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總有一天】衛九 - 章之八 (風中奇緣)

  衛無忌快速的上完藥,緩緩的起身,看了眼似乎已經暈厥的莫循。「你自己想想,為什麼會挨打吧。」
  說完便轉身就要走,卻看見了剛剛進來時沒有注意到的東西。
  他今天兩次進入莫循的房間,都是匆匆的來、匆匆的去,現在當他慢慢的要走出去時,終於看見了房裡的變化。
  滿桌滿地的圖紙,還有桌上一些細小的零件,但不管怎麼看、這些耗材都有些太少了。
  「……剩下的零件就剩這些嗎?」衛無忌拿起桌上的圖紙,上面畫的正是那把損人害己的武器。
  「什、什麼?」小千怯怯的看過來,一臉疑惑。
  「那些武器應該都是在這做的吧?還是……你們都到別處去?」一邊端詳著圖紙,衛無寄發現一些注解的功能連自己使用時都沒有發現。
  「一、一直都在這,沒有離開過。」小千抿了抿嘴,他實在很害怕眼前這個人,只能離的多遠就多遠。
  「這麼多的武器,就待在這做嗎?」到這裡,衛無忌開始覺得有些奇怪,這房間真的不大,這麼大量的武器怎麼可能全塞進這裡?
  「呃、九、九爺身體不好,只、只能做一個……」
  「……什麼?」
  聽見衛無忌的聲音又變的有些低沉,小千嚇的又往後縮了幾步,低頭不敢和衛無忌對上眼。
  看到小千怕自己怕成這樣,衛無忌也有些不忍,又把語氣給放軟了。「你說,九爺只做了一把武器嗎?」
  小千點了點頭。
  衛無忌微微皺眉,又問。「那,你知道九爺那天跟皇上談了什麼嗎?」
  「不、不知道……」
  「也是,那時候你根本不在。」接著、他又看向已經昏睡的莫循,他覺得心底有股涼意。「那,九爺從皇宮回來的那天,有跟你說什麼話嗎?」
  小千不知道衛無忌問他這些做什麼,想了想也沒有什麼不能說的話,莫循也沒有交代他不能說,便緩緩開口。
  「九爺說,衛將軍要出征了,打仗是很危險的,可是他幫不上什麼忙,頂多做點防身用的東西給將軍帶去……」一邊說著,小千小心翼翼的微微抬起頭,看見的卻是衛無忌滿臉震驚的樣子。「九爺告訴我,一個軍隊,只要將軍還在,就還有希望。」
  衛無忌的腦袋忽然轟轟做響,他強壓著胸口的涼意,閉起雙眼稍做冷靜,終於想到自己現在該做的事。
  「我知道了。」
  +++
  微風輕輕的撫過,花草樹葉也隨之起舞,整個建安城最美的園子,莫過於皇宮的御花園了。
  皇上向來喜歡在這散步,一些妃子為了可以碰上皇上,也會到這裡轉轉,不知不覺、御花園就常有人在,很是熱鬧。
  而衛無忌既然想要找皇上,也自然是來這裡更為輕鬆,也不用太多禮數,畢竟軍旅之人一直都不太喜歡宮廷裡的拘束感。
  「陛下。」見到皇上走來,衛無忌馬上行了個軍禮。
  「無忌阿!」
  皇上忽然開心的喊了聲,熱絡的走到衛無忌面前。「免禮免禮,朕還想著要重賞你呢!這件事情真是多虧了你!」
  衛無忌以為皇上說的事領兵出征之事,但其實這場仗他打的異常鬱悶,也贏的一點都不漂亮。
  「陛下過獎了,此事是無忌應盡的義務。」
  「哈哈哈,說真的,當初讓莫循入贅你衛將軍府果然是正確的,這幾個月的時間你就和他有這麼不錯的交情。」皇上知道衛無忌說的是出征之事,特意說得更加清楚。
  「……無忌和九爺的交情不是特別好。」其實莫循入贅一事除了看不起莫循想攀龍附鳳外,也對皇上有些怨氣,畢竟是皇上欽點,但這事卻只能擱在心裡,而如今被皇上親口提起,語氣不自覺得有些不滿。
  「是嗎?朕之前其實已經很多次找莫循,想讓他替朕做些武器或是其他什麼機關,他卻總是以久病未癒的理由給推掉了,這次居然因為你,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朕還以為你們關係不錯阿。」皇上其實真有些訝異,畢竟莫循肯為了衛無忌犧牲自己入贅衛府,也為了衛無忌而答應替他製作兵器,皇上還擔心過他倆聯手勢力過大呢。
  「為了我?」衛無忌愣了愣,又向皇上行個禮。「陛下,可否告訴無忌,當日九爺與陛下談的什麼條件呢?」
  「哎、這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也沒必要特意支開其他人的。」皇上笑了笑,又和衛無忌走了幾步。「他就是跟朕說,因為他身體不好,只做的出一件,所以那一件兵器必須給衛無忌使用。」
  「就這樣?」衛無忌疑惑的看向皇上。
  「是阿?不過朕後來看見他武器做的頗為精良,就拿你的那把當樣本,給武器鋪子打了一模一樣的給其他的士兵了!是不是很像?分都分不出來吧!」皇上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拍拍衛無忌的肩膀,臉上盡是驕傲的笑容。「不過莫循的身體確實不好,這短時間讓他做了這麼一件,恐怕也是日夜操勞,沒睡幾個時辰吧!」
  「是阿,確實……做的一模一樣。」衛無忌的聲音有些顫抖,忍不住怒視了皇上一眼,卻又不能被人發現、立刻又收了回來。
  雖然他不想承認,不過在他下令要對莫循施以家法後,他其實有這麼一點的後悔,尤其在看見下人們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做出偷換成軍棍這種事情後,心中那股酸澀沉痛感遲遲揮散不去,而現在,他知道了其實自己跟本就錯怪了莫循,更是讓他心底發涼。
  想起了當他下令要施行家法時,莫循錯愕的神情,想起當時莫循被壓在長凳上時求救恐懼的眼神,想起莫循將臉埋進雙臂當中,卻不時會看見的淚水,想起自己將人抱進房裡時,那人佈滿淚痕的臉龐。
  他忽然想起,那個在自己抱起來後,鑽進自己懷裡的人。
  等到衛無忌回過神,自己已經站在別院的入口了。
  距離早上離開,已經過了兩個時辰,現在再回來,長凳早已搬離了,但地板的血漬卻清晰可見。
  衛無忌緩慢走到莫循的門前,他猶豫了。
  如果進門,莫循醒著,那自己該說什麼?道歉的話要怎麼說?不道歉肯定不行,畢竟是自己誤會了,莫循為了他可是幾天沒睡才做了這麼個防身的武器給他,而這武器也確實救了他的命。
  最後衛無忌還是推開了房門,映入眼簾的是趴在床上奄奄一息、毫無生氣的莫循。
  看到了意料之外的畫面,衛無忌先是一愣,接著馬上跑到床邊,伸手探了探莫循的額頭,發現燒得厲害。
  莫循的身體本就比常人虛弱些,前些天又為了製作武器沒有入眠,早已疲憊不堪,今日這麼一打,更是把病都打出來了。
  衛無忌馬上摸了摸莫循的雙頰,發現他渾身發熱,燒得非常嚴重,但卻又不斷的冒出冷汗,慘白的雙唇不斷的顫抖,吐出的氣息還泛著白煙。
  「九爺、九爺……你沒事吧?」看到這樣的情況,衛無忌非常緊張,一顆心高高的懸起,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喊了幾聲,發現莫循還是沒有反應,便伸手探了探床邊,發現一條乾淨的臉帕,就坐到床緣,仔細的替莫循擦掉臉上的汗水。
  衛無忌沒有想到莫循會病的這麼重,今早那頓打出來的傷勢雖然嚴重,可他平時在軍營裡見的棍傷可是更加慘烈的,讓他忘了莫循不是將士,更不是尋常人,纖細的身軀有些刺痛著衛無忌的雙眼,今早他就是讓下人責打這樣的身體?
  就在衛無忌想替莫循寬下上一擦汗時,小千進門了,一看見衛無忌馬上就嚇的退到一邊,手上那盆水直接砸在地板上,大半的水就灑到了衛無忌的身上,一時間衛無忌和地板都濕漉漉的。
  「阿……對、對、對、對不、對不起!」小千噸時紅了眼眶,嚇的跌坐到地板上,完全不敢看渾身濕答答的衛無忌。
  「……出去。」衛無忌冷冷的抬頭,看向縮在門邊瑟瑟發抖的小千。「立刻,馬上!」
  看衛無忌似乎是在幫莫循擦汗,小千馬上退出去帶上了門。
  可是一連串的騷動早已把莫循給弄醒了,正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就看見坐在床邊的衛無忌。
  衛無忌看莫循醒了,正想伸手再摸摸頭上的溫度,卻在手靠過去時、莫循下意識的縮了下肩膀,把頭躲了開來。
  對於莫循的動作,衛無忌愣了很大一下,手就這樣停在半空中,心裡一抽一抽的,疼的他不自覺的倒吸了一大口氣。
  「……九爺,讓我看看。」衛無忌的語氣很溫柔,溫柔的幾乎不像他,莫循心底也很訝異,他沒想過衛無忌會用這麼溫柔的語調說話,從他進入衛府的那天開始,見到衛無忌都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事情既已發生,又何必再看。」莫循的聲音有些冷,虛弱得身子讓他連說話都有些吃力。
  「……」衛無忌默默的收回手,而他也隱約看見了莫循那一側的臉有些紅腫,應該就是自己早上賞的那巴掌。
  「對不起。」
  「這次的事情是我誤會了,錯怪了你,我道歉。」衛無忌站起身,臉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但是你身上的傷還得持續上藥,你應該也不想讓我請大夫替你上吧,以後我每日就寢前會來替你上藥。」
  莫循想拒絕,卻在他轉過身開口之前、衛無忌就轉身離開了。
#風中奇緣  #九爺  #衛九  #胡歌  #衛無忌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