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歡迎回家】靖蘇 - 章之四 (瑯琊榜)

  「小殊……小殊!」
  梅長蘇被喊回了神,抬眼就看件牽著馬走過來的蕭景琰。「在想什麼?叫你好幾聲了!」
  「沒,就是看著有些出神。」迎上了蕭景琰笑容,梅長蘇心裡暖暖的,指了指湛藍的天空。
  「嗯,今天天氣是不錯。」一邊說著,蕭景琰將馬綁在一旁的樹邊,一下就坐到梅長蘇身旁。「雖然有些熱,但有點涼風。」
  感受到身邊傳來的溫度,梅長蘇沒有回話,最近一直湧上的煩悶感又慢慢浮現出來。
  從他在這裡醒來的那一天到現在,已經過了大半年了,因為蕭景琰與自己的關係改變,讓他有了一點希望,積極的改變一些小事情,但除了蕭景琰以外,所有的事情無論他做過什麼,還是會回到一樣的結果,就如同那日在春獵一樣。
  前幾日他忍不住做了些大動作,但繞了一大圈,結果還是相差不多,況且……用林殊的身分算計人,怎麼都不太順心。
  而這樣的事情一再的發生,讓梅長蘇有些焦慮,而每當他獲得了一些溫暖、幸福感的同時,心裡的暖意過去,就會徹頭徹尾的涼過一遍。
  「對了,晚點在祁王府有宴客,我知道你不喜歡這種場面,但身為林府的人還是得去露個臉。」蕭景琰一手搭在梅長蘇的肩膀上,頗有種勸說的意味。
  瞄了眼蕭景琰搭上來的手,梅長蘇微微的一笑,整個人便靠到蕭景琰溫暖的懷抱中,年輕但精實的胸膛下傳出了逐漸加速的心跳聲。
  梅長蘇的動作讓蕭景琰一時有些慌張,看著懷裡的人,腦筋一片空白。
  感覺到蕭景琰的僵硬,梅長蘇心情好上了不少,接著抬起頭,吻上了那頭木頭般的水牛。
  但梅長蘇對這類的事情也是全無經驗的,比起蕭景琰霸道粗魯的胡亂吻一通,也相差無幾,沒有什麼技巧可言。
  而蕭景琰也只是適時的做出有些僵硬的回應,兩人青澀的感情就這樣在心裡不斷的萌芽。
  此時此刻,梅長蘇忽然有種錯覺,好像這一切就是為了讓他可以彌補跟蕭景琰的遺憾一樣,如果他可以放下一切,專心的和蕭景琰度過這短暫的一年,是不是也圓滿了?
  但是要他快快樂樂的過完一年,看著所有人一步步踏入險境,他沒有辦法,真的沒有辦法。
  +++
  「李老先生──!」
  梅長蘇活蹦亂跳的奔到學堂前,就站在李重心的側身。「我又來啦!」
  「小殊!」李重心見這孩子也是挺開心,自己年事已高,兒女也都不在身邊,也是因此自己才會想著開課教導孩童,這樣也不會孤獨自享晚年,像梅長蘇這般開朗飛揚的孩子更可以讓他有年輕了幾十歲的感覺。
  「課晚點就開講了,要不你先去一旁坐著?」
  「啊、不,今日我只是順到來看看老先生的,待會兒我得去祁王府坐客。」梅長蘇笑了笑,雙手奉上了一袋柑橘。「這是我最愛吃的東西,今早家父命人送了幾箱過來,就拿一些來了。」
  「老夫一個人可吃不了這麼多阿。」李重心推開了那袋柑橘。「小殊你既然愛吃,就自個兒留著吃吧。」
  「這麼多柑橘,還可以分給學堂的孩子們呀,您就收下吧。」將整袋柑橘就放在一旁的茶几上。「家父還在等我,我得先回去了。」
  「好、好、路上小心──」
  祁王府在金陵城內的聲望很高,這次宴客,蕭景禹也請家僕在門外擺了流水席,供一般民眾食用,而皇親貴族則是入內享用,歌舞曲也是樣樣不缺的全請到了府上。
  梅長蘇隨著林燮一起入內,蕭景琰則是與其他皇子一起入內,同被邀請的還有寧國侯府謝玉,國舅爺言闕,懸鏡司首尊夏江及其徒兒夏秋、夏春、夏冬,連紀王爺也來賞了光。
  雖然林殊向來不愛這樣的場合,覺得拘謹不自在,可梅長蘇卻不會,反而就是在等這樣的機會。
  身為梅長蘇,他有很多的理由可以單獨和許多人對話,可身為林殊,輩份就是個難以超越的門檻,他想單獨找言闕或是謝玉都會引起他人猜疑。
  可今日的場合,卻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謝伯伯。」
  梅長蘇拿著茶走到謝玉面前,露出了身為林殊最燦爛的笑容。
  「小殊?你會來參加這樣的場合,真是難得。」謝玉淡淡的笑了下,手拿著酒杯稍微轉了轉,對以前的林殊而言,他就是個個性溫和,有時有些嚴肅的伯伯,可對現在的梅長蘇而言,謝玉的每個動作每個表情,似乎都透露著算計。
  「要是能不來,我也不想來。」梅長蘇拿著茶敬了謝玉一杯,態度有些隨意。「不過謝伯伯,你說以後我會不會繼承林府?」
  「哈哈,你們林家也就你這兒子,不是你,那要給誰繼承?」謝玉對梅長蘇的態度沒有覺得不妥,畢竟林殊的個性就是這樣,大家早已習以為常。
  「我想也是!」梅長蘇自豪的挺起胸膛,有些撒嬌的看著謝玉。「等我繼承林府,就要謝伯伯多幫幫我了,我除了行軍打仗,這些禮節阿、規矩阿、實在不想學阿。」
  「多少還是學著點吧。」謝玉伸手拍了拍梅長蘇,側過身就到一旁和其他人寒暄去了。
  看著謝玉的背影,梅長蘇沉吟了下,既然大事不能做,小事改不了,那從其他人內心開始做些改變,或許也是一個突破口。
  如果讓他們知道,林府未來的繼承人偏向他們,是不是可以消除他們對祁王心中的芥蒂?其實他不確定,畢竟他們認識林殊認識林府遠超過這短短的一年,想用剩下不到半年的時間拉攏關係實在效果不大,可現在能做多少就做多少了。
  「小殊!」
  梅長蘇聽件叫喚,轉過頭就看見林燮和夏江正站在一邊。「來跟夏首尊問好。」
  「夏首尊。」放下了喝完的空杯子,梅長蘇大步的走了過去,平時要見到夏江或是和夏江對話,都不是簡單的事情。
  「不錯,令郎長得越大,越有你當年的風采。」夏江看著梅長蘇,挺拔的外型很是奪目,他也許久沒看到這孩子了,今日一看更又種時間流逝的感覺。
  「他還差的遠呢。」林燮笑了笑,原來還想說些什麼,就被蕭景禹叫了去。
  看林燮走遠,梅長蘇將視線移回夏江身上。
  「近日小殊聽了說書先生說了好多懸鏡司抓犯人的英勇故事,每個都好精彩!」幾天前,大街上確實有說書人在說當年懸鏡司的故事,只是他沒有去聽罷了。
  「那些都是陳年舊事,不提也罷。」夏江沒有太多的表情,只是冷淡的喝了口茶水。
  「也是,以後夏冬姊姊他們也會替懸鏡司再製造更多的故事,懸鏡司的傳說就可以名流千史!」對夏江的冷淡,梅長蘇不以為意,就順著他的話說了。
  「……我怎麼不知道你挺喜歡這類故事?」夏江挑了挑眉,看著眼前活潑年輕的孩子。「聽說你比較喜歡聽江湖事兒。」
  「都喜歡,都喜歡,況且懸鏡司破案不止我愛聽,大家都愛聽,金陵城有誰不是對懸鏡司又敬畏又崇拜?」梅長蘇一邊說著,一邊左右走了兩步。「夏冬姊姊他們以後也會繼承懸鏡司,我呢──就繼承林府,嘿嘿、以後我們這些好朋友就是金陵城的未來了。」
  「小殊。」
  遠處的蕭景琰看見了梅長蘇和夏江在談話,有些介意便在一旁注意著,直到現在才有些按耐不住的走了過來。「和夏首尊在說什麼呢?」
  「……靖王殿下。」夏江恭敬的鞠了個躬,瞄了眼一旁的梅長蘇道。「看來靖王殿下有話要說,那老臣就先告退了。」
  看夏江離開,蕭景演一手抓住梅長蘇的手腕,神情嚴肅又認真。
  「小殊,你剛剛才和侯爺談話,這次又和夏首尊單獨對談,到底想做什麼?」蕭景琰雖然耿直單純,但卻不笨,長年生長在宮中、祁王府中,朝政裡的拉幫結夥、明嘲暗鬥還是多少知道一些,但這些事情有多兇險?
  「景琰,你說什麼?只是聊聊天而已。」梅長蘇用小拳頭撞了下蕭景琰的胸膛。
  「你以前明明不喜歡和他們說話的。」蕭景琰瞇起雙眼,緩緩的放下梅長蘇的手腕。「小殊,如果你是為了幫林府,我也沒辦法多說什麼,但這種事情很危險的,不小心就會深陷泥沼。」
  看來蕭景琰是誤以為他想替林府拉幫結夥了,不如就讓他這麼以為吧。
  「小殊,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你最近變得有些不一樣。」
  蕭景琰頓了頓,接著就再度拉住梅長蘇的手,把人拖到外面的院子。
  「景琰,怎麼了?」看出蕭景琰有些不一樣,梅長蘇心裡有點不安,但無論怎麼猜想,應該都不可能知道他不是林殊,而是浴火重生後的梅長蘇,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不安。
  「景琰……景琰……」
  「蕭景琰!」
  梅長蘇有些惱火的喊了聲,蕭景琰才終於停下腳步,卻始終沒有回頭看著自己。
  「我覺得……我有點不認識現在的小殊了。」
  蕭景琰低下頭,聲音有些悶悶的。「我肯定是相信你的,但是最近我確實看見了……你時常有拉攏人心或是有些小算計,雖然沒有害人,但、但……」
  「這不是我認識的林殊,小殊,你可以變回原來的樣子嗎?」
  看著蕭景琰的背影,梅長蘇的心裡一陣苦澀,這段時間下來,他已經極力避免讓蕭景琰看見他的所作所為,但蕭景琰實在離他太近太近了,近的他無法隱瞞。
  如果是以前的林殊,又或是之前的梅長蘇,或許並不會太在意蕭景琰對他說這樣的話,但現在不一樣,從蕭景琰對他說了喜歡、從他們在一起的那一刻起,梅長蘇的心裡已經無法再把他當成自己的主君,沒辦法再把他當成靖王殿下了,所以如今這樣的發言才會像根尖刺,刺的這麼深。
  「景琰……」
  梅長蘇緩緩的開口,明明只要再向前一步,就可以靠在那個可靠的肩膀上,但他忽然沒了勇氣。「如果有天,我變了,變的時常低眉淺笑、算計人心,沒有這麼開朗,沒有這麼耀眼,你還會喜歡我嗎?」
  忽然,蕭景琰轉過身,雙手強而有力的抓住梅長蘇的肩膀,圓滾滾的鹿眼有些發紅。
  「小殊,你不會變的。」
  看著蕭景琰迫切的神情,梅長蘇心痛的難以言語,蕭景琰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而梅長蘇卻知道答案。
  「景琰,人……都是會變的。」
  +++
  「呃!小殊,你到底怎麼了?」
  看著把自己推倒在床板上的梅長蘇,蕭景琰的大腦完全無法運轉,愣愣的看著梅長蘇俊俏的小臉。「你想……做什麼?」
  「……景琰,我們在一起這麼久了,你就不曾想過這種事嗎?」梅長蘇輕笑了下,纖細的手掌撫上蕭景琰的胸膛,慢慢的、衣襟也被弄得凌亂。
  「小殊!」蕭景琰被梅長蘇處碰的地方頓時發熱滾燙,心跳更是要跳出來般狂亂,連呼吸都有些困難。
  「景琰……我喜歡你……」梅長蘇沒有繼續動作,只是坐在蕭景琰的腰上,神情與平時完全不同,有些受傷的眼神深深的刺痛著蕭景琰。「從以前,到現在,從來沒有變過……」
  現在的梅長蘇其實有些自暴自棄,曾幾何時,他心底一直期望著,期望他可以改變未來,等他回去他該回去的地方,成為皇上的蕭景琰會在那邊等他,可今日他卻看清了現實。
  他已經不是蕭景琰心裡的那個林殊了,成為梅長蘇的他沒有辦法拋棄林殊的風骨與林家的血液,可他也同樣無法抹滅已經駐紮在心裡的梅長蘇。
  即便他真的改變了未來,回到了未來的金陵城,蕭景琰會接受他嗎?
  會接受他這個陰險狡詐的謀士?
  「呵……」梅長蘇自嘲的笑了下,這話連他都不信了,今日蕭景琰的態度已經很明顯了,蕭景琰並不是回答即便他改變了也會喜歡他,而是說他不會變。
  不是不會變,而是蕭景琰不希望他變。
  可他又何嘗不是呢?
  他不也是一直自私的希望,蕭景琰永遠都不會變,永遠都保持著那份赤子之心嗎?
  現在蕭景琰就躺在自己眼前,現在他跟蕭景琰在一起,可未來呢?先不說他還會不會有未來,可就算有,也不可能了吧。
  「景琰,我們來做吧,做一般男女會做之事。」
  蕭景琰生平第一次,覺得梅長蘇的笑容這樣的刺眼。「還是……你不願意?」
  「小殊……我怎會不願意,只是……對於房事,我沒有任何經驗,是否--」看著梅長蘇笑比哭還難看的臉,蕭景琰的心裡一抽一抽的疼著。
  他不知道他的小殊到底怎麼了,那個一向陽光燦爛的星星,怎會露出如此傷心的神色?
  「沒關係。」
  梅長蘇一手拉開了蕭景琰的衣襟,露出了大片精實的胸膛,腰際上的束腰也被解了,頓時衣襟大敞,毫無遮蔽。
  「景琰你不用動,我來吧。」
  說完,梅長蘇便俯下身子,開始親吻著蕭景琰的鎖骨,一路滑到胸膛,濕黏的氣息弄得蕭景琰一陣酥麻,被吻過的地方都滾滾發燙。
  其實對於這檔事,梅長蘇也是毫無經驗,可在瑯琊閣時多少看過這方面的書籍,雖然那些都是一般男女的故事,但房事應該都是相差不遠的,便照著書做了。
  蕭景琰被梅長蘇弄得渾身發熱,腦袋也不太清楚,模糊之中也身手替梅長蘇去了衣,不到一時半刻,兩人都已毫無遮蔽,袒裎相見。
  直到梅長蘇發現自己的臀部碰到了蕭景琰身下的硬物時,他才想起,一般男女和他們倆最大的差別,他們倆都是男的,這……身下的慾望該如何宣洩?
  這麼多年,梅長蘇自然不是白活的,稍微想一下就知道兩個男人該怎麼做,可不想還好,一想到這,反而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現在主動的人是他,按理說應該要由他……可他一點經驗都沒有,如果不小心傷了蕭景琰該怎麼辦?
  梅長蘇一疑惑,動作就停了下來,蕭景琰也回了神,看著有些發愣,沒有繼續下去的梅長蘇。
  「小殊……」蕭景琰的慾望早已被挑起,嗓音更是比原來更加低沉磁性,充滿了情慾。
  梅長蘇被蕭景琰低沉的嗓音喊的心裡亂糟糟的,猶豫了下,便伸手到自己身下,用手只開始拓張著那個緊密狹小的入口。
  「呃……」從沒被拓張過的後庭被強硬的撐開,這種疼痛是沒長蘇從梅嘗試過的,忍不住悶哼了兩聲,額頭上也冒出了幾滴汗水。
  「小、小殊,你在做什麼……?」見梅長蘇居然在自己面前做這樣的事情,蕭景琰居然不由得紅了臉,有些不敢直視。
  「這是……事前準備……」忍受著身下的疼痛,梅長蘇持續的用手指在自己身下抽弄,可自己弄本來就很困難,況且疼痛感也讓他的手指難以再進入。
  聽見事前準備四個自,蕭景琰再遲鈍也聽明白了,男女之事他自然也有耳聞,想來梅長蘇是打算讓他進入……
  想到這裡,蕭景琰羞澀的吞了口唾液,可看梅長蘇難受的樣子,他心裡也完全不好過。
  「小殊,我來吧。」
  蕭景琰撐起身子,一手扣住了梅長蘇的腰,另一手則是探到了梅長蘇的身後,移開了對方纖細的手指,取而代之的是他寬大的手。
  「呃嗯!」
  蕭景琰的手比梅長蘇大了一些,手指也是長了一些,就這麼擠進了梅長蘇狹窄的後庭,讓梅長蘇疼得渾身緊繃,整個人向前一頂,就這麼倒在蕭景琰的懷抱裡。
  「對不起,弄疼你了嗎?」蕭景琰的嘴就靠在梅長蘇耳邊,溫柔的語調和溫熱的氣息讓梅長蘇一陣發麻,身後好像也沒這麼疼了。
  「沒……沒事……」
  梅長蘇抿了抿嘴,正努力忍著異物入侵的不適感,卻發現身後的東西已經開始抽弄了起來,這種自己無法控制的情況讓他有些緊張,只要一想到是蕭景琰的手指正在他那隱密的地方抽弄,更是有股羞澀感讓他無地自容。
  「景、景琰……我自己來就好……你別……」梅長蘇想推開蕭景琰,卻發現身體使不上力,而這若有似無的反抗反而激起了蕭景琰的征服慾,身下的手指頓時加了兩根,一下就擴大了那個緊密的後庭。
  「啊……疼……」
  「小殊,抱歉……我有點按耐不住……」蕭景琰壓抑著慾火,聲音也變得有些顫抖,眼神中透露出來的濃濃情慾幾乎要將梅長蘇燃燒殆盡。
  看著蕭景琰這樣的神情,梅長蘇實在無法拒絕,況且這本來就是他開的頭,他也完全沒想過要停,這一生中,能被蕭景琰用這樣充滿愛意的眼神盯著,也可以說無憾了。
  「沒關係……景琰,你把手拿出來……」雖然他也想這麼做,可理性還尚存得梅長蘇還是萬分羞澀,一邊說著一邊把臉埋在蕭景琰的頸窩,不想讓他看見自己的表情。
  見梅長蘇這樣撒嬌般的動作,弄得他心癢癢的,馬上聽話的抽出深陷在腸壁中的手指,可下一秒,他便感受到梅長蘇的臀部往前挪了挪,對上了他早已挺立腫脹的玉莖。
  「呃…………」
  身下傳來的疼痛讓梅長蘇渾身打顫,雙手緊緊的扣住蕭景琰的肩頭,淚水掛在臉上,疼得完全無法動彈。
  「小殊、小殊……」見梅長蘇這般痛苦,蕭景琰輕聲喚了幾句,大手輕輕的撫摸著梅長蘇的後腦勺,將人緊緊的抱在懷裡。「很疼嗎?」
  梅長蘇疼得無法開口,只能縮在蕭景琰的懷裡,貪圖著這個他畢生最大的溫暖。
  蕭景琰看梅長蘇還是疼得緊,便伸手摸到了梅長蘇身下挺立的玉莖,開始套弄,可他自己也正在情慾的尖端,手上的動作也不會溫柔到哪裡去,但這時粗魯的套弄反而將梅長蘇的情慾也堆到最高點。
  「嗯……哼……」梅長蘇盡力的壓抑著自己的聲音,被他人的手觸碰這些隱密的地方,讓他的身體變的極度敏感,這種陌生的快感和渾身酥麻的感覺,也讓梅長蘇感到有些難堪,實在不想讓蕭景琰看見自己這般示弱的樣子。。
  因為蕭景琰的套弄,慾望不斷堆疊累加的梅長蘇腦袋越發越熱,後庭似乎也沒有這麼疼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陣陣酥麻,一種異樣的快感讓他幾乎失去理智。
  而蕭景琰一感受到交接口有些鬆動,變立刻把剩餘的玉莖全數擠了進去。
  這種被填滿的感覺讓梅長蘇渾身顫慄,那一絲絲保留的理智也被摧殘殆盡,整個人只能癱軟在蕭景琰懷裡。
  「景……景琰……」梅長蘇腦袋一熱,喘息聲也再無法壓抑,從喉嚨發出的音節與平時相比更是嬌柔至極,「嗯……」
  這樣的嬌喘聲對蕭景琰而言自然是最佳的催情劑,雙手抓著梅長蘇的腰就動了起來,一次一次的將自己灼熱的慾望撞入梅長蘇體內,每一下都像是要貫穿他一般。
  「啊……景琰……」
  「嗚嗯……哼……」
  「啊……哈啊……」
  「景琰……景琰……嗚……」
  快感一波一波的襲上來,情慾的浪潮幾乎要把梅長蘇吞沒,原來不適的腸壁居然變的麻癢不堪,每當蕭景琰抽出來時,那股空虛感讓他居然期盼著那灼熱物下一次的入侵。
  蕭景琰也完全沉溺在情慾當中,他從來不知道,房事居然是這般的愉悅,讓人渾身發燙口乾舌燥,整個房間裡頓時充滿了男性的氣味。
  「小殊……嗯……」蕭景琰沉吟了聲,再度將自己身下腫脹的慾望送了進去,溫熱濕黏的腸壁緊緊的包覆著他,讓他不捨得抽離。
  「小殊……我愛你……」
  「景琰……」
  景琰,我也愛你,如果可以,時間就停在這一刻,沒有未來又如何,如若能停在此時此刻,我也不用看著家族走上滅亡,也不用離開這個溫暖的擁抱。
  神阿……如果你讓我回到這裡,就是為了讓我圓一場夢,那麼現在就是最好的結局,我不求能夠復生,也不求與景琰長相守,就在這裡,讓我結束這場夢吧。
#靖蘇  #瑯琊榜  #胡歌受  #胡受  #all胡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