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惡夢島 章之九

淡淡的,心中有股莫名的暖意。 
不知不覺中,他心裡竟然有一種"啊、我回來了"的感覺。 
「你存活下來啦?」 
瞳從琉縭身後走出來,接著側過身讓箠夏漢琉縭進去。「琉縭的眼光果然很好。」 
琉縭沒有搭話,只是走進客廳後就坐在沙發上,如同以往看著厚厚的書籍,而那位醫生就坐在他身邊研究著島上各式各樣的藥草。 
所以說、就算是殺人魔,也是醫生阿。 
「唉呀、又見面了,小朋友。」璿露出淡淡的笑容,向他招招手。 
「嗯、又見面了,變態。」箠夏露出超級天真無邪的笑容。 
「什麼變態啊!」璿不滿了。都是因為繀斯爾那傢伙亂叫!居然教壞了這麼可愛的孩子,真是可惡! 
難道他不知道現在經濟不景氣,好貨越來越少了嗎? 
不理璿的不滿,箠夏頭轉了轉,就是沒看到應該會在家裡毫無目的到處亂晃的繀斯爾完全不見蹤影。 
「繀斯爾被叫去幫忙今晚的族人增加儀式。」瞳似乎看出了箠夏在找繀斯爾,淡淡的說著。「因為他是負責人。」 
是說……記得這次的負責人你也有份吧?為什麼繀斯爾去幫忙你在這裡閒著? 
啊、這樣講起來,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瞳就遲到把工作丟給繀斯爾了。 
「……我是琉縭叫我留下來的。」瞳看著箠夏。「不要把我當成喜歡把工作丟給別人的人!」 
「我什麼都沒說啊……」不打自招也不是這樣的吧? 
懶的再跟箠夏爭論那個問題,瞳看看時間。「啊、應該快來了,箠夏、你的房間就是之前你睡的那間……今後還會有一個同居人。」 
「還有一個?」箠夏愣了,他一直以為只有他這麼巧被看上才被留在這裡的,難道首領除了他還看上其他人?那會是誰?不會是小路吧? 
說到這裡……小路有存活下來嗎? 
「嗯,你先回房間放東西吧,之前我有放些東西在那裡,我跟你一起去整理。」瞳領著箠夏走向半個月前他曾經住了三天的房間。 
打開房門的那一瞬間,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就像是參加什麼長時間的旅行,終於回到自己房間的感覺。 
為什麼?明明只住了三天啊…… 
箠夏走到床邊坐下,開始整理他不多的私人物品,而瞳也開始拿他放在這裡的東西。 
房間很安靜。 
「呃、瞳,我一直很想問一個問題。」箠夏東西已經整理的差不多了,不過瞳的東西似乎挺多的,還在弄。「我之前就一直覺得,雖然不是很明顯,你跟繀斯爾好像都很喜歡首領很尊敬又很怕的感覺……」 
好複雜的感覺。 
「我們是很喜歡琉縭也很尊敬他,至於怕……」瞳頓了一下。「其實你別看琉縭那樣纖細,其實他很強,我跟繀斯爾都打不過他。」 
「真的?」箠夏真的驚訝了。 
瞳看了箠下半刻,突然語重心長的說道:「我說你啊,最好再變強一點,不然很危險的。」 
「危險?」箠夏躺在床上,眼角瞄到瞳身上。「你不是說我在這裡很安全?」 
「那是之前。」瞳的東西好像也收完了,坐到箠夏床邊。「那時族人不能攻擊你,所以你很安全,但從今天晚上開始你就是我們的族人了,雖然你不是我的列物品味,但繀斯爾和琉縭就不一定了,而且繀斯爾或琉縭看上你項對你動手我是絕對不可能救你的。」 
「……」箠夏沉默了。 
「就像我之前跟你說的一樣,我跟繀斯爾的實力差不多,所以為了顧及自己的安全我們不會把對方當成獵物,琉縭就更不用說了,他比我們兩個強,我們不會自己去找死。」 
「意思是,我如果自己變強了,甚至跟你和繀斯爾差不多,這樣你們就不會輕易動我,我的安全也有了保障?」 
「就是這樣沒錯。」瞳起身,拿起地上裝成袋的東西走房間。「今天晚上把八點記得到客廳來,我們一起過去。」 
看著瞳的背影,箠夏突然想到…… 
他忘了問那位醫生是怎樣了,因為是醫生所以需要還是……那醫生難道很強嗎? 
躺在床上,不知不覺就睡著了,再張開眼睛已經是晚上七點多的事情了。 
奇怪、照理來說應該會在五點五十五分的時候被叫下去吃晚餐的吧? 
爬起身,箠夏推開房門,他愣了好幾秒。 
站在他眼前的人是段雨祈,而對方好像只是剛好經過……但這裡是琉縭的家欸!他會正好經過房門口就表示…… 
「「你就是另一個被找來的人?」」 
兩人異口同聲問出同一句話,毫無疑問的,答案就在眼前。 
「唉、剛聽到的什候我還以為是那小子……」「唉、我剛聽到的時候還以為是小路……」 
很好、又異口同聲了。 
「阿拉--小夏、小雨!」繀斯爾走了過來,還是一副隨性的樣子。「儀式要開始嘍,這是很盛大的祭典,會有很多好吃的,走吧--!」 
你的目的不會是"好吃的"吧? 
箠夏和段雨奇對看一眼,發現對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後,隨著繀斯爾走到客廳。 
瞳和琉縭也站在門口,璿則是坐在沙發上川著睡衣,完全沒有準備的樣子。 
「變態沒有要去嗎?」 
箠夏看了璿一眼,右轉頭問瞳。 
「那傢伙又不是我們的族人,去了小心變成祭品。」瞳沒有理會又在跟箠夏爭辯自己不是變態的璿,側身讓琉縭先出去後自己也跟著出去。 
繀斯爾領著箠夏和段雨祈一起出去,一下子站在門口的變成一群人。 
「現在要走的這條路很容易迷路,而且一旦迷路就再也出不來了喔,跟好嘿。」笑嘻嘻的,繀斯爾提醒跟在後面的兩人,但笑容卻很幸災樂禍。 
這條路的確很容易迷路。 
四周的景色都完全一樣,沒有任何變化,但就是一直往前走然後左轉右轉的,真要記路是絕對不可能的,有地圖都不一定走的出去了。 
很快的,他們看到森林之中有一絲絲的火光,然後是稀疏的灰白煙在空中散開。 
「喔喔、祭典開始了!」 
繀斯爾開心的跑到最前面,腳步輕快的樣子就像是看到遊樂場的小孩子一樣。 
很快的,他們一行人已經到了火源地、也就是祭典舉辦的位子。 
才剛到人群之中,箠夏馬上看見了他最不想見到的人。 
「……小路。」 
箠夏微微的皺眉,走在他身邊的段雨祈睜大眼睛像是在看仇人一樣。 
是阿、段雨祈曾經說過,他不會放過背叛他的人。 
「這不是箠夏學長跟阿雨嗎?」小路笑得瞇起眼睛,看起來極為可愛,就像天真無邪的孩子一樣。 
可是、這樣的天真無邪後面藏著什麼? 
「別假惺惺了!卑鄙的傢伙!」段雨祈火大的想撲上去,但一旁的箠夏卻攔住他。 
「你好阿小路,好久不見了。」 
箠夏露出淡淡的笑容,小路整個人愣住了。 
箠夏的感覺不一樣了,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他不像從前那樣乾淨純潔,現在的他很渾濁。 
令人恐懼的渾濁。 
「以前的恩怨就這樣算了吧?反正最後我們都成為族人了,都存活下來啦。」小路笑的開朗,把剛剛的恐懼拋到腦後。現在的他,不想與這樣的箠夏為敵。 
段雨祈扭過頭,不表達任何意見,而箠夏只是又笑了笑。 
接著、小路睜大了雙眼。 
「這樣、我們就互不相欠了。」 
段雨祈也愣住了,看著以前的景象說不出半句話。 
一把長刀不知到什麼時候出現在箠夏手上,他貫穿了小路的右手臂。 
沒錯、就像小路當初對他一樣。 
「嗚哇啊--!」 
小路瞬間倒在地上,按著不斷出血的右手臂。「箠……箠夏!」 
「很痛吧?」箠夏的笑容很淡,淡到讓人無法察覺。「當時的我、連這裡也很痛阿。」 
用手緊緊抓住胸口的布料,眉頭皺緊了。 
段雨祈頓時說不出半句話,只是征征的看著箠夏,看著以往善良的他,現在卻變的毫不留情。 
「仇報完了……也多一個祭品了呢。」 
繀斯爾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兩人身後,手上也多了一堆食物。「這樣這次的族人增加了八個呢,真是由史以來最多的一次。」 
「八個?」而且還是最多的一次?記得剛到這裡來的時候人數最少也有三百多人吧? 
「是啊、那八個當中有五個是小語帶著的,另外三個也是一掛的,原本還有小路呢,不過剛剛被你弄成重傷了。」笑了很燦爛,繀斯爾看向小路。「我不是說過,有頭腦也要有實力嗎?」 
小路的表情猙獰,瞪著眼前的繀斯爾。 
「嗯、雖然傷不致死,但其他族人如果看到不會放過的。」瞳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琉縭和璿則是不見蹤影。「等於今天多一個祭品。」 
「啊、我忘了跟你們說。」繀斯爾阿了一聲。「這次被殺的人都會再今天當場被切割變成食物喔!不過有些太多天的會直接丟到火裡燒了。」 
「……沒有普通的食物嗎?」段雨祈轉頭看著繀斯爾,他可不想吃人肉。 
「當然有啊,因為不是每個都會吃。」繀斯爾聳聳肩。「我跟瞳都只吃自己料理的,也就是自己看上的。至於琉縭,他愛好喝血。」 
「原來不是什麼人都吃嗎?」箠夏也無視在地上掙扎的小路,跟著閒聊了起來。 
「當然也是有那種真的很愛吃人肉的啊,只是大家個性都不一樣,有的不喜歡,不喜歡的東西吃起來就會很噁心。」這也是理所當然的阿,誰要吃一個痘痘男? 
想到就覺得噁心。 
「喔、這次有五個是新鮮的……小路就是第六個了吧?」繀斯爾笑的開心,但怎麼沒人注意到呢?真是奇怪了,難道是他命不該絕?哈哈、好連續劇的話。 
小路沒有多餘的力氣跟他對罵,只是找了一個草叢堆就坐在那裡休息。 
這樣的傷不致死,只要躲過這次,在回去家裡修養就會好的。 
箠夏從頭到尾都沒有去在一小路怎麼樣,反正他死他活都沒差,他已經報仇了。 
火很旺盛,有幾個年輕的在前面跳舞,看起來就像是哪個族的什麼祭典一樣……不過這個好像就是食人族的增加族人祭? 
很快的,有人把腐爛和有點不好看的屍體都丟進火堆裡。 
火可以燒掉一切。 
接著、五具冰冷的屍體被送上巨大的鉆板,巨刀在一個壯漢的揮舞下,五具屍體都變成一塊塊的屍塊。 
一旁的琉縭一點也不想喝那些血,因為他……只想喝美味的血。 
「琉縭、我說過你要我可以放一點給你的。」璿歪頭,輕輕的撫摸著琉縭的銀髮。 
那頭髮很柔很帥,摸起來非常舒服。 
「比起血、乾脆給我身體。」琉縭看著前面的火光,光反射的琉縭的頭髮,讓頭髮變成美麗的紅黃色。 
雖然銀髮也非常美麗。 
接著、他們放出煙火,美麗、盛大的煙火。 
所有人紛紛抬頭,看著那七彩賓紛的天空,對於他們這些新的族人來說,這個儀式並不意味著結束。 
而是、意味著開始。 
*** 
終於、下一篇完結XDDD 
好感動!我感動到快哭了--!終於打到最後一章了嗚。 
今天打第幾天呢?(雖然中間還打了兩篇棒球大聯盟的同人XD

8/11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CWT30 棒球大聯盟新刊+UL胸章!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