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歡迎回家】靖蘇 - 還是宗主說了算

  幽暗的秘道中,連腳步聲都格外清晰。
  蕭景琰快步的走過這長的幾乎看不見底的秘道,接著另一端的門開啟,亮光瞬間照進密道當中,整條道路明亮了起來。
  「小殊。」
  梅長蘇緩緩的推開了密道的門,蕭景琰的目光馬上迎了上去,心裡暖暖的。
  從他坐上皇位開始,身邊的人爾虞我詐,說的話、做的事往往都有目地,除了處理朝政,內憂外患讓他身心疲倦,不擅於心計的他對於這樣的生活非常不適應,但每日他只要見到梅長蘇,一整天的疲勞就一掃而空,但身為皇上,他不能一天到晚往外跑,只好命人從宮裡挖了一條長的看不見底的秘道,每日、他就走大半路程來蘇宅。
  只要能見上梅長蘇一眼,這些都是值得的。
  「……景琰,你來了。」
  梅長蘇露出淡淡的笑容,眼神卻若有所思。
  其實對於蕭景琰每晚都來蘇宅找他這件事情,梅長蘇感到有些擔憂,又有些困擾,可他該怎麼說?蕭景琰那水牛腦袋硬的很,講的太迂迴他不懂,講的太直白又怕傷了他。
  看出梅長蘇與平常不太相同,蕭景琰沒有多問,就隨著梅長蘇進了蘇宅,這條密道是從養心殿直接通達梅長蘇的寢室,所以有時候連蘇宅的人也不知道蕭景琰來過。
  「景琰……有件事情,我得早點跟你說。」梅長蘇有些吞吐,最後像是下了決心一般,認真的看著蕭景琰疑問的臉。
  「要說什麼?」蕭景琰實在想不到梅長蘇忽然這樣認真是怎麼回事,但直覺就不是什麼好消息。
  「你已經是大梁皇帝,有皇后,有眾後宮,百姓大臣們也時時刻刻都在等待未來的太子出世。」梅長蘇一邊說著,一邊順了順袖口。「你每晚都來我這也不是辦法,應該要挪點時間,陪陪皇后、陪陪後宮。」
  從梅長蘇開口時,蕭景琰的表情就越來越難看,甚至可以用陰沉來形容,直到梅長蘇終於把話說完,蕭景琰才用難以至信的眼神看著梅長蘇。
  「小殊,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蕭景琰沉著臉,對於梅長蘇說的話,他只覺的心裡非常不好受,滿腔的怒火幾乎湧上心頭。「你難道……」
  「景琰。」梅長蘇沉聲打斷了蕭景琰,表情是這樣的嚴肅,不容質疑。「大梁皇室不能沒有皇子,這我想你也非常清楚,我不是不讓你來找我,只是……希望你可以陪陪後宮,而不是每晚都道我這。」
  蕭景琰訝異的看著梅長蘇,他實在不敢相信梅長蘇居然說的出這樣的話,大梁皇室不能沒有皇子,這他當然知道,可從他當年和林殊在一起開始至今,他就沒有和任何人行過房,尤其在梅長蘇隨他回金陵之後,不管再美麗的女人,在他眼裡都無法留下一絲殘影,而每當他閉上雙眼,出現的除了當年那意氣風發的林殊外,還有現在文弱卻留著林家風骨的梅長蘇,再無其他。
  其實身為皇上,有皇后、有後宮這件事情一直是蕭景琰心裡的疙瘩,因為這個,他總覺得自己對不起梅長蘇,沒有辦法專情的只對著一人,對蕭景琰來說一直都是他對梅長蘇的虧欠。
  所以他每晚都會來找梅長蘇,除了自己想見他,也為了消除心裡那種虧欠感,可今日梅長蘇居然親自開口要他去陪後宮?
  他不介意自己去陪後宮嗎?
  「小殊,你是認真的嗎?」蕭景琰死死的盯著梅長蘇,眼神幾乎把他看穿了過去。
  「景琰……你已經是皇上,很多事情不能太顧忌我,而是要顧全大局。」梅長蘇呼出一口氣,語重心長的希望能讓蕭景琰想通。
  但想通是一回事,真正去做卻又是另一回事。
  「……我知道了。」
  蕭景琰冷著臉起身,由上而下的看著梅長蘇。「我會想辦法讓自己成為你希望的那個、公正無私、清明公允的好皇帝。」
  接著大約過了一個月,蕭景琰都沒有到蘇宅,已往就算不是為私事,蕭景琰也會因為朝政的問題而來蘇宅找梅長蘇求解,但這一整個月,明的暗的都沒來,終於讓蘇宅的其餘人等感到奇怪了。
  「那個……宗主?」
  黎綱走到梅長蘇面前,一臉擔心的開口。「靖……皇上是不是已經很久沒有來了?」
  梅長蘇正看著手中的書冊,頭也沒抬輕哼了一聲,就算是回答了。
  「宗主,你是和皇上吵架了?」要說梅長蘇不在意蕭景琰,那自然是不可能的,黎綱認識梅長蘇這麼久,怎麼會不知道這個從小到大的摯友對他而言有多種要,所以對於梅長蘇現在的反應,黎剛直覺就是兩人出了什麼事。
  但如果要說吵架,那兩人吵架鬥嘴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但向來氣不過夜,蕭景琰隔天又會像沒事一樣來找梅長蘇,而梅長蘇也像是不記得前一天的爭吵,所以這次的情況明顯不太對。
  「沒有吵架。」梅長蘇終於嘆口氣,放下了手中的書,抬頭看向黎綱。「那頭大水牛……」
+++
  「皇上,梅長蘇求見。」
  就在剛才,蒙摯一看見梅長蘇親自入宮要找蕭景琰,除了驚訝他也表現不出別的表情了,自從小景琰登基後,梅長蘇可是從來沒有入宮過,一來是避人耳目,二來也是不方便,但最近蕭景琰的心情頗差,這時梅長蘇又來求見,就連蒙摯都看的出來,兩人想必是鬧矛盾了。
  「……今日公文繁多,朕沒有閒暇,讓他回去吧。」聽見梅長蘇來了,蕭景琰心裡確實有些激動,這一個月來,他一直忍著不去見梅長蘇,最大的主因不外乎也就是有些賭氣的成分,這一個月即便沒有去蘇宅,他也沒有心情去後宮,就是留在自己的宮殿裡日日批閱奏摺。
  「呃、讓小殊……回去嗎?」蒙摯身為一直在一旁看著的人之一,當然知道蕭景琰跟梅長蘇的關係,現在蕭景琰的態度讓蒙摯完全摸不著頭緒。
  蕭景琰沒有再回話,只是低著頭繼續看著手上不知道已經來回看幾次的奏摺,經過這一個月的日夜操勞,奏摺早就批得差不多了,手上這份更是已經看了一整天,至於到底有沒有看進去,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見蕭景琰沒有要搭裡自己,蒙摯也只好小小的嘆了口氣,轉身離開了大殿。
  其實這件事情讓其他人和梅長蘇說一聲就可以了,但梅長蘇可不是一般人,蒙摯絕對不希望讓他難堪,親自去說肯定會好上一些的。
  但就在他到了剛剛梅長蘇求見的地方時卻發現,梅長蘇根本就不在,這裡空蕩蕩的一個人也沒有。
  「難不成……小殊早就猜到皇上不會見他,所以回去了?」蒙摯嘴裡都咕噥了幾句,一臉疑惑的回到他的崗位。
  而蕭景琰在蒙摯離開之後,就把奏摺丟到一邊,緊鎖著眉頭臉色嚴肅。
  梅長蘇從他登上皇位後,就沒有入過宮,今天特地來見他,肯定是有話要說的,但剛剛一時頭腦發熱,居然拒絕了梅長蘇,老實說他有些後悔,有什麼事情是不能見面好好說的呢?
  一邊想著,蕭景琰的心情就是好不起來,便起身回養居殿休息了。
  但才剛踏入養居殿,他就發現已經有人在裡面了。
  「什麼人!」
  蕭景琰警戒的看過去,養居殿可不是隨便誰都能出入的,就連宮女平時也不會在裡面溜達,此時這人還是在最裡頭的床鋪那邊,很容易就可以讓人往暗殺那邊連想。
  「是我。」
  熟悉的聲音從布幕後方響起,熟悉的輪廓越來越清晰,是梅長蘇緩緩的走出來,臉上依舊帶著自信的笑容。
  「皇上不打算見我,我便自行前來,壞了規矩,皇上要命人抓我嗎?」梅長蘇的笑容雖然自信,卻有一絲溫怒,一般來說、梅長蘇從來不會這樣和蕭景琰說話,尤其在他成為皇上之後。
  理智上來說,梅長蘇雖與蕭景琰相戀,卻始終保有一絲君臣之禮,不是他不相信蕭景琰,而是他不希望自己成為不知輕重之人,皇上總歸和平民百姓不同,很多時候,君主說一便是一,說二便是二,除非有嚴重的錯誤,否則梅長蘇不會過度糾正蕭景琰。
  但這次的事情他確實也有一些惱火,愛人之間小打小鬧純屬正常,可卻是他們之間所缺少的。
  而梅長蘇很清楚,他稍微任性點,蕭景琰是絕對不會介意的,甚至可以說蕭景琰希望他這麼做,他再清楚不過了。
  就像過去一樣,互相打打鬧鬧的。
  「小殊,你知道我不會……」蕭景琰的聲音就如梅長蘇料想那樣,溫和了了許多,語氣也帶了些不捨。「我怎麼會讓人抓你?」
  「是嗎?我以為皇上不想見我。」梅長蘇瞇起雙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還是皇上喜歡哪個妃子了?這也……」
  「小殊!」
  蕭景琰打斷了梅長蘇的話,大步的走向前。「你明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小殊,我怎麼可能喜歡上其他人?你明明知道。」
  「是,我知道。」看到蕭景琰的神情,梅長蘇也不打算捉弄他了,只是微微的笑了下。「我也沒要你去找其他妃子,景琰,我只是提醒你,總要立太子的。」
  「……我知道,但是你上我去陪後宮,小殊,我去陪後宮那你呢?你不在意嗎?我必須……必須與一位女子產下龍胎,但這樣我和你……」
  「景琰,我和你本來就不是能公告天下的關係,況且你還是皇上,皇后與皇子都是必要的,沒關係,我沒辦法讓你為這段感情守住自己,但我能讓自己為這段感情堅守。」
  看著梅長蘇,蕭景琰閉起雙眼,再緩緩的睜開,讓這張清晰的臉孔重新出現在自己面前。
  「小殊,我只想問……你真的願意讓我去陪後宮嗎?」
  最後梅長蘇笑了笑,身手撫上蕭景琰的臉頰。
  「不願意,雖然這是必須的,但我不願意,只要想到那樣的畫面,就讓我難以忍受,所以景琰,以後別再這麼久不來見我了,我想你。」
  蕭景琰睜大雙眼,愣了幾秒後便一把將梅長蘇湧入懷中,感受著這一個月來都沒有感受到的溫暖。
  「對不起……小殊,我沒有辦法為我們守著自己的身體,讓你受委屈了,對不起。」
  其實梅長蘇一點也不需要蕭景琰的道歉,因為這個皇上的位子就是自己為他打下的,真要說,或許該怪自己吧。
  為了阻止蕭景琰繼續道歉,梅長蘇推開了那個溫暖的胸膛,嘴湊了過去吻上了蕭景琰的豐唇。
  而就在梅長蘇要退開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後腦勺被一隻大手緊緊的按住,一時間完全無法移開,而蕭景琰的吻異常的熱烈,與之前相比完全不是一個等級,像是一頭餓了很久的野獸,幾乎就要把他吞了。
  「嗯……嗯嗯……」梅長蘇悶哼了幾聲表達抗議,他的氧氣也早已被吸空了,現在他只覺的腦袋發熱,心跳也越來越快,意識已經開始有些模糊。
  但蕭景琰就像沒有聽到一樣,另一手更是直接摟住了梅長蘇的翹臀,重重的揉捏了起來,也在這時、梅長蘇才發現蕭景的下身已經微微的有了些反應。  
  難不成是太久沒見,一發不可收拾?
  梅長蘇沒有特別驚訝,畢竟他也是男人,他承認自己現在確實也想要蕭景琰,所以現在的發展其實是好的方面,只是蕭景琰從沒有這樣主動過,這倒是讓他有些新鮮。
  而蕭景琰沒有讓梅長蘇思考太久,強而有力的雙臂直接把梅長蘇推倒在後頭的床鋪上,一把便扯掉了擋在眼前的衣物,露出了雪白精緻的肌膚。
  「景琰,別這麼……」
  別這麼急!
  梅長蘇還沒說完話,馬上就被胸前和身下的雙重刺激堵住了,蕭景琰一手壓在自己的手腕上,另一手則是已經緊緊的握住了他身下的玉莖,柔軟的舌尖則是在自己胸前的粉紅點上來回打轉,可謂雙管齊下。
  蕭景琰什麼時後會這些了?
  梅長蘇被蕭景琰弄得渾身酥麻,相較於之前,都是他主動比較多,這次被人壓在身下做足前戲,讓他極度不習慣,但也因為這樣的不習慣,感官愣是比平常放大了好幾倍,細緻的肌膚更加敏感了。
  一直到蕭景琰的手指已經探到他身後,開始按壓著那小小的皺褶後他才像是忽然清醒一樣,渾身發出了一陣顫慄,頓時哪都不對勁。
  「景、景琰……等等……」不開口還好,這一開口,梅長蘇一時間幾乎認不出自己的聲音,這帶著一些喘息的柔軟聲線,真是他自己嗎?
  「小殊,放心,這次……交給我就好。」蕭景琰的聲音低沉而有磁性,隔著一段距離卻像是在耳邊低語一般的讓人暈厥。「放輕鬆……」
  梅長蘇瞪圓了雙眼,主導權被剝離的感覺讓他不由得緊張了起來,這種無法控制的場面是他最大的弱點,這時後居然有些不知所措。
  「不,景琰,等等……」
  「沒關係,小殊,別怕……」
  怕?
  「笨蛋,我不喜歡這樣!」梅長蘇一時有些惱怒,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一把推開蕭景琰,轉身就要爬起來。
  但這時發生的事情就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了。
  蕭景琰一把按住他的腰,直接將他面朝下的壓在床上,而剛剛彎曲的腳則是讓他的屁股高高的翹起,最隱私的部位頓時一覽無遺。
  「蕭景琰!」
  梅長蘇又羞右腦的吼了一聲,卻發現身後那個隱密的部位好像碰上了什麼濕黏的東西,柔軟的不斷衝擊著那個一開一合的小嘴。
  他簡直不敢相信那個東西正舔舐著自己。
  「景琰……景琰……好了,別舔了……真的……」
  梅長蘇的聲音幾乎是哀求的,現在的事情已經完全脫離了他的預料,而此時他最自豪的腦袋也完全派不上用場,早已什麼都無法思考了。
  這一次蕭景琰倒是聽了梅長蘇的話,離開了那個已經被他舔的濕濕黏黏的後穴,但取而代之的,卻是他腫脹發燙的玉莖。
  而這次梅長蘇甚至來不及發出半點聲音,蕭景琰已經猛力的挺腰,把那碩大的凶器頂了進去,而這樣的體位更是讓他進入到最深處,從沒進入過的深處。
  挺進後大概過了幾秒,梅長蘇才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冷氣,接著劇烈的疼痛逼出了他的冷汗,他張著嘴,一時間居然發不出聲音。
  「小殊……」
  蕭景琰低聲喊著,接著開始扭動自己的腰,開始在那緊緻的後穴前後抽送,每一次都幾乎整根拔出,又完全沒入。
  「啊……」
  在一次蕭景琰用力的頂入後,梅長蘇發出了單音節的叫聲,被大幅度抽插的穴口又麻又癢,一陣陣酸疼感更是襲遍全身。
  被人從後方頂入,讓梅長蘇無力招架,他看不見蕭景琰的臉,只知道自己的臀部被高高舉起,大幅度的抽插讓他渾身顫抖,從沒有感受過的快感不斷的侵襲著他的腦袋,這與他自己掌控一切的房事更加激烈,因為他無法控制,每一次的撞擊幾乎都超乎他的想像,每一次都超過了他能忍受的範圍。
  「啊、景琰……太、太用力了……嗚嗯……疼……」
  「嗯……小殊……」
  蕭景琰像是沒有聽見一樣,反而加快了頻率,一下一下的衝擊到深處,而用力過猛的結果就是不斷的發出肉體拍擊聲,梅長蘇的嫩臀被撞的不斷顫抖,雙腿更是完全無力支撐,整個人已經可以說是完全任人宰割了。
  「景琰……景琰……啊、嗯啊……」
  「小、小殊……」
  「嗚嗯嗯嗯──!」
  +++
  「小殊,我會聽你的,盡快立太子。」
  蕭景琰摟著梅長蘇,兩人一絲不掛的躺在床鋪上,碩大的空間中瀰漫著強烈的男性賀爾蒙。
  「嗯……」梅長蘇虛弱的躺在蕭景琰的懷裡,剛剛那一場格外激烈的房事讓他全身發軟無力,不知何時才能下床了。「但其他事情也不能擔擱,金陵城中大約一周就會發生各種大小事,你不來蘇宅,我也沒法告知你……」
  「小殊,你的意思是……要我每周去找你一次?」蕭景琰一臉呆愣的轉頭看向身旁的梅長蘇,但這角度其實也只看的到鼻子而已。
  「沒錯。」
  梅長蘇微微抬了抬下巴。
  「每周至少得來找我一次,不然你就別來找我了。」
  聽了梅長蘇的話,蕭景琰笑了出來,輕輕的在梅長蘇的鼻頭落下一個吻。
  「我肯定會去找你,一周一次……能更多嗎?」
  「不能。」
  「那就一周一次……」
#靖蘇  #瑯琊榜  #琰殊  #胡受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