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四季】冬。章之十

  正午十二點整,原本聚集的人潮陸陸續續都到了附近新設的小攤販吃東西,少部分人則是到了學生餐廳去。
  「啊、千冬歲學弟。」阿斯利安走了過來,身後還跟著身穿黑袍的休狄。「怎麼只有你們兩個?其他人呢?」
  「漾漾跟夏碎哥、冰炎學長在醫療班。」有意無意的、千冬歲漏講了一個人。「剛剛喵喵有來過,不過跟庚一起去吃飯了。」
  記得是說要講什麼女人之間的話題,要千冬歲和叡甄不能跟。
  「這樣啊?那要不要跟我們去吃?」阿斯利安露出笑容,但千冬歲卻明顯感受到阿斯利安身後傳來了濃重的殺氣。
  「不了,我跟叡甄一起吃就好。」推了推眼鏡,散發殺氣的始作俑者當然就是休狄,眼神表明了就是要他不要去當電燈泡。
  也不勉強千冬歲,阿斯利安只轉頭對休狄說了幾句,兩人就放下傳送陣離開了。
  「啊、怎麼只有你們兩個?」
  伊多和雅多一起走了過來,手上拿著應該是小攤販買的糖葫蘆,露出親切的笑容。「這位就是叡甄了吧?剛剛我到醫療班去找過冰炎殿下,他說你們在一起。」
  「呃、你好!我叫叡甄‧艾特森。」露出笑容,兩人很有禮貌的互相握了握手。
  「不要追著本大爺!」
  遠方突然傳來西瑞的咆嘯,緊緊追在後面的明顯就是雅多的雙胞胎弟弟。「再追本大爺就把你給轟了!」
  「西瑞|︱我們一起去吃午餐嘛!吃完再告訴我你的頭是怎麼弄的!」
  雷多在後面窮追不捨,但距離卻始終沒有縮短,最後從所有人面前呼嘯而過,不見人影了。
  「……」
  「呃、那我們先走了喔。」伊多苦笑了一下,領著雅多就往雷多他們消失的地方走去。
  望著已經沒有熟人的四周,叡甄拉拉千冬歲的衣服。
  「吶--千冬歲學長,我們去白園吃飯吧?喵喵學姐說那裡很漂亮、很舒適喔!」叡甄笑的開心,拿出不知到什麼時候準備好的便當。「這是庚學姐準備的,我們去白園吧?」
  千冬歲露出淡淡的笑容,想起還跟安意待在一起得夏碎,心裡就很不是滋味。「好阿,我們去白園吃。」
  說完,兩人的腳下泛起一陣光芒,傳送陣啟動了。
×  ×  ×
  「學長,好點了嗎?」
  米可雅和庚一起到了醫療班,前著一臉擔心的拉開布幕,馬上就看到正在吃水果,氣色已經幾乎都好了的冰炎。
  「嗯。」面對米可雅,冰炎總是比較客氣,只是輕輕的應了一聲。
  「欸?你們沒有跟千冬歲去吃飯嗎?」褚冥漾擦了擦濕潤的雙手,看起來剛剛應該是去了廁所。「已經中午了吧?」
  「沒關係啦,有叡甄陪他阿!」米可雅笑的天真,眼神卻不自覺的飄向夏碎。「他們兩個好像要一起去白園吃飯的樣子,氣氛看起來還不錯呢。」
  「呃、什麼氣氛……」褚冥漾無言的看著說出不明言語的米可雅,眼神也不自覺的往夏碎飄去,似乎想看看夏碎會有什麼反應。
  夏碎沒有回答,只是將削好的水果通通放下,起身就走出醫療班。「我去找一下提爾,問問看冰炎什麼時候可以離開。」
  「喔?那真是感謝。」冰炎嘴腳勾起惡趣味的微笑,引來夏碎不明顯的怒視。
  沒有多說什麼,夏碎眼前的場景就從從醫療班轉換到了一般的學院區內。
  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幹嘛就這樣出來了。
  但內心那股煩躁感是怎麼回事?
  「讓開讓開!」
  西瑞瞬間從夏碎的眼前呼嘯而過,身後緊追著雷多。「給本大爺讓開!撞到概不負責!」
  「西瑞|︱再不吃,飯會涼掉欸!」雷多緊緊跟著,但就是抓不到西瑞。「這是伊多特別準備的欸!一起來吃嘛|︱」
  下一秒,夏碎就看到伊多跟雅多已經坐在一旁的遮陽區,悠哉的吃起午餐了。
  「……」
  「啊、夏碎學弟!」
  阿斯利安滿臉春光的走向夏碎,心情看似非常的好。「剛剛你弟弟說你在醫療班……冰炎學弟的傷勢怎麼樣了?」
  他有見到歲?「嗯,已經好很多了。」
  「我剛吃完午餐,正要去看看呢,要一起去嗎?」
  「不了,我還有點事情。」露出笑容,夏碎不經意的瞄到現在才跟上來的休狄臉色似乎有些紅潤……卻也沒多想什麼。
  「啊、對了,剛剛千冬歲跟叡甄在一起喔,要不要去找他們呢?」阿斯利安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伸手攬住休狄的腰,下一秒、兩人就隨著傳送陣的光芒消失了。
  看著沒有人的空地,夏碎心底一沉,放下了傳送陣。
  傳送陣發出了一片光芒。
×  ×  ×
  「哇!這裡果然很漂亮!」
  一進入了白園,叡甄就興奮的往前衝,看著草皮和天空,露出極為幸福的表情。「以前在法國還有看到這樣的景象,不過到台灣就很少看到了。」
  「這樣的景象,日本也有喔。」看到叡甄這麼開心,千冬歲露出淡淡的笑容,推了推眼鏡。「不過沒有白園這麼漂亮。」
  拿出庚準備的便當,叡甄開心的將上面的布巾打開,正好可以鋪在地上當地毯。「看起來好好吃!」
  「庚學姐怎麼會幫你準備便當?」其實千冬歲對這件事情已經疑惑很久了,只是一直沒有開口。
  「其實……是我去找庚學姐教我做便當的。」水藍色的眼睛睜的大大的,叡甄笑的天真。「可是有一半都是庚學姐做的,所以……」
  「……」千冬歲看著叡甄的童顏,頓時又突然覺得他似乎沒有外表看來這麼孩子氣。「謝謝你。」
  叡甄的小臉瞬間紅了起來,直勾勾的盯著千冬歲。「我真的很喜歡很喜歡千冬歲學長喔!」
  看著叡甄微紅的臉蛋,千冬歲只是笑了笑。「嗯,我也是。」
  得到了滿意的答案,叡甄開心的吃起看起來還算豐盛的便當,裡面甚至還有香腸做的小章魚、蘋果做的小兔子之類的可愛菜色。
  嘴裡雖然吃著不錯吃的飯,但千冬歲卻怎樣都沒辦法好好的沉浸在吃飯的快樂當中。
  想起安逸那副得意的嘴臉和站在他身邊的夏碎,千冬歲就按耐不住那把火,怎麼想怎麼煩,就算是弟弟好了,也是"很重要"的弟弟吧?那、那怎麼能讓其他人這樣叫夏碎呢?
  只有他才能叫夏碎哥。
  一想起那天晚上,夏碎在帳篷裡對他做的那些事,他就百般的不解。那天晚上……他明明就感受到了夏碎按耐不住的熱情,但才過一天而已,夏碎卻對他說出這樣的話,甚至要他忘掉那件事情。
  想起在湖邊當下的感受,千冬歲的胸口就不免抽痛一下。
  「千冬歲學長?」
  發現千冬歲似乎有點心不在焉,叡甄歪頭的看著他。「飯不好吃嗎?」
  「不會,很好吃。」勾了勾嘴角,千冬歲勉強的笑了笑,夾起章魚香腸就塞進嘴裡,卻還是有點食不知味。
  沉默了幾秒,叡甄緩緩的爬到千冬歲的身邊,抬頭看著千冬歲那張女生經過都會忍不住回頭的俊臉。
  「千冬歲學長……在想夏碎學長嗎?」
  千冬歲驚愕的看著叡甄,正不知道該回答什麼,叡甄的身體就攀了上來,嘴唇迅速的湊了上去,和千冬歲的豐唇碰個正著。
  被突如其來的舉動錯愕到的千冬歲並沒有在第一時間推開他,卻是在下一秒叡甄的舌頭已經撬開了千冬歲緊閉的牙齒,竄進他的嘴裡翻騰著。
  這樣的法式熱吻是千冬歲從來沒有遇過的,他只是錯愕的讓叡甄得逞了好幾秒才回過神,猛力的推開他。
  「你做什麼?」千冬歲沉下臉,身體向後傾斜,一手撐著地板、一手擦著嘴上殘留的餘溫。
  「我不是說過了嗎?」天真的歪了歪頭,叡甄瞇起雙眼、露出邪魅的笑容。「我喜歡千冬歲學長阿,很喜歡很喜歡。」
  睜大了雙眼,千冬歲沒想到在他眼裡天真的小學弟居然對他有這樣的想法,而叡甄現在的笑容也充滿了魅惑力,和他的認知大不相同。
  「千冬歲學長不也說喜歡我嗎?」叡甄一邊說著,繼續爬向千冬歲,枕著他的大腿,開始在內側撫摸著。「既然千冬歲學長也喜歡我、那就沒關係了吧?」
  「呃、叡甄,住手!」千冬歲有些惱怒的想將叡甄推開,卻發現對方已經死死的壓在自己身上了。「我不想對你動手,叡甄。」
  看到動怒的千冬歲,叡甄只是笑得更甜了,右手一把撈向千冬歲的跨下,碰觸著那個令人害羞的私密處。
  「叡甄!」雖著怒吼,千冬歲將叡甄踢開,後者卻只是微微的往後退了一步,接著用力的抓向千冬歲已經微微腫脹的慾望。
  居然有反應了?
  千冬歲瞬間羞愧得不知道該如何反擊,他從不知道,原來除了夏碎以外的人碰他,他也會有如此的反應。
  趁著千冬歲腦袋一片空白,叡甄的手開始靈活的搓揉著那不小的分身,上下滑動著。
  「嗚嗯……」
  唰--的一聲,叡甄被狠狠得向後拋開,重重的跌到地上,吃痛的叫了一聲。
  被搞得直喘氣的千冬歲定眼一看,卻猛的倒抽一口氣,張著嘴發不出半點聲音。
  夏碎就站在他面前,臉上的神情極為森冷,冷到他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看了眼已經微微隆起的褲頭,夏碎冷哼了一聲,瞇起雙眼,怒火燒的連千冬歲都看得一清二楚。
  「這樣就有反應了?」
  夏碎俯視著坐在草地上的千冬歲,臉上的表情更是冷的無法用言語形容,眼神倒是在著滿是諷刺的意味。「不過就這樣被碰一下,就起反應了嗎?」
  「夏……夏碎……哥?」千冬歲猛的顫了一下,看著眼前他幾乎不認得的夏碎,打從心裡發出了強烈的恐懼。
  瞇起雙眼,夏碎露出微笑,盯著千冬歲。「這麼的沒有節操嗎?」
  千冬歲瞬間睜大了雙眼,驚愣的看著口出穢言的夏碎,他無法想像、無法想像夏碎會說出這樣污穢的詞稟羞辱他。
  此時,他想起了安逸曾跟他說過的話。
  "你知道、夏碎哥他有多恨你嗎?"
  這句話此時正撞擊著他的胸口,不敢想像夏碎對他的恨、居然強烈到像這樣羞辱他、像那天晚上那樣讓他在自己的身下喘息。
  看著千冬歲驚愣的眼眸,夏碎勾起嘴角,露出充滿惡意的微笑。
  下一秒,千冬歲的褲子已經被夏碎粗魯的扯下,連同內褲一起被丟到一旁的草皮上,那原本只是微微隆起的欲望在瞬間又聳立了不少。
  「夏碎哥!」千冬歲驚嚇的遮住自己的下體,滿是恐懼的盯著眼前的男人,他不敢相信這是夏碎。
  伏下身子,夏碎直接扯破千冬歲身上的衣服,用奇妙的方式綁住了還在揮動的雙手。
  倒在草地上,千冬歲沒有任何的遮掩,連手都被綁在身後完全沒有辦法掙脫,看著夏碎充滿惡意的眼神,他的心涼了一半。
  「你想幹什麼!」
  叡甄衝向前,卻在他還沒碰到夏碎之前就被夏碎抓住雙手,推到一邊去。
  「叡甄,好好在那裡看著。」夏碎勾起嘴角,將千冬歲翻了過來,露出乾澀狹窄的後穴。「不要離開喔。」
  叡甄抖了一下,看著夏碎溫柔的笑顏,他要繼續看下去也不是、要離開又不行,那……加入呢?
  「你想要一起來嗎?」似乎發現叡甄正一步步的往前,夏碎回過頭,露出極為美麗的微笑看著叡甄。「學校有復活的機制,入學手冊上有寫嗎?在學校死掉……是可以復活喔?」
  倒抽了一口氣,叡甄看著一臉"你可以試看看"的夏碎,直覺告訴他千萬不要試看看,如果他不希望體驗學校的復活機制的話。
  「夏、夏碎哥……」千冬歲的身體發出顫抖,那緊縮的後穴也被夏碎盯的不斷開合,白皙的豐臀更是挺立在空氣之中。
  用手輕輕的摸向千冬歲的豐臀,冰冷的觸感瞬間竄了上來,千冬歲敏感的悶哼了一聲,身體顫抖得更厲害了。
  突然,夏碎開始揉捏著千冬歲白皙的臀部,豐腴的嫩臀被揉捏的彈手,夏碎更是用力的抓揉著,簡直要榨出汁來。
  「嗚嗯、夏、夏碎……哥……」帶有一點哭腔的聲音由千冬歲的嘴裡發出,對於未知的夏碎,他感到劇烈的恐懼。
  「歲、你說。」夏碎將身體靠在千冬歲的背上,嘴唇一邊說著、一邊在他的耳邊吐出熱氣。「像這樣淫穢的身體,身為哥哥,該不該處罰你?」
  「哥、夏碎哥……不要……」至少不要在叡甄面前、在自己的學弟面前……
  「不行。」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