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all樓】明家有本難念的經

  「明台,真的要這麼做嗎?」
  明成壓低了音量,坐到明台身邊,一手按住明台的手。「如果被大哥發現……」
  「不會的!」明台甩開明誠的手,將一個藥包倒進明嘍的水杯裡,搖一遙居然什麼也看不出來。「阿誠哥你不說,大哥怎麼會知道?」
  「但--」
  「大哥的頭疼藥就是沒用阿,這藥明明可以治,大哥就是不願意吃,只好用這方法讓大哥吃下了,成天看大哥頭疼,阿誠哥你就不心疼嗎?」
  聽了明台的話,明誠也不知道能說什麼,雖然他知道明台也是為明樓好,可他就是覺得事情沒有這麼單純。
  但無論明台真正想做什麼,畢竟明樓也是他大哥,應該不至於傷害明樓才對。
  「好吧,不過這藥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飯前吃還是飯後吃?」雖然知道明台不會害明樓,但明誠還是不太放心,深怕有什麼萬一。
  「没事没事,這是飯前吃的,但飯後也沒什麼關係,至於後遺症……」明台笑了笑,將參了藥的水杯放回桌面。「只是會渾身發熱,想睡覺而已。」
  「是嗎……」
  「阿誠哥你放心,我又不會害大哥,你應該知道吧?」
  看著明台,明誠微微的鬆了口氣。
  他從小和明台明樓一起長大,明台對明樓的愛慕這樣的明顯,他還看不出來就是傻子了,而明樓也很清楚明台的心情,但就是不回應他。
  或許……明樓是因為知道自己的心意,所已不願回應明台吧。
  「好吧,大哥快回來了,我們別在這鬼鬼祟祟的,免的大哥起疑。」明誠拍了拍明台的肩膀,下一秒、便傳來了家門開鎖的聲音。「快!」
  「好、好--」明台一邊笑得燦爛,一邊和明誠半拉半扯的跑回房去。
  「阿誠!」
  明樓叫喚了聲,發現明誠沒有出來,便往明誠的房間走去。
  塞在明誠房裡的兩人看明樓走來一驚,明台趕緊推了推明誠,明誠也自覺的自己開門出去了,出去時順便關上門,只留下一條小縫隙讓明台可以偷看外頭。
  「大哥,怎麼了?」明誠笑了笑,視線不由得往桌面上的水杯瞄過去。
  「没事,我剛回來路上買了栗子,你和明台一人一包吧。」明樓一邊說著,一邊拿了兩袋栗子給了明誠。「今天有些事要處理,我會待在書房,有事就到書房找我。」
  「好的,大哥。」
  看明樓終於進了書房,明誠伸手在自己房門前招了招,而明台也從縫隙中看見了,馬上推門出來。
  「阿誠哥,快,拿水杯給大哥!」明台雀躍的接過了一袋栗子,用下巴指了指桌面上的水杯,小眼神似乎正盤算著什麼。「看大哥今天累的,待會肯定又要頭疼了。」
  「……我的小少爺,你沒有耍什麼花招吧?」見明台這般精靈古怪的樣子,明誠有些不太好的預感,可又不知道明台究竟想做什麼。
  「沒有沒有,我要耍什麼花招?不過就是大哥吃了藥、身體好了之後我再去跟大哥說藥是我替他準備的,嘿嘿、没準會多給我些零花錢!」
  「果然有目的。」明誠無奈的笑了笑,但聽到這回答也放心了許多,明台的小聰明向來無傷大雅,拍拍明台的小腦袋後便去取了水杯往書房去。
  站在一邊的明台露出了有些狡詐的笑容,偷偷得跟了過去,就趴在書房的門上,仔細的偷聽裡面的動靜。
  明誠拿著水杯走了進去,遞給正認真看資料的明樓。
  「大哥,喝杯水吧。」
  明樓伸手接過明誠的水杯,看也不看的就直接喝了下去,一喝到底,可就在把水喝完的那一刻,明樓抬眼,不敢置信的看著明誠。
  「阿誠,你……?」
  見明樓表情不對,明誠就知道事情露餡了,連忙露出抱歉的神色。
  「大哥,抱歉……我只是、希望你把藥吃了,這樣才能治你的頭疼……」明誠一手扶著明樓的肩膀,發現明樓的身體微微的發顫。「大哥,你怎麼了?」
  「你小子……這藥是哪來的?」明樓伸手撐著桌面,努力的保持清醒。
  「呃?是、是明台給的……」
  「明台……」
  「大哥!你找我呀?」
  明台露出可愛的笑容,蹦蹦跳跳的跑進書房,拍了拍明誠的肩膀。「阿誠哥!做的好!要不是你、大哥肯定又不吃藥了!」
  「呃……明台,這到底是什麼藥?大哥看起來不太對勁。」明誠有些緊張,難不成明台對大哥下藥?自己還成了幫兇了?不過明台為什麼要害大哥?
  「治頭痛的藥阿!只是會有些後遺症,所以大哥一直不肯吃。」明台嘟起嘴,有些得意的看著明樓。「所以我收到大姊的委託,要讓大哥把藥吃下去!」
  「後遺症是……?」明誠當然沒有漏聽那句話的重點,明台說的話不用聽全,重點只有那句"有些後遺症"。
  「醫生說會全身無力,所以一定得躺在床上休息。」明台笑了笑,走到明樓面前,伸手摸向明樓微微摻出冷汗的臉龐,眼神透露出一絲絲危險的氣息。「正常用量的話,睡兩個小時就好了。」
  「……所以你給大哥吃了多少?」明誠抓住了明台的手,臉上充滿了嚴肅擔心的神色。
  「稍微多一點點而已,大概睡個半天吧!」明台笑的很燦爛,被明誠抓著的手緩緩的抽了出來,接著俯過明樓的脖子。「這樣對大哥的身體有好處,阿誠哥也這樣覺得吧。」
  但明台看起來不完全是因為這個理由!看到明台不斷在明樓的臉上來回游移的手,明誠忍不住吞了口唾液。
  「明台你……到底想做什麼?」明誠心裡有種奇怪的感覺慢慢升起,有什麼東西揪著他的心,讓他有些喘不過氣。
  「阿誠哥你不想嗎?」明台的手摸上了明樓堅實的胸膛,手指隔著白襯衫輕輕的滑過上面小小的敏感點,不一會兒、乳頭已經微微的凸起。「大哥現在可是全身無力喔。」
  「明台!你做什麼!」明樓被明台的手指弄的有些難耐,氣急敗壞的看著一直以來被他當成孩子一樣的明台。
  「我喜歡大哥。」明台雙眼直勾勾的看著明樓,接著給了明樓一個深深的法式熱吻。「所以我一直都想這麼做,今天就是我實行的日子。」
  「明台,你……」明誠看見兩人熱吻,他訝異的微微張著嘴,不敢相信明台的舉動。「這是不對的,明台,你不能因為這樣就對大哥下藥……」
  聽見明誠的話,明台轉過頭看向那個一臉正經,卻連耳根都發紅的二哥,伸出舌頭像是回味一般的舔了圈嘴唇。
  「但是阿誠哥是我的幫兇,大哥肯定會找你算帳的,就算你現在阻止我。」明台笑嘻嘻的一把扯開了明樓的白色襯衫,露出了白皙精實的裸胸。「阿誠哥,我知道你也喜歡大哥,這是個好機會,一生可能只有一次的機會。」
  「還是我誤會了,你不喜歡大哥,沒關係,你只要不阻止我,要在這看還是離開書房都可以。」
  一聽到明台說出"你不喜歡大哥"這句話,明誠腦袋轟的一聲爆炸了,他怎麼可能不喜歡大哥?從小到大他最喜歡的就是大哥,還有這個他一直寵愛的小弟,現在他最喜歡的大哥就在自己面前,全身無力只能任人宰割,而明台不知道會不會因為情慾而弄傷明樓……
  「我喜歡大哥。」明誠說完,也走到明樓面前,給了他一個吻。「大哥,讓我服務你,好嗎?」
  「阿誠!你……」明樓睜大雙眼,不敢相信自己的兩個弟弟居然會造反!但還沒等他開口罵人,明台已經把他推倒在地板上,雙手已經有些急躁的開始解他的褲頭了。「明台!」
  明誠看明樓一臉緊張的樣子,不免有些心疼,想了想後還是俯下身,用舌尖挑逗著明樓的胸前,牙齒也輔助般的輕輕啃咬,很快就弄的明樓有些感覺了。
  原來男人的乳頭也可以這麼敏感嗎?
  明誠一邊想著,一邊持續的嘴邊的工作,吮吸的聲音細細微微的傳出來,聽的明台也有些口乾舌燥,直到褲子終於脫了下來,就整張臉隔著內褲貼了上去,開始了把內褲舔濕的動作。
  胸前和身下微微傳來的小快趕不斷刺激著明樓的感官,這種搔癢般的感覺讓他的腹部有些騷動,胸膛的起伏也越來越大,呼吸越來越急促。
  「大哥……你這裡都濕了……」明台輕輕啃咬著明樓微微硬起的東西,最後更是直接含住了頂端,虎牙微微的摩擦著被內褲檔住的鈴口。
  那還不是你弄的!
  明樓心裡大肆的抗議著這骯髒話的真實性,他相信這些全都是明台的口水!
  「大哥……」
  「嗚嗯!」
  明台呼然抬起了明樓的腳,手指探到了明樓身後那隱密的入口,隔著富有彈性的布料有些粗魯的按壓著那個小小的皺褶,磨的明樓渾身一陣顫慄,忍不住悶哼了聲。
  這聲音對明台來說就像是鼓勵一般,經過有些粗魯的摩擦後,就將那條被蹂躪的濕漉漉的內褲給脫了下來,已經挺立的慾望一瞬間就彈了出來,高高的聳立在空氣之中。
  「大哥的這裡……沒有讓人使用過吧?」明台舔了舔明樓高高聳立的男性象徵,手指則是開始強硬的擠入明樓身後的小嘴。
  「你……明台……不准……」明樓感受到了身後被撬開的小穴隱隱發疼,有聳奇怪的酸疼感從後庭蔓延全身,讓他不免有些恐懼,無論是關於他身體,還是關於大哥的尊嚴,都讓他有被傷害的恐懼。
  「阿誠……阻止他……嗯……」在最危急的時候,明樓還是像往常一樣叫了明誠,明誠對他的忠心他清楚,他不像明台有大把大把自我想法,明誠總是說一不二的照著他的意思行動,所以到這一刻,他還是想起了明誠,還是喊了明誠。
  「阿誠……」
  「大哥……對不起,這一次我不想聽你的。」明誠伸手抓住了明樓挺立的慾望,指尖在鈴口處摳弄著,大手則是覆蓋在上面搓揉。「大哥,我真的喜歡你……拜託……」
  明樓被明誠突如其來的反抗弄昏了頭,而明誠那像是撒嬌一樣的話他可是從來沒有聽過!第一次聽見居然是在這種情況下嗎?
  「啊嗯!」
  明台的手指忽然直衝頂點,修長的手指完全沒入其中,只甲刮過了裡頭柔軟的內壁,引起明樓一陣顫慄。
  手指很快的增加到了兩隻,明台使盡力氣的在裡面不斷彎曲翻攪著,得到一些些腸液後就開始猛烈的抽插了起來。
  「呃……呃嗯……明、明台……住手……」
  明樓被強烈的疼痛與快感刺激的全身僵硬,體內奇怪的地方被不斷拉扯撞擊充滿了未知的快感,太過強烈的讓他意識有些飄忽,明誠撫摸的手也達到了雙重快感的效果,現在他已經不單單是全身無力了,一陣一陣的酥麻從身下蔓延全身。
  「大哥……我受不了了……」明台的聲音變的有些低沉沙啞,他將手指抽了出來,接著把明樓的雙腳高高的舉起,露出了那個被他弄的有些小紅腫的蜜穴,而密穴也因為手指忽然的離開而像小嘴般的開合收縮著。
  「不……明台……等等……」
  明樓無力的想推開明台,但兩人壓制的力氣就算是平常他也不見得掙的開,更何況又是現在他全身無力,就不用說要掙脫了。
  明台挺起自己身下已經發紅發脹的男性象徵,一下子就強硬的衝了進去。
  「啊啊!」明樓瞬間挺起身子,睜大雙眼,身後那狹窄的穴口被強硬的撬開,灼熱的硬物就這樣塞了進去,填滿了理頭濕黏的腸道。
  「嗯嗯……大哥……好緊……」明台被這柔軟包覆的渾身打顫,強烈的快感像觸電般的直衝腦門,雙腿也軟了軟,喘息也比一開始更加急促低沉。
  明誠看見明樓的表情痛苦,最後乾脆俯下身,用嘴深深的含住了明樓高高聳立的慾望,舌頭開始靈活的在頂端的鈴口打轉,每當經過鈴口處,明樓的身體就會用力一顫,告訴了明誠這裡有多敏感。
  這反應也讓明誠意外的有成就感,原來只是為了舒緩明樓的疼痛,但後來的目標卻轉為讓明樓發出更加淫亂的叫聲。
  他最愛的大哥,充滿威嚴的大哥,現在正在他們身下嬌喘著!這畫面簡直讓明誠心癢難耐。
  「嗚嗚……不……」
  明樓一手嗚著臉,明誠濕熱的口腔帶給他極大的快感,每當那個討厭的舌尖劃過頂端,都讓他全身酥麻,而身後的明台也已經把那碩大挺拔的東西埋到他身體的最深處,未知的感覺跟不適感混雜了後庭被強硬撐開的疼痛感,又加上腿間那強烈的快感,讓他雙眼逐漸盈出生理上的淚水。
  「大哥,你很快就會舒服了……」
  看著明樓眼眶佈滿的淚水,明台有些不適應,又異常興奮,伸手輕輕的撫過明樓俊俏的臉龐,露出了一慣的可愛笑容。
  接著,他緊抓著明樓的腰,開始了猛烈的撞擊,一下一下的,每一次都幾乎整根拔出,又快速的完整沒入,腹部與明樓的臀腿不斷的撞擊,沒幾下後、另人害羞的水聲也開始越來越大聲。
  「呃、啊!嗚嗯……」
  明樓盡力的想壓抑自己的叫聲,但一字一句卻又不斷從齒縫中竄出,這種隱忍的表現更讓明台有種征服的慾望,想讓身下這個人拋棄原來高冷的面具,哭喊著要自己上他。
  「大哥……舒服嗎?」明台一邊全力的撞擊,一邊欣賞著明樓的表情,看著那掛在眼角的淚水何時才會掉落。
  「不……啊、嗯、嗯……」
  而明樓並不是不想說話,而是每當他想開口,淫穢的呻吟聲就會脫口而出,每一聲都讓他難堪的不敢相信是自己發出的聲音。
  「啊……啊啊!」
  忽然,明樓弓起身子,腸道一陣收縮,濁白這的液體就這樣噴發出來,填滿了明誠的口腔,一股屬於明誠的男性氣味頓時充滿了整個書房。
  明誠張嘴離開了那個有些半軟的棒狀物,拿起一旁的紙巾擦拭著被波及的嘴,卻發現明台退出了明樓的身體,但那挺拔的東西可還沒消火。
  「阿誠哥,換你來吧。」
  明台笑嘻嘻的看著明誠,接著將明樓翻了過來,面朝下的趴俯在地板上。
  明誠理性上想拒絕,因為明樓已經宣洩了,他們也該收手了,但身理上卻無法說服自己,只要想到明樓那個緊緻的穴口,就幾乎可以感受到將自己的凶器桶進去後會有多舒服。
  最後,明誠輸給了自己的身體,他緩緩的爬到原本明台的位子,而明台也順勢改到了明誠剛剛趴的地方。
  明誠雙手捧起明樓的翹臀,大拇指由內而外的直接把屁股般開,露出了已經有點紅腫的小穴,而那個充滿皺摺的小嘴正一開一合的像是要邀請人進入一樣,看的明誠口乾舌燥。
  「嗚……!」
  從後方進入的姿勢比剛剛正面進攻的姿勢還要能夠更加深入,而明誠在這方面的經驗沒有明台這麼多,一下子就這樣有些笨拙的一路衝到底,馬上就頂入了比剛剛更深的地方,柔軟的內壁緊緊包覆著明誠硬挺的慾望,快感更是讓他脹了一號,狠狠的撐開了裡面的腸道。
  「呃……」被緊緊咬住的明誠被這強烈的快感嚇了一跳,他不是沒有跟女性上床過,但跟現在的感覺是完全不同的,這種緊緊咬住的感覺幾乎就要把他咬斷了一樣,而明樓
發紅的耳根還有壓抑不住的呻吟也更加刺激著明誠。
  此時的明樓已經完全無法撐著雙腿,整個人只能癱軟在地板上,而腿間那個因為發洩過而半軟的海綿體也不知不覺的又硬了起來,頂端掛著的液體也緩緩的延著上面的筋滑落。
  而明台正面看著明樓潮紅的臉龐,高高挺起的慾望微微的顫了顫,最後、他選擇將那個東西送進明樓的嘴理。
  他用手指撬開了明樓的嘴,接著把自己的凶器送了進去,直直的頂到喉嚨,又濕又熱的感覺讓明台舒服的幾乎要抓狂,腦袋瞬間無法思考任何事情,彷彿全身上下只在乎著快感,而肌膚就連風輕輕的撫過都讓他敏感萬分。
  「咕嗚……咕……」
  明樓被明台強硬的舉動嚇的不輕,強烈的男性氣息嗆的明樓有些作噁,但整個嘴被填滿的情況下根本做不到這件事情,就連把嘴合起來咬下去都辦不到。
  伸後的明誠也已經開始快速的抽插起來,每一下都撞的又重又狠,而每撞一下,明樓就把明台的慾望吞得更深,前後夾擊的情況讓他完全無法抵擋,理智像是被連根抽離一樣,整個人只能感受到強烈又痛苦的情慾,而沒有其他任何想法。
  他只覺得自己變得很奇怪,明明很痛,很生氣,但情慾卻驅使著自己去享受這些,從被自己的兩個弟弟壓在地上操弄這點上去享受這場強硬的性愛。
  身體開始逐漸主動迎合著這一下一下的撞擊,嘴無法自主闔上而留出的唾液更讓他有股強烈的屈辱感。
  「嗯……大哥……」
  「嗚……嗚嗯……」
  「大哥……」
  +++
  啪──!
  「哇!痛痛痛痛!大哥──」
  啪啪──!
  「嗚嗯……」
  明樓拿著家法冷眼看著趴在長凳上的兩個人,而挨打的兩兄弟則是被脫了褲子,露出圓潤豐腴的兩個翹臀,臀峰上已經有幾道紅痕,看起來明樓下手不輕。
  啪、啪、啪──!
  「大哥大哥、我錯了、我錯了──!」
  家法一下一下的落在明台光裸的屁股上,原來白皙的肌膚已經覆蓋上一層深紅色,而這傷痕還在不斷的增加當中。
  「你們很行阿,都敢造反了!」明樓冷著臉繼續揮舞著手上的家法,而這一次更是狠狠的在明誠的臀峰上搧了五下,力道之大讓明誠渾身打了個顫,卻又不敢出聲。「太久沒有管教你們,不知道明家還是我說了算!」
  「但是大哥……明明也玩得挺開心的阿……」
  明台眼角掛著淚珠,不滿的嘟嘴低估了幾聲,馬上惹來明樓的怒視。
  但明樓也只是狠狠的瞪著兩顆低著頭的小腦袋,其實也說不出什麼反駁的話,兩個弟弟的心意他其實早就知道了,但他一直忽視著他們的感情,把明台的愛慕當成對大哥的撒嬌,把明誠的愛木當成對他的忠誠。
  或許就是因為他多年來一直的無視,才會讓明台這樣年輕氣盛的孩子著急的出了這種下策,而明誠……就這樣跟著明台做了這樣的事情。
  但無論他們做了什麼,依然都是他的弟弟,這件事情是不會改變的。
  至少……不能對他下藥。
  「家人之間必須互相信任,而在我相信你們的時候,你們對我下藥,這就是你們對我這十幾年來養育之恩的回報?」
  明樓的聲音有些平靜,卻聽的明誠和明台膽戰心驚。
  一直到剛剛為止,他們甚至覺得一頓打換一場畢生難忘的性愛似乎挺直得的,但明樓這段話卻讓他們有些後悔了。
  是阿!明台下藥的行為就是一種背叛!
  而明誠還是幫兇。
  「大哥……」明誠的聲音有些哽嚥,他不愛哭,也不會輕易掉淚,無論在痛他都忍的住,唯獨就是明樓的話,總能戳中他的心靈深處。
  「下次……不准再下藥。」
  下次?
  明台跟明誠一聽到關鍵字,兩人不約而同的抬起頭,轉過去看向身後的明樓,而他們看見的是有些尷尬的轉過頭,故意避開視線的大哥。
-完-
#明家三兄弟  #偽裝者  #all樓  #台樓  #誠樓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