替莫循打掃著四周的小灰塵,一邊指了指窗口。「九爺你看,在外邊。」
  莫循順著湘鈴的手看過去,很快就看見了在院子中間砍柴的衛無忌。
  現在的天氣已經入夏,艷陽高照的讓衛無忌滿身大汗,臉上還有些灰撲撲的,不知道做了什麼。
  「這兩天的柴火都是衛將軍吹的,看他臉上灰撲撲的應該是忘了洗臉了!」雖然湘鈴從小崇拜莫循,可再怎麼說都在衛府住了不長時間,心也是有些向著衛無忌,既然她已經猜到衛無忌喜歡莫循,也覺得莫循喜歡衛無忌,也就不介意多說幾句好話。「其實,我在衛府這麼多年,還從沒看過將軍做過這些事情。」
  「雖然將軍平日行軍打仗,在外頭的日子肯定也不好過,但畢竟還是少爺出身,在衛府那些事情從來就不用將軍去做,砍柴、生火、做飯,這些事情將軍從沒做過的。」
  一邊說著,湘鈴眼角餘光偷偷瞄著莫循,確發現莫循早已收回視線,看著自己手中的書卷,對自己說的話也不曉得有沒有聽見,索性也就不說了。
  衛無忌做的這些,莫循當然不是不知道,可他不能多看,也不能多想,否則他要怎麼隱藏自己?衛無忌離開建安也好,但這不代表他可以在這種時候把衛無忌拖進來。
  莫循算過,即便好好的用藥物治療,自己也活不過一年了,尤其是冬季、更是隨時都有離開的風險,他不希望衛無忌跟他一起承擔。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