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吻兩下,一輩子】派瑞x哈利(Kiss Kiss Bang Bang)1-2

  他不想放棄。
  以前就是因為他沒有勇氣,永遠都只能當最好的朋友,沒有交過女朋友,沒有努力去追求過任何人,這次他是不是應該稍為努力看看?
  哈利拿著一直張粉紅色的名片,而眼前的正是這裡最有名的同志酒吧,這間酒吧就蓋在離事務所不遠的一條巷子裡,他之前就聽派瑞說過,但他從來沒有想過要去了解。
  深呼吸一口氣,哈利推開門走了進去。
  人沒有哈利想像的多,裡面頂多5人不到,包含吧台人員也不過8個,但裡面空間寬敞,看起來挺舒適的。
  「嘿!新來的?」一個坐在吧台邊的男子朝他看了過來,露出了有些陽光的笑容。「別發呆,過來坐阿?」
  哈利有些茫然的走過去,在與男人隔了一個位子的地方坐了下去,而那男人有些愣住的看著兩人中間空著的椅子,笑了笑就挪了過去。
  「不用緊張,這裡人都很好,而且這時間沒什麼人。」男人把一杯藍色在冒煙的液體推到哈利面前。「難搞的都不在,你可以輕鬆點!」
  「呃……謝謝。」哈利緊張的接過飲料,稍微喝了幾口,發現甜甜辣辣的,挺好喝。
  「看你挺憂鬱的樣子,跟男朋友吵架了?」男人連自我介紹都沒有,直接就開起了聊天模式,一旁的吧台人員似乎也已經很習慣了,在一旁沒有多插嘴。
  「阿不!是我單方面……」說著說著,哈利沮喪的垂下肩膀,咬著杯緣不知道在想什麼。
  「單戀阿!」男人豁然開朗,伸手拍了拍哈利的肩膀。「別難過別難過,我們都經歷過!對方是直男嗎?」
  「呃……不是。」哈利的大眼睛轉了轉,稍微思考了下發現似乎自己才是直男。
  「不是?那還比較有機會,告白了嗎?」
  「沒有……但我親了他。」
  「噗!」
  男人忽然被嘴裡的酒給嗆了一口,咳了幾聲。
  「我真是太小看你了,挺有行動力的阿……那你想告白嗎?」
  哈利點點頭。
  一旁的酒保也挑了下眉,已他專業的眼光來看,哈利肯定是個直男,沒想到自己居然想錯了?
  「來我教教你。」男人笑了笑,跟酒保要了一支筆一張便條紙給了哈利。「你呢,就把想告白的話抄在這,貼在掌心上,告白的時候忘詞就可以看了!」
  「這樣行的通嗎?」哈利疑惑的看著那個挺好相處的男人,才幾句話的時間,兩人好像已經很熟了一樣。
  但哈利疑惑歸疑惑,還是動手寫下了很多心裡的話,但寫著寫著,卻越來越低潮,只要一想到當時派瑞推開他後的表情,就覺得自己一點希望都沒有。
  要是他沒有忽然強吻派瑞……
  這樣說起來,哈利才又想起派瑞不也強吻過他嗎?這樣算不算是扯平了?
  「哈哈,你也寫太多了吧!」男人一手搭著哈利的肩膀,手掌緩緩的往哈利的頸窩摸去,但正認真的沉溺在回憶中的哈利並沒有制止他。
  忽然,哈利覺得眼前一晃,四周瞬間一片模糊,接著整個人直接向後跌坐在地板上。
  「嘿!你怎麼了?」男人跳了起來,馬上彎腰扶起哈利,而哈利全身無力的只能靠在那男人的身上。「不會喝醉了吧……」
  喝醉?
  哈利奮力的甩著腦袋,他的酒量不是特別好,但也沒有這麼差,而且這感覺一點都不像喝醉呀!難不成……
  「你……你給我喝……喝什麼……」
  哈利的手微微顫抖著想推開男人,但全身上下的力量都像被抽離了一樣,即便他意識清楚卻也沒辦法做什麼。
  「你說剛剛那杯嗎?是這家酒吧的老闆自己研發的調酒,雖然甜甜的,但酒精濃度很高的。」男人擔心的扶著哈利,抬頭問了下吧檯裡淡定的酒保。「今天樓上有空房嗎?他可能得休息一晚。」
  酒保沒有回話,就是默默的把一副鑰匙放到檯子上,上面有個吊牌,寫著301。
  「下次請你吃飯。」男人笑了下,收走了鑰匙後就直接扛起哈利,往樓上走去。
  「放我下來、你、你做什麼……」哈利頭暈的有點想吐,腦袋裡轟轟作響,只覺得天旋地轉的,連自己被帶到哪都不知道。
  男人開了301號房,直接把哈利丟到床上,飢渴的脫了自己的上衣後就整個人壓了上去。
  「真想知道你男朋友是誰?居然放一個這麼可愛的孩子來這種地方。」男人一手直接摸進了哈利的衣服裡,另一手則是拉開了他的褲頭。「你看就知道不是我們圈子的人,怎麼樣?想了解我們嗎?我馬上讓你深入了解。」
  哈利驚愣的看著直到剛剛還揚光開朗的大哥忽然變得如此陰險,才知道自己真的被坑了,那杯酒也肯定加了些什麼,一切都是算寄好的!
  很快的,哈利的上衣已經被脫了,褲子也被拉到膝彎處,還毫無反應的分身正靜靜的躺在腿間,而胸前的小點已經被弄得紅腫凸起。
  「不要……住手……不……」當男人的手緊緊抓住他腿間的東西後,哈利只覺得有種恐懼襲上全身,難不成自己真的要在這裡……被侵犯了嗎?
  他連女朋友都沒有交過,也沒跟派瑞告白過,就要被不認識的人強上了嗎?
  一邊想著,哈利的雙眼矇上了一層霧氣,淚水一下的就咕嚕咕嚕的掉了下來,發紅的眼眶更顯得他格外的可憐。
  但在這樣的情況下,這表情反而勾起了男人更大的興致,俯身開始啃咬著他的嘴唇。
  「你的嘴唇真可口。」男人無視了哈利一臉厭惡的表情,繼續用嘴往下游移。「不知道下面的小嘴是不是也這麼可口?」
  「不要……」
  男人的手指開始探向哈利的身後,在股間不斷的滑動。
  「不……拜託……」
  「放手……」
  「放開我--!」
  忽然,哈利的拳頭打中了男人的右臉,而男人也狼狽的倒到一邊,嘴角破了一個小洞,鮮血順著輪廓滑下。
  「我能動了?」其實自從被拋到床上後,哈利就一直想揮拳頭,但身體無力,所以才這樣任人宰割,但想著想著、剛剛忽然就能動了,現在不只男人,哈利也愣住了。
  「你小子……」
  哈利看見男人火大的爬起來,一個翻身就想趕快跳開,卻發現雖然他能稍為活動,身體機能卻還是鈍的可以,像是生鏽了一般,每個動作都慢了好幾拍,一下就被男人又撲回床上了。
  「放開我!」
  碰--!
  一聲巨響,寫著301號的房門就這樣重重的撞在牆壁上,而衝進來的人就是派瑞,一進門,他就看見了被脫得幾乎全裸的哈利,和壓著他、身下鼓起的男人。
  「放開他。」派瑞惡狠狠的瞪著眼前的男人。「不要讓我說第二次。」
  「等等等--我放我放……」男人嚇的馬上跳開,舉起雙手的退到床邊。「先把槍收起來……我不動總行了吧?」
  派瑞舉著槍,緩緩的靠近男人,而對方也跟著緩緩的往後退,一直到背碰上了冰冷的牆面,派瑞的槍就這樣直接抵著他的腦袋。
  「滾出去。」
  派瑞說完,馬上放下了手槍,一拳打在男人的鼻梁上,鮮血直接灑在了米白色的地毯上。
  「HO!老天,我滾我滾……」男人按著鼻梁,現在跟派瑞動手可不是好事,只好趕緊拿了自己的外套就跑出了房間。
  等到哈利再次更開雙眼看的時候,男人已經跑了,而在他眼前的是一個充滿怒火的派瑞。
  「派瑞……」
  哈利看著派瑞的臉,一顆心終於放下來,淚水就止不住了,紛紛跟著原來的淚痕一起掉落。
  「你來這裡做什麼?」
  對於哈利的淚水,派瑞像是沒看見一樣,他嚴肅的盯著坐在床上的哈利。「很好奇?想來看看?你不是小孩子了!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派瑞難得的吼著哈利,而那個原來還在哭的人也被吼的縮了回去,整個人愣愣的看著派瑞發作,張著嘴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我不需要一個連自己都保護不了的人當助手,哈利!」
  這句話就像一到雷,直接劈在哈利的頭上,他睜著雙眼看著派瑞,他很希望自己聽錯了,但沒有,這句話確實是派瑞說的。
  事情果然還是搞砸了,他不過是想多了解自己喜歡的人,卻反而被討厭了……他果然什麼事都做不好,這不是他早就知道的事情嗎?
  這下搞到連助手都不能做了,或許這大城市真的不適合他,他該回家了,該回去那個整天渾渾噩噩的生活,那才是屬於他的世界。
  「對不起……」哈利用盡全力希望自己的聲音不要顫抖,身體也稍微回了力氣,他緩緩的爬下床,不斷躲避著派瑞的眼神。
  派瑞沉默了幾秒,接著快步的出了房間,頭也不回的走了。
  看見派瑞直接離開,哈利靠在牆壁上,原本止住的淚水又大滴大滴的落下,他拉了拉自己被扯開的衣服跟褲子,想把他穿好,手卻顫抖得沒辦法好好運用,搞了老半天還是沒穿上去。
  哈利阿哈利,你在做什麼?
  哈利閉起雙眼,稍微紓緩了自己的呼吸。
  不過就是失戀而已,這有什麼?誰不失戀?大家都會失戀,只是喜歡的人剛好不喜歡自己而已,這機率很高,大家都是這樣的。
  哈利不斷的在腦海裡說服自己,安慰自己,想著不過就是回到過去的生活,這也沒什麼,他都這樣活了幾十年了,後半輩子繼續這樣又如何?
  最後哈利隨便拿了條毯子就把自己的下身包著,逃跑似的離開了這個零亂的301號房。
  而派瑞再進來時,房間已經沒有半個人了。
  「那小子跑哪去了……」派瑞放下手邊的熱毛巾,馬上就看見了丟在床上的衣服跟地板上的鞋子,想起剛剛哈利的樣子……他該不會就那個狀態跑出去了吧?
  正想著要上哪去找哈利,派瑞把床上的衣服收了起來,卻摸到了一張便條紙,打開一看,卻發現上面寫著密密麻麻的字,而筆跡就是哈利的。
  上面寫了很多東西,但派瑞並沒有太認真的看進去,因為最後一行的最後一句話,吸引了他的目光。
派瑞,我喜歡你,我真的喜歡上你了……
  他身為偵探,對任何事物肯定是觀察入微,許多東西不需要人家開口,他都能猜到其中的緣由,但哈利……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直男,當初被他吻的時候還那樣的排斥,他壓根就沒想過哈利會愛上他……
  果然愛情是最不能預測的,最無法推理的。
  知道哈利的心意後,派瑞再回想這一年多哈利的態度,哈利做過的事情,就忽然什麼都懂了,也有一種名為懊悔的情續湧上心頭。
  如果哈利真的喜歡我,那他是用什麼心情吻我的?被我推開後,他又是什麼感覺?被我說了不了解我後就跑到這種地方的心情……還有差點被人強暴的無助。
  他忽然可以理解剛剛哈利一看見他來救人後就哭得唏哩嘩啦的樣子,那眼神是在跟他求助,是在告訴他,他很害怕,很難過,他需要安慰。
  那剛剛自己怎麼跟他說的?
  派瑞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把紙條收到了口袋裡,毛巾也不拿了,直接跑出房間。
  根據他的推斷,哈利八成以為自己不要他了,所以才難過的離開的吧?
  「這小子到底要多久才會變的聰明一點……」派瑞喃喃自語的跑到一樓的大廳,問了服務員後發現哈利根本沒有離開飯店,要到酒吧去也得經過這裡的。
  他可以躲在哪裡?
  派瑞跑回到三樓,來回走了兩圈後就直奔廁所,第一間、第二間、第三間……終於到第四間,被鎖上的門。
  派瑞看了眼門縫中透出的腳趾頭,確認了大概就是沒穿鞋的哈利了,就開始用力的敲著門。
  「哈利!開門!」
  發現門內的人完全沒有要開門的意思,派瑞舉起腳用力踹開了門,就看見了一個在牆腳縮成球的人,裹著一條毯子,抬起來的小臉佈滿了淚痕,看起來就像是被遺棄的小狗一樣,無辜又可憐。
  「真是的……」
  派瑞大大的嘆了口氣,伸手把縮成一團的人給打橫抱了起來,而哈利則是順是的靠在派瑞結實的胸膛上,大大的溫暖瞬間包覆了他。
  「你真的喜歡我?」
  哈利的睫毛顫了顫,也沒辦法去想為何派瑞會知道了,他沒有勇氣抬頭,只是縮在他懷裡瑟瑟的點點頭,這個點頭的回應已經可以算是告白了,意識到這點讓哈利渾身不自在,心跳也越來越快,腦袋也不斷的發熱。
  感受到縮在懷裡的人點頭的動作,派瑞的心裡也有些發癢,這小子能不能別這麼可愛?這樣他要怎麼忍的住?
  但仔細想想,哈利或許並不需要他忍,現在他應該讓哈利感受到自己被需要的溫暖……派瑞冷靜的思考了下該怎麼處理後,已經把人抱回了301號房,並關上房門了。
  哈利重新回到了柔軟的床上,但他卻還沒辦法搞清楚現在的情況……派瑞在他面前脫了上衣,然後爬到床上,把自己壓在身下。
  「等等、派瑞,你做什麼?」剛剛被男人強壓的畫面頓時浮現在腦海中,哈利有些驚恐的往後縮,訝異的看著眼前他暗戀的人。
  「你不是喜歡我嗎?」派瑞瞇起雙眼,嘴角微微的勾勒出一抹笑容。「你知道兩個男人在一起,要怎麼上床嗎?」
  「你說……上床……」現在的哈利幾乎只聽的見自己的心跳聲,呼吸急促的讓他胸口有些不舒服。「我……」
  看著哈利有些害怕的樣子,只要想到剛剛那男人壓著哈利時、也是這副光景,派瑞就覺得異常的火大,他俯下身吻上了那片柔軟的嘴唇,舌頭強硬的闖入了哈利濕熱的口腔,在體頭肆虐翻攪著,偷走了他所有的氧氣。
  哈利被這又香又甜的吻弄的渾身酥軟,派瑞正在吻他……這是派瑞的嘴唇、派瑞的舌頭、派瑞的擁抱……哈利緩緩的閉上了雙眼,全心感受著這這個熱吻,心裡像是有什麼東西越來越滿,幾乎就要溢出來了。
  派瑞仔細的品嘗著懷裡的人,他感覺到對方的小爪子正揪著他的背,胡亂的摸著,心裡就有一股暖流……他也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他也單身很久了。
  但就在派瑞把哈利的褲頭給解掉後,那個原來還抓著自己的小爪子忽然推開了他,兩人之間一瞬間就拉出了一大段距離。
  「哈利?」派瑞納悶極了!他腿間的東西已經有反應了,熱火才剛被撩起,哈利推開他做什麼?又在鬧什麼彆扭嗎?
  「我……我喜歡你。」哈利低著頭,泛紅的臉頰讓他顯得更加可口,但派瑞卻只能遠看著乾等。「如果、如果你跟我上床,我覺得……呃……很開心……」
  「但是我不想是這樣的情況上床……派瑞,在你喜歡我之前……我不希望你是因為同情我才……」
  聽到這裡,派瑞忍不住翻了一個大白眼,他怎麼就忘記這小子有點情感潔癖!不願意跟不愛自己的人上床嗎?那個笨腦袋什麼時候可以靈光點?
  派瑞一把推倒哈利,直接把人死死的扣在床上。
  「你跟著我這麼久了,怎麼還是沒有變的聰明一點?」瞪著哈利圓滾滾的大眼驚,派瑞已經完全忍不住了,只好將嘴湊到哈利的耳朵邊,吐出了一口熱氣。「你以為,那時候我吻你真的是為了躲避警察嗎?哈利,我不可能吻一個我不喜歡的人。」
  「咦……?」哈利瞬間回想起,他們兩人第一次的接吻……就是在剛認識不久,在飯店外被他強吻的那次。「所以你……」
  「我喜歡你,哈利。」派瑞不得不承認,在他當初認識哈利時,就被他的氣息所吸引,那對大眼睛常常看的他心慌,但他是個成熟的男人,也是個成熟的同性戀,他可以把這種心思藏得很深,讓所有人都看不見。
  即便如此,他那時候還是忍不住用躲避警察的藉口,強吻了哈利,當時這讓他很後悔,真的,尤其哈利是個直男,當時哈利所露出的、厭惡的表情就刻在他的腦海裡,久久揮之不去。
  這或許就是即便後來哈利表現的再奇怪、再不自然,他都沒想過哈利是喜歡上自己的原因了吧。
  「嗚……」原本以為哈利會開心的,沒想到聽見了告白後,哈利反而掉下了眼淚……但確實是在笑沒有錯,一邊笑一邊哭的樣子讓派瑞有點心疼。
  派瑞緊緊的把人抱到懷裡,揉了揉那顆小腦袋,有點捲的短髮一下就被他搓的亂七八糟的。
  「派瑞……」哈利的褲子被派瑞丟到了房間的角落,露出了腿間以驚有了反應的小東西,沒多久、派瑞的大手已經握住了那個敏感的地方,開始有些粗魯的套弄。
  「嗯……嗯……」
  哈利舒服的發出了幾聲呻吟,脖子跟肩膀也因為敏感而微微的擺動著。
  「嗚嗯!」
  派瑞用指甲摳弄著慾望的頂端,強烈的刺激弄的哈利一陣酥麻,眼眶一下就佈滿了生理上的淚水。
  忽然,哈利的雙腿被高高的舉起,放到了派瑞的肩膀上,露出了身後那最隱密的部位。
  「呃……等等、痛!」派瑞的手指用力的擠入了哈利身後的小穴,從沒有被異物入侵過的地方又緊又乾澀,派瑞的手指甚至沒有辦法推到底,有點半卡在中途了。
  但這裡可是飯店,該有的都會有,派瑞翻了翻床邊的矮櫃,馬上就摸出了一罐潤滑劑,擠了一些在那乾澀的交接口後,手指就順利的插進去了。
  「等、感覺很怪……派瑞……感覺不是很好……」
  哈利微微的扭曲著身子,身下的穴口被撬開的酸疼感讓他難以忍受,有異物入侵的感覺也非常的不習慣,忍不住使力想把裡頭的東西給排出來。
  但對於派瑞來說,不斷收縮的腸道根本就是在邀請他,把他吞得更深,咬得更緊。
  很快的,第二隻、第三隻手指也跟著擠了進去,派瑞也不讓哈利慢慢習慣了,三隻手指頭馬上就開始了高頻率的抽插,而在某次的抽插裡,派瑞的手指碰到了一個微微凸起的地方,而這一碰,居然引裡了哈利黏膩的嬌喘,就知道了他找對地方了。
  哈利被那一下刺的全身發軟,而派瑞卻也好像發現了什麼一樣,開始猛烈攻擊那個讓他最難以忍受的地方,一下一下的抽插讓他的小腹開始有種憋尿的感覺,好像一放鬆就有什麼東西會跑出來一樣,渾身緊繃的難受。
  「不要一直……那裡……嗚嗯……」
  哈利難耐的帶著哭腔叫喊著,但身下的派瑞卻完全沒有要停止的意思,手指抽插的頻率甚至抽插得更加快速,不斷上上下下的轉換角度衝擊,而無論怎麼轉,都還是進攻到同一個敏感點上。
  「阿、阿……」
  「嗚……嗚嗯……」
  「咿……」
  哈利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被人用手指插到高潮,但現在的他腦子一片空白,體內的變化讓他完全沒有辦法控制,一種奇怪的快感一波一波的湧上來,讓他只能放下面子放聲叫喊,直到一波白色的液體瞬間噴出,灑在了派瑞的身上。
  這對哈利而言是第一次,派瑞也不想嚇到他,本來就打算稍微玩一下就好,見哈利已經宣洩出來,派瑞把手指抽了出來就想起身下床,沒想到哈利的雙腳居然瞬間纏住了他的腰。
  「別……別走……」哈利的聲音又酥又軟,聽的派瑞耳根一陣麻。「還沒有結束……」
  自己的愛人就在身下這樣要求,不繼續做的話還是男人嗎?
  「真受不了你。」派瑞扶起自己腿間腫脹的東西,準確的抵住了哈利不斷收縮的小穴。「等等就算你喊停,我也不會停了。」
  「嗯……」其實哈利是想回話的,但才剛張開嘴,就感覺到身後的蜜穴被牆硬的翹開,緊繃的的撕裂感蔓延出來,疼的他弓起身子,渾身顫抖。
  從自己被咬多緊,就可以判斷被上的人有多痛了,派瑞被哈利的小嘴咬的喘不過氣,但只要想到哈利有多痛,他就不能繼續這樣卡在這。
  派瑞伸手把哈利抱了起來,讓他直接坐在自己的腿上,雙手則是緊緊的環抱著那個微微顫抖的小身子。
  「乖,深呼吸……」派瑞的聲音比平常更加低沉,充滿了情慾,哈利被派瑞吐在耳邊的氣息融化了不少,身體也不像剛剛這樣僵硬,但身後的疼痛還是無法忽略。
  「聽我的,哈利,深呼吸……」派瑞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擠了一些潤滑劑,塗抹在他跟哈利的交接處,讓他能更好的進入。
  等到潤滑劑終於起了效果,派瑞一股作氣的就按著哈利的腰,把人往下拉,他挺立碩大的慾望瞬間就貫穿了哈利,全都埋了進去。
  「啊啊!啊……」派瑞狠狠的撞擊也是算過角度的,直接就撞在了哈利最敏感的那個部位,原本剛宣洩過、已經沒什麼朝氣的小東西又馬上抬起了頭,意氣風發的聳立在空氣之中。
  「哼嗯……派瑞、好深……嗚……」
  哈利緊緊的抱著派瑞的脖子,雙腿也緊緊的夾著派瑞的腰,身下也緊緊的咬著派瑞的慾望,此刻他才真正感受到,現在他全身上下都充滿了派瑞,充滿了這個他暗戀很久的男人。
  「哈利……你抱這麼緊我沒辦法動……」派瑞也很苦惱,哈利根本把他當浮木一樣緊緊的抱著,他連腰都沒辦法動,要怎麼進出?可他又不忍心推開這個沒有安全感的擁抱,他已經不小心傷過哈利了,以後他不想再傷到他,一次都不想。
  「不要……」哈利軟軟的聲音從派瑞的頸窩響起,他撒嬌般的用臉蹭了蹭派瑞。「不要離開……就這樣……」
  派瑞有無言的聽著哈利的要求,雖然自己身下脹的充血的東西一直待在哈利體內,他是很舒服沒有錯,但不抽插不動作的話、就只能卡在這了。
  稍微想了一下,派瑞依然緊緊的抱著哈利,只是身體開始胡亂的擺動,而深深埋在哈利體內的東西也隨著擺動開始前後左右的游移,反而在裡面大肆進攻。
  「啊、啊、嗯……」
  「派瑞……派瑞……」
  「呃嗯……」
  「派瑞……我……我愛你……」
  派瑞親吻了哈利的眼角,用鼻頭磨擦了他的臉頰。
  「我也愛你,哈利,我愛你。」
  +++
  「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那裡的……?」只要一想起那天被人強壓的畫面,哈利就覺得很可怕,他當下雖然緊張又覺得噁心,但現在回想起來,已經可以用恐懼來形容了,他無法想像……如果派瑞沒有找到他,他該怎麼辦?
  「你的手機掉在吧檯前面。」派瑞也不敢想如果他當時沒有找到哈利,哈利會有什麼下場?這傢伙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看來以後要靠他看緊一點了。「正好那個酒保跟我關係不錯,看見你手機桌布是跟我的合照,就馬上連絡我了。」
  「是這樣啊……」哈利忍不住糾結了一下那個"關係不錯"是哪裡不錯,但想一想又覺得這樣簡直跟戀愛中的小女生不是沒兩樣嗎?又趕緊打消這個念頭。
  他現在應該問點別的,讓自己開心點。
  「所以……你從一開始就喜歡我了?所以才吻我的嗎?」
  從那天的告白到現在,已經隔了三天了,哈利才忽然想起這件事情。
  「也不能這麼說。」派瑞否定了哈利的發言。「當時我只能算是欣賞你。」
  「那……那你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我的?」哈利顯得有些失落,他以為派瑞這麼早以前就喜歡自己了,沒想到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吻完之後。」
  「咦?」
  派瑞笑了笑,伸手撫摸著哈利的脖子。
  「那你是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
  「也是吻完之後吧……不過是第二個吻。」聽了派瑞的回答,哈利的臉頰微微的泛紅。
  「第二個什麼?我們只吻了一次。」派瑞忽然聽不懂了,要算起來的話,第二個吻不就是哈利強吻他嗎?但哈利明明更早就喜歡自己了才對。
  「不,我們吻了兩次!」哈利現在才想起來,第二個吻是他在對派瑞做人工呼吸的時候,只是那時後派瑞根本就沒有意識,應該完全部知道才對。「在你不知道的時候。」
  對於派瑞不知道這件事情,哈利心情居然有些好,有種奇怪的優越感。
  「……是嗎。」
  「呃啊!」
  派瑞緊緊扣著哈利的腰,抬起他的翹臀猛烈的撞了幾下,而哈利正趴在辦公桌上,被頂的晃來晃去的。
  「沒關係,以後只會有你不知道的。」
  「嗚、嗯、小、小心眼……啊!」
  派瑞一下一下的撞擊著哈利,肉體的拍擊聲迴盪在整個辦公室內,一種屬於男人的淫穢氣息飄散在空氣之中,讓人情慾高涨。
  「嗯、啊、啊……派瑞?你要、你要做什麼?」哈利被派瑞翻了個身,被人從正面完全抱起,背往後頂上了牆壁。
  「換個姿勢繼續。」
  「啊!嗚、嗯、嗯……」
  「再換這個!」
  「咿啊--」
  - 完 -
#吻兩下打兩槍  #派瑞X哈利  #RDJ  #小勞勃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