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們之間的關係-中下

站在門口,吾郎靠著牆壁。 
從休息室裡走出幾個球員,幾乎都認出了吾郎。 
「呃、你不是那個日本代表隊的……茂野吾郎?」幾個球員停下腳步站在吾郎周圍。 
「嗯……我是來找吉普森二世的。」吾郎沒有多說什麼,直接說出此行的目的。 
「阿……要找二世啊?」 
幾個人走回休息室,接著和二世一起出來。 
二世一看到門口的吾郎,整個人愣了很大一下,接著臉頰微微的發燙。 
為了不讓其他人發現他的異樣,他一大步跨向前,一手抓住吾郎轉身快步離開人群。 
「你怎麼、突然跑來了?」二世別過臉,不讓吾郎看到他現在臉紅的樣子。 
「找你一起去吃飯。」吾郎聳聳肩,一手攬過二世的肩膀,但那種感覺就像朋友、兄弟。「走吧。」 
二世顫了一下,他突然感覺到……吾郎只是把它當成朋友才來找他的。 
啊、搞不好不是當成朋友,只是因為前幾天他所講的…… 
兩人到了一家新開幕的漢堡店,因為店內促銷,人還滿多的,只剩下幾個空位。 
吾郎點了漢堡後看著發呆的二世。 
「欸、二世,發什麼呆?」 
二世突然回神,他看著吾郎的臉,想起了這幾天發生了這麼多事……為什麼吾郎還可以像這樣和他平常的交談? 
這是不是就是代表……吾郎對他一點意思都沒有? 
這也難怪,他們都是男人阿。 
「……我要一份跟他一樣的。」根本沒有心情看菜單,二世敷衍的點完餐後,又進入沉默。 
吾郎沒有特別去注意二世怎麼了,和保送來後就開始大吃特吃。 
但二世桌上的食物根本連碰都沒碰。 
看到桌上的食物完整無缺,吾郎抬頭微微著皺眉。 
「幹麻不吃?」這些東西雖然不貴但也不便宜阿,這樣浪費食物總是不好吧? 
「突然不餓了。」二世面無表情的靠在椅背上,看都沒看吾郎一眼。 
他怕他看了,會再想起那些事情。 
看到二世這樣興致缺缺的樣子吾郎有些火了,他可是特地來陪他"吃飯"的欸! 
「幹麻擺出那副臉?我可是特地陪你出來吃飯的,你卻一副不是很高興的樣子。」吾郎不高興的起身,把吃完的漢堡紙瞄準遠遠的垃圾桶。 
進洞。 
「小壽也真是的,幹麻一定要我來陪你?」吾郎小聲的咕噥幾句,卻不巧被二世聽的一清二楚。 
這下他臉色更難看了。 
「是那個日本人叫你跟我出來吃飯的?」 
二世的聲音很冷,冷到讓人發寒……但卻對粗神經的吾郎一點用都沒有,他完全沒有察覺。「不是你自己要來找我的,是因為他叫你來陪我才來的?」 
這下好了,連朋友都不是。 
「不然呢?我還要練球欸。」吾郎把椅背上的外套甩到身上,走到櫃檯付錢。「早知道你會一副臭臉跟我吃飯,我才不來。錢我幫你付了……」 
「我自己付就好。」 
二世冷著一張臉打斷吾郎的話,走到櫃檯付完錢後頭也不回的離開。 
那一瞬間,吾郎心裡好像有什麼刺痛著,但也只有一瞬間。 
××× 
「所以、你就這樣回來了?」 
小壽接近大吼的回看在沙發上看電視的吾郎。「吾郎,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啊?」 
「喔--」吾郎滿不在乎的盯著電視,一旁的小壽已經秉持不了自己的冷靜沉著想直接拿東西給他夯下去…… 
「難道你聽不出來二世語氣不高興嗎?」揉揉眉間,小壽沉重的嘆口氣。 
「他不高興?我都特地去找他吃飯了還不高興?我也可以不高興吧?」吾郎頭也不回的盯著電視看,小壽也不知道能說什麼了。 
看來、他也去一趟,來解決誤會好了。 
「咦?你是那個日本代表隊的……」 
幾個球員看到門口的小壽,紛紛停下來看他。「我想起來了,就是那個打擊很厲害的。」 
「叫佐藤……」 
「呃、你們好,我是佐藤壽也……」 
小壽露出淡淡的笑容,而在場的男性、女性通通雙眼呈愛心狀態愣在原地,二世又很剛好的看到這幕了。 
「你是--」二世皺眉,看著小壽。 
「啊!吉普森二世,我們去吃飯吧!」淡淡的一笑,小壽拉著二世的手快步走出人群。 
完全當作沒看到二世一臉疑惑,小壽頭也沒回的一直走到昨天那家漢堡店。 
找到位子後,二世坐在小壽對面,一臉疑惑的皺眉。 
「你想幹麻?」 
「嗯……我只是想跟你說我跟吾郎沒什麼,我們只是從小到大的好"朋友",沒有任何情愫。」 
「噗--!」 
二世被飲料噎到,咳了好幾聲才抬眼看著小壽。「你跟我說這個幹麻?」 
「因為我看的出來……謝謝,你喜歡吾郎。」小壽轉頭跟服務生道謝後拿起漢堡邊吃。 
二世愣很大。 
睜大了雙眼看著小壽,他的表情就像是受到什麼驚嚇一樣。 
「你在說什麼?」瞪圓了雙眼,二世的聲音很微弱。 
「其實你表現的夠明顯了,但吾郎很遲鈍,就算你親口說喜歡他他也會以為你在跟他開玩笑。」小壽看著二世,而二世也像小壽想像的一樣臉紅了。 
雖然只是淡淡的,淡到幾乎看不見的暈紅。 
「那又怎麼樣?我洗不喜歡他不干你的事吧?」二世別過頭,滿臉不滿。 
「我知道吾郎一定也喜歡你!」 
小壽皺眉,看著二世,手上的食物放到桌上。「真的,不然你覺得正常人會幫男性朋友洗澡嗎?」 
其實不只,還幫我解決過啊! 
二世睜大眼睛,想起當時吾郎幫他解決了,還有吾郎對他的說話方式跟眼神……但是、「但是他平常跟那時又不一樣,根本就……」 
「那是因為他沒有發覺阿,只有在危急的時候他會表露出心意,而且是無意識的表露出來。」小壽的表很認真。 
「……所以呢?」 
二世被小壽認真的眼神盯著,不自覺的也看回去。 
「所以你要主動。」 
「啊?」 
××× 
「小壽、你到啦?」 
吾郎走出休息室,看見門口的小壽後開心的一手搭上去。「你什麼時候要回日本?」 
「明天吧。」小壽笑了笑,和吾郎一起走到街上。 
兩人說說笑笑的走了一段路後,二世突然出現了,手上拿著大袋的食物。 
「我有話跟你說,去你家吃飯吧?」二世提起手上的袋子給吾郎看。 
「喔、好阿。」吾郎沒有多想就答應了。 
小壽和二世一左一右的走在吾郎身邊,三人一起回到了吾郎家。 
坐在地板上,食物都放到矮桌上,三個人為著桌子開始擺滿食物。 
「吾郎,我去打個電話。」小壽笑了笑,起身離開,還不忘回頭看了二世一眼。 
他沒有理小壽,但他知道小壽對他使了眼色,而他……也開始緊張了。 
兩人沉默的吃著桌上的食物,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二世還是不知道怎麼開口,吾郎也早就耐不住性子了。 
「小壽怎麼這麼慢啊?」嘆口氣,吾郎起身想離開房間。 
二世見狀想也不想的衝上去直接從背後抱住吾郎,抱的很緊,把自己紅到不行的臉埋進吾郎的背裡。 
吾郎愣了很大一下,想回頭但二世抱的很緊,身體根本扭不過去。 
「二……二世?」 
二世臉發燙,吾郎也清楚感受到了。 
接著又是沉默,二世已經緊張到說不出半個字,他之前上場打擊都沒這麼緊張過! 
感覺到了二世急促的心跳,吾郎的身體也漸漸的熱了起來。 
心跳好像加速了,心裡有種熱熱的感覺。 
「你、幹麻這樣抱著我?很奇怪……」吾郎驚覺自己臉頰居然發燙,想掙脫二世。「欸、二世!」 
「我喜歡你。」 
*** 
這篇也爆短囧 
不過下篇完結就是限制級拉--(轉圈圈 
是說吾郎的木頭程度真不是普通的恐怖囧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