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歡迎回家】靖蘇 - 算帳

  「你毒也解了,身體也康復了,接著我們可以來算一下總帳了。」
  「嗯?」
  蕭景琰一改原來的態度,嚴肅認真的看著梅長蘇,而一頭問號的梅長蘇也被蕭景琰盯得渾身不對勁。
  「小殊,我曾跟你說過,不要再對我說謊,也不要以身涉險。」蕭景琰沉著臉,雙眼直勾勾的看著梅長蘇。「你帶著病體回金陵折騰,不讓我知道你就是小殊,做了各種危險的事情,但畢竟是為了赤焰案,我知道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
  「可邊關失守,你不但為了騙我、串通了大夫,居然還吃下了劇毒冰續丹!」
  「景琰,我……」
  梅長蘇見蕭景琰沉痛的神情,和微微發顫的聲音,心裡有些隱隱作痛。
  他又何嘗不是呢?如果今天是蕭景琰做了和自己一樣的事情,恐怕他也難以平復。
  「三個月。」
  蕭景琰盡量壓抑著情緒,眼眶不自覺的有些發紅,腦子也越來越熱。「你給了自己三個月,卻不願意給我們一年。」
  「景琰,聽我說,那時候城內並無比我更適合的將領,於私、我是林家後人,斷不能讓邊關失守,於公、我身為大梁子民,既有能力、又怎能見死不救?」梅長蘇輕聲嘆了口氣,極力想說服蕭景琰、自己只能這麼做。
  他蕭景琰雖然耿直,卻不是愚笨之人,梅長蘇所說之事他自然也非常清楚,當時如果不是梅長蘇領兵出征,他大梁絕對不可能在三月之內就守住邊關,重陣大梁雄風。
  可理性上他知道,感情上卻無法接受。
  邊關失守並非不可解決,雖無法在三月之內達成,超過又如何?他並不是冷血的人,他有個人情感也有個人情緒,如果這個江山,要用他最愛之人來換,他寧可不要。
  如今梅長蘇這般捨己的精神讓蕭景琰氣的胸悶,只要想起梅長蘇領兵出征後的那段時間,還有收到那封遺書時的心如刀割,他就難以忽略心中的難過與怒火。
  當他知道梅長蘇沒死,兩個多月來、天天守在床邊,時時擔心這微弱的氣息會忽然消失,他的小殊又要離他而去,現在看梅長蘇一副苦口婆心、彷彿自己一點錯也沒有的樣子,就讓他壓抑已久的憤怒幾乎要爆發。
  「況且,我現在這不是没事嗎?看、我還好好的,甚至比過去還精神一些!」
  忽然、蕭景琰一把抓住梅長蘇纖細的手,將人拉到自己腿上,大手一揮就在梅長蘇的臀上搧了兩掌,聲音極為響亮。
  「呃……蕭景琰!你做什麼!」
  梅長蘇本就只穿著一件薄內襯,而蕭景琰從小習武,手勁比一般人大上許多,如今梅長蘇已不如當年身強體魄,這兩巴掌即便是隔著一層內襯,也一點都不好挨。
  「我說過會罰你。」蕭景琰滿腔的怒火無處發洩,要他對著梅長蘇破口大罵他也做不到,想來想去、屁股肉多,既不會傷其筋骨、又有懲罰的效果,再適合不過了。
  說完、蕭景琰又煽了兩掌上去,梅長蘇又羞又痛,他是誰?蕭景琰!那個雖然比他大上兩歲,自己卻從沒把他當過兄長的好友!
  那個耿直、總是對自己說的話百信不疑的蕭景琰居然會動手打他?
  梅長蘇難以至信,想辦法伸手擋住自己身後那隱隱作痛的臀部,腦袋則是開始高速運轉,想著要如何脫身。
  蕭景琰說過會罰自己?
  梅長蘇想起那日對馬賊之事,他的記憶裡充滿了當時蕭景琰迫窘又氣得跳腳的可愛模樣,倒是忘記了他究竟說了什麼……
  見梅長蘇把手伸了過來,蕭景琰沉著臉將那隻纖細的手抓起來扣在背上,再度落下的巴掌比剛剛提了十二分力,特別重的連續搧了五掌。
  「呃嗯!」
  蕭景琰這五掌把梅長蘇嚇的不輕,他沒想到蕭景琰居然會這樣打自己!連續火辣辣的巴掌疼得他直冒冷汗,原來的羞愧感也被這預期外的疼痛給淹沒了,忍不住哼出了聲。
  本想著自己讓蕭景琰這般生氣難過,讓他打幾下消消氣也不為過,可那巴掌的疼痛程度完全超乎了他的預期,到目前為止已經很難熬了。
  最後,梅長蘇放棄似的鬆了手腳,乖順的趴在蕭景琰腿上,嗓音有些悶悶的,帶了點細微的哭腔。
  「打吧,反正我是打不過你了,你想罰我、我哪有拒絕的權力……」
  一開始聽見梅長蘇吃痛的悶哼聲,蕭景琰就已經有些心軟,現在梅長蘇都說這種話了,蕭景琰哪裡還忍的住,連忙放下高高舉起的手,輕手輕腳的將趴俯的梅長蘇抱了起來,眼神中充滿了擔心懊悔的神色。
  「小殊,別這麼說……是不是我下手太重?打疼你了?」雖然一開始他有著滿腔怒火,可如今見梅長蘇委屈的樣子,頓時心疼了起來,自己怎麼下的去手?現在梅長蘇的身體多虛弱?跟以前哪能比?這幾掌完全是他在盛怒之下打的,究竟打得多重、光是從自己手掌上麻麻熱熱的感覺就可以知道了。
  發現蕭景琰不生氣了,梅長蘇馬上瞇起雙眼,別過頭不去看那個有些焦急的人。
  「你下的手你還不知道嗎?也罷,我這身子呢、也不會好了,以後得小心別惹殿下生氣,否則又得被打一頓,我可不敢造次。」
  蕭景琰被梅長蘇的話堵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心裡的懊悔和心疼又更深了一分。
  「小殊……」忽然、蕭景琰一把抱住了梅長蘇,緊緊的、將人攬在自己懷裡。「對不起……我不該對你動手,以後我絕不會再這麼做……我……」
  梅長蘇本來就只是想埋怨幾句,也知道這招對蕭景琰非常管用,現在見蕭景琰這樣不知所措,也不好繼續捉弄他了。
  「好了,我相信你還不成嗎?」打住了蕭景琰的道歉,梅長蘇伸手攬住了蕭景琰的脖子,緊緊的抱著眼前的人。「景琰……對不起,讓你等了我這麼久,今後我不會再離開了。」
  這句話對蕭景琰而言,簡直勝過世間萬物,勝過千言萬語。
  「小殊……」蕭景琰紅著眼眶,用力的摟住懷裡的人,臉頰緊緊的貼在梅長蘇的側臉上,心裡五味雜陳各種翻騰,讓他的聲音有些沙啞。「我並不想要江山,也不想為王,可如果你希望我做,我便做,只是那個江山,是有你在的江山,是有你在的天下,如果我的天下沒有你,我要天下又有何用?」
  「……景琰,你已經是當朝太子,如今除了你,已經沒有人能成為大梁皇上了。」梅長蘇有些不忍的伸手撫摸著蕭景琰菱角分明的臉龐。
  如今這個局面,正是他一手造成的,他一直都知道,蕭景琰對皇位、對江山,沒有任何執著,如果不是為了他,蕭景琰又怎麼會去奪嫡?如果不是因為他,大梁怎麼會只剩他這個太子?
  「我知道。」蕭景琰的手覆蓋在梅長蘇冰涼的手背上。「我會盡我所能,開創你所期望的清明朝局,所以小殊……你能陪著我嗎?只要你在我身邊,我就能繼續面對未來,面對我的大梁子民,面對虎視眈眈的外患。」
  只有在你面前,我可以喘口氣。
  「當然……」
  得到了梅長蘇的回應,蕭景琰俯下身,吻上了梅長蘇的薄唇,這麼多年的想念,全都在這一刻一併潰堤,蕭景琰有些急躁的用舌頭翹開了梅長蘇的牙齒,兩人的舌尖碰觸交纏時,有股電流般的感覺傳遍全身,又酥又麻。
  蕭景琰強勢的吻讓梅長蘇的腰軟了下去,頓時間、腦海裡浮現出的,是那個年少的蕭景琰,那個纏綿的夜晚,那個低沉磁性、充滿情慾的嗓音,那個纖瘦卻精實的身板,一切都在衝擊著梅長蘇的理智。
  「景琰……」梅長蘇輕輕的咬住蕭景琰的耳朵,濕熱的氣息就吐在蕭景琰的耳邊,此實的梅長蘇聲音與平日不同,聽的蕭景琰有些心癢。
  蕭景琰被梅長蘇推倒在床鋪上,正有些發愣,就發現梅長蘇已經湊了上來,不斷輕輕啃咬著他的頸部,留下了一個個泛紅的印記。
  「等、小殊……」都這樣了,蕭景眼自然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在他的記憶中,只有年少時期、與梅長蘇唯一的一次,如今他最愛的人正壓在自己身上,他又怎麼會不心動。
  可不管怎麼說,梅長蘇昏迷了這麼久,這才醒醒不到兩天,讓蕭景琰不得不擔心起他的身體,真受的住嗎?
  梅長蘇也不是不知道蕭景琰的顧忌,可現在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渾身燥熱,口乾舌燥的,望著蕭景琰的臉,心裡有股悸動牽引著他的心思。
  事到如今,他身為男人,實在難以把持了,況且,現在他還需要顧忌什麼嗎?
  「小……小殊?」
  蕭景琰驚訝的看著梅長蘇動手解了自己的衣物,露出了厚實的胸膛,比起梅長蘇記憶中的樣子,更加的可靠。
  梅長蘇俯下身子,吻上了蕭景琰的唇,在熱烈的吻中、一手開始脫去自己的褻褲,沒多久,兩人便都一絲不掛。
  「嗯!」
  蕭景琰驚哼了聲,發覺自己身下已經逐漸腫脹的玉莖正被人緊緊的握著,定眼一看便發現是梅長蘇正抓著那灼熱的慾望,忽快忽慢的套弄了起來。
  身下忽然襲來的快感開始侵蝕著蕭景琰,只要一想到是梅長蘇的雙手,便興奮得讓他渾身顫慄。
  「小殊……」一波波的快感湧上,卻也沒讓蕭景琰失去理智,他依然撐起身子,一手撈過了梅長蘇纖細的腰身。「小殊、小殊……」
  「呃嗯……」梅長蘇輕吟了一聲,身下已經有些濕熱的密穴已被蕭景琰修長的手指闖入,骨節緩緩的劃過裡頭柔軟的腸壁,生理上的排斥蠕動彷彿在邀請著蕭景琰的手指一般吮吸著。
  其實第一次和年少的蕭景琰行房時,並不像這次這般敏感,或許是因為那是第一次,兩人並不熟練,這一次蕭景琰的手指像是知道他的敏感處一樣,每一次抽插、每一次彎曲摳弄,都讓梅長蘇全身酥麻,意識飄忽。
  「啊……」
  梅長蘇忍不住喊出了聲,而這一聲喊的嬌媚入骨,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這聲音是他發出來的,頓時羞恥感直升,只能將臉埋進蕭景琰的頸窩,輕輕的咬著下唇,以免又喊出了什麼。
  可蕭景琰則是被梅長蘇這一連串的動作弄的心癢難耐,記憶中那個少年林殊一直陽光飛揚又強勢,而蕭景琰就是喜歡那常常有些小得意又常常鬧些小脾氣的那個小殊,而如今他即便成了梅長蘇,身為江左盟的宗主,身為林家後人,他依舊有著一股驕傲,有著非同一般的風骨,但這樣的人現在正羞澀的躲在自己懷裡,讓蕭景琰覺得簡直可愛的逆天了。
  「小殊,感覺……如何……」
  蕭景琰沒有發覺自己的發問會讓梅長蘇更加難為情,只是帶著濃烈的情慾開口,嗓音低沉又有磁性,濕熱的氣息就吐在梅長蘇敏感的頸窩。
  「……」隨著蕭景琰第三根手指沒入,梅長蘇敏感的挺起背脊,雙手使勁的抓著蕭景琰的背,緊咬著下唇也沒有打算回答那個問題。
  「小殊……不、不舒服……嗎……?」感受到梅長蘇的顫抖,蕭景琰就知道自己找對地方了,修長的手指開始在裡頭加速探索,直到碰上了一個微小凸起的嫩肉後,梅長蘇大大的震了一下,縮在蕭景琰懷裡的身軀微微的扭曲著,即便咬著下唇、還是開始不斷的傳出黏膩的喘息聲。
  「閉……閉嘴……」梅長蘇艱難的穩住聲線,頗有些埋怨的咕噥了一下,抓著蕭景琰的手則是用力的扯了下簫景琰散落的髮絲,一下就掉了好幾根。
  「呃!」頭皮上一陣刺痛讓蕭景琰驚呼了聲,接著就看見梅長蘇紅得淌血的耳根,才發現自己似乎不小心碰到梅長蘇的自尊心了。
  擔心多說多錯,蕭景琰也不說什麼了,除了右手的三隻手指外,蕭景琰也將左手湊了過去,第四隻手指就這樣闖了進去,開始左右開攻的猛烈撞擊那小小的敏感點。
  「嗚……嗯……」梅長蘇被這突如其來的猛攻弄得嬌喘連連,原來的矜持也逐漸被情慾所淹沒,強烈的快感像浪潮般襲來,梅長蘇開始晃動著身子,好像停留在原地就會被滅頂一樣。
  他從沒想過,蕭景琰根本就還沒進來,只光光用手指就可以讓他神情恍惚得看不清眼前事物,甚至連自己腫脹充血的慾望也開始微微的顫抖,像是隨時都要宣洩了一樣。
  怎麼能……怎麼能就這樣出來?
  「景琰……」從那句閉嘴之後,兩人就久久沒有說話,而梅長蘇第一個打破了這個沉默,有些哭腔的嗓音聽得蕭景琰幾乎失去理智。「進來……進……進來……」
  聽到這樣的話,蕭景琰哪裡還忍的住,此時他也顧不了擴張是否足夠,也顧不了梅長蘇的身體能不能承受,一手抓住梅長蘇纖弱的肩膀推離了自己的胸膛,把人直接壓倒在床上,接著就把自己已經充血的幾乎要爆發的慾望擠進了梅長蘇身下那已經充分擴張、濕黏軟熱的蜜穴中。
  「啊──!」瞬間被填滿的酸澀腫脹感讓梅長蘇驚叫出聲,弓起的身子不斷發顫,而這樣的姿勢還可以清楚的看見蕭景琰的臉,相對的梅長蘇羞澀的表情也讓蕭景琰一覽無疑。
  「呃嗯……嗚……」意識到這一點,梅長蘇伸手擋住了自己的臉,另一手則是撐住了蕭景琰的胸膛,像是要把他推開一樣,但這力道卻完全沒有任何阻力,反倒讓蕭景琰萌生了更多的佔有慾。
  「小殊……讓我看著你……」蕭景琰抓住了梅長蘇的手用力的拉開,露出了梅長蘇正紅著眼眶、情慾高漲的臉。
  「不……啊!」梅長蘇掙扎著想把手抽回來,不料蕭景琰一個挺身,就將那硬挺的玉莖再度撞擊進去,還來不記擋住臉,梅長蘇再度喊出了聲,眼前瞬間模糊一片,眼眶盈滿了生理性的淚水。
  蕭景琰也不多說了,炙熱的雙眼直勾勾的盯著一臉潮紅的梅長蘇,視覺得上的衝擊更趨使了內心一股野性,讓他想把眼前的愛人狠狠的吞入體內,讓他完完全全成為自己的人。
  「呃!景、景琰……」
  「慢點……嗚……等……嗚嗯……」
  梅長蘇無力的想推開忽然開始猛攻的蕭景琰,但絲毫沒有任何作用,伸下的撞擊猛烈的每一下都能將梅長蘇的語言撞的支離破碎,頂段最灼熱的部分則是不斷不斷的直搗內壁中那柔軟的敏感點,而每次撞擊、腸道裡柔軟的嫩肉便會更縮緊一分,緊緊的包覆的蕭景琰。
  「啊、啊、嗯……景、景琰、嗚嗯……」
  「太快了……景琰……」
  「慢點……拜、拜託……」
  「景琰……景琰……嗚──……」
  過於強烈的快感終究將梅長蘇拉進了泥沼當中,無論他怎麼掙扎,只會越陷越深,此刻的他手腳發軟,全身像是通了電一般又蘇又麻,身下的交合處更是酸疼難耐又灼熱不已,眼前的蕭景琰早已模糊不清,淚水也不由自主的不斷滑落,呻吟聲也早已無法控制。
  梅長蘇對於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向來是非常恐懼的,現在的他完全沒有辦法自律,他唯一能做的,只有緊緊的抓著眼前的蕭景琰,緊緊的抓著那結實寬厚的身軀,直至今日此時此刻,他才真正的依賴蕭景琰,這時的他覺得眼前這個男人就是他這輩子依靠的對像。
  「呃嗯……啊啊──……」
  最後,濁白色的液體從梅長蘇腫脹的慾望中宣洩了出來,一塊一塊的濃稠液體就殘留在了蕭景琰的胸膛上,緩緩的滑落。
  宣洩後的梅長蘇全身發軟的攤在床鋪上,身下原來挺立的玉莖也像是没了力般的躺了下來,緩了口氣後卻發現身後的疼痛感並沒有消除,某個東西還是依然在自己體內。
  「景、景琰!」忽然,蕭景琰雙手抓著梅長蘇的腿高高的舉起,並往前推,讓他的臀部微微的翹起離開床鋪,此時的梅長蘇才驚覺,蕭景琰埋在自己體內的慾望還是灼熱堅挺,而他也絲毫沒有要退出來的打算,不免有些驚嚇。
  「小殊……」蕭景琰將梅長蘇白皙的嫩臀抬起來、直接懸空的抵著他的腹部,而那比原來又大了一圈的玉莖便更深入的挺了進去。「再一下就好……」
  「蕭……蕭景琰……!」梅長蘇瞪圓了雙眼,淚水瞬間奪眶而出,現在的姿勢讓他可以直接清楚的看見兩人交合的地方,親眼看著自己被貫穿的畫面讓梅長蘇感到莫大的衝擊。
  「嗚嗯、等等……景琰……」對於蕭景琰的舉動,梅長蘇有些措手不及,但隨著逐漸加速的進攻頻率,原來癱軟的慾望似乎又慢慢的起了反應,名為快感的浪潮又再度襲捲而來。
  「小殊……小殊……」
  蕭景琰充滿情慾的低聲叫喚著,幾乎使盡全身上下的力量不斷的加快速度,低沉的喘息聲也如同催情劑一般讓梅長蘇不由自主的迎合著那強烈的衝擊。
  梅長蘇幾乎就要被情慾弄的喘不過氣,脹紅著臉也只能喊出破碎的言語,現在的他已無暇思考任何事情,除了情慾,除了快感,他的腦袋裡已經塞不下其他東西。
  「嗚、嗯……哈啊……」
  完全陷入浪潮當中的梅長蘇也不再壓抑,張著嘴吐出了細細碎碎的黏膩話語,原來還是又酸又疼的後庭則已麻木,那個不斷在他體內翻攪的玉莖時時刻刻都在處發他的底線,讓他幾乎崩潰。
  「小殊……嗯──……」
  蕭景琰低吟了一聲,一時間全身上下如同處電般蘇麻,下一刻、就將滿腔的慾望宣洩了出來。
  這一刻,梅長蘇感受到一股熱流就這樣衝了進來,瞬間就填滿了他被蹂爛過的腸道,而這感受
他從沒有嘗試過,這一刻、他仰起頭,高喊了聲後,第二次宣洩了。
  +++
  「小殊……小殊?」
  蕭景琰跪坐在一旁,一臉歉意的看著那個躺在床鋪上,明明醒著卻正眼都不瞧他一眼的梅長蘇。「對不起……我、我做過頭了……下次我會注意……」
  梅長蘇背對著蕭景琰,完全沒有要理會他的意思,他現在全身上下酸痛不已,身後更是疼的讓他渾身發涼,況且……
  「小殊,你還生氣嗎?」見那人完全沒有要理自己,蕭景琰心裡懊悔極了,昨晚居然一股腦兒就做到最後,甚至不顧梅長蘇的意願,硬是做了三次才罷手,現在想起來他都不敢相信,昨晚居然會如此失去理智。
  「是我的錯……小殊你不喜歡……下次就不做了……」蕭景琰實在想不到除了對不起,他還能說什麼,梅長蘇才剛醒沒兩天,居然又被自己弄的下不了床了,如果又生病了怎麼辦?各種懊悔在他心裡不斷的翻騰,已經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梅長蘇認識他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其實他不想轉過頭看蕭景琰,也不完全是在生氣,最大的原因只是他覺得很丟臉,居然被壓著做了這麼多次、還邊做邊哭,現在當事人就在他旁邊呢,只要看見蕭景琰的臉,就會讓他想起昨晚的種種,只怕又會做出什麼失態的舉動。
  可現在蕭景琰可是懊悔的緊,要是自己再不出言安慰幾句,這頭笨水牛如果真的在也不做那、那……可就不太好辦了。
  「沒事。」梅長蘇微微的側過臉,雖然還是沒有看向蕭景琰,但至少蕭景琰看的見梅長蘇的側臉了。「本來……就是我提議的,我沒有生氣。」
  「那──……」
  「好啦!來今日的流程,先把把脈……」
  藺晨忽然拿著摺扇大步大步的走進來,看見跪坐在一邊的蕭景琰跟背對著他們的梅長蘇,忍不住笑出聲。「咦?這是怎麼了?一大早的怎麼回事呀?」
  抬眼看了看藺晨,接著看向那個纖弱的背影,發現梅長蘇還是不正眼瞧自己,蕭景琰有些洩氣,既然對方現在不想看自己,那就別在這礙手礙腳了。
  「那小殊,你多休息,我……我去附近晃一晃。」
  藺晨稍微側過身讓一道給蕭景琰,接著就坐到床鋪邊,抓起了梅長蘇的手腕。
  「轉過來我看看阿,你這樣我怎麼把脈呀?」梅長蘇翻過身來讓藺晨診脈,但雙眼卻沒有看過去。
  藺晨一邊把脈,看見梅長蘇的反應忽然玩心大起。
  「這身體才剛好,又下不來床了,昨晚過的挺歡的阿?」藺晨帶著痞性的笑了笑,稍微彎了下腰對上梅長蘇的視線。「你都不知道,昨晚你喊的多大聲……呃!」
  話還沒說完,兩本書就砸到了藺晨臉上,其中一本還是邊角打中,讓他額頭紅了一小塊。
  「痛痛痛痛……」藺晨一手按著腦袋,一手指著梅長蘇,一臉悔恨。「你這小沒良心的,也不想想昨晚是誰救了你,飛流昨晚還想去跟你睡覺來著,還不是我把那小主宗給請走!你這傢伙也不懂的感謝,真是的……」
  「……去你的。」梅長蘇也沒要感謝的意思,只是把散落在的上的兩本書又收回來,但這一動作又牽扯到全身痠痛的肌肉,忍不住撕──了一聲,倒吸了一口涼氣。
  「行行行,我收就好,真是的……」藺晨隨便的把地上的書收一收,又摸摸自己的下巴。「不過你們也真是的,難道不能收斂點?這麼折騰……」
  「這我能控制嗎?」梅長蘇白了藺晨一眼,躺回床鋪上去。
  「怎麼樣?屁股還好嗎?要不要我替你上藥……還是我讓靖王進來替你上藥──噗!」
  梅長蘇拿起一旁的被褥直接塞到藺晨臉上,原來蒼白的臉色泛起了一絲絲的緋紅。
  「 我 自 己 上 。 」
#靖蘇  #瑯琊榜  #胡歌受  #all胡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