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go home?】Graves/Credence - 02(暗巷組)

  "不……不要……對不起……"
  "啊!好痛……對不起……"
  "對不起……"
Credence猛然的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從窗外照進來、有些刺眼的陽光,這讓Credence一下子清醒了不少,他撐起身子,呆愣愣的坐在床緣。
  這裡是哪裡?
  經過了幾秒鐘的腦袋短路後,Credence終於想起來、自己已經離開了那個陰暗的地方,住進了……美國魔法安全部部長,Graves的家。
Credence緩緩的抬起頭,觀察了下四周的環境,昨晚住進來的時候實在太緊張太混亂,以至於還來不及看清這裡的樣子。
  這間房間不算大,但也不小了,印象中經過客廳時、客廳真的還滿寬敞的,但這麼大的房子裡,卻沒有一絲人氣,這間房間在他住進來之前肯定也是沒人住的,沒有任何的私人用品與擺件,就像是空屋一樣冰冷。
  相較之下,他過去的那個家……雖然陰暗如同地獄一般,卻還是比較有住人的感覺。
  正想著,Credence就聞到了一股香氣從房門外飄了進來,聞的他肚子有些躁動了起來,他小心翼翼的走到門邊,輕輕的推開房門,腦袋稍微轉一下、很快就看到了正在廚房的Graves,手上拿著魔杖輕輕鬆鬆的一邊打蛋一邊烤麵包。
  看著這個寬厚的背影,Credence心裡有股暖流,他忽然覺得這一切就像夢一樣,他真的想像過,想像自己離開了那個可怕的地方,學會魔法,過上正常人的生活,但現在當他真正站在這裡,他卻覺得這一切如此的不真實。
  「醒了?」部長微微的轉過頭,瞄了眼愣在原地的Credence。「坐下準備吃早餐。」
  「呃、是!」Credence馬上聽話的走到餐桌前,卻在他要拉開椅子前、椅子就自動退了一格,他驚訝之餘、就看見已經放上荷包蛋的吐司與冰涼的鮮奶一個個自動的到桌上排列整齊。
Graves放下魔杖,坐到了Credence的正對面,抬眼就發現Credence正盯著桌上的荷包蛋吐司發呆。
  「Credence?」
  「啊、對不起……」Credence被Graves的呼喚下了一跳,連忙拿起桌上的吐司大口大口的吃下去,好像很久沒有吃飯一樣,一口吐司一口鮮奶的不斷塞到嘴裡。
Graves並不了解Credence,他所知道的一切都是從那個片段的影像以及旁人的敘述得知,當然也看不出Credence不自然的舉動,稍微看了眼牆上的時鐘後Graves也馬上把桌上的食物一掃而空。
  但就在Graves用魔法將那些碗盤都弄到水槽裡的時候,Credence忽然起身跑到了水槽邊。
  「這些用魔法做就可以了。」看Credence似乎想要動手洗那些碗盤,Graves不解的微微皺起眉頭。
  「沒關係!」Credence拿起盤子就開始熟練的清洗,純白色的盤子一下就變的跟新的一樣。「葛、Graves先生要去上班了吧,碗盤我來洗就好了。」
Graves站在原地,觀察了下Credence的舉動,看在對方這麼堅持的情況下、他也就不多說什麼了,原來飄在空中的長版大衣快速的套到了Graves的身上,他伸手在口袋裡摸了摸,拿出了幾張紙鈔。
  「Credence。」Graves走到Credence身邊,將他的手拉了過來,兩張紙鈔就直接拍在他手上。「我的工作很晚才會回來,家裡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煮,我不在的時間你自己去買些東西來吃。」
  說完,Graves連門都不用開就消失在原地了。
Credence一直到Graves離開了才驚覺自己剛剛……似乎得到了人生中第一筆零用錢,雖然是讓他自己買吃的,但這應該……算是零用錢吧?
  一直以來,他都很羨慕同學或是路上的小孩,拿著爸媽給自己的零用錢,去買零食吃,他以為自己一輩子都不會有這個機會。
  握著手上的兩張鈔票,Credence忽然很捨不得用掉它。
  但一直以來的憧憬就在他腦海中叫囂著,現在他擁有了第一筆零用錢,他應該要到街上去,就像他以前羨慕的那些人一樣,拿著零用錢去買自己想吃的東西。
  經過一番糾結後,Credence還是拿著錢出門去了。
  大概是心境上的問題,雖然他還是不敢與人有任何眼神交會,還是覺得所有人都在取笑自己,但他似乎有這麼一點點,只是一點點,願意自己去買一些小點心。
  當然,那些精緻典雅的小店他是不可能走進去的,但路邊的小攤販還是不成問題的。
  這一天可以說是Credence這麼多年來,最難忘的一天,第一次吃到熱騰騰的早餐,第一次拿到了零用錢,第一次用零用錢買了自己愛吃的東西。
  這一切都這樣的不真實。
  但沉溺在這一切的Credence沒有注意到,一群躲在暗巷的人正指著他交頭接耳,要是放在以往,他肯定會發現,也會馬上離開現場,但這次他沒有意識到,一直到有四個人一前一後攔住他之後,他才驚覺自己大意了。
  「我知道你,你不是那個新賽倫復興會的那個傻子嗎?」其中一個少年露出了極度不削的笑容,伸手拍了拍Credence的臉頰。「沒想到傻子也有錢買東西阿?你不是應該在那邊發傳單嗎?」
  「嘿,我聽說那個什麼會的領導人已經死了,這傢伙哪會有錢?肯定是偷來的!」
  「對對對!聽說他妹妹也受傷了,搞不好就是他搞的,這陰陽怪氣的傢伙。」
  「我們在說你阿,有在聽嗎?」
  幾個人一手一腳的把Credence推來推去的,能站穩就不錯了,哪還有力氣回話,幾個人看Credence沒有要反擊的意思,更是越來越過分。
  「既然你是偷來的,那我們幫你拿去還吧!」其中兩個人架住了Credence的左右手,另外兩個人馬上開始在他身上胡亂搜索,馬上就摸出了一張紙鈔跟一些銅板。「錢還不少嘛!」
  「這是什麼?」其中一個人摸到了Credence胸前的項鍊,馬上用力的拉扯了起來。「這東西看起來這麼對重,肯定也是偷的!」
  「不!」Credence一看見那幾個人對他的項鍊有點興趣,馬上緊張的掙扎了起來。「不可以!只有這個……只有這個……不可以……」
  見Credence這樣猛烈的掙扎,幾個人更認定了這就是個寶物,也開始強硬的推擠拉扯了起來,其中一人更是直接抓住Credence的頭髮,四處亂扯,越扯越兇。
  但Credence當然不會輕易鬆手,這個項鍊,是Graves親手為他帶上的,雖然現在他知道那個人有極大的機率已經不是真正的Graves了,但他依然沒有辦法忘記,這對他而言停留在美好地帶的回憶。
  最後不知道哪來的力氣,Credence把扯著項鍊的那個男人推了出去,但項鍊卻也因此被扯了下來,重力加速度之下居然就好巧不巧的飛到橋下,撲通一聲連個影都看不見了。
Credence從項鍊被扯掉後、視線就沒有離開過他的項鍊,但是他來不及,只能親眼看著他緩緩的掉入水中,忽然好像掉到水裡的是自己一樣,有種窒息的感覺。
  「可惡!」
  看寶物就這樣掉到水裡,找到的機率就不大了,幾個人一肚子怒火,紛紛發洩在Credence身上,而Credence只能縮在牆角,任由對方拳打腳踢。
  原來這才是現實,那些美好的事情本就不應該在自己身上,現在他反而有活著的感覺了。
+++
Graves在家裡走了一圈後正式確認了Credence不在家這件事,雖然因為是第一天,Graves已經比往常還要早一些些回家,但依然已經晚上十點多了,正常家庭是不可能讓孩子這麼晚還沒有回家的。
  難道發生了什麼意外嗎?
  想了想Credence的外表跟性格,還真有可能出了什麼事,但就算被找麻煩應該也不至於到這麼晚還不回家才對。
Graves微微的皺緊眉頭,正打算下樓去、出門找人的時候門外傳出了開鎖的聲音,下一秒、Credence有些傷痕的臉就出現在他眼前。
  其實剛進門這一刻、Credence嚇了一大跳,屋裡的燈沒有全點亮,有些暗暗的,而Graves就站在樓梯間等著自己,這時間回家實在不是什麼好選擇。
  此時Credence全身上下都衣衫不整,許多地方還有破損跟髒汙,手腳處更是濕答答的,看起來格外的狼狽。
  「為什麼這麼晚才回來?」
Graves緩緩的走下樓梯,臉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冽,沒有一絲溫度。
  「對……對不起……Graves先生。」看著Graves的表情如此明顯的不悅,Credence的頭越來越低,聲音也有些顫抖,下意識的想往後退縮。
  但Graves卻像是在等他的答覆一樣直勾勾的看著自己,Credence更心慌了,一直以來無論因為什麼原因,只要養母生氣,他就是得道歉,最後他也養成了凡事先道歉的習慣,所以"對不起"三個字幾乎已經成了他回答所有問題的答案,但如今看來、Graves要的答案不是這個。
  「我……我遇到了一點麻煩……對不起……」Credence不斷閃避著Graves嚴厲的眼神,門關其實並不大,就這麼退下去,Credence的背脊早就貼到了門上,退無可退了。
  只看見Graves輕嘆了一口氣,接著朝他伸出了一隻手,什麼話也沒有說。
  這樣的場景Credence已經很習慣了,他幾乎沒有多想的就開始解自己的皮帶,即便現在眼前的人是Graves,不是那個常常打他的養母,但這個舉動卻讓他下意識的忽略這些,解下了黝黑的皮帶,在手上摺了兩折後雙手遞到了Graves面前。
  但那雙手卻止不住的顫抖。
Graves有些疑惑的接過了皮帶,但下一秒卻把皮帶放到沙發上,伸手將Credence整個人拉了過來,抓住他的手臂翻過來一看,果然看見了一條不深不淺的血痕。
  「站好,別動。」
  被扯過去的Credence有一秒真的以為皮帶要落到自己身上了,即便已經被打的習以為常了,卻還是忍不住縮成一團,沒想到這舉動卻被Graves制止了,只見Graves拿著法仗對他上下移動了一下,手臂上的血痕就漸漸的變淡,最後成了一條顏色有些深的疤痕。
  「這些傷是怎麼來的?」傷口治癒後,Graves拿著法仗開始把Credence的衣服一件件扒了下來,馬上就看見一些新的傷口。「下次遇到這種事,把錢給他們就好了。」
  「他們……他們要搶我的項鍊……」聽了Graves的話,Credence忍不住紅了眼眶,全身僵硬的站在原地。「但我不想給……那個是我的…………」
Graves大概知道Credence所說的項鍊是什麼,但就目前看來、那條項鍊也不在Credence身上。
  「那……項鍊呢?」
  「掉到……水裡了,我找不到。」一邊說著,Credence越來越沮喪,之後他花了好幾個小時在水邊撈來撈去,但就是找不到那條項鍊,一不注意就拖到這個時間了。
  看Credence如此沮喪,Graves沉吟了一聲,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條全新的項鍊,這其實是他今天早上準備好的,打算晚上給Credence換上,好讓他可以即時抵達Credence身邊。
  「我有準備一條新的。」Graves拿著項鍊墜子擺弄了一下。「只要你帶著這個,如果遇到危險,我會馬上知道,今天的事情就不會再發生了。」
Credence接過項鍊,這是他真正意義上第一次從Graves那拿到的項鍊,這條項鍊可以讓Graves第一時間聽到自己的求救,可以第一時間到他身邊來。
  一想到這裡Credence的心裡有股說不出感動,以前那些虛假的事情,是不是正逐漸變成真的?
  「我幫你帶上吧。」
Graves看Credence一直愣在原地,拿起項鍊就把雙手環到Credence身後幫他帶上去,但這舉動幾乎將Credence擁入懷中,雖然肌膚沒有互相觸碰,但Credence的鼻頭離Graves的頸窩只有幾公分的距離,一種沉熟穩重的男性香味環繞著Credence。
  他覺得自己的心跳一定加速了,而且聲音大的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但Graves完全沒有發現Credence的異狀,將項鍊帶上去後他看了眼牆上的時鐘。
  「該睡了,祝你有個好夢。」
  「……」
  看著Graves的背影,Credence相信,今晚、他會有一個好夢。
#Graves  #Credence  #Gradence  #暗巷組  #怪獸與他們的產地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CWT35】嵐 ARASHI 櫻井翔 ARAFES 壓克力鑰匙圈 預購or通販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