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當王子遇見青蛙。雛羽點文

陽光照進大廳,而大廳的桌上擺著滿滿的食物。 
「史庫瓦羅還是一樣早啊?不多睡一點皮膚會變差的--」 
魯斯里亞一面打哈欠一面走進大廳,拉出一張椅子直接做上去,餐桌上已經擺好了餐具。 
「既然這樣你就給我去睡覺!早餐也不要吃了!」史庫瓦羅脫下圍裙,瞪著已經開動的魯斯里亞,發現他竟然還敷著面膜。「喂--!吃飯把面膜拿下來!」 
「嗚嗯……大家早阿--!」 
弗蘭揉著眼睛,走進大廳後找了一個位子就坐了下來。「貝爾前-輩根本叫-不起來。」 
「嘖嘖,我去踹門!」史庫瓦羅把圍裙往旁邊一拋,大步走向貝爾的房間。 
此時剛睡醒很難得到大廳吃飯的X走進大廳,坐在一張所有椅子裡面最大的椅子上。 
那是史庫瓦羅準備的,雖然不是每天都會出來吃,但一直都是放在那裡等主人出來用。 
「啊、Boss早-阿。」 
弗蘭吞下一片巧克力吐司,抬頭打招呼。 
至於旁邊的魯斯里亞臉上的面膜則是直接被X扯下來。 
「大家早--!」貝爾晃進大廳,似乎還沒睡醒的直接撲上弗蘭,來個大大的擁抱。「小青蛙早安--!」 
「……貝爾前-輩,你這樣Me沒-辦法吃飯欸。」弗蘭想掙脫貝爾,但後者抱的緊緊的,完全掙不開。「貝爾前-輩!」 
「快吃飯!垃圾!」 
X吼了一聲,貝爾識相放開手,坐到弗蘭身邊的位子,眼神瞄到旁邊剛剛去踹他房門的史庫瓦囉,小聲的問。「Boss心情好像不好欸?」 
「……為什麼這個要問我?」史庫瓦羅爆著青筋,很顯然的他知道X現在在不爽什麼,但他卻也在不爽……「吃飯!」 
貝爾看到問不出個所以然,決定轉過頭繼續吃早餐。 
弗蘭拿起一片原本是一條的法國麵包撕成碎塊丟進海鮮濃湯裡攪拌攪拌後撈起來吃。 
「……貝爾前-輩,你這是在做什麼?」拿著湯匙,弗蘭無言的瞪著眼前含住自己湯匙的傢伙。 
「跟小青蛙間接接吻--」貝爾天真的笑著。 
「可是Me又還沒吃。」這樣哪叫間接接吻?我根本連碰都還沒碰阿。 
「那王子不要間接接吻了!」 
「咦?」 
接著,兩位新婚夫妻(?)大放閃光,閃到剛到的列威埃埃叫說要去看眼科…… 
好閃的早晨啊-- 
××× 
碰碰碰碰碰--! 
一個翻身閃掉了幾次連續攻擊,弗蘭穿梭在森林間。 
這次的任務是到外面勘查,遇到敵人格殺無論……但似乎對方的任務也是遇到敵人就要殲滅,才剛遇到就馬上追上來了…… 
現在弗蘭很後悔大搖大擺的穿著瓦利亞制服到外面晃。 
碰--! 
爆炸聲從弗蘭身後響起,他躲開卻還是被衝擊到了,聯絡用的耳機掉落。 
弗蘭閃進森林的另一邊,站定位子後,敵軍一個個出現在他眼前,是一大群。 
「啊……戴這-個帽子沒辦-法開匣……」嗯、那就不要開匣好了。 
一個轉身,弗蘭背對著敵人,在他們衝上來的那一刻,地板崩塌了。 
地板開始碎裂,底下冒出岩漿和熱氣,只有弗蘭腳下是原本的土地,敵人不是直接掉下去就是被熱氣燙傷,頓時亂成一團。 
一段時間過後,地板恢復了,岩漿消失了,根本沒有什麼熱氣,一切就像沒又發生過,只有一群人翻白眼倒在地上……應該說、一群屍體。 
走到耳機旁邊,裡面傳出了史庫瓦羅的大嗓門和貝爾的嘻笑聲。 
「啊、還-有另一群人阿……」 
轉身看著另一批人,知道再用同樣的幻術已經行不通了。「現在怎-麼辦呢?」 
××× 
「喂--!不好了。」 
史庫瓦羅把耳機扔到沙發上,靠在椅背上嘆口氣。「弗蘭失去聯絡。」 
「咦?」貝爾一愣,又繼續舔棒棒糖。「小青蛙不是很強嗎?敵人又不多,應該只是耳機掉了吧?」 
「可是剛剛視訊通報出,有三批人馬兵分三路圍攻弗蘭一個人,三批破百人數!」史庫瓦羅微微的皺眉,轉頭看著那個耳機。「喂--!笨王子,應該是發生什麼事了。」 
貝爾久久沒有出聲,撿起弗蘭的耳機。 
他想起來了,當時、瑪門也是耳機聯絡不到人,然後就失蹤了……當找到時、已經是一具冰冷的屍體。 
想到這裡貝爾突然有種快窒息的感覺。 
「王子要出去找小青蛙--!」 
「喂--!等等!」 
貝爾沒等史庫瓦羅阻止,也沒套上瓦利亞的外套就直接衝出本部。 
他不希望、這次看到的也是屍體。 
「垃圾!」 
X走出房門,站在史庫瓦羅身邊。「追上去!」 
「啊?」史庫瓦羅回頭,看到X瞪著他,馬上揮揮手上的劍。「這就去!」 
X冷哼了一聲,披上大一也跟者出去了。 
即使裝做不在乎,卻也依然記著那天的情景。 
先是耳機聯絡不到人,接著他們一個個出去找,最後、貝爾找到了,找到一具屍體。 
魯斯里亞撕下面模,拉著列威一起出去,他們前往的地方是一樣的。 
幾個人快速的奔跑著,在街道小巷中閃過,在森林間穿梭,他們的目的地是耳機的位置。 
即使、耳機的主人可能不不在那裡。 
「喂--!四處找一找!」 
史庫瓦羅看著四周,有戰鬥過的痕跡還有很多大量血跡,但雜草眾多,無法輕易找到極小的耳機。 
貝爾在草叢堆翻找著,現在他的心情非常複雜,腦中瑪門的情形不斷上演。 
他甩甩頭,繼續打起精神找耳機。 
「找到了!」 
貝爾撿起草從中的耳機,他們一行人已經找了將近半個小時,終於找到了耳機。「嗚嘻嘻--耳機壞了,只有追蹤性能是好的。」 
「意思是弗蘭並沒有戴著耳機,他的安全也變的不明了。」史庫瓦羅也鬆了一口氣,就怕剛剛找到的是耳機跟……他們不想看到的東西。 
幾個人互看幾眼,都聽到了有人走動的聲音。 
「嘻嘻--不是小青蛙,是敵人。」 
貝爾很清楚,這不是弗蘭的氣息,遠遠的就能知道了。 
幾個人聚精會神的看著某個方向,沒多久,幾個受重傷的人相互扶持的走了出來。 
是敵人。 
「他媽的!」 
「剛打掛一個戴青蛙帽的又一群?」 
「糙!」 
幾個人先是驚嚇,接著是滿口粗話,也沒打算逃,似乎是認定自己要死了。 
的確要是死了沒錯。 
「你說你們打掛什麼?」貝爾的笑臉消失了,聲音森冷的看著眼前幾個人。「你們殺了小青蛙?」 
幾個人互看幾眼。 
「上面下來的任務就是見人就殺!你們問什麼我們都不會回答的,殺了我們吧!」 
「嘻嘻、王子就成全你吧!」 
貝爾動作迅速的一把匕首散下,一群人瞬間全滅了,變成一個個仙人掌。 
幾個人都很清楚現在貝爾心情極度不爽,沒有人去搭理他,只是很長一段的沉默。 
這段沉默讓貝爾感到焦急,剛當初一樣。 
「王子才不信,王子要去找小青蛙!」貝爾轉身鑽勁草叢堆,消失在眾人眼前。 
「喂--!快追上去!」 
貝爾在森林裡奔跑,他感受不到弗蘭的氣息,他的心跳越來越快,有種說不出的壓迫感。 
小青蛙不會有事的、不會! 
「小青蛙--!王子要你馬上出來!小青蛙--!」 
貝爾重複這個詞好幾次,他到處走到處跑,心中一種猛烈的不安是他從沒有過的。 
沒錯、當時瑪們也沒讓他如此不安過。 
「小青……」 
「貝爾前-輩,你找Me嗎?」 
弗蘭的聲音傳入貝爾耳裡,他猛的轉身,馬上看到毫髮無傷的弗蘭。「因為他-們人數眾多,Me就乾-脆用幻術逃跑啦……」 
還沒說完,貝爾一把抱上去,緊緊的抱著弗蘭。 
「貝、貝爾前-輩?」弗蘭臉一紅,推推抱著自己的貝爾。 
貝爾放開弗蘭,接著就是一吻。 
舌頭闖進了弗蘭的嘴裡,粗魯的交纏進攻,弗蘭完全無法防禦也無法反攻,只能任貝爾宰割。 
令人窒息的吻長達幾十分鐘,就在弗蘭發覺自己已經沒有氧氣快昏倒時貝爾才離開。 
「哈……貝爾前-輩,你是怎-麼了?」 
貝爾沒有說話,一手抓住弗蘭的手直接壓在樹上,拉開他的上衣親吻著他的頸部。 
「嗚嗯……」 
熱熱癢癢的感覺讓弗蘭輕輕的低吟了一聲,閉起眼睛,緊抓著貝爾的肩膀。 
貝爾就這樣一路往下滑…… 
「早知道就不該追來的!」 
史庫瓦羅在一旁的叢林裡,滿臉懊悔。「應該放他去死才對!」 
「唉呀--那麼大聲繪打擾到他們的,我們在這裡靜靜的觀賞就好了嘛。」魯斯里亞推推史庫瓦羅,似乎對政在擁吻的弗蘭和貝爾很感興趣。 
X則是一臉認真的看著和魯斯里亞同一個方向。「森林啊……」 
「森林什麼鬼阿!」 
察覺X在想的事情,史庫瓦羅火大的瞪著X,而後者竟然完全沒聽到,還在思索著"森林好像也不錯"的問題。 
停下手邊的工作,貝爾無言了。 
張開眼睛,弗蘭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難道他們不知道他們講話都很大聲,沒聽到等於耳聾嗎? 
最後,貝爾把弗蘭的衣服拉上,又緊緊的抱住他,嘴唇輕咬著弗蘭的耳朶。 
「回去再玩吧。」 
*** 
這篇邊打,我老母剛好在看"血肉森林"害我忍不住跟著看,所以這篇整個打超久XDDDD 
因為當初是校長大人點文,點的是甜文,所以不會有重口味(啥啊? 
回去後的事情呢? 
哇哈哈!自己想像吧!(咦咦!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