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總有一天】衛九 - 章之十七 (風中奇緣)

  優美的琴音環繞在碩大的宮廷內,舞群擺動著身子,絲娟優美的漫天飛舞,坐在正中央的皇上看的盡興,頻頻拍手讚賞。
  而坐在兩側,受了皇上邀請的皇親貴族及文武百官自然也是頻頻點頭讚許。
  「好,好!」隨著舞群和樂師退下,皇上拍著手開心的叫好,下方的貴賓們也紛紛跟著拍手。
  而這次宴請各皇親貴族和文武百官當然不會只是要看舞聽曲,只是大家都不知道皇上葫蘆裡是賣什麼藥。
  而就在這時,一位美麗動人,身穿異族服飾的女子走了進來,那外表竟與莘月有些相似,靈動的雙眼不同於一般姑娘,而是透露出一股野性,烏黑亮麗的長髮沒有豎起,柔順的垂至腰間,隨著步伐微微的飄起,散發出了迷人的香氣。
  「玉兒參見陛下。」女子的聲音帶了些甜膩,與外表不同,頗有些嬌滴滴的氣質。
  「好,果然是個美人兒。」皇上滿意的招招手,要玉兒上前到身邊。
  而正當所有人都以為,是皇上想再納個妃時,皇上將頭轉到了坐在一邊的衛無忌跟莫循。
  「無忌,來!」衛無忌被皇上喊的滿頭問號,轉身看了眼身邊的莫循,而莫循的眼神居然有些微妙,但皇上叫他,他也不敢多耽誤,起身便走了過去。
  「無忌,來,這是苗族的三公主,心玉。」皇上笑瞇瞇的看著衛無忌,接著拉起玉兒的手就放到了衛無忌的手上。「朕呢,要把玉兒許配給你,以後、你每年都得帶玉兒回苗疆探親。」
  衛無忌瞪大了雙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最終在自己的手覆蓋上玉兒纖細的手時,猛的抽離開來。
  把手抽出來後衛無忌才發現自己的失禮,一抬眼、就對上皇上不太愉快的臉,心裡不由得一驚。
  「陛下,無忌……只想著保家衛國,還不想沾上兒女情……」
  「不就是忘不了莘月嗎?」
  皇上打斷了衛無忌想開脫的話,面露不悅的瞪著他。「朕也是為你著想,莘月姑娘不會回來了,而這位玉兒公主,與莘月不還有幾分相像嗎?」
  「不……陛下,不是這個問題……」
  如今他已經發現自己喜歡上莫循,又怎麼可能再娶苗疆公主?放在平常或許是沒問題的,可莫循入贅自己宅邸,但卻沒有成親,現在若娶了那個玉兒公主,那莫循不就還成為妾了?
  可這話他能說嗎?
  衛無忌用眼角餘光瞄著坐在一邊的莫循,而當他看見莫循一臉淡漠的樣子,心底居然有些著急了。
  「皇上,現在邊關戰事連連,成親之事還是先暫緩吧,請陛下三思。」說完,衛無忌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伸手拉起莫循,讓對方可以扶著自己站起來。「今日還有軍務要商討,無忌先告退了。」
  接著,衛無忌也不等眾人回過神,扶著莫循就這麼離開了大墊。
  「衛將軍,剛剛在大殿上對皇上做出的那些舉動是否有些不妥?」
  一直到兩人上了馬車,莫循才微微皺起眉頭,看著坐在身邊的衛無忌。
  「……剛剛的確是我太急躁了,確實不妥,但我有什麼辦法?我一點也不想娶什麼苗疆的三公主。」衛無忌當然知道自己剛剛的態度有多糟糕,對方可是皇上,以前都忍得住,這次怎麼會這麼衝動?但只要一想到皇上想把苗疆公主許配給他,他心裡就是有一把火。
  當初要莫循入贅他衛將軍府的不就是皇上嗎?現在又要把這個明顯就是為了國家聯姻的三公主塞給自己,想著就不舒服。
  皇上也不是沒有皇子,隨便塞給哪個皇子便可,怎麼就老想塞給他?
  見衛無忌心情不是很好,莫循也索性就不開口了,雖然最近衛無忌待他不錯,三番兩頭往別院跑,但莫循絕不是人給了甜頭就會得寸進尺的人,他可忘不掉衛無忌生氣時的手段,現在衛無忌明顯正在氣頭上,還是別攪和的好。
  沒多久,馬車回到了衛府,衛無忌小心翼翼的扶著莫循下馬車,而前來接應的下人們各個看傻了眼,尤其是陳叔,他服侍衛府多年,衛無忌更是從小看到大,他可從沒看過衛無忌扶著誰下馬車。
  「總之,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娶那個公主,我衛無忌一生只娶一個人。」衛無忌一面把莫循扶到別院,一面偷偷得看了莫循幾眼,意有所指的說著。
  但莫循從頭到尾就沒抬頭看衛無忌,自然不知道衛無忌看著他的眼神有多麼熱烈,只以為衛無忌還放不下莘月,可是莘月是不會回來了,既然如此,自己是不是該勸他放下對莘月的感情,尋找新的人生?
  「衛將軍。」莫循緩緩的坐到床緣,抬眼看著臉色還是不太好看的衛無忌。「其實,人家姑娘長得也清秀,與小月更有幾分相似,既然小月已經不會回來建安,將軍還是趁早放手,不要委屈了自己。」
  聽見莫循提起莘月,衛無忌才猛然想起,莫循不是一直喜歡莘月的嗎,如今會再次提起,想必他心裡也還放不下,那又何必要自己放下?
  「你的意思是,要我娶那個公主?」衛無忌的臉冷了下來,與氣也變得有些生硬,而這個轉變讓莫循下意識的低下頭,但對於莫循別開視線的行為更是不滿。「你希望我娶那個公主嗎?」
  莫循低頭其實已經完全視習慣的動作了,每次只要看見衛無忌動怒的樣子,或是看見他朝著自己發火,莫循就有些不敢直視。
  原來以為,衛無忌對自己做的事情他都可以不放在心上,但經過這之後的相處他才發現,那個冷漠的眼神,那雙對自己施暴的手,怎麼樣也忘不掉。
  「莫某只是覺得……將軍應該給自己一個機會,不要讓過去的回憶綁住你。」其實衛無忌生氣的時候,莫循是能不說話就不說話的,但他真的希望衛無忌可以忘記莘月,他是真心希望衛無忌可以重新開始,而不是被綁在過去。
  衛無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雙眼瞪得有些發紅,雙手緊緊的抓著莫循的肩膀,迫使他看著自己。
  「我不想聽這些,你只要告訴我,你希望我娶她嗎?」
  「……如果將軍喜歡,娶了便是。」
  衛無忌只覺得異常火大,看著莫循那副一如往常淡漠的樣子,腦子越發越熱。
  「好、好,我娶,我現在就去跟皇上說,我娶她!」
  說完,衛無忌轉身就離開了。
  看著衛無忌離開的背影,莫循忽然覺得心裡有什麼東西在鼓噪著,等到回過神才發現剛剛自己不知什麼時候握緊了拳頭,而現在再看、手掌上有許多被指甲掐出的血痕。
  其實他早就發現自己有多麼重視衛無忌,但就因為重視,就因為他對衛無忌那一絲絲不一樣的情感,所以他無論如何都希望衛無忌可以得到幸福,他深知衛無忌有多喜歡莘月,但他也知道再這樣執著於莘月對衛無忌太慘忍了,既然皇上有意賜婚,而對像又是這麼好的一個姑娘,這也是衛無忌的福份。
  但即便他知道這選擇對衛無忌來說才是好的,有時候理性之下,那一點點的私慾卻在腦袋裡轟轟作響,只要想到衛無忌和那位公主可能會有的幸福生活,不由得居然紅了眼眶。
  「我不能……這麼自私……」
  +++
  這天的天氣極好,衛將軍府裡裡外外熱鬧非凡,喜氣洋洋的,整個建安城百姓都隨著衛無忌的馬車經過,紛紛鼓掌祝賀。
  今日,是衛無忌將軍成親的大日子,而且娶的是苗疆的三公主,這樣衛無忌不就是苗疆那的駙馬爺了嗎!
  在這樣熱鬧喜慶的日子,大家也幾乎都忘記了之前石舫莫九爺入贅衛將軍府這件趣事,無論是誰,娶妻都是一件大事,更何況他們也沒親眼見過石舫的莫九爺坐花轎入門。
  雖然是一個大喜的日子,可衛無忌卻一點也笑不出來。
  他當時說的只是氣話,他根本就不想娶公主,可從那天開始接連半個多月,他都拉不下臉去別院找莫循,而莫循也自然完全沒有出過別院,更別說來找他了,而他們就這麼冷了半個多月,直至今日成親,他都還沒親口告訴莫循,他早就放下莘月,他也不喜歡公主,他執著的人是……
  馬車抵達了衛將軍府,而公主也按照禮俗的娶進了門,接著就是洞房花燭夜了,眾人們紛紛起鬨,要衛無忌把新娘抱進洞房,衛無忌也照辦了,可在進了洞房後心裡就很不舒服,巴不得馬上離開。
  「相公!」玉兒發現衛無忌似乎要離開,伸手抓了衛無忌的手腕。「你還沒先人家的頭蓋,要上哪去呀?」
  這一段話聽的衛無忌背脊發涼,一瞬間就抽出了自己的手,有些不自然的看向身穿紅衣的新娘。「我娶妳,不是因為我喜歡你。」
  說完,衛無忌便轉身離開,而經過佈置、有溫暖燭光閃爍的洞房就只獨留了玉兒一個人。
  衛無忌頭也不回的跑到別院,卻發現莫循不在房裡。
  「湘鈴!」一個轉身,衛無忌就看見湘鈴正拿著莫循的衣服去清洗,馬上就叫住了她。「九爺呢?這麼晚了怎麼不在?」
  「阿,九爺他今天中午就出去了,到現在還沒回來呢。」湘鈴對於衛府的主人還是很敬畏的,畢竟衛將軍楊名在外,有誰不知道?湘鈴在入府前也就聽說過了衛無忌將軍的戰功,自然更尊敬了幾分。
  「中午就出去了?」衛無忌愣了愣,他記得他差不多就是中午去玉兒家中的,所以他前一腳剛出,莫循後一腳就出門了?「有說去哪嗎?」
  「嗯……九爺沒有說,不過九爺出門時看起來很傷心,我猜是去了青園吧。」想起中午莫循離開時的表情,湘鈴還有些難過,雖然莫循表面上看起來如往常一般,但她卻看出了那雙透露出憂傷的眼睛,現在想忘還忘不掉。
  「青園?」衛無忌愣了下,接著才意識到湘鈴說的話。「你說……九爺看起來很傷心?」
  「嗯……我之前聽小千說過,石舫有個園子叫青園,是九爺的父母留給他的,他每次只要心情不好或是生病了,就會到青園去散心休養,所以我猜,應該是去那了。」
  「……我知道了。」
  衛無忌拍了拍湘鈴的肩膀,轉身就跑出了別院。
  其實青園也不難找,他一直都知道在建安城外有一個叫做青園的園子,但他一直都沒有注意過那園子長什麼樣,也不知道那園子是石舫的。
  九爺很傷心?傷心什麼?因為自己成親嗎?
  想到這裡衛無忌其實有些開心,但心裡還是有些酸酸的。
  難不成莫循不希望他成親?莫循也對他有意嗎?如若如此,那自己就這麼和人成親了,莫循心裡會怎麼想?
  翻過了青園的外牆,衛無忌輕輕的落在這景致優美的園子裡,雖然夜晚看不太清楚,但院子內景緻優美,有石橋有小溪流,造景十分典雅。
  這讓衛無忌忽然想起,自己給莫循的那個、什麼都沒有的別院,與這個相差實在太大了,況且莫循也是富家公子,這麼小的園子他怎麼住下去的?
  才想著,衛無忌就聽見了從園子的另一頭傳來的笛子聲。
  笛子的聲音很優美,又帶點傷感,聽著聽著、就會有股想哭的衝動,這是吹奏的人自己的心聲嗎?
  衛無忌繞過了小溪,走到了另一頭,才一個轉角,就看見了莫循坐在輪椅上,吹著玉雕成的笛子,仰望著星空。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