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貝爾生日賀文

弗蘭張開眼睛,發現原本睡在自己身邊的貝爾已經不見了。 
翻起身,發現青蛙帽就掉在不遠的地上。 
「喂--快給我出來吃早餐!」 
史庫瓦羅在大廳吼著,弗蘭檢起地上的青蛙帽後滿臉疑問的走出房間。 
貝爾從來沒自己起床過,每次都是弗蘭先起來後才叫他的,這次卻一起床就沒看到人了? 
「史庫瓦羅前-輩。」弗蘭走到大廳,看著正把菜放到桌子上的史庫瓦囉。「貝爾前-輩今天難得的早起欸。」 
「嗯?小貝爾應該又去那裡了吧?」魯斯里亞敷著綠色的面膜走到餐桌前。 
「哪裡?」 
××× 
冷風刮過,充滿白雪的樹林騷動了幾秒。 
走在樹林裡,這是某個城堡的大前院,以前這裡除了樹木還有珍奇的花草的……現在卻只剩下一些雜草跟長的又粗又壯的不明樹種。 
森林的旁邊有個小小的溪流,以前的這裡乾淨清澈,直接喝下去也不會有任何問題,現在卻漂滿了枯葉和灰塵。 
穿越了這片森林,貝爾回頭看過去,他想起那是他以前玩捉迷藏的最好場地。 
將頭撇回來,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墓園。 
就在城堡的正前方,那個應該有著花卉、桌椅、鞦韆的空地變成曾經住在這裡的人們的墓地。 
走到墓碑前,貝爾低下頭,看著上方的名子。 
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子。 
「貝爾前-輩。」 
弗蘭的聲音從身後響起,一如往常的帶著青蛙帽,穿的卻不是瓦利亞的制服,是一件很厚的大衣長至膝蓋,一件短褲又加上黑色長襪,脖子上圍著一條很大的綠色圍巾。 
「……小青蛙怎麼會在這裡?」貝爾轉過頭,看著走向自己的弗蘭。 
「是魯斯里亞前-輩告訴Me的。」弗蘭將下巴又埋進圍巾裡一點,看起來很溫暖。「他說貝爾前-輩每年都會-到這裡。」 
「……是嗎。」 
貝爾露出笑容,一把抱住弗蘭。「王子本來還在想天氣越來越冷了,小青蛙來讓我抱正好--」 
「貝爾前-輩要一直抱-著Me走路嗎?很難行-動欸。」一邊說著,弗蘭舉起手,拿著的是一件深藍色的大一。「Me已經幫貝爾前-輩帶外套來-了喔。」 
"我幫你把外套拿來了,請我喝熱可可我就不跟你算跑腿費--" 
腦海裡浮現出這句話,貝爾微微的愣了一下…… 
「貝爾前-輩都一個人來-這裡嗎?」弗蘭跟上貝爾的腳步,走在一邊。 
「不是喔--每次瑪門都會跟著來。」貝爾穿上大衣,沒有發覺身邊的弗蘭愣了一下。「要不要進去看看?」 
在他們眼前的城堡非常大、非常華麗,卻因為長期沒有人整理,已經長滿了蜘蛛網,佈滿了灰塵。 
「……嗯。」 
弗蘭點點頭,貝爾握住他的手,走進他很久沒踏進過的城堡。 
走進城堡的大門,天花板上吊著因為灰塵而灰濛濛的超大型水晶弔燈。 
水晶燈的正下方,是從門口延伸到無數條走道的紅色地毯。 
牆壁上掛著歷代國王和皇后的照片,全都被純金打造的華麗相框框著。 
「……都沒有小-偷想進來偷東西嗎?」 
抬頭看著這些華麗的裝飾,弗蘭發疑問。 
「嗚嘻嘻--就是沒人偷呢真奇怪。」貝爾露出一如往常的笑容,伸手處碰了一幅畫,而剛處碰過的地方馬上留下指紋。 
到底是沒人偷還是偷的人都被你怎麼了? 
弗蘭馬上撇開頭,當作沒看到貝爾那個奸詐的笑容。 
他們走上樓梯,連扶手也都有美麗的花紋,抹掉灰塵一整個就是閃亮亮。 
喀喀-- 
貝爾推開一扇門,發出門快要被摧毀的聲音。 
弗蘭把頭湊過來,灰塵散盡後看到的是一間非常大的房間,裡面放著熊熊的布偶和一些積木玩具,看的出來是一間舒適的兒童房。 
即使,它們的身上都是蜘蛛網。 
「這是王子小時後的房間喔--」 
貝爾坐到床上,那瞬間灰塵飛揚,貝爾微笑了、卻和平常有點不太一樣。 
弗蘭好像微妙的發覺的貝爾的心情,走到貝爾面前。「既然今-天是貝爾前-輩生日,就讓Me-請前輩吃飯吧?」 
「嗚嘻嘻,好阿--王子知道一家很好吃的店喔。」 
××× 
「歡迎光臨--」 
一個看似九十幾歲的老人露出和藹的笑容,迎接上門的兩位客人。「好久不見了阿,貝爾王子殿下。」 
「嗚嘻嘻--王子要照以前一樣的餐……小青蛙要什麼?」貝爾很熟悉的走到老闆面前的位子坐下。 
這家店很小間,裡面只有兩張桌子四張椅子,一個小小的櫃檯,櫃檯上還擺著各式各樣的糖果罐。 
「呃……沒有菜-單嗎?」弗蘭愣了一下,看了看四周,連個像是菜單的東西都沒有。 
「這家店沒有菜單喔--」貝爾露出笑容。「要點什麼直接說,老闆都做的出來。」 
「欸……」 
看著疑惑的弗蘭,老闆笑了笑。「不然你們小倆口就點一樣的吧?」 
弗蘭整個震驚,他們看起來像情侶嗎?不像吧! 
「因為小青蛙是王子第一個帶到這家店的人喔--」貝爾笑的很開心,一手攬過弗蘭的腰。「嘻嘻--就點一樣的吧!」 
「好,稍等一下喔。」 
老闆轉身走進櫃檯後的一扇門,貝爾則是摟著弗蘭的腰坐下。 
他是第一個讓貝爾帶來這裡的人? 
弗蘭在心裡暗自的爽了幾秒,老闆走出來了,手上端著……壽司。 
「來,這是你最愛吃的鮭魚壽司。」老闆放下一大盤壽司後到櫃檯拿了一瓶紅酒。「還有你每次都會點的紅酒。」 
「小青蛙也快吃吧--」 
貝爾拿起一塊壽司就是一口,弗蘭還要分兩口吃下去。 
一邊吃著壽司,貝爾一邊和老闆聊了起來。 
坐在一邊的弗蘭聽到最後已經知道了個大概…… 
就是這家店在貝爾還很小孩住在城堡裡時就開著了,一直到現在都還是一樣沒有變。 
而貝爾則是每年生日都會過來擦擦墓碑,然後到這裡吃壽司。 
「所以……你上次帶來埋葬的就是你以前的搭檔了?」老闆一邊幫貝爾遞上新的壽司,一邊擦著一直沒有人用的玻璃杯。 
「是阿--」貝爾一邊吃,一邊很順的回答。 
坐在一旁的弗蘭微微的皺眉,看著貝爾。「是瑪門前-輩嗎?」 
「沒錯阿。」看著弗蘭有點吃醋的臉,貝爾笑的很開心,站起來拉住弗蘭的手。「來,王子帶你去看--」 
兩個人推開門,直直的走向墓園,停在一個墓碑前。 
「……幹-麻要特地帶Me-來看?」弗蘭抬頭斜眼看貝爾,就是不想看墓碑。 
「只要是對王子有特別意義的人,王子就會把他埋在這裡喔--」貝爾笑著,從後面抱住了弗蘭。「但是不只瑪門,其他人都會埋在這裡……但是小青蛙例外。」 
「為、什-麼?」一個自一個字的加重語調。 
「嘻嘻--因為……」貝爾將頭靠近弗蘭的耳朵,輕輕的呼出熱氣。「王子絕對不會讓小青蛙比王子早死。」 
弗蘭睜大眼睛,雙手不自覺的握住抱著他的手,貝爾的體溫很高、很溫暖。 
「原來貝爾前-輩也會說情-話阿?」 
「因為我是王子啊--」 
一個吻湊了上去,貝爾的舌頭靈活的鑽進了弗蘭的嘴裡。 
弗蘭全身的力氣像是被抽光似的軟倒在貝爾懷裡,任由他在自己的嘴裡肆虐。 
貝爾將手伸進弗蘭的衣服裡,瞬間的冷空氣讓弗蘭猛的顫了一下,接著是被撫摸的腰部開始灼熱。 
手掌再弗蘭的衣服裡滑行,從細腰到背、胸膛,慢慢的、弗蘭的身體更熱了。 
「貝爾前……輩的手……好冰……」弗蘭攤在貝爾身上讓他亂摸,不時還傳出舒服的喘息聲。 
「等一下就熱了……」貝爾用嘴巴含住弗蘭的耳朵,舌尖偶爾會身出來舔幾下讓弗蘭發出舒服的顫抖。 
很快的把上半身都摸過一遍後,貝爾開始將手伸到弗蘭的褲子裡,愛撫著他的嫩臀。 
「嗯……貝爾前……輩……」 
手指開始在股間滑動,即使手指已經熱了不少,但跟這般私密的地方比起來還是非常冰涼。 
弗蘭嬌吟了幾聲,貝爾的嘴唇已經從耳朵下滑到脖子,他輕輕的啃咬著弗蘭的脖子和鎖骨。 
最後、可能是認為礙事,貝爾把弗蘭的帽子拿掉了。 
「……前輩?」疑惑的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貝爾,弗蘭嬌喘著。 
貝爾笑了笑,又吻上弗蘭,很深很深的吻。 
「沒關係……現在的小青蛙不帶帽子也很可愛。」 
××× 
「那、我們先回去嘍。」 
貝爾抱著昏睡的弗蘭,打開門、回頭看著老闆。 
「生日快樂阿,貝爾王子殿下。」老闆露出燦爛的笑容,那個貝爾所熟悉的笑容。 
貝爾踏出店門,抬頭看著又開始下雪的天空。 
「貝爾王子殿下。」正想關燈的老闆好像突然想到什麼,叫住了還站在門口的貝爾。 
「嗯?」 
「老臣不管過了多久,都會將這家店開啟,等著每年都會來的您的。」老闆臉上的皺紋代表了他經歷過的歲月,或許……他自己也知道自己來日並不多。 
這點,貝爾也是知道的。 
「嗚嘻嘻--店要好好開著喔,要是哪天王子還沒看到你,王子會去追殺你的--」 
「老臣絕對會開的,所以王子殿下每年……都要準時到喔。」 
回答老闆的,是貝爾的微笑。 
他把一生都獻給了這個城堡的人,一直到年老……他依然把自己獻給這個他從小看到大的小王子。 
關了店裡的燈和門,他坐在門口的搖椅上,蓋著一條毯子,吐著白煙,看著外面的雪花。 
他每天都在等待,等待每年一天的開店。 
*** 
這次什麼都沒做呢(扎眼 
本來想要來個H文的……(因為人家點H)可是我真的打太多反而不想打了囧 
老實說一開始我根本就忘了這篇要打H…… 
這是QQ點的貝弗文,被我抓來寫貝爾生日賀文。 
因為沒有H場景(忘了加),所以如果QQ不喜歡,就等到寒假我再打吧,要去趕作業了(飄 
在此我們祝咱們可愛的小王子生日快樂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