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在遇見之前】盾鐵 - 10

  「這裡的東西都是能派上用場的,你自己挑幾個順手的去用吧。」
Howard拍了拍桌上的各式武器,從槍械、鞭子到盾牌應有盡有。「看你喜歡哪個,我幫你解釋一下他的特殊功能?」
  「這些確實能派上用場,多虧你了。」Steve看著琳瑯滿目的武器裝備,頓時覺得他的行動上升了百分百的成功機率。「外頭那些……車?也是你們提供的?」
  「不用謝我,我現在的工作就是盡量讓你們別死,提升軍人生存率?」Howard笑了笑,把幾串鑰匙丟到Steve手上。「外面那些是裝甲機車,比戰車更輕便,功能也很多,你按照上面的面板操作,小學生都能用。」
  「這是?」
Steve正想挑個盾牌,卻看見了桌子下面擺著一個圓形盾,顏色很鮮豔,是紅藍配色,中間一顆大大的星星,就像是國旗一樣。
  「喔!這是汎金屬,原料極其稀有,現在就這麼一個。」Howard瞇起雙眼,把盾牌拿起來丟給Steve。「但基於某個人的建議,這盾牌給你用也不是不行。」
  「……這盾牌有什麼功能?」Steve也不打算問那個"某個人"是誰了,他的直覺告訴他就是Tony,但自從救出Bucky他們之後,Tony就完全沒有與他連繫過,他連現在Tony人在哪都不知道。
  「抵擋攻擊?」Howard聳聳肩。
  「……」確實,抵擋攻擊就是盾牌最大的功能了。
  「還能吸收衝擊,吸引仇恨值。」
Tony隨手拿了桌面上的槍,一面緩緩的走了過來,接著抬手指向Steve就開了三槍,不偏不倚的打在了盾牌上。「看那顆星星,擺的這麼中間外頭還一圈一圈的,不就是個靶嗎?」
  「……這盾牌很好用。」Steve把盾牌翻了過來,看見了三個淺淺的彈孔,除了撞了點小掉漆外根本沒有損傷。
  「當然,這可是汎金屬啊,全世界最堅硬的東西。」Howard自豪的敲了敲Steve手上的盾牌。「千萬別弄丟了,這很珍貴。」
  「那我就挑這兩個了。」Tony興致高昂的拿起了幾個小玩具弄來弄去的,對Howard新發明的東西還頗有興趣的。「還有這個跟這個……」
  「你上次給我看的那個也不錯,你不帶嗎?」Howard馬上想起了兩天前Tony給他看的小東西,簡直好用的不像話,又輕巧隱蔽。
  「你說那個啊?也是,帶在身上也好。」
  「等等。」
  聽著Tony跟Howard你一言我一語的,怎麼聽起來像是……像是Tony也要出征似的?
  「Tony,你要去哪裡?」Steve緊緊的皺起眉頭,有種不好的預感漸漸浮出來。「軍隊要派你到前線嗎?」
  「我是科學家,軍隊怎麼捨得讓我去前線?」Tony攤手一笑。「只是跟著咆嘯突擊隊一起衝到九頭蛇基地,我總要點自保的東西。」
  「什麼!?」Steve瞪大雙眼,嚴肅的看著Tony。「你要跟我們去打九頭蛇?你是認真的?」
  「是?」
  「不可能!」Tony的回答徹底惹火了Steve,他壓抑不住的怒吼讓現場所有人都看了過來。「你不是士兵,Tony,我覺對不會讓你去的。」
  「嘿!老冰棍!我想我有義務聲明一下。」Steve的怒吼也讓Tony有些不滿,氣呼呼的拿出軍銜。「看著,我的職位,中士,Steve,我也有能加入你團隊的資格!」
  「我是不知道你的軍銜是怎麼弄來的,但即使你有了軍銜,這一樣沒辦法向我證明你可以勝任這個任務。」其實Steve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反對,可能是因為在他眼裡,Tony是這樣的需要被保護。「你既然是科學家,就好好的待在後勤,你不是說過,保衛國家不一定要上戰場?」
  「我從來就沒有說我加入你的團隊是為了保衛國家,我可以說我在拯救世界?」沒錯,他在拯救世界,拯救他未來的世界,或許Steve就是他的世界,在世界的面前,國家顯得如此渺小。
  「這是我的團隊我說了算!」Steve幾乎是沒有經過思考而吼出了這句話,但才剛脫口而出他就有些後悔了,那個比他矮上一小截的Tony正用圓滾滾的大眼睛怒瞪著他,他的瞳孔閃亮的讓他就要以為會有淚水奪眶而出。「除非……除非你能告訴我,當時你為什麼會在Bucky身邊。」
  果然問到這裡了。
Tony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其實已經想好了一百種藉口,一千種搭配,一萬種Steve的反應,但此刻當下就正對著Steve,Tony第一次發現自己也不算是個理性的人。
  「我只是想提早去看看,Bucky最近過的如何?」爛,爛透了的藉口,他自己都知道。
  沒想到Steve極怒反笑,氣氛更加緊繃。
  「Tony,我沒辦法讓你帶著這種隨便的心情跟我上戰場,我們所有人都必須肩負者戰友的命,如果你只是想要觀光的話,讓Stark帶你去兜風吧。」
  「那個……介意我說句話嗎?」Bucky剛剛就跟著進來挑裝備了,遠遠看到這裡氣氛越來越不對勁,只好跳出來當個和事佬。「Tony既然是中士,代表他的能力受到肯定,絕對有資格成為我們的一員,嘛……不過你是隊長,還是得你同意。」
Steve聽了Bucky的話後稍微冷靜了一點,他認識Tony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這半年多來的相處當然也不是假的,他當然相信Tony不會是九頭蛇的人,他會出現在Bucky那邊肯定有他的原因,這次想跟出去肯定也是真的想要幫忙,但Tony就是不願意好好說話。
  「那就帶好你的槍,士兵。」現在一看Steve才發現,Tony連軍服都穿好了,看起來已經做了萬全的準備。
  「我有聽錯嗎?沒關係吧Steve,我這麼隨便的人可能會礙到你。」雖然能去了,目的總算達成,但剛剛吵了一架的氣他可還沒消,瞇眼酸溜溜的頂了幾句。
  而Steve只是停下腳步,回頭看了Tony一眼。
  「現在你得叫我長官了,士兵。」
Tony在原地愣了好幾秒,Steve可從來沒用這種口氣跟他說過話,這種上下關係是怎麼回事?總覺得很不是滋味阿!
  「怎麼?你的愛人太有男人味,被帥暈了嗎?」Howard壞笑著走了過來,用手肘撞了撞發愣的Tony。
  「我只是在懷念當年能被我提起來的Steve,現在他可是壯的突破天際了。」Tony基本上還是開的起玩笑的,畢竟他也愛開玩笑,這種話當然不會激怒他,只是他忽然有點想念那個會被他調戲的不知所措的丈夫了。
  「Steve就是這樣,頑固的很,他不想讓你去應該只是不希望你陷入危險吧。」Bucky挑好了裝備後也走了過來,一手搭在Tony肩膀上。「只是他現在的身高我可真不習慣,以前是我低頭看他來著。」
  「是阿,現在比我們兩個都高了。」
  「是三個,而且那身肌肉我應該一輩子也不會有。」
Tony、Howard、Bucky三人就望著美國隊長的背影,忽然有種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覺。
+++
  「接著要往這裡去,這裡是他們的軍火庫,必須優先處理。」
Steve一手按著地圖,一手在上面比劃。
  「這邊的山谷能夠看見這輛火車行駛過去,我們就到那邊去。」
  「嗯……我能問問你打算怎麼到火車上嗎?」看著這示意圖,Bucky忽然有股不是很好的預感。
Steve笑了一下,拿起繩索跟鐵鉤甩了兩圈。
  「我當然有方法。」
  「這還真是刺激阿!」
Bucky抓著繩索,看著腳下米粒大的樹,跟一輛正在高速行駛中的列車。「Tony你沒問題嗎?這跟雲霄飛車可不是一個等級!」
  「我說過我站著玩都可以,上一次是因為沒站著玩。」Tony看了一眼腳下的東西,他早就料到Steve想怎麼上火車了,至於這繩所跟鐵鉤可是從他那裡拿來的,百分之百沒有問題。「聽說你有懼高症,我可以先下去!」
  「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Bucky咕噥了句,也跟著滑下去了,身後的士兵也一個個落到火車上。
  這幾天他們剿滅了許多九頭蛇的分部,抓了很多九頭蛇的成員,整隊散發出了一股勢如破竹的氣士,每個人都鬥志高昂。
  只有Tony,他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所以他完全沒有辦法放鬆,雖然他知道會發生什麼是,但畢竟他沒有親眼看過,所以他不知道是哪個時間點?哪個地方?什麼樣的方式發生?只能除了閃避敵人攻擊外、密切注意Bucky的動向。
  「Tony!小心!」
Steve在遠處喊了聲,馬上撲了過來,把Tony壓倒在車頂上,幾乎只有0.1秒的時間,火車進了山洞,而剛剛Tony如果繼續保持著彎腰的姿勢在上面的話,現在應該已經不在這裡了。
  「你在發呆嗎?」Steve惱火的按著Tony的肩膀,這幾天來Tony發揮的效用比他想像的大很多,就如同他知道的,Tony有很多能夠使用的小東西,而且各個都能派上用場,讓他們可以幾乎以零損傷的情況下幾乎戰無不勝,但剛剛的情況真的很危及,如果他沒有發現,那Tony現在已經……
  「我有看著,只是身體沒跟上?」Tony也知道剛剛的狀況有多驚險,雖然他現在要密切關注Bucky,但如果在他救了Bucky之前,自己先掉下去不是更糟糕嗎?
  而且既然Bucky不是寒冰戰士了,那他如果掉下去……就沒有機會活了。
  「隊長!這裡!」突擊隊的士兵掀開了一個鐵蓋,裡頭就是充滿火藥的車箱。
  「等等、那裡有人!」Steve台頭看過去,馬上就看到了幾個黑衣人衝了過來,馬上舉盾迎戰去了。
Tony也不趴在原地,連忙起身跟上Bucky。
  忽然,一個黑衣人舉起了大砲,直接就往Bucky的方向轟了過去,接著又馬上轟向Steve,威力巨大,整台列車像是要翻覆遺樣劇烈晃動,但Tony完全沒有心思去管自己站不站的穩,他的視線已經完全落在了被轟出去的Bucky身上。
  「Bucky!」
Steve用盾牌擋掉砲火攻擊後,馬上把盾牌丟出去敲掉黑衣人,接著撿起盾牌奔向Bucky掉落的位子,而Tony正想著怎麼這麼快就發生了,也馬上跟過去。
  一到定點,兩人就看見了緊緊抓著鐵梯子的Bucky,整個人已經在山谷上懸著了。
  「抓住我!Bucky!快點!」Steve緊張的爬過去,馬上伸出手想把Bucky拉起來,但距離實在有些遠了,他根本就拉不到。「Bucky!」
Bucky粗喘著氣,想盡辦法的伸長了手,但兩人中間像是隔了一道透明的牆,怎麼樣也碰不到對方。
  喀拉!
  一個震盪,Bucky抓著的鐵梯下降了一個層級,整個人都往下掉了一大截,更加抓不到了,Steve緊張的眼睛都紅了,但就在整個鐵梯脫離車廂的瞬間,Tony從他身邊一躍而下。
  「Tony!」
Tony一手抓著火車邊緣,另一手則是甩出了一條繩索,緊緊的纏住了Bucky的手,把人給拉住了。
  「Tony!放手,你會一起掉下去的!」Bucky抬頭看見Tony緊緊的抓著火車邊緣,整張臉脹紅的像是要淌出血,兩人的重量明顯已經超過了Tony的負荷。
  「放手我才真的會掉下去,抓好了!」
  即便是連喘口氣都很難的情況下,Tony還是忍不住吐槽了Bucky,接著他按下了繩索上的按鈕,繩索開始快速縮短,Bucky被瞬間拉了上來,甚至力道過猛的把人直接甩到空中才又落到火車頂。
  「呼……這繩索也太厲害了。」Bucky一上火車,整個人都脫力了,跌坐在地板上有些恍神。
  「Tony,快點上來,拉住我!」Steve看Bucky已經安全了,馬上再度俯下身想去拉Tony,卻發現這距離還是碰不到。「把手伸長,快!」
  「嘿,這場景怎麼似曾相識阿?」看到熟悉的角度還聽見了熟悉的對話,前些天去營救Bucky的時候,不就發生過一樣的事情了嗎?「你……你以為每個人都有大胸肌嗎?這麼遠我怎麼可能勾的到?」
  「夠了Tony,不要開玩笑了,你真的沒辦法嗎?」在這種情況下,Steve實在沒有心情陪Tony開玩笑,而他深深的覺得這覺對是這種時候還能開玩笑的Tony跟人家不同,而不是他的問題。
  「我來吧!兩個人應該就拉的到了。」
  「不!等等……FUCK!」
Bucky看Tony還沒上來,也有些緊張,馬上靠過去想直接爬過去接力,但Tony一看見Bucky要來幫忙,馬上緊張的拒絕,但這一分神,Tony的手就滑開了,整個人瞬間掉落。
  「不!!!!!!」看見Tony掉下去的瞬間,Steve慘叫了一聲,整個人向前撲了一大段距離,就差沒直接跳下去了。
  「Tony……Tony……」Steve紅了眼眶,整個人無力的靠在門框上,閉上雙眼,他忽然有股世界末日的感覺。
  「等等,Steve,鉤子!」Bucky原本也跪在原地,不敢相信Tony為了救自己,就這麼掉下去了,但他卻發現了勾在列車外面、輪胎支架上面的鉤子。「有繩索,是Tony!」
Steve一聽見Bucky的話,整個人跳了起來,馬上就看見了用繩索懸掛在外面隨風飄逸的Tony。
  「Oh my god。」
  那跟細細的繩索現在就是Tony與這個世界唯一的聯繫了,Steve只覺的他的世界全都繫在這條細細的繩索上面了,只要他斷了,世界也就崩毀了。
  「Tony,你撐著點,我馬上把你拉起來……」
  「HO!等等,你們別碰!」Tony馬上拒絕了Steve跟Bucky的好意,畢竟他千辛萬苦就是要救Bucky,如果最後有什麼閃失還是掉下去了,就前功盡棄了。
  這繩索是他特別改造過的,可以自由伸縮,Tony順了口氣後按下了收縮的按鈕,但繩索卻絲毫不動。
  繩索的伸縮裝置剛剛把Bucky拉上來時好像撞壞了!
Tony抓著繩索的手已經疼的有些麻木了,現在伸縮器不能用了,而他實在也不太可能爬這條細細的繩索上去。
  真的要想辦法爬爬看了嗎?
  「Tony!動作快點!前面要進山洞了!」Bucky一看見遠方的山洞,馬上緊張的拉了把身邊的Steve。「在這樣下去Tony會被撞下去!」
Steve也看見遠方的山洞了,當下他也不管Tony怎麼想,也不管繩索會不會斷,直接順著繩索一躍而下,一把攬住Tony的腰,將他摟在懷裡後往上貼在列車上。
Tony被突如其來的擁抱征住了,他的側臉就靠在Steve結實的胸膛上,這裡原本是只專屬於他的位子。
  直到轟隆轟隆的聲音消失,山洞過了之後Steve才抱著Tony回到列車上。
  「Steve,你嚇死我了,我以為你要跟Tony……算了。」Bucky這一天的驚嚇可不輕,一下自己懸在外面,一下Tony為了救他懸在外面,一下又是他最好的朋友為了救Tony直接跳車,這大概是他一生中最難忘的一天了。
  「Tony,你剛剛……」Steve喘了幾口氣,抬頭看向也累癱在地板上休息的Tony,心裡有些涼意。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的Tony為了救Bucky,好像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但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問,要問他為什麼要救Bucky嗎?這也太奇怪了,只是他真的很想問他為什麼要這麼拼命的救Bucky。
  「謝謝你,Tony,你救了我。」Bucky搶先Steve先開口了,他大剌剌的直接搭上Tony的肩膀,將他摟到懷裡。「但你跳下來的時候真的嚇壞我了,如果因為我害你掉下去了,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大概是……職業病吧。」
Steve聽見了Tony一模一樣的回答,他記得在之前,Tony也這麼回答過,但這次Tony卻是直勾勾的盯著他,好像這句話就是說給他聽的一樣。
  「Tony。」看著Tony的表情,Steve沒來由的一陣心疼,他不知道自己在心疼什麼,但就是有種酸酸的感覺在他胸口揮之不去。
  最後,他緊緊的抱住了Tony,把他毛茸茸的腦袋埋進自己的頸窩,大手則是輕輕的拍著Tony蓬鬆的頭髮,他覺得有些躁熱。
Tony被迫躺在了Steve懷裡,但他卻沒有力氣推開,或許是他剛剛用力過猛,又或許是他不想推開,他就只是静靜的躺在Steve懷裡,享受著這個以後再也沒有機會享受的溫暖。
  「謝謝你。」Steve緩緩的閉起雙眼,在Tony的臉頰上留下了一個清清淡淡的吻。「你救了Bucky,你救了我最重要的朋友,Tony。」
Bucky。
  這個名子就像是一把劍,狠狠的刺穿Tony的胸口,他知道,他知道Bucky是Steve最重要的人,所以現在他才會在這裡,用盡任何方法把Bucky救起來。
  他知道Steve對於沒能握住Bucky的手,讓他掉落山谷的事情有多麼愧疚,愧疚到晚上睡覺時,還會摟著他,嘴上卻跟Bucky道歉。
  這是Steve的痛,但他有能力可以消除這個痛,他為什麼不做?
  只是他現在知道,他們只剩下幾天了,再過幾天,他的生命中就不會再有Steve,他會成為美國隊長,成為他過去的英雄。
  「你有很多方法可以謝我,例如再跟我來場約會?當然是你請客,餐廳我來挑。」
  「好,你挑,我請你。」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