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歡迎回家】靖蘇 - 章之七 (完)

  這天的天空就如同那天一樣,四周的場景、人、軍隊、萬物,都沒有任何改變,靖王蕭景琰受到皇上下令,領軍率兵前往東海,大半年都不會回來。
  而當蕭景琰接到此令時,梅長蘇就知道,他什麼都沒有改變。
  他知道在蕭景琰前往東海沒有多久,就是赤焰案發生的時間了,但他卻無力改變,也不能改變。
  「小殊!」
  蕭景琰從靖王府中走了出來,而梅長蘇就在門口等著他。「你來送我嗎?」
  「嗯……這趟你出去,很久才會回來吧。」只要一想到今天就是最後一次見到蕭景琰,梅長蘇的心情就好不起來,想著他這個夢終歸也是要結束了。
  一年原來是這樣的短暫。
  「是阿,大半年回不來吧?」蕭景琰沒有注意到梅長蘇的失落,笑了笑。「放心,我會趕在你生晨前回來,陪你慶祝的!」
  看著蕭景琰,梅長蘇眼眶一熱,卻想盡辦法讓自己保持平靜。
  景琰,你趕不回來的。
  梅長蘇此時真的私心的希望蕭景琰不要去東海,但他如果真把蕭景琰留在金陵城,那那些人頭落地的皇親大臣們,是不是就會包含了蕭景琰?
  但這一走,他們十二年後才會再相見了,而且……一切都會變得不一樣。
  「景琰……如果有一天,我離開很久很久……」看著蕭景琰的側臉,梅長蘇心裡的不捨緊緊的揪著他的胸口,讓他悶得喘不過氣,緩緩的拉起了愛人的手,眼神有些黯淡。「等我回來的時候,你可以對我說一句歡迎回家嗎?」
  蕭景琰一臉理所當然的看著梅長蘇,臉上的笑容是這樣的耀眼。
  「這有什麼難?當然可以。」
  梅長蘇跟著露出了一絲笑容,但他卻無法打從心底笑出來。
  一直到這時,蕭景琰終於發覺了梅長蘇的情緒似乎有些低落,只以為對方是因為自己即將出征感到寂寞,便伸手拍了拍梅長蘇的背。
  「聽說東海盛產珍珠,要不我帶一顆回來,給你當彈珠玩?」
  聽到熟悉的對話由不同人開口,梅長蘇有些絕望的低下頭。
  他沒有向蕭景琰要珍珠,可終究……
  「嗯。」
  梅長蘇淺笑了下,輕輕的在蕭景琰的臉上吻了一下。「我等你。」
  你也一定要等我。
  +++
  火紅色的天空,橘紅色的大地,放眼望去他看不見其他東西,身處火海之中,四周只有絕望,猶如世界末日一般。
  這樣的場景,無論看幾次,都不會習慣。
  梅長蘇揮著長槍,駕著烈馬,穿梭在火海之中,上一次他還沒來的及看清,而這次、他看的清楚,拿著拿起大刀揮向他的人,就是從小看著他長大的人。
  以前他不懂,可這次懷著不同的心情與經歷,回來過的這一年,他卻所有都明白了。
  其實一切都是有徵兆的,而他知道他父帥不是沒有察覺到,但大家都不敢去相信,不敢相信那個昔日的好友坐上帝位後會變得如此冷血狠心。
  最後,林燮一把將梅長蘇推下梅嶺的斷崖,就如同他夢中不斷上演的畫面一樣,而他眼中滿身鮮血的父親就越來越小,直到看不見。
  感謝上天,讓我回來探望故人,而今日,就讓這場夢結束吧。
  閉起雙眼,梅長蘇任由身體掉落,腦海中不斷閃出這一年的所有畫面,他不但見到了自己懷念一生的人們,還跟自己最愛的人在一起了,再也沒有遺憾了。
  而就在梅長蘇感受到自己的背碰到東西後,卻發現一點也不會痛,甚至有些柔軟。
  有些不安的睜開雙眼,梅長蘇看見的是熟悉的天花板,聞到的是熟悉的藥香,身邊坐著的,是熟悉的人們。
  這是怎麼回事?
  「蘇哥哥?」
  原來趴在床邊睡覺的孩子一感覺到床上的動靜,馬上抬起頭,就看見了因為太久沒見到陽光而瞇起雙眼的梅長蘇。
  「醒了!蘇哥哥!醒了!醒了!」
  飛流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不斷在旁邊蹦蹦跳跳的大叫,没多久就看見藺晨風風火火的趕了進來,看見醒來的梅長蘇,連忙抓起他纖細的手臂把脈。
  而梅長蘇則是被眼前這一切給徹底弄昏了頭。
  這是……他没死?
  把完脈的藺晨像是鬆了一口氣,低頭看著正發在發呆的梅長蘇。
  「不會吧,睡了兩個多月,腦子也睡壞了嗎?」一邊說著,藺晨拿著他手上的摺扇敲了敲梅長蘇的腦袋,微微的皺起眉頭。
  直到額頭被敲得有些疼了,梅長蘇才回過神,知道現在不是做夢。
  「我睡了兩個多月?」梅長蘇一開口就發現喉嚨乾枯的緊,嘴裡還有濃厚的藥味,連唾液都是苦的,不免面露難色。「怎麼那麼苦……」
  「兩個多月來,除了水跟藥你什麼都沒吃過,嘴裡苦是當然的。」藺晨嘆了一口氣,接著露出了一貫的笑容。「不過好在你醒了,否則我瑯琊閣都要被你梅大宗主給吃垮啦!」
  兩個多月……
  梅長蘇奮力的撐起身子,腦中不斷的浮現出他在過去的金陵城,與蕭景琰發生的一切,與故人們相見的場面。
  是因為,自己真的改變了未來,所以才没死嗎?
  還是因為……
  他回到金陵城的一切,都只是一場夢?
  他明明回到金稜一年的時間,可藺晨卻說他只昏迷了兩個多月,時間點根本就對不上,難不成……難不成真的是夢嗎?
  他與蕭景琰的一切,都是夢?
  「喂,長蘇、長蘇?」藺晨將摺扇打開,在他面前揮了揮。「幹什麼?沒想到自己還能活著嗎?我說過有我在、你是不會死的,我怎麼會讓你砸了我的招牌呢?」
  梅長蘇抬起頭,正好迎上了藺晨帶有笑意的臉龐,頓時有股溫暖。
  「謝謝你,藺晨……」
  「那還差不多,真要謝就給我趕緊好起來,成天除了瑯琊閣還要搞你的江左盟,我的命不知到短了幾年!」藺晨也不習慣梅長蘇這樣的態度,正想說點什麼,就看見梅長蘇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怎麼?你──是有什麼話想說嗎?」
  「……藺晨,我有件事情想拜託你。」梅長蘇皺起眉頭,認真的看著藺晨,而藺晨也知道每當梅長蘇這麼看著他的時候,都不是什麼好事。
  「你不會是想說,你想回金陵吧?」相處了十二年,藺晨也已經很了解這位好友了,看他這一臉,就已經知道大概就是這回事了。「你和那梁帝約好了,再也不會回金陵的不是嗎?」
  「我騙了景琰十三年,這次……我不想騙他,我想告訴他,我還活著。」梅長蘇的聲音有些激動,眼眶不知不覺居然有些發熱。
  其實也不單單是他想讓蕭景琰知道自己活著,他想再看一次,再一次就好,他想再見到一次那個他最重要的人。
  以前見不到就算了,他們的感情沒有開始,當然也沒有結束,可這一夢,夢見了過去的金陵,夢見了他與蕭景琰的種種,夢見了蕭景琰真的……和他在一起,對現在的他而言,蕭景琰已經不是說放就能放下的存在了。
  「你這才剛醒,連自己還能活多久都不知道,就想跑那麼遠去金陵?」藺晨冷哼了一聲,雖然臉上還是帶著笑容,但語氣可是冰冷至極。「你就不怕──還沒到金陵,就趕著去陰曹地府了?」
  「……不會的。」梅長蘇瞇起雙眼,看著意外嚴肅的藺晨。「我自己的身體,我怎麼會不清楚?雖然還是使不上力,但……身體舒服了很多,胸悶也沒有了,火寒毒已經解了,對吧?」
  「看你說得輕巧……」盯著梅長蘇的雙眼許久,藺晨最終還是嘆了口氣,別開了視線。「冰續丹三月之期一到我便帶你回來,想著不如死馬當活馬醫,我就給你吃了劇毒的鶴頂丹,沒想到兩種毒在你體內互相衝擊調合,人没死,只是持續昏迷,我還以為救了個活死人,你就醒啦。」
  「那藺晨,我──……」
  「你現在去金陵,也見不到你想見的人。」
  「什?景琰怎麼了?」一聽見藺晨的話,梅長蘇馬上沉下臉,隨後又看見藺晨輕挑的表情,頓時就知道對方只是隨口胡說。「這不適合開玩笑,藺晨。」
  「我可沒有開玩笑──」藺晨笑了笑,拿著紙摺扇搧了搧風,飄逸的長髮也隨之起舞。「大梁太子呢──現在不在金陵,你去金陵,怎麼找的到人?」
  「……景琰來了?」
  「自己看嘍?」
  梅長蘇順著藺晨指的地方看過去,馬上就看見氣喘吁吁、正站在房門口的蕭景琰。
  「景琰……」
  看著蕭景琰,梅長蘇心裡頓時五味雜陳,眼前的人,退去了稚氣、更加成熟的面容,比以前更加寬大的肩膀,居然讓他想起了那場美夢,想起了那個與他一起奔跑在陽光底下的少年蕭景琰。
  「小殊!」
  蕭景琰大喊了聲,一個跨步直接撲到床邊,緊緊的抱住梅長蘇,緊的幾乎就要把人揉進自己懷裡一般。「你醒了……終於醒了……」
  梅長蘇被這個熟悉的溫暖包覆住,大大的吸了一口氣,便將頭輕輕得靠在蕭景琰厚實的胸膛上上。
  這的溫暖,這個懷抱,熟悉的讓梅長蘇有些恍惚,屬於蕭景琰個人的氣位環繞著他,讓他心跳不斷的加速,渾身發熱。
  雖然知道那是夢,但這個懷抱跟氣息讓他想起了在夢中、與他兩情相悅的蕭景琰。
  對於現在的梅長蘇而言,似乎已經沒有辦法將蕭景琰當成主君、當成一個童年摯友了。
  過去他與蕭景琰並未開始,便要結束,但是這次,在他夢裡的那一年,他與蕭景琰攜手共度了那段時光,嘴唇上停留的溫度,蕭景琰的喘息聲,兩人交合的夜晚,一切就像是真的一樣。
  忽然,他覺得自己有些可笑。
  不過就是一場夢而已啊。
  「景琰……你怎麼在這?」梅長蘇一開口就被自己嚇了一跳,他的聲音明顯的顫抖著,帶著極度壓抑的情緒,這是生平第一次,他發現自己這樣的不冷靜。
  或許是因為赤焰案已翻,大事已成,心裡的大石頭已經放下,又或是因為……那一場美麗的讓他寂寞的美夢?
  「自從看見你給我的信……知道你離開人世的消息後,我便上瑯琊山,想要親自求證。」聽見梅長蘇的聲音不太對,蕭景琰緩緩的推開懷裡的人,用著紅潤濕漉的雙眼緊緊的盯著人不放,好像稍一閃神,又會消失不見一樣。「一開始他們也不跟我說,後來我才知道……你昏迷不醒,但還沒死,所以我一直在這裡等。」
  一直在這裡等?
  「景琰,你剛封太子,怎能離開金陵這麼久?你……」
  「別說了!」
  蕭景琰打斷了梅長蘇的話,雙手緊緊的抓住那個因久未進食而纖瘦削弱的肩膀。「這裡是瑯琊閣,不談朝政,在我離開這裡之前,不許你再提。」
  蕭景琰知道,他知道梅長蘇心繫天下,心繫蒼生,心繫赤焰舊人,可他還是希望梅長蘇可以放下,可以不要再如此操勞,可以像過去的林殊一樣、逍遙自在。
  這是梅長蘇第一次被蕭景琰用如此口氣說話,心底有些驚嚇,事後又有些釋懷,畢竟他的蕭景琰,如今已是當朝太子,不用多久、就要繼承皇位了,已經不是那個任他欺負為他背黑鍋的蕭景琰了。
  「我知道了……」
  梅長蘇輕輕一笑,但心裡的那個空洞卻只有他自己知道。
  如今他們已是君臣,雖然親手推蕭景琰上位的正是自己,可梅長蘇如今才真正感受到,以後、他與蕭景琰之間就只剩君臣之禮了。
  而那個與他兩情相悅的蕭景琰,終究只能留在他的夢中,如今的太子殿下,已不是他一個江左盟宗主可高攀的對象了。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蕭景琰嘆了一口氣,微微的點點頭,又似乎想到了什麼。
  「對了,有句話、一直没來的及和你說。」
  蕭景琰抬起頭,厚實的大手輕輕的蓋在梅長蘇纖細的手背上,那深情炙熱的雙眼是這樣的熟悉。
  「小殊……歡迎回家。」
  - 完 -
#靖蘇  #瑯琊榜  #胡歌受  #胡受  #all胡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