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們之間的關係-下(完)

因為這篇的尺度過大,所以在此聲明。
此為H文,配對是吾郎X二世,不喜勿入 
「你在說什麼啊、我們都是男人……一般正常的男人不會……」 
吾郎腦筋一片空白,沒有繼續掙開二世,而是愣愣的站在原地。 
二世沒有說話,只是抱著吾郎,他也無法對吾郎的話反駁什麼……是阿、他們都是男人。 
但他竟然……就這樣、愛上一個男人。 
「一般正常的男人會幫另一個男人解決嗎?」 
二世聲音在顫抖,不知不覺之中他的心跳已經快到像要跳出來一樣,他很緊張。 
吾郎噸了很久,睜大眼睛,想起了當時在棒球俱樂部做的那些……他幫二世解決了。 
「一般正常的男人會幫另一個男人洗澡?」抱的更緊了,就像怕他會突然爭脫逃開一樣,他抱的緊緊的。 
「那是因為--」 
「一般正常的男人會被侵犯嗎!會被一群男人侵犯嗎!」 
二世失控的大吼,吾郎感覺到背上有種溼熱感,張著嘴半天說不出話來。 
「我已經不是一般的男人了……我被侵犯、被侵犯兩次!而且、而且……」淚水像是轉開的水龍頭源源不絕。「我愛上了一個男人,這樣我還是一般正常的男人嗎?」 
吾郎無法反駁,他得心跳加速了,現在的他竟然想轉身就這樣抱住二世要他不要哭…… 
為什麼? 
兩人的心跳都很快,快到對方都感受的到。 
「吾郎、我打完了……」 
小壽拿著手機進到房間,看著抱在一起的吾郎和二世,愣了愣,尷尬的笑了笑。「呃、我還是再去打電話確認一下好了……」 
「等、小壽!你別誤會!這是……」 
什麼叫做別誤會? 
二世突然推開吾郎,很用力的。「剛剛的話,就當做我沒說。」 
「咦?」 
吾郎一臉疑惑,還沒回神、二世就繞過他跑出房門。 
他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應該說一回過神就是這樣的場景……吾郎跑到門口一把抓住二世的手腕,接著、把他甩到床上。 
小壽看到這個場景,心知已經大功告成,轉身悄悄的離開了。 
被甩到床上的二世愣了很大一下,剛剛臉撞到床的衝擊有點痛,但他根本沒心思管那個。 
「……二世。」 
吾郎皺眉,手緊緊握著拳頭。「你真的喜歡我?」 
這話一問出來,二世的臉馬上通紅,轉過頭去不看吾郎,但依舊坐在床上。 
他希望吾郎能喜歡他,沒錯、因為他喜歡吾郎。 
看到二世的反應,吾郎也知道了不需要多問,看著紅著臉和眼睛的二世、體內正灼熱著。 
這種燃燒的感覺,這種熱到喘不過氣,心跳快到臉紅的感覺……就是喜歡嗎? 
「可是、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一也喜歡你……」吾郎眼神動盪著,走向二世,爬上床。 
看到吾郎靠近自己,二世就無法思考了。 
伸出手,吾郎撫摸著二世的臉頰,瞇起眼睛。「胸口有股熱熱的感覺,看到你哭會很……心疼,這就是喜歡嗎?」 
「你、你問我這個我怎麼知道啊!」 
「……說的也是。」 
「……你現在想做什麼?」 
二世警覺的看著手開始往下摸的吾郎,當他摸到他胸前的紅點時就是一震。 
「看看我對你的愛有多深……」 
「你連你自己是不是喜歡我你都不知道不是嗎!」 
「我喜歡你。」 
「咦?」 
一個吻湊上二世的唇,吾郎積極的用舌頭闖進二世的嘴裡,而二世也被帶著一起交纏。 
這吻吻的又香又甜,兩人的體溫漸漸升高,心情也越來越好。 
吾郎將二世抱在懷裡、背靠著自己,一手脫去二世的衣物,一手滑到二世的雙腿間搓揉著二世的慾望。 
「嗯……」 
輕吟了一聲,二世臉紅著,在吾郎懷裡就是一顫。 
雖然他不喜歡被壓倒,他比較希望是他主導……但是、他就是全身使不上力,更不用說爭取主導權了。 
脫去了身上的衣物,二世白皙健美的身材暴露在空氣之中。 
吾郎彎下腰,用舌尖挑逗著二世胸前的紅點,吮吸著。 
二世微微的顫抖,那慾望的泉源已經挺立漲大,液體也從頂端流下幾滴。 
一手繼續揉著那挺立的慾望,另一手則是滑到二世的股間,輕輕按壓著後頭的緊密入口,一面鑽了進去。 
「嗚嗯……」 
二世縮了縮身子,後穴緊緊的夾住了吾郎的手指。 
吾郎被夾緊的手指開始彎曲、伸直,不斷的鑽到最底,而二世只是一直低聲的呻吟著。 
第二隻手指頭也鑽了進去,按壓著緊密的入口,漸漸的不再乾燥而變的濕潤。 
就在發覺入口微微的撐大了之後,吾郎抓住二世的腰提起後重重的放下。 
「啊--!」 
二世驚叫出聲,頓時紅了眼框,眼淚把上奪框而出。 
無法忍受身下撕裂般的痛楚,二世抓緊身後吾郎的腿顫抖著。 
「不、本……本田二世……」 
慾望一吋吋的壓了進去,二世的腦袋亂轟轟的,淚水停不住的滑落,雙頰充滿了紅潤,淚眼汪汪的樣子更是惹人疼惜,美的像一幅畫。 
「叫我吾郎……」 
同樣喘著氣,慾望被二世夾到快喘不過氣,只是低吟了幾聲等待他的後穴為他在度敞開。 
休息了幾秒後,二世微微的放鬆了身子,吾郎卻把握住這個機會又繼續壓了下去。 
整個壓下去的瞬間,二世的蜜汁宣洩了。 
「嗚嗚……哈啊、吾……吾郎……」 
「等等……吾郎……」 
淚水滑落,哽嚥聲搭配嬌喘聲又加上喊了自己的名子,吾郎心底開心極了,雖然他本人並不知道那種興奮感就是開心,就是想繼續…… 
「嗚嗯……」 
又是一聲嬌吟,吾郎忍受不住了,抓著二世的腰就是擺動了起來,猛烈的搖晃著。 
「不、啊--!」 
一聲尖叫,吾郎翻了身,把二世壓到床上,從背後乘騎了上來。 
腸道被扯了出來又被壓了回去,吾郎快速抽插著,不斷的撞擊、交合、摩擦,一切都進展的太快,二世被這突如其來的猛烈弄得大聲哭叫,連嗓子都哭啞了。 
「哈、哈啊……不、我受不了了……等等……啊--!」 
「吾、吾郎……嗚嗚……」 
「啊啊……嗚~」 
說不出話的二世只能以哭泣聲代替,身體無力的趴在床上,吾郎卻把他光溜溜的屁股抬的老高,不斷猛烈的抽插。 
無法言語的快感急速流竄,他從來不知道、兩個人的結合能這麼令人興奮。 
「嗚嗚……啊啊、哈……啊~」 
繼最後一聲的滑音後,二世第二次宣洩了。 
而吾郎也終於在二世的第二次宣洩之中,也把自己濃濃的愛意釋放在二世體內。 
「哈……哈……」 
兩人倒在床上,吾郎緊緊抱住哽嚥的二世,轉頭又吻上他的唇。 
體溫在兩人之中流竄著,整間房間充滿了甜甜的腥味……沒錯、對他們兩個來說是甜的。 
「我確定我現在非常愛你。」輕聲說著,吾郎一手身到二世身後,輕輕的揉著他已經又痛又腫的私密處,弄得二世又嬌吟連連,把臉埋進吾郎的懷裡。 
二世沒有說話,只是又吻上吾郎的嘴唇,手自動自發的捏住吾郎胸前的紅點。 
吾郎瞇起眼睛,一面幫二世揉著紅腫,一面回他又香又甜的吻。 
××× 
「我說的沒錯吧?」 
小壽開心的瞇起眼睛,看著坐在他對面身體很僵的二世。 
「……」二世別過頭,臉紅的像要淌出血。 
「你們還不走嗎?」 
吾郎走了回來,就在他們知道彼此心意接而結合後的隔天,他們三個到漢堡店吃午餐。 
二世奮力的站起來,昨天晚上的折騰讓他今天腰完全挺不直,坐著也很痛苦,站起來也很難受。 
看了二世一眼,小壽笑了笑。 
「吾郎,吉普森二世他身體好像不太舒服,你們昨天晚上做了什麼嗎?」小壽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在吾郎背後輕聲說著。「還是要帶他去看醫生?」 
看醫生? 
別開玩笑了!去看醫生不就知道他們…… 
二世正想拒絕,吾郎卻一個轉身把二世打橫抱起來,快步走回去。 
因為街上人非常多,二世尷尬的不敢大吼大叫,只能把臉埋進吾郎的懷裡,不時用兇神惡煞的表情瞪著偷笑的吾郎。 
到底是誰說這傢伙是木頭的?到底是誰說這傢伙很遲鈍的?明明奸詐的要死啊! 
看到二世在瞪自己,吾郎只是瞇起眼睛。 
「嘛--真可愛。」 
*** 
喔喔好謎漾的完結(咦? 
本來這個是只有當初第一篇的單篇打好玩的說囧 
我H的地方打的不夠不夠啊! 
一定要在更加磨練可以越打越長XDDDD 
現在來挑戰H三千字(咦?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元旦展佈展+櫻井翔SHOP照購入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