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樓台】關於父親節

  緩緩的靠上椅背,明樓疲倦的捏了捏自己的眉頭,全身脫力的想就這樣倒下去,對一切放手。
  但他做不到,他還有很多事情得做,還有很多任務等著他完成。
  他不會說自己是救國英雄,因為他不是,但他知道,他必須為國家出力,為他的家園出力,為他想守護的眾多人民出力。
  自從死間計畫結束,一切就像是剛剛開始,明台假死後被他送到上海,遠離這個最混亂的中心,已經過了三年了,這三年來他一次都沒見過明台,而他則是繼續站在這暴風圈之中,身兼數種身分,在危險的邊緣游走。
  有時候他也想喘口氣,想放肆的醉一晚,想去維也納旅行,其實他還有很多想做的事情。
  最後、明樓的視線落在了桌子旁,一個四人全家福上。
  「我回來了!」
  小明台踩著小步伐跑進門,從今天起,他就上六年級了,是個大人了!抬頭挺胸的進門後,就看見了這時間通常都不在家的明樓。
  「明台,回來啦?」明樓放下手中的報紙,起身習慣性的就想抱起那個已經有些重量的小傢伙,不料卻被完完整整的給躲開了。「明台?」
  「我已經長大了,班上同學都沒讓哥哥抱抱!」小明台抬起頭,用一副小大人的表情看著明樓。
  曾幾何時,那個總是黏踢踢跟在身後的小個子已經長這麼大了?
  明樓有些感慨的搖搖頭,這幾年自己是太忙了,好像錯過了明台的某些階段,現在一時要他改,他還真不習慣。
  「是是,我們明台是小大人了,那是不是可以趕緊去洗手準備吃晚飯了?」明樓笑了笑,想牽明台,卻發現小傢伙已經自己走過去了,完全沒有要讓他牽著去洗手手之類的……
  孩子真的長大了阿……
  「你也真是的,明台都是會長大的,孩子長大呢……當然就不會一直讓你牽牽抱抱的呀。」明鏡聽完明樓的話,有些好笑的拍了下弟弟的肩膀。「你小時候還是我替你洗澡的呢,現在你肯嗎?肯嗎?」
  「怎麼會不肯?是大姐不願意幫我洗了吧!」明樓的心情還是很鬱悶,剛剛送明台去床上睡覺時,本來想向以往那樣來個晚安吻……明台卻露出一臉不願意的表情!這真的讓他大受打擊!
  「你這小子,不害臊啊?好了好了,明台才多大?你怎麼看起來像是嫁了女兒一樣?」明鏡看明樓一臉挫折,心裡覺得好笑,又不太好表現出來,只好趕緊打發這弟弟去睡覺了。
  他怎麼以前就不知道自己弟弟是這種會因為孩子長大而不捨的人?
  之後明台更是決定要自己走路去上學,自己走回家,也不願意給司機在,說是同學們都一起回家……
  一直到這天。
  「大姊,您先去休息吧,我來等就好了。」
  明樓按了按明鏡僵硬的肩膀,順便用眼神示意明誠把過來陪陪明鏡。
  「這都幾點了?明台這孩子到現在還沒回家,我怎麼睡得著……」明鏡擔心的看著靜悄悄的大門,外面的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了。
  「大姊……阿誠明天也要上課,得早點睡了,您就哄哄他,我出去找明台吧!」明樓也知道明鏡有多疼愛這兩個小的,這時候拿明誠出來當藉口當然再好不過。
  果然明鏡聽了這話後,也稍微猶豫了下,便看向一旁乖巧的明誠。
  「好吧,來阿誠、姊姊陪你去睡覺。」雖然明誠早就不需要人哄著睡了,但明樓和他說過,這對明鏡來說也是好事,讓他不要拒絕,此時他也只是乖巧的笑了笑,點點頭就跟了上去。
  他只能在心裡暗暗替明台祈禱,大哥不會太生氣……。
  把家裡一大一小都請走後,明樓的臉上不免也揚起了擔心的神色,在明鏡面前他不敢露出這樣的表情,否則大姐只會更擔心而已,現在沒有其他人了,明樓也壓抑不住心中翻騰的不安,拿起一件大衣而一件小號的大衣就衝出家門。
  早就已經過了晚飯時間了,一個才上小學的孩子在外遊蕩能不讓人擔心嗎?
  以前總是讓他跟明誠一起回來,或是坐車,但上了六年級後,明誠也上國中了,放學的時間路線都不同,他又不願意坐車想自己走回家,之前也都沒發生過什麼事,他們就這麼放心的讓明台自行處理,可今日像這樣沒回家實在是嚇壞大家了。
  難不成明台是真的發生了什麼事?
  明樓盡力的將腦海中不好的想法甩出,明台肯定只是在外頭玩到忘記時間,才沒有回家的,肯定沒什麼事情……
  「大哥!」
  就在明樓還沉溺在幻想中時,一個熟悉的稚嫩叫聲從遠方響起,他一回過頭,就看見小明台正快步的跑向自己。
  看著面帶笑容,全身上下都好好的,像沒事人一樣跑過來的小明台,明樓的怒火幾乎直衝天際。
  「大哥,我……哇!」
  明台原來正笑著想說些什麼,卻被明樓一把攔腰抱起,面朝下的被夾在腰間,整個人就這樣懸空的看著地板。
  就在小明台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情之前,一陣陣劇烈的疼痛已經從身後傳出,明樓厚實的巴掌如暴風般不斷的搧在明台的小屁股上,而這一衝擊把小孩嚇得夠嗆,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
  明樓此刻就像是沒聽到一樣,大手不斷的拍打在小小的兩團肉上,雖然隔著褲子,但強大的手勁還是疼的緊,況且是對於被嚇壞的孩子來說,一時間明台越哭越大聲,短小的雙手雙腳胡亂揮舞掙扎,那聲音說有多悽慘就有多悽慘。
  「哇阿阿阿────哇阿──────」
  「好痛、好痛──哇阿阿阿────」
  明台大哭大叫的,嗓子很快就叫啞了,淚水大滴大滴的落在地板上,鼻水也糊的到處都是,直到明樓發現的時候,明台已經喊不出聲音,只能張著嘴無聲掉淚。
  明樓顯然被明台的樣子給嚇了一跳,小孩子脹紅著臉,張著嘴面露猙獰卻發不出聲音的哭著,讓他驚覺自己剛剛在暴怒之下居然下了這麼重的手,居然問也不問、二話不說就把人抓起來揍,讓這個平時總是笑嘻嘻的愛撒嬌的弟弟露出這樣的表情。
  「明台……」
  此時他的怒氣早已經煙消雲散了,見明台那張小臉上的淚水,心裡緊緊揪著疼,自己一直疼愛著的弟弟……一直被大家捧在手心上的孩子……
  從今天以後,會不會討厭他這個大哥?
  明樓的聲音軟了下來,把明台放下來,小孩雙腳一觸地就退了好幾步,直到背靠在牆壁上,眼神中透露出了無盡的恐懼與委屈更是讓明樓心疼的淌血。
  「乖,別哭了,我們回家。」照理說他應該問的,應該問小孩今天一天是上哪去了,怎麼沒回家?知不知道大家都很擔心?之類的,但看明台現在這副嚇傻的模樣,問了應該也是白問的,只好恢復平常哄他時的溫柔語氣。「明台,來。」
  原以為明台會膽怯的慢慢靠近,沒想到,他聽見明樓溫柔的聲音後,反而又出了起來,這時總算是發出聲音了,嗓子有些啞,卻是哭得聲嘶力竭。
  明樓被明台的反應嚇了一跳,連忙往前將明台拉了過來,左右看了看,難不成真打傷了?
  不料明台被這麼一拉,順勢就忽然抱住了明樓的脖子,小腦袋就靠在明樓的臉頰邊蹭呀蹭的,把鼻水跟淚水都抹到明樓臉上去了。
  「大哥──大哥……嗚嗚嗚嗚嗚…………」
  明樓緊張的將人抱了起來,輕輕的拍撫著已經被汗水浸濕的背,一邊輕聲問著。
  「怎麼了?怎麼又哭了?」
  「好痛……嗚嗚嗚……大哥呼呼…………」明台稚嫩的小奶音帶著哭腔說著,小身體完全塞到了明樓的懷裡瑟瑟的發抖。
  發現弟弟是在跟自己撒嬌求救,明樓有些哭笑不得,我可是打了你的人阿,居然跟我撒嬌、要我替你呼呼?
  但明樓還真無法抵擋明台的小舉動,只好有些心疼的揉了揉明台的小屁股,引來小孩幾聲尖叫痛呼,看來這幾掌真的打的挺重的。
  「那我們的明台小少爺,你可以告訴我、為什麼這麼晚還不回家嗎?」看明台心情已經平復下來了,明樓停下了正揉著屁股的手,故做嚴肅的看著明台水汪汪的大眼。「大姐跟大哥、還有阿誠都非常擔心。」
  聽到問話的明台明顯愣了愣,吞吞吐吐的看起來有些緊張。
  「明台?」
  明樓見狀,聲音低沉了幾分,瞇起雙眼看著眼前的小東西。「不說嗎?」
  「好嘛好嘛!我說就是了……」明台扁著嘴不甘不願的從口袋裡拿出一支筆,看起來應該是在文具店買的原子筆。「我是想買這個……」
  「筆?這家裡不是很多嗎?」明樓看著造型有些小特別的厡子筆,不太明白明台的意思,他根本不需要另外買一支新的筆,而就算要買新的筆,也不會搞到這麼晚呀?
  「因為、因為之前把大哥的筆用壞了……所以明台去買一個一樣的,找了好久好久……」一邊說著,明台有些撒嬌的又往明樓的胸膛鑽了鑽。「想要父親節送給大哥……」
  父親節?
  明樓愣了愣,這時才想起,明天就是父親節了,一個連他都很陌生的節日。
  他輕輕的拍了拍明台毛茸茸的小腦袋,看著手中的廉價厡子筆,這跟明台用壞的那支可是完全不能比阿!他的可是支高級的鋼筆,這支不過就是個隨便哪都買的到的原子筆,他兩唯一的共通點就是深藍色的外殼了,大概明台是找了很多間文具店才找到這種廉價、顏色卻特別的筆。
  「好,大哥不生氣了……」抱著小小的身體,明樓的心裡暖暖的。「但以後絕對不能再像今天這樣讓大家擔心了,知道嗎?」
  「嗯,知道了!」
  回過神,明樓才發現自己就這樣坐在椅子上打了個盹,他已經很久沒有這樣了,畢竟他得隨時提高警覺,隨時逢場作戲,更何況還是在外頭。
  怎麼會忽然想起這麼久以前的事情?難不成是因為今天是父親節嗎?
  明樓不自覺的笑了下,直到他再抬眼時,才看見自己的桌上擺著一個小盒子,而剛剛自己進來時完全沒有注意到。
  打開了精緻的小盒子後,看見的是一支限量的紀念鋼筆,有錢也不一定買的到的紀念款式。
  「大哥,想我嗎?」
  忽然,明台從門外走了進來,帶著他一貫的自信笑容,緩緩的走到明樓面前。「我回來了,大哥。」
  出乎意料的人出現在面前,明樓愣了愣,又看了看手中的鋼筆,最後還是笑出了聲。
  「不錯,長大後品味不同了,知道鋼筆跟原子筆的差異了。」
  聽見明樓忽然翻出陳年往事,明台哼了幾聲。
  「大哥你就別挖苦我了,那時我還小,怎麼知道筆還有這麼多不同的種類?才會買那種廉價品當你的父親節禮物……」
  看著明台扁著嘴咕噥的樣子,明樓忽然有種可以再戰十年的感覺。
  「明台。」
  明樓走向前,一手撈住了明台的腰,將他攬到自己身前,接著緩緩的俯下身,吻上了那雙有些單薄的唇瓣。
#樓台  #偽裝者  #東歌  #胡歌受  #兄弟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