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惡夢島 章之八

整理好東西,提起自己的背包後、走出房門。 
今天一早,他的傷已經痊癒了,不得不佩服這裡的藥草真是太厲害了。 
走下樓後馬上就看到客廳的一群人正坐在一起吃飯,是阿、昨天跟前天這個時間他也是坐在這裡吃飯的其中一個人,但現在他必須回去那個小屋,繼續他的生存遊戲。 
看到他下樓,繀斯爾微笑的看著他,揮揮手。 
「掰掰--!」血紅色的雙眼瞇起來,很乾脆的和他道別。 
瞳在一旁沒有搭理箠夏,璿則是說傷口雖然好了還是要盡量避免激烈運動之類的,做足了醫生的本分。 
「嗯、掰掰。」 
箠夏淺淺的一笑,是啊、對方說掰掰不是說"再見",自己回答"再見"很奇怪吧? 
琉縭放下碗筷,眼睛飄到已經站在大門口的箠夏。 
「再見。」他不知道琉縭有沒有笑,看起來有、但又沒有,他真的看不出來。 
這種似笑非笑的感覺很奇妙。 
箠夏愣了半秒,接著回給對方一個淡淡的微笑。 
「再見。」 
是啊,如果存活下來,就可以再見了。 
推開大門,走出這個家的瞬間,箠夏回頭了,看著這個他只住了三天的地方。 
感覺很溫暖的地方。 
輕輕的一笑,對於自己竟然會說食人族的家很溫暖感到好笑。 
但比起現在這個空蕩蕩的木屋,真的溫暖了很多啊。 
踏進自己住了漫長的兩個星期的地方,箠夏下意識的看向另外一張不是自己的床。 
那一瞬間、他好像看到沁睡在上面,而小路正坐在桌上吃著剛買回來的東西……這一切都是這麼清晰,明明在幾天前都還在的情景,現在卻成了回憶。 
瞇起眼睛,他想起了小路跟他們在一起的一切都是假的,想起了沁跟他在一起的歲月居然是這樣看待他。 
還有誰能相信呢?不、這世界上除了自己,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可以相信的。 
這世界上沒有無條件的付出,只有無止盡的利用,因為利用而深交,因為可以從對方身上得到自己要的所以對對方好,對對方付出。 
但大家只是淺意識裡知道,只是自己的付出總有一天會有代價。 
走到櫃子前,他翻了翻裡面的東西、確定這些東西只能撐三天後,他又起身。 
「看來、要去市集捕貨了。」 
瞇起雙眼,他摸摸口袋的錢包,現在開銷只剩一個人了,絕對有辦法活到半個月後還完全不用去搶錢。 
轉身,他走出了木屋。 
市集還是一樣熱鬧,攤販很多,人也很多。 
他突然想到,既然這裡人都這麼強,會不會去搶東西?他好像沒看過……還是其實小販才是最強的? 
「你就是箠夏吧?」 
兩個長相相像的人站在他身後,手上都帶著武器,一臉殺氣的看著他。「殺死我三弟的兇手!」 
原來他們是三兄弟啊……他家人還真可憐,三個兒子都來了沒一個留在身邊的。 
「誰?」箠夏知道、那個人是小路殺的。 
「殺過的人這麼多,你當然不記得了!」其中一個年紀看起來比較大的指著箠夏。「我要替死去的大家剷除你這個殺人魔!」 
哈!殺人魔?這裡不就是食人島嗎? 
箠夏哭笑不得,只是沒有任何動作的看著以前的兩個人。 
「大哥,我們要替三弟報仇!」另一個年紀比較小的也指著箠夏,下一秒就往前衝。「拿命來!」 
箠夏只是退後一步,手掌伸直、只有前端的指尖向下折,讓手掌前端呈現平行狀態,直接打向對方的脖子。 
瞬間、那位先衝上來的已經翻白眼倒在地上了。 
「二弟!」另一個被稱為大哥的眼睛被憤怒的火光給吞食。 
對箠夏來說,因為憤怒而太過衝動的人是最好解決的。 
躲開了他的武器,箠夏一拳打過去卻被對方擋住,微微的皺眉,抽回自己的手看了他半刻。 
接著、他一腳踢向那人的肚子,他也在瞬間手一鬆、武器掉到地上,整個人抱著肚子跪倒在地。 
撿起地上的武器--長刀,箠夏由上而下、冷眼看著在地上發抖的人。 
「已你這種實力,就算我不殺你,你也會被別人所殺害。」箠夏舉著長刀,刀尖朝著那人的頭頂。「就由我、來讓你解脫吧。」 
他的聲音很冷很冷,不帶任何情感的。 
手用力的往下插,長刀從頭頂貫穿至體內,直到刀不夠長才停止。 
那人連慘叫都來不及,一切都只發生在一瞬間。 
箠夏的眼神冰冷。 
「你變了真多啊。」 
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從箠夏右手邊傳來,出現的人是段雨祈。「箠夏。」 
「……你也是來取我的命的嗎?」箠夏扯出一個笑容,但眼神依然冰冷,沒有絲毫情感。 
「不是,我不認為現在跟你打我可以全身而退……而且我如果殺了你、當初我不就白救了?」段雨祈聳聳肩,也露出微笑。「你朋友呢?那個很像路人甲的。」 
「……他違反了島上的規定,被押入海牢。」箠夏露出冰冷的笑容,瞳孔中沒有一絲絲的波動。 
「你不打算救他?」 
段雨祈疑惑,他一直以為箠夏跟那個男的感情很好的,既然朋友都被押到海牢了,他還能這麼心平氣和的在這裡說話還逛市集? 
「他違反了在家中不能動手的規定。」箠夏嘴角依然是上揚的,但表情冰冷的像冰。「他差點殺了我,我也因此受了重傷。」 
段雨祈愣了,他愣了很大。 
瞇起眼睛,箠夏淡淡的笑著,轉身就想離開。 
「你變了好多,跟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完全不一樣。」段雨祈看著箠夏的背影,意義不明的說著。 
微微的皺眉,段雨祈從來不知道一個人的改變可以帶給他人這麼大的恐懼感。 
以前的他善良、太過善良了,但僅僅一個星期,不、也可以說是突然,他不再善良……應該說不再天真,他剛剛的冰冷說明了他和從前已經不一樣了。 
不管是他的笑容、還是說的話,通通都像假的。 
只是看著他的臉就讓人快窒息,只是跟他說上幾句話就全身冒冷汗。 
這是什麼樣的一個轉變? 
是經歷了什麼樣的事情、受到什麼樣的打擊才讓一個人轉變這麼大的? 
他看的出來,現在的垂夏不再相信任何人了。 
箠夏緩緩的回頭,露出了燦爛無比的笑容,瞇起眼睛看著段雨祈。 
「你可以當做那是我的成長。」接著、他轉身跑開。 
段雨祈站在原地,愣愣的看著已經跑遠的箠夏。「……成長是嗎?」 
是啊、成長,來到這裡後的成長,不再帶著純潔無邪的善良,學會了殘酷冰冷的利用。 
如果不成長,是沒辦法在這裡生存的。 
採買告一個段落後,箠夏提著大包的食物回到木屋。 
進到木屋後,把袋子裡的食物都拿出來放在櫃子裡,食物有麵包和一些罐頭、餅乾和泡麵,還有一包白飯跟幾盤小菜,這幾天就要吃掉,不然會壞掉。 
一直在想自己幹麻不買便當要買白飯跟小菜,但他突然發覺,在那裡待的短短三天,他似乎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家常便飯,而且挺喜歡的。 
或許、首領會堅持那個,就是因為大家一起吃飯比較好吃吧? 
把白飯倒進鐵碗裡,其他小菜一一到進之前買的小碟子裡面,有蝦人炒蛋和空心菜、一支雞腿。 
默默的吃著這些東西,箠夏開始懷疑、首領家的那些菜是誰煮的,跟外面賣的怎麼差這麼多?外面賣的好像沒這麼好吃……還是因為是一個人吃的關係? 
看著桌子空蕩蕩的對面,他好像可以看到小路剛起床、睡眼惺忪的搖晃到沁身邊坐著。 
也好像看到了沁用手指搓了搓小路的臉頰,接著小路皺眉,兩人直接開打。 
明明都是幾天前發生的事情,明明就幾天而已,這間木屋居然會差這麼多。 
他已經快要忘記以前是怎麼生活的了,以前在學校的生活、在家裡的生活,他已經忘的差不多了。 
放下碗筷,箠夏望著窗外的風景。 
微風輕輕的吹過來,這個窗戶真的放對地方了,風都會剛好從這裡來。 
爬上床,箠夏閉起眼睛。 
接著、他開始了足不出戶的半個月。 
××× 
他的生活過的很糜爛,每天都躺在床上,餓了就下床吃東西,吃完再躺到床上。 
對他而言沒有黑夜白晝之分,他不在乎十間過多久了,只是這樣生活著,靠著他那時買的食物撐了整整半個月。 
半個月後,他把所剩無幾的私人物品放到包包裡,大概整理一下之後,他背起包包,走出木屋。 
他沒有回頭,他一點也不留戀這個他生活了將近一個月的地方。 
這裡的一切,都不值得他留戀。 
很快的穿越了森林,走過了很多他已經半個月沒看到的道路,他站在琉縭家的大門前。 
抬頭看著這個家,沒錯、這裡就像一個家。 
雖然沒有所謂的信任,雖然沒有所謂的無條件付出,但就因為對對方而言有利用價值,所以一起生活,就因為一些小小的堅持,所以溫暖。 
這一點點的溫暖對食人族而言,是最大的溫暖了吧? 
以這座島上來說,琉縭的"家"很溫暖、很熱鬧、很幸福。 
沒錯、就這座島而言。 
門被緩緩的打開了,推開門的是食人族的首領,琉縭。 
箠夏下意識的走向前,直到琉縭的面前停住,失神的看著琉縭美麗的臉孔。 
琉縭伸出手,撫摸著箠夏的臉頰,露出淡到幾乎看不見的笑容。 
「歡迎回來、美麗的孩子。」 
*** 
這篇打到這裡我想去休息了囧 
為了休息,來去打棒球大聯盟的同人吧--! 
打H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咦咦? 
8/10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CWT30 棒球大聯盟新刊+UL胸章!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