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跳馬並盛記Ⅱ04公主拯救王子

戲圓滿結束了,場下的人都散會了,台上的人也鬆了一口氣。 
但其實結果滿好的,因為三齣戲混在一起所以一齣戲的十間就演完了。 
迪諾從台上下來,回到後台後就一直在找雲雀,但怎麼找就是找不到,問也沒人知道。 
就在迪諾晃進演員休息室時,他被幾個國三的團團圍住了。 
「吶--雖然是男的,卻很可愛嘛--!」其中一個人抓住雲雀纖細的手臂,露出軌異的笑容。 
「你、你們想……做什麼?」聲音越來越小聲,迪諾縮著肩膀,就像可憐的小動物。 
「唔!越看越可愛!」 
抓住迪諾的人開始對迪諾毛手毛腳,伸進他的野狼衣撫摸他的肌膚。「皮膚也好細嫩呢。」 
「不、不要這樣……」 
恐懼感和反胃的噁心感衝進腦裡,迪諾掙扎,腳卻動不了。 
「原來你喜歡這種的啊?」 
「我也覺得很可愛,不過我比較喜歡委員長那種的……」 
「……」 
幾個人同時回頭,露出"你的喜好真特別"的表情看著說出這句話的人。 
「呃、喜歡是喜歡,不過我很愛惜生命……」 
「靠!卒仔!」 
趁著幾個人聊到忘我之於,迪諾轉身就跑。 
「啊!他逃走了!」 
「他馬的都你啦!」 
幾個人互相罵了對方幾聲馬上追上去,但迪諾早就不知道跑到哪裡了。 
沒錯、長期下來迪諾有一個絕技,就是--逃跑。 
喘著粗氣,迪諾一路跑進了九年級的大樓,校慶期間九年級教室是不會有人的。 
隨便跑進一間教室,迪諾坐在講台上休息。 
回憶著剛剛被撫摸時的厭惡感,迪諾簡直想到吐血。 
明明都是男生,為什麼他們會對我感興趣?明明前一秒還在義大利,怎麼突然就出現在日本了? 
雖然當初羅馬力歐說我是上了飛機就昏倒了……雖然這非常有可能,但、這裡的人好像都認識我很久了但我從來沒看過他們,還不讓我回去義大利。 
還有、那個學長……那個雲雀學長。 
為什麼看到他,感覺有點不太一樣?有種……心跳加速的感覺。 
「啊!在那裡!」 
幾個男生跑到教室門口,用力的踹開門。「哈哈!竟然躲在這裡?難道你不知道這個時間九年級大樓不會有人嗎?你躲在這裡不就是想引誘我們犯罪嗎?哈哈!」 
兩批人馬堵住了教室的前後門,虎視眈眈的看著教室裡,穿著野狼裝的迪諾。 
「不……」 
迪諾眼框一紅,馬上站起來跑向唯一最後的門……後走廊的後門。 
「快!他要跑了!」幾個人衝進教室,迪諾跑出叫事後馬上奔往樓梯間。「追上去!」 
迪諾跑著,他不知道能向誰求救。 
雲雀學長。 
但、他要到哪裡找到雲雀學長?怎麼找…… 
突然,一個人一把抓住迪諾的手腕,讓他往後倒剛好倒在那人的胸膛上。 
「小狗狗到處亂跑可是會迷路的哪--」抓住他的人是學校籃球隊的隊長,在學校也算是出了名的帥哥。「怎麼?那群傢伙想對你做什麼?」 
隊長才剛說完,迪諾就從眼角掃到幾個剛剛圍他的人正在到處找他。 
但是他被隊長擋住了所以沒被看到。 
「呃、謝謝……」 
迪諾掙開隊長,怯怯的道謝後就想跑掉,卻又被隊長一把抓住。 
「現在亂跑很危險的,我帶你去不會有人找到的地方休息?」隊長露出帥氣的笑容,拍拍迪諾的頭。「誰讓你漲的這麼可愛?忍不住就會想出手幫你呢。」 
對於拍頭的動作迪諾很喜歡,因為以前他爹低也是這樣拍他的頭的。 
迪諾笑著點點頭,沒錯、現在他穿這樣,又找不到阿綱學長、迪諾學長他們,還是先找個地方度過這個校慶比較好。 
看到迪諾的笑容,隊長很明顯的一愣,接著伸手牽著迪諾。「走吧。」 
兩人走了一段路,路上遇到那幾個想糾纏他的人看到他身邊的隊長後都低著頭回去了,就是沒人敢真的上前動手……因為、隊長在並盛也是出了名的會打架。 
因為這樣,一路上他們都通行無阻,最後抵達了科任大樓的音樂教室。 
校慶期間別說是九年級大樓了,最沒人的絕對是科任大樓,連工友打掃都不會晃過來這裡。 
「在這裡……就肯定沒問題了吧?」 
隊長笑了笑,摟著迪諾的腰輕聲笑了笑。「吶--小學弟要不要聽學長我彈鋼琴呢?」 
「咦?可以嗎?」迪諾眼神閃爍,在他眼裡,會彈鋼琴的人都是很溫柔的人。 
「嗯,當然可以阿。」 
隊長走到鋼琴前,掀開擋灰塵用的布,再先開琴蓋。 
手指輕輕的敲出簡單的旋律,很簡單的音、簡單的旋律、很簡單的優雅。 
一直到他彈完了,迪諾還是一副癡癡如醉的樣子。 
「想彈彈看嗎?我可以教你喔,剛剛哪首曲子很簡單,很好學的。」 
隊長再度露出帥氣的笑容,將迪諾拉到自己身邊,讓坐在自己的雙腿上,雙手覆蓋著他的手。 
帶著他的手敲的琴鍵,兩人的體溫在體內流竄著。 
突然、隊長低頭,吻了迪諾得唇。 
就如同這首曲子一般,他的吻很簡單,很簡單的甜,很簡單的暖。 
就在迪諾驚覺自己沉溺在男人的吻時,已經為時已晚了。 
「你真的好可愛呢……這裡好小喔。」 
隊長笑的瞇起雙眼,手伸進迪諾的褲子裡摸索。「皮膚好光滑、好像女生阿。」 
「不、學長……不要這樣……」 
迪諾帶著哭腔的求救,兩隻手被隊長一隻手抓的死死的,想離開但卻不管怎樣都在隊長懷裡。 
他太大意了……。 
隊長開心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低下頭吻著迪諾,開始下滑至頸部,輕輕的啃咬吮吸著。 
「不、不要--!」 
××× 
「第十代首領!」 
獄寺換下身上的小紅帽裝,跑到四出張望的阿綱身旁。「您在找什麼嗎?」 
「呃、沒看到迪諾先生……」阿綱晃了晃腳步,側身撞到了剛好路過的雲雀。「啊……雲雀學長。」 
「……跳馬人在哪。」雲雀冷眼看了阿綱一眼,語氣平穩沒有起伏。 
「我也找不到……」 
「你們有看到迪諾嗎?」 
阿綱還沒說完,一個道具組的同學馬上在後台大喊。「他衣服還沒換人就不見了欸!」 
衣服還沒換? 
在場的人不約而同的抬起頭,想起剛剛迪諾的樣子…… 
根本就是引狼入室嘛…… 
「啊、你說迪諾嗎?我剛剛有看到喔。」旁白在一旁整理他的稿子,轉頭看著旁邊一群人。「他剛剛從我旁邊跑過去,跑的超快的……好像是九班幾個在追他的樣子。」 
「九班?你說九年九班?」 
「嗯?對阿。」 
接著、眾人沉默了。 
九班是學校聞名的問題班阿,一群混外面的在學校裡面搞群聚,被雲雀咬殺道成員減半還繼續。 
雲雀轉身就一拐打在正要落跑的某人臉上,直接斃命,另一個要跑的乾脆昏倒,只剩一個不敢昏也不敢跑的站在原地看著雲雀。 
他們就是九班的人。 
「等等等等、委員長阿……我們什麼都還沒做他就跑了啦……」 
剩下的那個人全身冒冷汗,臉色鐵青的舉雙手投降外加雙腿發抖。「後來我們看到他跟籃球隊隊長走在一起所以也沒敢追上去……」 
「籃球隊隊長?」 
幾個人又是一愣,籃球隊隊長在學校可是出了名的帥哥外加…… 
只愛男人。 
「啊、雲雀學長!」 
雲雀瞬間轉身,撞開身邊的阿綱衝出後台,其他人對看了幾眼,也馬上衝出去。 
迪諾穿這樣,又遇上那位出了名的變態,這下好了。 
雲雀幾乎是用全力衝刺,邊跑邊四處張望,突然想起了科任大樓最沒人……轉個彎直接往科任大樓去了。 
心臟似乎快停掉了,由心底發出的擔心簡直快衝破胸口,雲雀從來沒有這麼緊張過。 
在科任大樓,從一樓開始每間教室闖,每間教室踹,什麼鎖根本就是擺好看的。 
「不要啊--放開我!」 
碰--! 
一聽到迪諾的聲音,雲雀直接踹開門,而門開後看到的情景更讓他火氣達到最高點。 
「你在做什麼。」 
森冷的聲音在音樂教室裡回蕩,隊長正壓著迪諾玩弄他的嫩臀,而迪諾早就滿臉淚水、雙夾紅潤無辜到了極點。 
隊長先是愣了一下,接著冒出冷汗,將迪諾抱在懷裡。 
「嘛--委員長現在是要咬殺我嗎?這孩子跟你感情很好吧?你不會不管他的死活吧?」 
緊緊的抱著迪諾,隊長手伸進迪諾的雙腿間揉捏,弄得迪諾嬌喘連連。「現在你如果對我動手,他會怎麼樣呢?」 
雲雀瞇起雙眼,光是殺氣就快讓隊長窒息了,隱約的看到隊長另一隻手上的短刀,他動搖了。 
如果他隨便動手迪諾會有危險…… 
不、不對! 
雲雀甩甩頭,他什麼攻擊猶豫過了?現在他在猶豫什麼? 
「哇啊--!」 
突然、迪諾轉頭往隊長的手用力的咬下去。 
濃厚的血腥味馬上從嘴裡散開,迪諾一時無法接受的吐了一口在隊長身上,趁隊長嚇傻了,馬上拉住自己的褲子跑向雲雀。 
「嗚嗚--雲雀學長、學長……哇阿~」 
褲子也來不及穿,滿臉淚水的迪諾緊緊抱住雲雀,開始嚎啕大哭。 
隊長連動也不敢動,現在他手上沒有人質了。 
雲雀輕輕的撫過迪諾的頭,眼神透溫和了一點,卻又突然變的殺氣騰騰看向隊長。 
「呃、請……請息怒啊、委員長……」 
冷哼了一聲,雲雀一手抱緊迪諾,另一手拿起拐子直接射出去,正中隊長的額頭後掉下來,隊長也翻了白眼直接昏過去。 
看著自己懷裡不斷顫抖的迪諾,雲雀皺緊眉頭,一把把迪諾打橫抱起來。 
這個被人侵犯還不斷發抖的草食動物……真的是那個跳馬嗎? 
但雲雀不得不承認,這個草食動物讓他心跳加速了。 
*** 
是說,這篇分兩天打囧 
明明就沒有很長啊(嘆-- 
總之終於生出來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由貴慶生外拍之旅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