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勾追的大衛王】終極系列 - 06

  「噗嗚──……!」
  辜戰在這一瞬間,他睜開了雙眼,映入眼簾的、是滿口鮮血的止戈,以及他打入自己胸膛的手。
  「小戈……」
  「我怎麼可能殺你……我當然不會殺你的……」止戈紅了眼眶,他的聲音有些顫抖,對於眼前的景象他難以承受,卻又不得不承受。
  「大衛他……自己恢復意識了?」王查理驚訝的看著眼前的狀況,剛剛辜戰是閉上眼了,但他們可沒有,他們親眼看見"大衛"舉起手,在攻擊"勾追"的一瞬間,打向了自己。
  「他不是大衛……」技安虛弱的咳了幾聲,臉色凝重的看著前方的兩人。「即使我覺得不可能,但他們不是勾追也不是大衛,他們是勾追和大衛在金時空的分身,辜戰跟止戈。」
  「什麼?」
  忽然,止戈又再度舉起手,手上再度聚集起強烈的魔氣,正對著辜戰。
  「戰!你快走!我無法控制……」
  「不可能!我不會走的!」辜戰撐起身子,想辦法穩穩的站在止戈面前。「我不會走,小戈……!」
  下一秒,止戈再度將魔攻打向自己,一口鮮血再度灑出,但他卻無法停止攻擊的手,只能無力的搖頭。
  「拜託……戰……我不想傷害你……這輩子,我絕不能傷害的就是你……」滾滾淚水奪眶而出,止戈一邊哭著,一邊舉起手,想再次攻擊自己。
  但這一次,勾追緊緊的抱住止戈,而那掌就直接落在了辜戰的背上。
  「戰!不要……不要!快放開我!你會死的……」止戈忍不住哭喊了出來,他很著急,但他卻沒有辦法阻止,自己的手還是再度舉了起來,聚集了強烈的魔氣。
  「我不能走……」辜戰緊緊的抱著止戈,他也逐漸紅了眼眶,只能盡力不讓淚水落下。「我不能再失去重要的人了……我不能失去你……」
  忽然,從黑洞裡不知道傳出了什麼語言,止戈的雙眼再度變色,原本變慢的手又開始快速聚集能量。
  「辜戰!快走!止戈無法控制了!」技安拿起拔魔斬,雖然他已經畢業很久了,但一日為終極一班,一生都是終極一班!沒有看到就算了,但他沒有辦法親眼看著終極一班的學生死在自己面前。「快讓開!」
  「閉嘴!」辜戰當然知道懷裡的人又再度變得冰冷了,但他不能走。「我死也不會走,你攻擊吧,我不會阻止你,但你也沒有資格要求我離開!」
  「那傢伙擺明了想跟他一起死阿!」王查理雖然知道他們不是勾追跟大衛,但畢竟臉長的一模一樣,而且身為人類,要眼看兩個人死在自己面前而不阻止,實在不合情理。
  「所以說還是小朋友阿!」
  忽然,一個熟悉的身影從所有人的頭頂躍過,雙手持著兩把像是鉤子造型的武器,飆起毀滅指數直接轟向黑洞的位子。
  原本都沒人注意的黑洞被這一轟,居然轟出了一個人,而這個人對大家而言也一點都不陌生。
  日月王從煙霧中出現,臉上的表情與之前有些不同,嘴角勾勒出的微笑詭異的不像是個人。
  「日月王!?」唯一瞪大雙眼,錯愕的看著不該出現在這裡的人。「怎麼可能,他明明……我親手封印了他!」
  「不知道,而且日月王的功力大增,當時他吸了什麼靈呀什麼魂呀後的毀滅指數是40000點,但他現在明明沒有什麼靈呀什麼魂呀,卻還是有將近30000點的毀滅指數,到底是怎麼回事?」王查理跟唯一後退了兩步,盡力的撐起身子。
  「勾追!」技安從那個人持雙鉤跳出來的時候,他的視線就沒有移開過,這個人不就是真正的勾追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
  「等等吧!現在的重點可不在這裡!」勾追打斷了技安的問題,露出了一個自信的笑容,舉起雙鉤擋在日月王面前,一邊轉頭跟止戈使眼色。「快把他帶走,不然會被我影響。」
  「……好。」一開始止戈還沒有發現,等到勾追開口,他才驚覺操控自己的力量變得非常微弱,他好像可以搶回自己身體的主控權了。
  「辜戰同學!止戈同學!你們沒事吧?」大衛快步跑了過來,連忙幫助止戈撐起辜戰。「怎麼會變成這樣?辜戰同學的傷好重!」
  「是我害的……我……」
  「不是你的錯啦!你……呃!」大衛原本是跟止戈一起扶著辜戰,但才走沒幾步,腦袋就忽然一陣暈眩。「我們好像、靠太近了……沒關係,我來扶辜戰同學。」
  「啊!對不起……」止戈緩緩的放開辜戰,自己則是離了一小段距離跟在旁邊。
  退到一旁的惡女團們一看見止戈走過來,紛紛緊張的舉起武器,對準跟過來的止戈。
  「等等!不要過來……」尹小楓跟凱特擋在大家面前,警戒著剛剛還在對他們展開攻擊的止戈。
  「那個、我……」
  止戈正想開口說些什麼,但被大衛撐著的辜戰卻忽然掙脫了大衛的攙扶,對著眾人舉起棍子,一副就是要衝過去的樣子。
  「大家……止戈同學只是被控制了,你們不要怪他……」大衛看見眾人們都紛紛飆起所剩不多的毀滅指數對著止戈,也有些慌張。
  「我們沒有怪他,只是……我們怎麼知道,他現在有沒有被控制呢?」
  「好了!」
  就在雙方氣氛一觸即發的時候,王查理終於受不了的怒吼了聲,過來幫忙攙扶辜戰,也一手按下了辜戰舉起的長棍。
  「止戈現在已經脫離控制了,還有你,我麻煩你可以不要動不動就一副要打架的樣子嗎?」王查理把辜戰移到人群當中,大家也乖乖的讓出了一條路讓兩人進去。
  「那個……沒關係。」止戈站在離人群有段距離的位子,也沒有打算再靠近了。「我去幫忙勾追同學吧,戰……就先交給你們了。」
  辜戰聽到止戈的話,正想爬起來,卻又被王查理給壓了回去。
  「你現在起來能幹嘛?就交給我們吧。」說完,王查理就跟大衛交換了一下位子,也衝上去幫忙勾追和止戈了。
  他們一攻擊日月王,止戈就恢復了意識,就代表止戈的操控權就是在日月王手上,而現在看起來,這整件事情的罪魁禍首就是日月王,他們只能齊心協裡先解決掉日月王再說。
  「日月王的樣子不太對……」
  一邊出招,唯一瞇起雙眼,看著自己的最大仇人。「他的毀滅指數跟魔力都像是源源不絕的,跟他周旋了這麼久,我們消耗了大半的體力,但他還是幾乎滿電的狀態。」
  「但是他沒有閒暇可以控制止戈了,我們的攻擊還是有效果的。」勾追一個翻身閃過了日月王的反擊,而周遭本來還很多在作亂的小魔不知何時已經都消失了。「請問有人看見剛剛那些小鬼跑到哪裡去了嗎?」
  「我也沒看見,但應該是被他給吸收了。」王查理疲憊的舉著湖中劍,以攻擊代替防守,不斷的攻向日月王。「那現在周遭也沒有可以供他吸收的東西了,就讓我把他打的站不起來!」
  日月王東閃西躲,被王查理的攻擊漸漸的往後逼,但他卻忽然伸出手,對著同樣正在對付他的止戈念起了沒人聽得懂的咒語。
  「呃!」止戈忽然腦袋一陣抽痛,像是要爆炸一樣,有一些從黑洞裡飄過來的魔氣慢慢在他身上聚集,但凝聚了很久卻還是沒有成形,只是他的頭痛越來越劇烈。
  「不可能……」
  一直都完全沒有開口的日月王忽然發出了一絲絲的聲音,這嗓音低沉沙啞的不像是日月王,甚至還帶有一點奇怪的口音。
  他滿臉陣驚的看著被魔氣團團包圍卻沒有入魔的止戈,眼神兇惡的像是要把他直接吞了。
  「你不是魔體……」
  當大家聽了日月王的話還一頭霧水的時候,一道強勁的風從他們中間刮了過來,力量之大,瞬間吹飛了所有圍繞在止戈身邊的魔氣,連同日月王一起撞上了一旁的石柱上。
  大家還想著這道風從哪來,又接連著好幾道銳利的風刃不斷的丟過來,日月王完全無法招架的跪倒在地,而他在最後抬眼看見來人的時候,惡狠狠的怒視著發動攻擊的人。
  「鐵克禁衛軍……」最後這幾個字,日月王幾乎是用嘶吼的。「我們……走著瞧……」
  接著、日月王低聲不知道念了什麼,他就在原地憑空消失了。
  看著頓時已經變得空蕩蕩的橋下,地板到處都是剛剛打鬥過的痕跡,其中還有幾處更是血跡斑斑。
  而剛剛幫忙攻擊日月王的男人正慢慢的走了過來,停在惡女們跟勾追他們的正中間,面對著勾追。
  「勾追,你這次真的惹出了一個大麻煩。」
  男人皺起眉頭,嚴肅的看著前方還是調兒啷噹的勾追。「雖然你本來就是問題人物,但這次你做的事情,是會嚴重影響時空秩序的。」
  「……唯一哥?」王查理愣愣的看著那個男人。
  「查理,我在這裡。」唯一用手肘撞了王查理一下,向他證明自己是本尊沒有錯。
  「我不是唯一。」
#勾衛  #戰止  #辜止  #宏晉  #終極系列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