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特殊傳說】螃蟹本-洛維大叔X幸運同學

此篇為18禁,未成年請勿進入 
  寧靜的夜裡,總是會讓人想東想西的,而這不是因為夜晚、則是大家忙了一天,回到家後就會想要把原本被自己遺忘的憤恨甚至傷痛挖出來,好好的體會一下那個疼痛的感覺。
  有些人無法理解,既然會痛,又為何要挖出來品嘗?
  但其實、那些痛也伴隨著甜蜜的回憶。
  望著無盡的黑暗,洛維將身體沉沉的靠在屋頂的牆壁上,用著現在要是有人經過,一定會以為他要跳樓的臉看著星光閃耀的天空。
  雖說在這個光害嚴重的國家、要看到滿天的星星照裡來說應該非常困難的,但他在這裡待了這幾天下來、他發現這裡的星星真得是出乎意料的多。
  之前有次甚至看見流星雨,讓他驚訝的發呆了一陣子。
  「呃……洛維大叔?」
  小心翼翼的一腳跨上屋頂的圍欄,有樣學樣的坐到洛維身邊這個危險的地方。「穿著黑色大衣坐在這裡會造成人家的恐慌喔?」
  「……」完全沒有打算要回答這句話,洛維猛的起身,微微的伸展了下身體。「今天跟監就到這,我先走了。」
  「呃……」
  就在洛維輝了下黑袍要離開現場時,衛禺不知道哪根筋不對、一秒拉住黑袍的下擺,卻在那之後露出驚嚇的表情,似乎對於自己過快的反射神經有些震驚。
  「做什麼?」洛維皺起眉頭,看著苦笑著的人類、不知為什麼剛剛那股沉重的心情好像鬆了一半。
  「只是想說……外面看起來快要下雨了,大叔要不要今晚先睡我家?」一邊說著,衛禺也跟著起身,不過卻立馬退了一步要不然大概會墜樓。
  「這間房子已經沒有房間了吧。」想也沒想,人類的房子都這麼小間,又這麼多人住,那來有多的地方讓他睡?難不成要他睡客廳嗎?
  「我房間啊?」
  打破了洛維的“睡客廳說”衛禺笑笑的指了指自己房間的位子。「如果你不嫌小的話,我房間可以讓給你睡。」
  看著人類一如往常的笑容,那個滿不在乎的笑容,洛維只覺得不太舒服。
  這人類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無論發生什麼事,都是那副無關緊要的笑容,永遠、就如同置身事外。
  即使那些事情都跟他有確切的關聯。
  「那你要睡哪——……」
  話還沒說完,雨就毫無警訊的傾盆而下,而且是那種大到連說話聲音都聽不清楚的境界。
  「呃、先進來吧!」
  沒有打算在外頭多停留半刻,衛禺一把拉住洛維的手就奔進房裡。
  而進門的兩個人即使只在雨中站了不到三分鐘,還是濕的非常徹底。
  「我就說快下雨了吧……洛維大叔,你先去沖個水吧?我把地板先擦一擦……」
  「不。」
  洛維不太高興的抓住衛禺要去拿拖把的手臂,那個手臂對他而言是這樣的脆弱纖細。「你先進去洗,我去拖。」
  「欸!?可是、大叔是客人……」衛禺看著被洛維搶走的拖把,露出有些為難的笑容。
  聽到這句話,洛維直接將衛禺從後領拎了起來,就這樣一路拎到浴室。「我不是客人。」
  估計從小大從沒被“拎”過的衛禺站在浴室前面愣了許久,最後卻露出了自己也不明所以的笑容。
  等他洗好出來、某黑袍早就把地都拖乾、連自己都……乾了?
  「……洛維大叔,你還要洗嗎?」這是什麼法術嗎?他怎麼沒聽褚冥漾題過黑袍不用洗澡這件事?
  「當然要,這只是應急用的。」似乎知道衛禺在震驚什麼,洛維起身將剛剛拿來擦頭髮的毛巾也一啟帶進了浴室。
  看著某黑袍的背影,衛禺心中突然有股說不出的煩悶感……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
  「……你這是做什麼?」
  剛洗好澡的洛維正光著上半身,浴巾則是蓋在濕漉的頭髮上,才剛出浴室就沒看到應該待在房間的人,走出來就發現那位房間的主人似乎正打算睡客廳。
  「嗯?睡覺啊?」衛禺一臉不解的看著微微皺起眉頭的黑袍,深深的覺得黑袍脾氣都很差這件事好像有那麼點根據。
  「……」明顯臉色不太好的洛維大步的走向前,一手攔起衛禺的腰、將他托了起來。「我要睡客廳,不要佔了我的位子。」
  「欸?不用拉、我睡客廳就好了……」一邊拒絕著洛維,衛禺稍稍的往後退了一步——他不太習慣與他人這麼近的站在一起。
  被衛禺拒絕的一把火,洛維也不管衛禺的意見、就扯著他的腰半拉半推的扯到房裡去。
  「呃、大叔?我真的睡客廳就好了——……」
  碰的一聲,話還沒說完、倆人就在拉扯的正激烈時,也不知道是誰絆到誰的腳、誰卡到誰的手,倆人瞬間重心不穩的一起跌到床上。
  衛禺被洛維死死的壓到床上,而洛維則是千鈞一髮的伸出雙手撐在衛禺兩側、才沒整個人壓上去。
  看到瞬間放大好幾倍的洛維,衛禺露出看似開玩笑的表情。「我說大叔,原來你是想跟我睡嗎?」
  聽到這句話的洛維,瞇起雙眼、緊盯著衛禺。「你知道你這句話代表的意思嗎?」
  「欸?」
  沒時間讓衛禺回過神,洛維瞬間扯掉了衛禺身上的扣子,襯衫就這樣輕易的敞開,露出雖沒有特別鍛鍊卻緊實的胸膛。
  「呃……我說洛維大叔、冷靜點我不是那個意思……」才剛意識到洛維說的話、自己胸前已經瞬間刷空、涼風瞬間就貼了上來。
  又是那副事不關己的笑容。
  「不然你是哪種意思?」洛維的態度突然轉變,露出一抹微笑。「對大叔而言這就是在挑逗。」
  「大叔……?」似乎被這轉變嚇到了,衛禺露出少有、除了微笑以外的表情,但也僅僅只是幾秒的功夫又變回那副苦笑。「原來那句話是挑逗嗎?」
  瞇起雙眼,洛維露出連衛禺都隱約感覺的到的怒火,一手強硬的壓著衛禺的雙手將他壓制在頭頂以上,另一手則是開始摸進敞開的襯衫中,掐住那小巧的凸起。
  「呃?」
  被掐住乳頭的衝擊是衛禺從沒感受過的,雖然他實在無法理解洛維到底在氣什麼,但這瞬間他渾身都確實敏感了起來。
  看見衛禺錯愕的表情,洛維完全沒有停手的打算。
  「欸?等等、大叔……」突然、胸前傳來一陣刺痛,衛禺到這時才理解自己的乳頭已經被洛維緊緊的吸進嘴裡。
  舌頭靈活的在乳尖打轉著,牙齒不時的啃咬都讓衛禺的腦袋亂成一團。
  他第一次有一種自己無法控制自己的感覺。
  「怎麼樣?很舒服吧?」
  洛維的聲音還是這樣的沉穩,卻隱約透露出情色,嘴唇離開那已經紅腫的乳頭、轉站衛禺的耳根,用舌頭探索著深處。
  「咦?呃嗯!」
  突然、洛維的手熟練的摸進衛禺的褲頭,粗大的手掌完全將小小禺包覆了起來,用指甲刺弄著那個微微發抖的尖端。
  「不……等等……」
  衛禺敏感的顫了顫,心跳的狂亂,他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熱,全身上下、都極度燥熱,被洛維碰過的地方更是炙熱的驚人,又麻又癢得讓他無法忍受。
  看見衛禺的反應,洛維的胸口也被心跳撞擊得喘不過氣,不知何時開始、他的情慾也越發越無法收拾。
  「嗯……咿!不!洛維大叔!」
  發現自己的褲子被連著內褲一起被拉掉,雙腳被抬起來的瞬間、衛禺好像知道洛維想做什麼了。
  「你知道男人之間該怎麼做愛嗎?」洛維的聲音從原來的沉穩轉換成低沉充滿情愫的嗓音,讓衛禺聽了身體都不自覺軟了一半。
  接著、洛維的手指探到衛禺的後穴,那緊實毫無開墾的後穴就像是抵禦外敵般的緊緊密合,連根手指都擠不進去。
  「從沒被用過所以很緊啊。」洛維將手指奮力的刺進衛禺的後穴,沒有被開發過的小穴緊緊的要著他的手指,內壁的腸道正不斷的收縮擠壓,就像是在排斥外敵入侵。
「呃嗯!」衛禺吃痛的發出聲音,全身微微的發出顫抖。
  「有感覺了嗎?」
  洛維的聲音低沉有磁性,充滿情色的發言瞬間佔滿衛禺的所有思想,身體似乎正在配合他的言語,不斷不斷的燥熱。
  這樣似乎不太對。
  衛禺震了震,他突然覺得自己很不像自己。
  「原來洛維大叔有這樣的興趣嗎?」
  苦笑了下,他看著充滿慾望的洛維,露出溫和又無可奈何的表情。
  「為什麼?」
  看著衛禺那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洛維爆出滿腔的怒火,手緊緊的扣著衛禺白皙的肩膀。「你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嗎?我正在侵犯你!」
  洛維怒吼著,手無法控制力道的握得更加用力,緊的衛禺的肩膀開始泛出紅痕。
  「為什麼你老是這樣。」
  看著洛維,衛禺完全不理解那位黑袍大叔到底在氣什麼,被抓住的肩膀很痛,但卻比不起現在胸口震震的刺痛。
  很多事情,如果不說出來,是沒有人會懂的。
  正意識到這樣的人生哲學,洛維以驚忿忿的起身,壓著他肩膀的手也早就放開了,他轉身、似乎要走了。
  「……別走。」
  突然、衛禺一個箭步向前奔,抓住洛維的腰就這樣扭了過來,在對方因為震驚還沒回神時就把他甩到了床上。
  被推到床上的洛維一整個莫名其妙,錯愕的看著站在眼前、一臉若有所思的衛禺。
  「我知道。」慢慢的、衛禺爬上了床,雙腳跨在洛維腿部的兩側,雙手撐著洛維的腹部,由上而下的看著還呆愣住的某黑袍。
  「我知道你想對我做什麼,我沒有反抗,我沒有打算要反抗。」衛禺皺起眉頭,眼眶似乎泛了些淚水。「我們繼續。」
  沒等洛維的回覆,衛禺將身體往前傾,豐腴的嫩臀就這樣高高挺起,他雙手伸到身下,用力的將豐臀往兩側扳開,露出那個粉嫩又脆弱的私密處。
  「等……你!」
  沒有理會洛維,衛禺瞬間將他挺立的慾望吃了進去,但因為沒有拓張完整,指能擠進泛出汁液的尖端。
  「嗚嗯……」
  衛禺悶哼出聲,全身頓時香汗淋瀝,他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全身的力氣都不知道打哪去了,雙腳開始劇烈的顫抖。
  沒有停留太久,衛禺又再度的往下坐,將那可怕的慾望吃了半隻進去,那猛烈的撕裂感瞬間傳遍全身,後穴酸的無法使力。
  「啊……哈啊……嗯……」
  身下的疼痛幾乎超出了想像,衛禺痛得渾身發抖,半點力氣都使不上,指有雙腿不斷的顫抖著支撐。
  「真是……受不了你。」
  嘆了口氣,洛維沒有發現自己這句話是多麼的寵溺,伸出雙手、一手按壓著衛禺緊的發酸的後穴,另一手則是握住衛禺同樣挺立的充血的慾望,開始規律又快速的套弄。
  「啊……不、等等……嗯……」
  衛禺無法控制的發出呻吟,雙手早就放開了自己白嫩的豐臀,雙手撐著洛維的胸口有力無力的抓著那平時總是實力代表的黑袍。
  「不行,這樣你會受傷……」衛禺後穴緊的痛苦,洛維當然也不例外,被緊緊咬住的慾望正不斷的發出刺痛。「忍耐點……」
  溫柔的按壓加上猛烈的套弄、總算出了結果,後穴終於露出了這麼一丁點的縫隙,讓洛維輕鬆了些。
  「這樣……大概就行了……」因為情慾顯得有些沙啞的洛維捧著衛禺的腰,緩慢的將他向下壓。
  「啊……」
  衛禺挺直了身子,感受著龐然巨物入侵身體的異樣,直到整隻沒入的瞬間、衛禺整個人軟倒在已經坐起的洛維身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現在才要開始……」
  含著衛禺的耳朵,洛維緊緊扣著他的腰開始動了起來。
  「呃、痛、好痛、等……咿……」
  頻率越發越快的抽插讓衛禺開始恐懼了起來,身後摩擦的疼痛跟麻癢傳至全身,似乎控制了他的意識,他腦筋頓時一片空白。
  「嗯……」
  洛維低吟了聲,將自己的慾望頂到了最深處,重重的刺進衛禺最敏感的地方,內壁那微微凸起的小肉瘤被那巨大的慾望不斷的又頂又搓的,讓衛禺完全無法成受。
  「不、太深了、不、啊啊……痛、痛……」
  衛禺全身顫抖著,雙手緊緊的抓著洛維胸膛的布料,淚水早已奪眶而出、浸溼了那件黑色的大衣。
  「啊、嗯、哈啊……等等……慢、慢一點……」
  哽嚥得哭出聲,衛禺生平第一次、倒在男人的懷裡哭泣,第一次、在別人面前露出了這樣的醜態,第一次、感受這股既痛苦卻又幸福的快感。
  深埋在這樣柔軟緊實的肉壁之中,洛維的控制力逐漸失效,慾望正蓄勢待發的想要發洩出來。
  「嗯、不行了、不行了……哈啊……啊!」
  隨著一聲尖叫衛禺的熱情就這樣宣洩了出來,化作白色的液體噴灑在洛維的胸膛,量多得讓衛禺害羞不已。
  「等等我……」洛維沉沉的發出低吟,瞬間將自己的欲望也通通灌進了衛禺的體內。
  發洩完的衛禺虛弱的將臉埋進洛維的胸膛,手卻默默的摸上了洛維有些粗糙的手掌,露出淡淡的微笑。
  「我想這麼做、想很久了。」
  嘛、這裡是後記時間!
  最後那句話是誰說的呢?正解→衛禺
  畢卡你這傢伙,這篇文章真是個挑戰(汗
最後、祝畢卡“生日快樂!!!!!!!!”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