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殺人遊戲。18紅背心

「今天課就上到這裡,下課。」 
學校風雲的帥哥國文老師、劉子星整理好講義後走出教室。 
「欸~你不覺得國文老師真的很帥嗎?」一個女生紅著臉和另外幾個女聲討論著。 
「你現在才覺得嗎?他的帥早就聞名全校了,不過……」另一個女生皺眉,露出一副可惜的表情。「他的嚴格也聞名全校阿,很兇說……」 
「對阿,聽說已經被稱為魔鬼教師了哈哈。」 
幾個女生聊著聊著又換了話題,變成誰誰誰跟誰誰誰好像在交往之類的。 
「殘月、你要去哪?」風承坐在椅子上,拉住政要離開的殘月。「等等就要吃飯了欸。」 
「國文老師叫我去辦公室找他。」殘月一臉無奈,他不是自願犧牲午餐的! 
「國文老師?」風承愣了愣。「你哪裡惹到他了?」 
講到國文老師,風承就想到那天他跟保健室老師……所以大家都在擔心國文老師會罰殘月,風承則是比較擔心殘月的貞操…… 
「總之、一定要小心一點!」 
「……」 
殘月困惑的點點頭,轉身離開教室。 
推開科任辦公室的門,冷空氣從裡面竄出來,看來裡面冷氣開很強阿。 
所以說、學生都在外面熱,老師都在裡面吹冷氣…… 
「宋殘月。」 
子星朝著殘月招招手,要他到自己身邊坐著。「找你來只是想問你、你真的不去A組班嗎?」 
「……這應該是班導的工作吧?」殘月坐到子星身邊,挑眉。 
「因為他說他不管怎麼勸你你就是不要。」子星聳聳肩,表情還是一樣嚴肅,真是浪費了那張美麗的臉蛋。 
「所以就找你這個魔鬼教師強迫我去?」殘月的口氣很輕,感覺一點也不像是在跟老師說話。 
「魔鬼教師?」子星淡淡的笑了笑,這樣的笑容勾起了殘月的興趣。「原來你們私底下是這樣傳的嗎?」 
殘月頓了頓,也露出淡淡的微笑。「但我就是不想去,你想用體罰威脅我嗎?」 
他對這個老師產生了興趣,想要肢解他,想要看看刀子劃開他皮膚後是多麼漂亮,好想知道這樣的高級素材能作出多棒的作品。 
「我不會強迫你……還有、如果我體罰你難道你不會告我?」子星嚴肅的臉蛋出現了一絲絲似笑非笑的表情。 
「……那答案就是一樣的,我不想去。」殘月瞇起眼睛看著子星,心情還不錯。 
子星沒有在說話,則是用很微妙、無法形容的表情看著殘月。 
就像在看一件商品。 
「老師、我還要回去吃午餐。」殘月起身,這裡是學校、不好動手,要嘛就是打東西都準備好,再找時間動手……至少現在不是時候。 
看著殘月離開的背影,子星瞇起眼睛。 
「宋殘月同學。」 
嘴角像是上揚了又像沒有,子星用很平淡的口吻讓殘月停下了腳步,但後者卻不打算回頭。「身為比你年長的我給你一個建議。」 
殘月沉默的聽著,沒有回頭也沒有繼續走,而子星則是頓了頓。 
「有的時候,有些東西是必須隱藏起來的,不然會很麻煩。」 
「……」 
××× 
啪喀--! 
大門被打開,走進客廳的是殘月。 
「唉呀--小月、放學了?」鏡華正坐在沙發上看新聞,轉頭給了殘月一個微笑。 
殘月坐到鏡華身邊,沉默了幾秒。 
「吶--鏡華。」 
「嗯?」 
鏡華轉頭看著殘月,等他說出下文。 
「你被同行盯上過嗎?」殘月往後一靠,殺發陷了下去。 
「有阿……大概三次吧。」 
鏡華抬頭看著天花板,似乎在回想。「第一次就是璿……不過那此也可以不算,因為那時我還不是通緝犯。第二次那個我雖然有反擊,但畢竟年紀比我大,混的比我久……被他逃了。第三個是你去畢旅的時候盯上我,我直接把他幹掉啦。」 
「我從以前到現在都是被盯上的那個。」殘月嘆口氣。 
「但盯上你的都很剛好是好貨啊,今天幹麻突然問這個?」轉過頭去繼續看電視。 
「我沒有盯上殺人犯以外的人過,這次是例外。」殘月瞇起眼睛,想起那個學校的風雲人物劉子星。「我盯上了個普通人……所以這次必須我自己引誘他了。」 
「對吼,你之前都是讓人加引誘然後反咬對吧?」鏡華笑著抱住殘月,把頭埋進殘月的懷裡磨蹭。「不愧是我的小月,好厲害呢。」 
殘月沒有再開口,現在他正在思考……要怎麼讓獵物到手。 
殘月的爸媽都在工作,有時根本不會回家……例如今天,所以就直接睡鏡華家了。 
鑽進鏡華的被窩裡,殘月其實不討厭兩個人睡。 
他還滿喜歡這樣的溫暖的,即使電風扇開到快燒壞了,冷氣開到電費暴漲,但天氣依然熱,他還是喜歡這樣的溫暖。 
他曾經想過,這會不會是和身邊睡的人選有關。 
因為是鏡華,所以喜歡。 
××× 
班上非常的安靜,沒有其他課的吵鬧,因為這節是……國文課。 
全校風雲人物、魔鬼教師劉子星正在講台上教課。 
台下的學生連個睡覺的學生都沒有…… 
這對國中生來說真是奇觀啊! 
「課上到這裡,下課。」 
子星低下頭整理桌上的講義,再度抬起臉時、還是那個嚴肅的要死的表情。 
「老師。」殘月從子星身後出現,叫住他。「老師,我有些古文真的搞不懂,能問老師嗎?」 
「……當然可以。」子星由上而下的看了殘月一眼,領著他走進科任教是…… 
才剛進去,在場的兩人都認為這裡不適合問問題。 
幾個問題學生正在這裡被訓話等等……反正整個科任辦公室還不是普通的熱鬧。 
「到學生中心去吧。」子星嘆口氣,轉身前往一樓的學生中心。 
學生中心平常是沒人的,只有中午和早自習的時候會有糾察隊的學生在這裡休息。 
冷氣有人時就可以開,椅子還是沙發,也有黑板等教室裡有的東西。 
兩人坐到沙發上,攤開全是古文的講義,子星開始講解。 
兩人在這間學生中心待了整整十分鐘,而下節殘月以是自習課為由,繼續在這裡跟子星討論古文。 
「老師、學生中心的飲水機有熱水嗎?」一般的都沒有……應該說不熱,可是學務處的永遠都是熱的。 
「嗯,你要泡茶?」子星頓了頓,從包包裡拿出兩包烏龍茶包,遞給殘月。「老師剛好有帶,也幫老師到一杯。」 
殘月接過茶包,拿起兩個紙杯,在把茶包放進去,把水沖進杯子裡的瞬間,他把某種白粉也一起放進其中一杯裡面。 
他的獵物,就要到手了。 
將茶遞給老師,殘月坐下沙發後自己就先喝了一大口。 
放下茶杯後,殘月轉頭看向子星,後者卻露出美麗又危險的笑容。 
「宋殘月,老師教的你根本就沒有搞懂吧?」 
子星的眼神銳利,起身走到殘月面前,由上而下的看著他。「現在、站不起來了對吧?」 
「……!」 
殘月睜大眼睛,想起來卻發現手腳根本完全不能動,完全麻痺了。 
「我曾經告訴過你,有些東西必須隱藏起來吧?」子星一邊說著,一邊從口袋裡拿出一把銀色的匕首。「我說的那個東西……叫做殺意。」 
這傢伙也是同行。 
這是殘月此時唯一所想到的。 
「我從來不對學生動手的,但你露出這麼明顯的殺意……還有你的氣質,你、是同行吧?」子星將匕首抵在殘月的脖子上,眼神銳利。「既然是同行,一天不殺你、我就多一天的生命危險吶。」 
「……」皺緊眉頭,這次殘月……失算了。 
子星瞇起眼睛,嘴角微微的網上勾起。「你能成為多美麗的作品呢?」 
瞬間、就在子星要下刀的瞬間,子星的手動不了了。 
鏡華突然出現在子星身後緊緊抓住他拿到的手,一個反折就把刀弄掉了。 
「小月--沒事吧?」 
鏡華一臉笑意的看著殘月,殘月先給他一記白眼後就示意他自己動不了。「阿……強效麻藥呢。」 
子星被鏡華抓住手反折在背後,完全不能動。 
「吶--又見面了,紅背心。」鏡華笑的很慘忍,全身散發出殺氣。「當年找錯人被我弄得半死現在又找錯人啦?嗯?」 
「呵、這次找錯人的不是我,是宋殘月同學喔。」子星瞇起眼睛,看著帶著濃重殺意的鏡華。 
「所以我沒打算殺你阿,不然你現在手就應該斷了在地上掙扎,然後我在一刀捅了你……」 
「你不會這樣做的,你這個追求美感的傢伙。」 
「……」 
沉默了一下,鏡華還是露出自信的笑容。「既然我們這麼有緣,要不要認識認識其他人呢?」 
「鏡……」殘月皺眉,他從來沒看過境華邀請人進入他們這掛。 
子星沒有說話,他知道現在如果拒絕……絕對會很有美感的死在這裡。 
「你的匕首是特製的,是幽做的對吧?」鏡華看著手下的子星。 
「你怎麼……」 
「是吧?」 
子星頓了頓,緩緩的點頭,這下殘月驚訝了。 
「我和小月是幽的朋友,你跟幽的關係應該不錯吧?幽在賣武器從不賣特製匕首的。」鏡華瞇起眼睛,把手伸到口袋拿出一把一模一樣的匕首。「不只我,小月也有。」 
「……我也很就沒跟幽見面了。」已經淡淡的笑了笑。「我這麼久沒探出頭了……現在也差不多該出現了。」 
三人的沉默,代表著--紅背心重出江湖。 
*** 
打完啦--! 
子星原來也是殺人犯嗎(驚恐((不就你打的驚恐個鬼阿 
這就是璿當初說的,一樣的氣息所以互相吸引。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