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在遇見之前】盾鐵 - 08

  「準備開始吧。」
  就在所有研究員包含Tony都站定位後,Steve緩緩的走到大型機器面前,而四周已經不知不覺中被一群政府官員們團團圍住了。
  所有人都在等著見證這項偉大的發明。
Steve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後,躺進了那個巨大的機器,接著機器開始運轉、將他完全包覆了起來。
Tony就站在一邊,腦袋裡所有聲音都在叫囂著去阻止這件事情,讓Steve不要成為超級士兵,但身為未來學者的他、身為英雄的他,卻知道在此時此刻,Steve成為美國隊長的重要性。
  從今天之後,美國隊長就會變成家喻戶曉的英雄,成為美國第一個活生生站在大家面前的英雄,成為未來人景仰的傳奇人物。
  想起瘦小的Steve,Tony忽然沒有辦法阻止他保衛國家的夢想。
  機器運轉了沒多久,就開始發出了激烈的巨響,現場所有人都被這個變化給嚇了一跳,包含Tony。
  雖然他知道Steve是怎麼成為超級士兵的,但他沒有親眼看過,雖然這項研究他也知道肯定能成功,畢竟歷史上Steve確實成為了美國隊長,但當下的震撼力讓Tony有些亂了心神。
Steve撕聲力竭的慘叫著,機器運轉的像是要爆炸一樣,整個地面也開始不斷的震動。
Tony心底有些發涼,難不成是因為他跑到這個時代,破壞了歷史,所以本來會成功的重生計劃會失敗?如果真是這樣,Steve會怎麼樣?
  「快停下!」
Tony緊張的大喊著,馬上跑到操作介面,想要嘗試把這東西給取消,而負責調節流量的Howard也嚇了一跳,趕緊握住拉桿,想要跟Tony一起趕快關閉設施。
  「快點,拉桿拉下去!」Tony看了下界面發現拉桿若不先拉下,直接在這邊停止機器是沒用的,抬頭卻看見Howard的雙手就卡在拉桿上面,看起來完全拉不下來。「快點!」
  「我知道!」Howard也緊張的渾身冒汗,但這拉桿怎麼拉就是拉不下來,辦隨著Steve越來越慘烈的叫聲,拉桿就像是緊緊黏住了一樣一動也不動的。
  「哇啊啊啊啊啊啊!」
Steve一個慘叫,Tony的心幾乎就要跳出來了,趕緊跑到Howard身邊跟他一起拉住了拉桿,就在兩人默認了幾秒要一起往下拉的時候,有個聲音打斷了他們。
  「繼續!」
Tony覺得自己聽錯了,但這聲音他再熟悉不過,他可以聽錯任何人的聲音,就是這個聲音他記得一輩子。
  「我沒事!繼續!」可能是聽見的Tony和Howard的對話,Steve在機器裡面大喊著,希望計劃繼續進行。
  「不行!」Tony的雙手還是緊緊的握著拉桿。「這樣下去你身體受不了的!必須終止!」
  「不!Tony!我沒事!繼續……呃啊!」Steve盡可能的壓抑自己的慘叫,但劇烈震動的機器卻讓人無法忽視。
  「Steve,不要當超級士兵了……放棄這個計劃吧,你會死的!」
  「我不怕死!Tony,我不怕死,我也不會死!」
  就在他還在跟Steve對話的同時,Tony感受到手上的拉桿有輕微的往上舉了起來。
  「你……」
  「Tony,把手放開。」Howard緊握著拉桿開始往上推了,他堅定的雙眼看著Tony,一種無形的威嚴頓時壟罩在兩人的頭頂上。「計劃必須繼續進行。」
  接著,Howard把拉桿一路推到最頂,而機器發出了強烈的光芒,震盪也前所未有的劇烈。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Steve!」
  最後,整個實驗室一片白光炸出,下一秒,Steve的叫聲停止了,機器的震動也停止了,好像剛剛的狀況都是假的一樣,現場一片寂靜。
  大約過了幾秒,大型裝置的門終於打開,從裡頭冒出了大量的白煙,而出現在大家眼前的,卻不是原來那個瘦小的士兵,而是一個身材魁武的壯漢……
  儘管現場所有人心中都有一個問號,但這個人對Tony來說是這樣的熟悉,是這樣的懷念,他一輩子也不會忘記現在這個從裝置走出來的人。
  「喔天……」
Tony忽然一個箭步撲向Steve,雙手緊緊的環抱住他的頸部,臉則是直接埋到那個最熟悉的頸窩裡。「成功了……你辦到了……」
  這擁抱來的太過突然,Steve傻傻的愣在原地,感受著對方炙熱的身體,他的鼻子正好可以聞到Tony的後腦勺,有股令人安心的香氣。
  也不知道是什麼驅使著他,Steve下意識的伸出手回抱住Tony,大大的手掌則是熟練的放在那顆毛茸茸的腦袋上,像是安撫孩子般、輕輕的拍了幾下。
  「別緊張,我沒事。」
Steve溫暖的話瞬間敲醒了Tony的腦袋,他幾乎是跳起來把Steve推開的,兩人瞬間就拉開了一段微妙的距離,但Steve卻沒太在意這一連串的動作,而是雙眼直勾勾的盯著滿臉通紅的Tony。
Tony抹了一把臉,完全沒有發現自己連耳根都紅了,只是有點尷尬的咳了幾聲。
  「呃、恭喜你成為超級士兵?」
  「……我現在看起來如何?」看著Tony有些害羞的表情,Steve不知道為什麼心情就是異常的好,毫無掩飾的露出了一個淺淺的笑容。
  「棒透了?」Tony不斷躲避Steve的眼神,現在的他全身發熱,腳都有些軟了。
  碰!
Steve還想說什麼,卻聽見了一聲槍響,接著其中一位政府官員就這樣從上方觀看台上掉了下來,躺在血泊之中。
  「怎麼回事!」
  「小心!」
Tony一個側身,意外躲掉了一發子彈,但子彈打在了操控面板上,整個實驗室瞬間暗了下來,接著槍聲再度響起,辦隨著許多人的慘叫聲與雜亂的腳步聲,迴盪在整個幾乎密閉的實驗室之中。
  「Tony!」燈一暗下來,Steve就跑到了Tony身邊、緊緊的摟住他。「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我們先出去再說。」
  「等等……」Tony一手輕輕推開Steve,馬上跑向拉桿處。「Howard!你在哪!Mr.Stark!」
  忽然,一雙冰涼的手抓住Tony。
  「我在這!快走!」Howard也循著聲音跑了過來,抓住Tony的手就一起跑向門口的位子。
  「Tony、小心!」Steve一個叫喚,飛身抱住了Tony與Howard,躲開了一槍後、三人一起逃出了實驗室。「你們沒事吧?」
  「我沒事……」Howard的嘴唇有些顫抖,他緩緩的伸出手掌,看見上面充滿了鮮血,正一點一點的滴落在地板上。「但是博士他……」
  「是九頭蛇嗎……」這件事情Tony還是知道的,只是沒想到是這樣發生的,原來是有九頭蛇成員混入了那些政府官員之中,剛剛就是在搶血清了。
  「Tony,你要做什麼?」Steve看見Tony拿了一堆地上散落的電線跟一些工具,蹲在實驗室旁忙著,緊張之下也是意頭霧水。
  「我現在就恢復電力,裡面還有人,總不能等他們全都被那個傢伙幹掉吧!」
  才剛說完,實驗室的電力就完全恢復了,Steve想也沒想的就衝了進去,但實驗室裡一片狼藉,已經一個活人都沒有了。
  「艾斯金博士!」Howard一看見倒在地上的艾斯金博士,馬上衝了上去。「醒醒啊……博士……」
  「可惡……被他跑了嗎?」Steve環顧四周,發現了一個被打碎的天窗,那大小勉強應該是可以塞個人出去的。
  「血清被拿走了。」Tony緊鎖著眉頭,他有些懊惱,明明自己是從未來過來的,知道紅骷髏會來搶血清,他怎麼就沒有謹慎一點?「要是我……」
  「Tony。」Steve轉過頭,一把抓住Tony的肩膀。「這不是你的錯,而我現在要去追他,你待在這裡,別……嗯、你比較聰明,我想這邊有很多事情需要你跟Stark先生要處理。」
  「Steve,你……」
  「我會把血清帶回來的!」說完,Steve頭也不回的奔了出去,往天窗面向的方位跑去。
  看著Steve奔跑的背影,都Tony彷彿看見了那個他所熟悉的男人,那個身穿制服、保護國家的男人,那個寬厚的肩膀,都在告訴他,眼前這個人就是美國隊長。
  即便沒有盾牌,他還是美國隊長。
+++
  「首先,恭喜你成為超級士兵。」
Tony舉起酒杯在Steve的杯子上輕輕敲了一下。
  「謝謝。」Steve露出了一個若有所思的笑容,回敲了Tony的酒杯。「只是這一切跟我想的不太一樣。」
  「喔?哪裡不一樣?」Tony一口氣灌了半杯酒進肚子裡,他沒有看著Steve,又或者是說、自從Steve變成超級士兵後,他都盡量不與他有過多的眼神接觸。「你追回了血清,抓到了犯人,這就是你成為超級士兵後完成的第一項任務。」
  「Tony,血清摔破了,犯人自殺了。」Steve微微的鎖緊眉頭,看著一直以側臉面對他的Tony。「但我說的不是這件事,而是他們要我成為……一個小丑。」
  「嘿!Steve,是心靈領袖,這角色不是每個人都能當的。」Tony從Howard那裡聽到了政府的打算,說是要把Steve打造成國民英雄,這些他都知道,他小時候房間配件可都是美國隊長的裝飾品。「不斷的戰爭讓人民失去信心,他們需要一個心靈寄託。」
  「我不認為我能成為民眾的心靈寄託,我只是……只是想上戰場保護我的國家。」Steve顯然對於政府這項安排非常不滿。
  「記得我說過、保護國家不單單只有上戰場?」Tony想起了他們復仇者聯盟長期下來遇到的問題,發生的狀況,他忽然有種深刻的感觸。「我想國家需要有人負責告訴大家士兵們正在為國家努力,孩子們就是這國家的未來,讓孩子們崇拜,能夠造就出更多的英雄。」
  「……Tony,你總是很能說。」Steve笑了笑,忽然看見Tony的嘴角上殘留了食物削削。「Tony,你嘴角有東西。」
  "Tony,怎麼吃到臉上去了?"
  溫暖的大手輕輕的覆蓋在他的臉頰上,有些細紋的拇指溫柔的替他抹掉了嘴角的東西。
  "嘿,我不是孩子。"
  "但你是我的愛人,Tony,我可以為你抹掉任何東西。"
  "嘖、老冰棍也挺會說情話的?"
  「Tony……Tony?」
Tony猛然的睜開雙眼,發現自己居然下意識的抬起臉頰,閉上雙眼、等待那個他記憶中溫暖的小動作。
  這太丟臉了。
  「喔!是嗎?」Tony有些緊張的胡亂抹了把臉,把嘴角的東西一起給抹掉了,卻反而弄得整個下巴和手都黏答答的。「我想我該去洗一下。」
  看著Tony跑開的背影,Steve有些發愣。
  剛剛Tony為微閉上雙眼正對著他,修長的睫毛格外明顯,沾了東西的嘴唇看起來水嫩水嫩的,他不敢相信在那一瞬間他心裡的衝動是什麼。
Tony碰的一聲將雙手按在洗手台上,抬起頭就看見了自己有些狼狽的臉。
  理性在告訴他,別想了,想這些無濟於事,事情已經發生了,一切都不可能回到過去,即便是他的時代、與他結婚的Steve,也不會替他抹掉臉上的東西了。
  一直想起過去的點點滴滴,他什麼時候這麼少女了?這種戀愛的症狀不應該出現在一個他這樣的大叔身上,在他進入裝置、穿越到這時代的時候,他不就已經決定要抹滅這一切了嗎?
  「Tony,你身體不舒服嗎?」
  就在Tony閉上雙眼,想沉澱下心情的時候,耳邊傳來了一個熟悉的嗓音。
  「還是……我先送你回去?」
Tony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沒想到他除了想起過去的回憶之外,還有幻聽了,這不對,這完全不對。
  「Tony?」
  忽然,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掌緊緊的抓住Tony的肩膀,將他搖醒了,直到現在Tony才終於正眼看著眼前的Steve,這張他最熟悉的面孔。
  原來不是幻聽……
  「我沒事……剛照鏡子發現自己太帥了,頭有點暈,你也有這種問題嗎?」Tony有些尷尬的撥開了Steve的手,就連原本瘦小的Steve他都常常無法平心對待,現在的Steve可是他最熟悉的樣子,這讓他每分每秒就像是有線牽著他的手腳那般的僵硬。
  「……我沒有這個問題。」發覺自己的手不知不覺中被撥開,Steve有些不是滋味,只是微微的皺緊眉頭,仔細端詳起Tony的外觀。「你臉色不太好。」
  「是你臉色不好,美國大兵,跟我約會還皺著眉頭?」Tony笑了笑,想讓自己看起來輕鬆一點。
  「是不是這幾天和Stark先生待在實驗室做研究,沒有睡覺?」Steve聽的出來Tony是在呼嚨他,但他沒有打算這麼輕易的就被敷衍過去,其實剛剛一見到Tony,他就對那個深深的黑眼圈很在意。
  「拜託、我的甜心,我是成年人了,幾天沒睡覺怎麼了?」
  「什麼?」
Tony驚愣了下,剛剛聽見了與回憶完全重疊的問話,害他不知不覺也回了他過去常回的台詞,才剛說要擺脫回憶,怎麼現在就不小心搞混了?
  「沒,我是說、幾天沒睡覺很正常。」
Steve沒有漏聽Tony的"甜心"發言,但看著對方那副吊兒啷噹的樣子,Steve也就把它當成Tony對他的玩笑了。
  「不正常,Tony,我……小心!」
  看見Tony想側身繞過自己,Steve有些倔強的伸手想攔住他,卻一個不小心用腳絆到了Tony。
Tony踢到Steve的腳後、重心一個不穩往一旁倒去,Steve快速的將Tony撈了回來,直接把人押在牆上,一手則是碰的一聲稱在牆壁上,把Tony牢牢的禁錮在雙臂之間。
  此刻兩人的距離接近的難以呼吸,Tony的鼻頭幾乎就要碰上Steve的嘴唇了,那對藍色的美麗瞳孔就在Tony面前,他從那瞳孔中的反射看見了表情有些尷尬的自己。
  "呃、我們……嗯,點些什麼來吃吧?"
  "對、對,我想喝啤酒,喝點酒……"
  一頭金髮的男人就坐在正對面,臉上泛紅又帶著點羞澀,拿著菜單的手還微微的打顫,看起來就像是個第一次談戀愛的高中少女一樣。
  但就坐在他對面的Tony也好不到哪裡去,雖然他看不見自己,但水杯的折射可以清楚的看見他發紅的雙頰,像是隻煮熟的蝦子。
  他覺得這不對勁。
  他已經不是第一次約會了,也不是沒有交過女朋友,甚至他是個花花公子,情場高手,但怎麼面對眼前這個羞澀的老冰棍,他就這麼緊張?
  這種心跳的感覺像是烙印一樣的深深刻在他的腦海裡,每一次的跳動都會讓他想起他對Steve告白被答應的那個瞬間,而今天就是他們倆的第一次約會。
  為了這一天,他挑了一整個早上的衣服,太輕浮Steve不喜歡,太休閒又不夠帥,穿來穿去直到JARVIS第一百次說出"這套衣服很適合您。"的時候,他終於挑了套最普通的黑色西裝。
  接著他開始擔心Steve想吃什麼,他該訂怎樣的餐廳,古早味的會不會太過刻意?但太新潮的食物Steve似乎不太感興趣。
  這一切都很麻煩,比他做任何研究還要麻煩,但當他回過神時才發現,自己正勾起嘴角,露出了連他自己都很久沒見到的笑容。
  "這裡東西真好吃。"Steve放下刀叉,露出了甜甜的笑容。"你是特地為我找這間餐廳的,對吧?"
  "不,這是JARVIS替你找的,我只是給了他你的資料。"Tony不在意的聳聳肩,一邊大口大口的吃下眼前的牛排。
  雖然Tony這麼說,Steve卻還是笑了笑,畢竟Tony就是這樣,在他們交往之前他就知道了。
  "Tony,怎麼吃到臉上去了?"
  溫暖的大手輕輕的覆蓋在Tony的臉頰上,有些細紋的拇指溫柔的替他抹掉了嘴角的東西。
  "嘿,我不是孩子。"Tony害羞的乾咳了聲,撥開了Steve的手。
  "但你是我的愛人,Tony,我可以為你抹掉任何東西。"Steve也不在乎自己的手被撥開,反而直接摸上了Tony的臉頰,順著他的輪廓撫摸著。
  "嘖、老冰棍也挺會說情話的?"這次Tony沒有拒絕了,只是任由Steve在他臉上亂摸,上一次被這樣摸是什麼時候了?他不知道,但這樣被愛著的感覺他是第一次感受到。
  有人愛著自己,這件事情原來是這樣的幸福。
  「!?」
Steve愣愣的看著吻住他嘴唇的Tony,他很錯愕,很驚訝,Tony這是在做什麼?是玩笑嗎?是的話他的開玩笑方式未免也太過頭了。
Tony緩緩的離開了Steve的嘴唇,露出了一個比哭更難看的笑容。
  「約會結束總要一個吻做結尾的對吧?」
  「Tony,你……」
  「怎麼樣?我接吻的技術很不錯吧?以往被我吻過的女人一個個都會直接癱軟在我懷裡。」Tony一手壓在Steve厚實的胸膛上,把人推了開來。「你說的對,我該回溫暖的床上好好睡一覺,為你慶祝的約會就到這吧,我可以自己回去。」
  說完,Tony就丟下了Steve自己離開了廁所。
  看著已經空無一人的入口處,Steve發覺剛剛被處碰的胸膛熱得發燙,他用手指輕輕的摸向自己的嘴唇,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心裡逐漸萌芽了。
#盾鐵  #盾尼  #盾妮  #STONY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