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們之機的關係-中

「剛剛吉普森二世找你做什麼?」 
小壽和吾郎走在街上,正要前往一間不錯吃的速食店。 
「嗯?不知道欸、他說有事要跟我談,不過我已經先跟你約了,所以拒絕啦。」吾郎聳聳間。 
「……他特地來找你欸,而且還說有事情要談,幹麻拒絕?」小壽微微的皺眉,看著旁邊的吾郎。「乾脆我們去找他一起吃吧?」 
「咦?要嗎?你跟他又不熟……」吾郎一臉震驚的轉頭。 
「我沒關係阿,走吧--」 
一邊說著,小壽拉著吾郎的手走回剛剛來的路,一路往回走。 
兩個人一邊走、一邊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在經過某條街時、他們聽到了路上的人在談論。 
「欸欸、要不要去報警啊?」 
「白痴阿?別管閒事,那些人不好惹。」 
「可是一直發出慘叫聲欸。」 
吾郎和小壽對看一眼,兩人走向前。「請問發生什麼事了嗎?」 
「啊?」 
三個婦人同時回頭,看到他們後低聲的說。「死巷那邊好像有人打架,一直聽到慘叫聲……不過小夥子阿,還是別去吧?那群人不好惹的。」 
「吾郎、怎麼辦?」小壽轉頭看著吾郎。「你還要比賽,不能打架的吧?」 
「還是去看看吧?看了之後再說。」吾郎皺眉,看著傳出慘叫的死巷。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一直覺得慘叫聲很耳熟,耳熟到讓他覺得……他必須趕快去看看。 
兩個人快步走到死巷口,他們先是看到一群人圍著一個人,而被圍的人被擋住了,看不太清楚。 
「欸、吾郎,那個被圍住的人好像……是金髮。」小壽吞口口水,皺眉看著裡面的情形。 
看來、他和小壽想到的是同一個人。 
「二世--!」 
吾郎想也不想的衝上去,一把拉住一個年輕人的手臂往後甩。 
他愣住了。 
他看到的是二世被迫跪趴在地上,臀部和私密處毫無遮掩的暴露在空氣之中,而豐嫩的臀部上已經部滿了紅腫,怵目驚心。 
而拿著皮帶的人正想再繼續抽下皮帶。 
啪--! 
皮帶沒有落在二世身上,而是落在吾郎的手臂上。 
吾郎咬牙一拳灌在手持皮帶的人臉上,一個轉身又打飛另一個衝過來的人。 
小壽跑到二世身邊,脫下身上的外套蓋在二世身上,把他扶起來。 
「沒事吧?」皺緊著眉頭,抱住完全失神的二世,又轉頭看向正在打人的吾郎。「不要浪費時間了!先帶他去你家嗎?」 
「嗯、先這樣吧!」 
吾郎走到兩人身邊,伸手幫二世提起褲子,但在碰到臀上紅腫時,二世猛的顫了一下。「先到我家吧?」 
「不需要!」二世一手撥開小壽,皺緊眉頭轉身就要離開,但腳步蹣跚的他走沒幾步就無力的往前倒,正好被吾郎接住,直接把他打橫抱起。 
才剛抱起來,不等二世回神,直街跑出巷子奔向自己家裡,小壽也在一旁跟著。 
因為街上人很多,二世也不是很想以這種方式出名,不但沒有在說話,還把臉埋進吾郎懷裡。 
在街上奔跑的兩人很快的就到了吾郎的家。 
跑進房間後吾郎把二世抱到床上,在坐到床上的那一瞬間二世猛的顫了一下接著低吟了一聲,吾郎才想到剛剛他臀部的慘狀,讓他趴在床上。 
接著……坐在地上喘很久。 
再怎麼說二世都是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男人啊!抱著這麼重的傢伙跑了一整路,沒虛脫才怪。 
「吾郎……」 
小壽也在旁邊喘,但顯然比吾郎好很多。「我去放熱水吧?吉普森二世最好洗個澡……」 
「不需要管我!」二世爬起身,掙脫掉吾郎壓在他身上的手。「我要回去了。」 
才剛站起來、又因為重心不穩跌到地上。 
「二世!」吾郎跑向前把他扶起來,眉頭皺緊。「你現在身體不行啊!先去洗個澡吧?我幫你。」 
二世跟小壽都是一愣,睜大眼睛看著說出這句話的吾郎。 
他剛剛說什麼? 
「還在幹麻?走啊!」吾郎轉身抓住二世的手在他們還沒回神時就把他拖進廁所,也沒等小壽放熱水。 
小壽站在床邊,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在廁所裡,吾郎放了熱水後把二世扶到一張椅子上坐。 
在坐下去的瞬間二世又縮了縮,接著免強坐下去後又瞪了吾郎一眼。 
「你幹麻?」 
「什麼幹麻?」 
吾郎皺眉,拿著水龍頭就沖向二世。「我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被溫水沖到身上的二世不知道能說什麼,只是一直盯著吾郎。 
他剛剛心情怎麼會這麼差? 
就因為吾郎拒絕跟他去吃飯?就這樣? 
看到二世沒有再說話,皺緊的眉頭鬆了些,拿起旁邊的毛巾開始幫二世擦洗身體。 
輕輕的,溫水在肌膚上滑動,剛剛在死巷的那些噁心的感覺去掉大半,讓他愣愣的失神了一下。 
「我自己來就好了。」 
剛回神的二世搶過毛巾,自己把身體弄乾淨後起身走向已經放滿水的浴缸。 
才剛泡進浴缸,二世一抬頭就看到吾郎也把衣服脫了,瞬間雙頰一紅。 
「本、本田二世!你做什麼?」 
「啊?我剛剛被你弄濕了,不一起洗我會感冒。」吾郎一邊說著,一邊泡進浴缸。 
浴缸並不大,塞下兩個身材壯碩的男人後幾乎沒有空隙了,兩人的腳也沒有空曠的地方放而碰在一起。 
肌膚的接觸讓二世紅燙了臉頰,不發一語。 
低著頭,腦袋裡不斷回想當初他和吾郎在棒球俱樂部發生的那些……不禁心跳微微加速,但又想到剛剛被侵犯的事情,心情又差到極點了。 
那種噁心的感覺,是當初跟吾郎時沒有的。 
突然,他全身發毛,呼吸開始急促,那種噁心的感覺瞬間佈滿全身。 
發現二世臉色不太好,吾郎搖了幾下二世的肩膀,卻發現他完全沒有反應,臉色也非常的差。 
「洗好了我們出去吧?」吾郎起身拉住二世一起站起來,扶他走到門口時、他終於忍不住開口了。「你可以說出來沒關係,發生那種事沒必要讓自己保持這麼冷靜。」 
二世動搖了一下,接著甩開吾郎的手。 
「我說了我沒怎樣!」一個轉身,二世跑出浴室,但他沒發現他自己全身濕,地板很滑。 
才剛出門口腳下就一滑,整個人往前倒下去。 
「二世!」 
吾郎想也不想的撲上去,抱住二世轉一圈後一起倒在地上。 
二世趴在吾郎的胸膛上,而吾郎則是正面朝上的躺在地上,似乎撞到了後腦杓,整個人暈眩了幾秒。 
接著、吾郎感覺到了胸口的溼熱。 
「呃、二……二世,你沒事吧?」不敢隨便亂動,他發現二世的身體微微的顫抖。 
二世緊緊的抓住吾郎的肩膀,淚水和洗澡水完全融合。 
「……我全身上下都被摸過了、他們對我做了很多事……他們把我壓著、還嗶--然後嗶--」 
急促的呼吸聲和哽嚥的聲音讓吾郎微微一顫,接著由心底發出淡淡的憐惜。 
連他自己都沒察覺到的憐惜。 
吾郎伸出手,用他粗操的手掌輕輕的撫著二世的頭。 
突然、二世爬起來了。 
「那一切都是你害的!」雙手直接撐在吾郎的胸膛上,二世撐著身子由上而下看著他。「要不市為了找你出去我才不會走那條路!如果你跟我去的話我就不會被……被……」 
一邊說著,眼睛又起了一層朦霧。 
吾郎先是一陣錯愕,接著眼神變的比以往柔和,伸出手把二世的頭押回自己的胸膛上。 
「對不起。」 
一句道歉,二世的淚水又關不住的滴在吾郎的胸膛上。 
「吶……是為了什麼找我的?」 
吾郎淡淡的問著,手依然緊緊的抱著顫抖的二世,他心裡有股說不出的暖意。 
二世沉默了很久,接著用幾乎聽不到的聲音回答。 
「只是、想跟你出去吃飯……而已。」 
很小聲,真的很小聲,如果不是二世就在吾郎的身上,他一定聽不到。 
吾郎瞇起眼睛,嘴角連自己也不知道的微微勾起。 
「那、下次換我去找你。」 
*** 
嘎阿阿阿--文章越打越短了(哭 
HH我要H~(夠了! 
這篇沒有激烈畫面XDDDD 
總不可能五篇都在H吧?我不會累主角也會累阿囧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