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由愛而生】蓮真-章之二

  章之二
  「吶、怎麼這種臉?你不是喜歡我嗎?應該感到高興的啊。」
  蓮一手押著真斗的雙手,舉在頭頂上死死的扣著,身上合身的襯衫也被弄的凌亂不堪,胸膛更是點上了艷紅的吻痕。
  「不……放開我……神宮寺!」真斗奮力的想推開蓮,腦袋又一大片空白,完全不能理解蓮現在的舉動。
  明明平時清晰的腦袋,在這時卻又遲鈍無比,蓮最基本的邏輯都無法運用。
  所以……蓮現在在做什麼?
  現在的他這麼簡單的問題,都答不出來。
  「起反應了啊?這騷貨。」
  語落,蓮的大手瞬間握住了真斗微微挺起的分身,手勁強大的讓真斗連悶哼了幾聲。「怎麼?像個女人一樣、大膽的發出聲音啊?」
  「不……住手……給我走開……混、混帳……」真斗想要抗拒,想要釐清疑下自己的邏輯系統,但全身卻酥麻的出不了力,指能任人擺佈。
  「沒嚐過男人的滋味,雖然有點噁心但感覺卻不錯呢?」一邊說著,蓮掏出了自己碩大的慾望,直接桶進真斗的嘴裡。「在讓我感受到更大的快感吧?這樣搞不好以後我也可以犧牲陪你玩一下?」
  「嗚……嗚嗚……嗚嗯嗯嗯──」含著蓮的分身、真斗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嘴被堵的死死的甚至抵到喉嚨,連咬和的能力都失去了。
  分身沒有在深處待多久,下一秒就抽出了一些、讓真斗呼吸了一些新鮮空氣,但蓮似乎沒有要讓真斗休息的意思,下一秒又再度挺入。
  感受到自己的嘴正炙熱的燃燒著,不斷的摩擦導致嘴角有些裂痕,痛的他無法言語。
  這樣的動做沒有持續很久,蓮總算在真的斗嘴角流血之前停了下來,取出了發紅腫脹的分身。
  「怎麼?這裡很期待著我嗎?」
  隨著蓮的嗓音,真斗馬上感受到身下一涼,褲子和內褲都被一把扯掉了,露出了白皙的大腿跟若隱若現的豐腴嫩臀。
  他知道蓮想做什麼。
  他真的知道。
  「蓮……別這樣、住手……快住手……」
  真斗全身都在顫抖,他喜歡著蓮,這當然不會有錯,但現在的狀況卻不一樣,跟他要得不一樣……非常的不一樣。
  對於這些汙穢的言語,他打從心理的感到憤怒。
  即使是再喜歡一個人,他也不容許對方踐踏自己的自尊!
  而現在,他最喜歡的這個人,正一腳一腳的在他身上踩出傷痕,又一直在在而三的將那傷口擴大。
  「這裡被其他男人用過了吧?」
  蓮露出充滿邪氣的笑容,身上的酒味撲鼻而來,提醒著真斗對方正處於酒醉的狀態。
  人家說酒後吐真言,是真的吧?
  真斗的心就像被重擊而倒地不起般的沉痛,看著因喝醉而透露出真實面貌的蓮,他到現在才知道、他在他最愛的人面前一直都是這樣一個沒有節操又噁心的同志。
  「舒服到說不出話來了嗎?」一邊說著,蓮的手指探到真斗深下緊實的小穴,毫無縫隙的後穴理所當然的完全沒有被開發過,連隻手指都塞不進去。
  想反駁什麼,卻又說不出話來,全身的寒毛豎起,戰戰兢兢的感受著這個從沒被人碰過的地方。
  他想掙脫。
  真斗的腳瞬間踹向蓮的肩膀,力到大的蓮驚呼了一聲,真斗也趁著勢、轉身想要離開,卻不料蓮反應過來了,早在他剛轉身就一把狠狠的扣住他的腰,讓他趴在床上無法動彈。
  「原來你比較喜歡這個姿勢嗎?還自己換位子,真是有主見。」蓮笑的美麗,眼睛勾起一抹美麗的弧線。
  發覺到危險氣息的真斗根本就來不及回神,身下立刻傳來撕裂般的疼痛,痛的他腦袋一陣空白,眼前瞬間一片黑一片白的,腦袋嗡嗡作響,連自己的方位都無法判別。
  「阿……阿……」真斗裂嘴慘叫著,卻痛的連聲音都發不出來,臉色猙獰的慘白,眼前早已失去了焦距,全身冒著冷汗,連挺立的慾望都軟了回去。
  「還沒結束。」
  蓮的嘴貼著真斗的耳朵,呼出一口濕熱的氣體,雙手捧著真的白皙的嫩臀,將他強迫性的扳開,露出以經撕裂、留出鮮血的後庭。
  「不……別……拜託……哈嗯……」
  真斗的聲音異常的虛弱,只剩氣音的音調比平常高了些,淚水已經止不住的奪眶而出,晶瑩剔透的停留在慘白的臉頰上。
  蓮撇了一眼,真斗的求饒他一字也沒聽見,按著彈手的豐臀就開始將自己的慾望抽出再度深入。
  或許是沒有拓張的緣故,即使已經拿血來當潤滑了,但穴口的極限還不足以讓蓮順利的抽插,只得緩慢的開始。
  傷口開始被拉扯,真斗痛的撕心撕肺,原本聲音好聽的嗓子連求救、連個單音節都擠不出來,只能張著嘴無聲的吶喊,無聲的慘叫,像是要把氧氣通通用完一樣的不斷發出氣音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吸氣。
  為什麼會這麼痛?
  為什麼可以這樣的痛?
  想到自己暗戀這麼久的人竟然證壓著自己慘忍的虐待自己的後穴,真斗的心情就無法平復。
  腦袋轉到此處,眼淚再也鎖不住,他也不管會被蓮看見、發現,他也不管之後會被蓮如何取笑,他只知道他快成受不了了,那些愛還沒傳達給蓮,就已經被他撕碎丟進垃圾桶裡,連開始都沒有就被逐漸破壞。
  他為什麼上了我?
  天真的以為他愛上我了嗎?
  辦不到。
  想著蓮粗暴的動作,想著蓮汙穢的詞秉。
  如果他愛我,就不會如此的粗暴吧?
  最後他閉起雙眼,身下撕裂般的痛處已經逐漸麻木,他覺得自己身下有些濕熱,聞的到一些不淡的血腥味。
  他的第一次,就這樣獻給了這個沒有任何快感的強暴。
  抽插逐漸的加速,他感受得到自己的腸道被擠壓拉扯的感覺,他感受得到身下的穴口被撐開撕裂的感覺。
  從一開始的劇烈疼痛已經逐漸轉成又酸又麻,開始有無力的感覺。
  淚水就像開了水龍頭,把這幾年、對蓮的感情對工作的壓力對所有事情的委屈和不滿都用這次發洩了出來。
  他不是不說,而是不知從何說起,不知該找誰說。
  不知道打從幾歲開始,他就沒像這樣大哭過了,一直以來感情都無形於色的他竟然也有在人前大哭的經驗。
  身下的猛烈重擊並沒有因為這點而稍微溫柔,只是像在洩慾般的、完全不管他的工具到底有沒有感覺。
  腰被蓮的雙手緊緊的抓著,用力的往後撞擊,每撞一下、真斗白嫩的玉臀就劇烈的震動。
  痛的沒力氣,聲音也被他哭啞了,但蓮還沒結束,他的慾望還沒發洩、一切就還沒結束。
  之後的事情真斗已經記不清了,他只知道自己的意識有些恍惚,睡睡醒醒的、連始終都在自己身上奮力的進攻。
  不知到過了多久,真斗再度睜開雙眼,蓮已經不見了。
  一時間,他只是鬆了口氣。
  躺了幾刻,真斗開始讓腦袋來回運轉,想著在他睡著前發生的事情,但所有的記憶只有疼痛、疼痛、跟疼痛。
  想起蓮做了一整個晚上也沒離開,現在不在的意思就代表……
  他發洩了?
  蓮的慾望就在自己體內?
  想到此處,真斗身體瞬間燥熱了起來,雙頰也不自覺的泛起潮紅,但他卻馬上對自己的這個情緒感到悚慄。
  蓮做了很過分的事,他強暴了自己、而他卻不喜歡自己。
  但想到他卻還臉紅得自己是怎麼了?這是怎麼回事?
  真斗皺起眉,把自己的想法拋到腦後,想起蓮做過的事,說過的話,他就是沒有辦法釋懷,現在只想把那個男人留在自己體內的東西清理掉。
  正撐起身想起來,卻馬上被那撕心撕肺的疼痛給壓了回去,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明明就過了一段時間了,身下的疼痛竟然比做愛的當下還痛。
  順了口氣,真斗秉著呼吸瞬間起身,身下瞬間疼的蔓延,讓他俊美的臉但冷汗直流。
  跌跌撞撞的跑到廁所,真斗痛苦得摸著燈的開關,在廁所亮起的瞬間,真斗就暴衝到浴缸前、跪坐了下來。
  蓮的浴室響應了自戀的主人,一片大大的落地鏡面就座落在浴缸的左側、面對著馬桶。
  此時的真斗根本就沒有時間去想這些,他一手撐著浴缸,將嫩臀費力的拱了起來,這個舉動竟然造成了他更大的劇痛。
  手指往身下一摸才發現,原來是自己被弄傷的後穴因為短暫的休息、血都凝固了,剛剛劇烈的拉扯跟最後的拱臀動作,將原本乾枯止住得鮮血又再度裂開沿著皺摺、沿著大腿流了下來。
  真斗早已痛得無力,咬牙的將水龍頭轉開,大量的溫水噴出,他也毫不猶豫,就將水龍頭沖向自己的身下。
  他同樣撐著浴缸側部,但臀沒有拱起,反而只是將雙腿大大的張開,用溫水不顧疼痛得清洗著。
  被溫水碰觸的瞬間,真斗痛得想一頭栽進水裡就這樣窒息算了,但沖了一小  段時間後、疼痛變得有些溫和,不像一開始如針刺般難受。
  發覺疼痛在自己可以忍受的範圍,事不宜遲的將手探到自己正被清洗得後穴,用手指輕輕探進那殘破不堪的穴口。
  「嗚呃……」
  疼痛使真斗停下了繼續進入的動作,手指就這樣卡在淺處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無論選擇哪種都會扯到傷口。
  既然都進去了,就一口氣到底吧。
  最後、真斗非常非常後悔自己萌生的這個想法。
  因為之後的疼痛遠遠的超過他的想像,直達腦中的撕裂感讓他腦筋一片空白,臉色也難看無比,全身都沒了力氣。
  他感覺到自己的指尖碰到了一些液體,下意識的知道那些是什麼,緩慢得將手止抽出後、有種東西流出體外的感覺。
  只覺得很難受得悶哼了聲,眼角餘光則瞄到了旁邊的落地鏡,裡頭反照出的是自己正張著雙腿,從後庭流出的濃濁意體正沿著廁所的瓷磚地板流進水溝。
  心中突然湧出無法忽視的羞恥感,難堪得看著自己狼狽的全身,瘀青和血漬更是佈滿了自己白皙的肌膚。
  顫抖的拿起蓮蓬頭,再度轉開了溫水,他決定將自己清洗乾淨。
  將那些難堪和恥辱一起沖進下水道。
  坐在蓮的床上,他明明知道那些是沒用得,但他還是嘗試了,他嘗試著轉開這房間的門。
  可想而知,門被反鎖了。
  他知道蓮曾經對其他女人玩過哪些手段,他都知道,所以他對於成年後的蓮越來越無法原諒,但也無法忘記那個耀眼的外表,充滿自信的性格和笑容,也忘不了他偶爾的溫柔。
  現在他終於也淪落到跟那些女人一樣了嗎?
  盯著那扇暫時應該不會開的門,真斗意外的冷靜。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