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攻受之爭】体虛男點文

此篇為土銀文 
內有H、惡搞請慎入 
站在某個廢棄小屋的門口,女孩把鐵門重重的關上,露出一抹笑容。 
旁邊的少年也笑了笑,打開一本筆記本,上面寫滿了字。 
「不是我在說……」 
新八忍不住開口了,眼角不斷瞄向鐵門。「這樣做真的沒問題嗎?用意到底是什麼啊!」 
「難道新八不想知道阿銀和那傢伙是誰攻誰受嗎阿嚕?」女孩--神樂露出邪惡的笑容,看著鐵門上小小的縫細。 
「我一點都不想知道!知道這個幹麻啊?」新八嘴巴這樣說,卻也擠掉了神樂湊上去看裡面的情形。「會引發衝突吧?會引發流血衝突的啦!」 
「他們一定會在這裡上的。」少年--沖田看著筆記本竊笑。「按照我們的劇本,他們很快就會讓我們知道是誰在上面誰在下面了。」 
看著在陰笑的兩位,新八打了個寒顫,不放心的又往裡面看,看到正在昏睡的兩人。 
「真的不會有問題嗎……」 
××× 
一絲絲細微的燈光照進來。 
眼皮沉重的張開,光線直射眼睛讓他吃痛的又閉了起來,幾秒後才又緩緩睜開。 
接著、他發現自己的腰有個鐵圈。 
「呃、這是怎麼回事啊!」 
大叫一聲,旁邊昏睡的某人也醒了。 
「好吵……土方君?」剛醒來的某人正是板田銀時,他搔搔頭,鄧著眼前剛剛大叫的土方十四郎。「這裡是……」 
「等等、你知道我們睡覺前在做什麼嗎?」土方摸摸後腦杓,發現頭痛的要死。 
「睡覺前?」阿銀疑惑。 
兩人沉默幾秒,同時抬頭,接著看對方。 
睡覺前,他們萬事屋跟真選組在賞櫻……接著他們兩個狂喝酒,最後、最後…… 
「所以說這裡到底是哪裡?」阿銀看著四周。「不管怎麼說這裡跟賞櫻的地點完全不同?絕對不同啦!」 
「這是廢話嗎?這裡看就知道是室內吧!」土方起身,發現阿銀身上也有一樣的鐵圈。「這個鐵圈到底是怎麼回事阿……」 
「唔、好暗,這裡有燈嗎?」 
阿銀根土方開始拖著沉重的腦袋四處晃。 
××× 
「這樣他們要進展到什麼時候阿魯?」 
神樂一臉不高興的轉頭看沖田。「你的劇本就這麼無聊?」 
「當然還要大家配合阿,看我的吧。」沖田馬上露出邪惡的笑容看著門縫中的兩人。 
新八坐在一旁吃麵包,沒錯、他已經不打算阻止了。 
××× 
啪喀--! 
放在櫃子上的電視突然發出怪聲音後……打開了。 
阿銀和土方同時抬頭看那台電視,電視的螢幕晃動不清,雜音很多。 
盯著電視,電視裡出現兩個人影,看的出來是少年少女,都帶著面具。 
"呵呵--土方先生、天然捲,你們好啊!" 
少年開口了,聲音卻意外的沉重……很明顯的是假音。 
「喂喂!什麼天然捲啊!啊?第一次見面幹麻做人身攻擊啊!」阿銀指著電視機大吼,臉上爆青筋。 
"吵死了!現在你們的命可是掌握在我們手裡!別不知好歹阿……" 
最後一個字還沒出來,少年把少女的嘴嗚住了。 
「嘎?他剛剛是要阿什麼?話怎麼不講完啊!」土方也指著電視機,和阿銀做出一模一樣的動作。 
"看到你們身上的鐵圈了吧?那個鐵圈會在太陽下山後發出電流你們就全死定了!" 
這次換成少年說話了,少女被擋在後面完全沒有說話的機會。 
「「電流!?」」兩人異口同聲。 
「你到底居什麼心阿!幹麻想害死我們!」土方怒瞪著螢幕。 
"沒什麼居心阿,只是好玩--" 
少年笑的很開心,聲音不像原本那樣低沉,稍微提高了一點又驚覺不對馬上壓低下來。 
「「好玩--?」」 
"沒錯,要解開這個鐵圈的方法就是——上床!" 
「「啥--!?」」 
土方和阿銀對看一眼,又轉回來看電視。 
"要讓體溫上升才能讓鐵圈自動打開,你們好自為之吧--" 
電視關閉,兩人沉默了。 
××× 
「你是白痴嗎!你剛剛如果那個阿嚕講出來的話就破功了!」 
沖田指著神樂大吼,神樂也不甘示弱的吼回去。「那是平常我講話的習慣阿嚕!不是隨便能改的啊!」 
新八躺在旁邊已經打算開始睡覺又被兩個白痴吵到睡不著,翻翻白眼當作沒聽到。 
「那、那個鐵圈是怎麼回事阿嚕?」 
「阿阿--那當然是假的喔,怎麼可能有那種東西呢?」 
接著、兩人露出邪惡的微笑。 
××× 
「所以呢?現在怎麼辦?」 
阿銀伸伸懶腰的躺在地上,打個哈欠。「他叫我們做愛喲--」 
「怎、我怎麼可能跟你啊!別開玩笑了!」土方指著阿銀,又指著電視。「喂!給我滾出來!給我把話說清楚阿阿阿阿阿阿--!」 
「他已經說的很清楚啦--等著太陽下山掛掉吧!」阿銀一臉無所謂的翻過身打算睡到太陽下山。 
啪喀--! 
電視又發出雜音出現了影像,是剛剛那兩個少年少女。 
"忘了跟你們說……我們有準備東西給你們。" 
少年笑的很邪惡,鐵窗突然有東西被丟進來,是一條粗繩和一條鞭子……還有潤滑油等東西。 
"如果無法決定誰是受的話、就想辦法把另一方綁住,快點解決後就能出去啦--" 
聞言,土方瞬間衝向鞭子和繩子的位置,阿銀也瞬間衝上去。 
不管會不會做。 
都絕對不當受阿阿阿阿阿阿阿--! 
螢幕另一邊的人竊笑了幾聲後,螢幕切掉了。 
搶過繩子後的土方得勝的笑了笑,結果轉頭一看,鞭子不見了…… 
啪--! 
一鞭抽了過來,土方險險的多開卻還是被擊中屁股,吃痛的叫了一聲馬上看到眼神陰險的阿銀。 
眼神陰險? 
「你、你瘋了?」土方摸摸屁股,看著阿銀。 
「我絕對不能當受!」阿銀精神都來了。 
「誰說我們要做了!你不是也不想嗎!」土方指著阿銀。 
「欸欸土方君,我長的這麼美--誰敢保正你不想對我做什麼?我當然要保住我的貞操!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我寧願壓倒你也絕對不會被壓的--!」 
「你要壓我?就憑你想壓我?哈!不可能--!」 
「你要試試看嗎?」 
××× 
「喔、開打了阿嚕。」 
神樂貼在門縫偷看,露出邪惡的笑容。 
「我有帶相機,等等他們開始了就拍下來吧!」沖田拿出特大號的相機對著門縫。 
至於新八則是已經睡的不醒人士了。 
××× 
碰--! 
土方瞬間壓住阿銀,拿出繩子。 
阿銀一腳踹過去正想起身又被土發壓回去接著就是一吻。 
蠻橫的強吻上阿銀的唇,舌頭闖進阿銀的嘴裡,吻持續很久,久到阿銀快斷氣了。 
「等……!」 
阿銀推開土方,大口的喘著氣,睜大雙眼。「你、你--!」 
「哼!既然你想,我就醫你所願的把你壓倒吧?」土方笑著,抓住阿銀的手腕,開使用繩子纏住他。 
「啥?什麼依我所願阿!我哪有叫你……你在做什麼阿--!」阿銀一腳踹過去,正中土方的鼻樑,冒出鼻血。 
土方吃痛的悶哼了一聲,但手依然沒有鬆開,則是用力的綁住阿銀。 
阿銀掙扎著,還想開口又被土方的嘴堵住,完全發不出聲音。 
舌頭被吸住了,瞬間的蘇麻感傳至全身。 
一手壓住阿銀的雙手,土方用另一隻手開始脫阿銀的上衣,露出他潔白結實的胸膛。 
兩人的嘴唇分開了,阿銀正想開口,卻發現壓在自己身上的傢伙竟然開始舔拭自己的紅點,而紅點也很不爭氣的開始慢慢變硬變挺。 
「嗯……」 
輕吟了一聲,阿銀突然撐起脖子,一口咬在土方的肩膀上。 
「咕嗚!你在做什麼--!」土方把阿銀壓回地上,他的肩膀已經出現齒痕跟血絲了。 
阿銀皺眉,吐掉一口混有血液的口水,掙扎想起來。 
土方低下頭吮吸著阿銀胸前凸起的紅點,壓住他完全沒有要讓阿銀起來的意思。 
「為、為什麼我一定要被你這美乃滋星人壓啊!啊?」 
「我也不可能被你這個天然捲壓!」 
說完,土方開始脫阿銀的褲子,讓他已經挺立的慾望呈現在眼前。 
「結果已經有感覺了嘛……」笑著,他開使一邊用舌尖挑逗著微微發抖的慾望,一邊吮吸著。 
「嗚嗯……啊~」 
咬牙不想發出聲音,卻還是忍不住嬌吟了一聲,淚水已經在眼框打轉。 
「……」 
睜大眼睛,土方頓了很久,看著阿銀眼框泛淚的樣子,又想起剛剛的嬌吟聲…… 
他停不下來了。 
撿起旁邊的潤滑劑,土方塗在自己的手指上後將手滑到阿銀股間,在緊密的入口處輕輕按壓。 
「不、那裡……」 
阿銀翻過身變成側面,打死就是不讓土方碰的臉死死的盯著土方。 
土方微微一笑……這樣正好! 
順勢的把阿銀翻到背面,抱起他水嫩無遮掩的臀部提高,稱開雙峰,那緊密的私密處表露無疑。 
「什……多串君!」阿銀大吼,扭頭瞪著微笑的土方。 
「……我不叫多串君。」土方依然笑著,不像平常那樣爆著青筋回駁。「叫我土方。」 
「你--!」 
手指鑽入阿銀的後庭,一邊扭動著一邊鑽了進去,不斷不斷的深入。 
「啊……」 
淚水竄出,阿銀緊皺著眉頭扭動身體想掙脫卻完全無法離開。 
確定緊密處漸漸放鬆後,土方將自己已經硬挺的慾望拿出來抵在阿銀的股間,慢慢的壓進去。 
「呀啊--!」 
接近尖叫的聲音從阿銀嘴裡發出,後庭被異物慢慢推入的感覺讓他不適,撕裂般的痛楚讓他簡直想昏過去。 
「可……我要在上面阿阿阿--!」 
用力的翻過身,被扯著走的土方痛的要死馬上把自己的慾望抽出。 
「這樣很危險欸!」 
「管你的危險!我、阿銀就是不想當受嘛--!」 
一邊說著,阿銀的眼淚沒有停。 
這個情景又讓土方愣了愣,發現現在的阿銀真是……可愛到爆炸! 
看到土方瞳孔變大了,阿銀大感不妙,起身就想逃但手被綁的死死的,無法瞬間爬起來,馬上又被土方推倒了。 
「呃、土方君……你瞳孔放大了,放大了喔!」 
「放大就放大,我的理智已經斷掉了。」 
「咦--!」 
××× 
「呵呵,大功告成了--!」 
兩人奸笑著,轉身想拿剛剛照好的照片卻突然不見了。「咦?照片呢?」 
××× 
「各位快來買喔--!真選組魔鬼副長跟天然捲的二週刊喔--!」 
「阿我要我要--!」 
「不會吧?是副長欸!」 
「十四那孩子怎麼不早說呢?」 
「哈哈哈--」 
*** 
這篇根本是來亂的阿阿阿阿--! 
糟糕,打的好混XD 
不過這篇我從兩點多打到七點半阿--! 
好挫折囧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