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歡迎回家】靖蘇 - 章之三 (瑯琊榜)

  「小殊,你醒了?」
  一看見梅長蘇稍微動了動,蕭景琰馬上伸手捧著那張有些憔悴的臉蛋。「你發燒了,睡了兩天呢……」
  睡了兩天?
  梅長蘇有些煩心的皺起眉頭,自己回到這時間,每天都是很寶貴的,怎麼就被自己睡掉兩天了?僅僅兩天,可以發生多少事?
  其實這兩天確實發生了非常多事,林殊向來都是挨軍棍的,哪次挨完打不是隔天就活蹦亂跳的,唯獨就前些日挑釁聶真的事情被重罰,這才躺了三天,可這次不過打了幾下家法,雖然打的重可不會傷及筋骨,怎麼就昏了兩天都沒醒?
  這一昏,林府上上下下都亂了套,找了許多大夫卻也都說身子傷得厲害,但卻不至於昏迷不醒,個個都沒了方法。
  瀟溱瀠因為這件事情,氣的都不和林燮說話,太奶奶也來了兩三趟,林殊這一躺,可是把整個金陵城都攪翻了,就連鮮少外出的言闕也來看過幾趟。
  「小殊!」
  正打算進來看看兒子的林燮才剛一進門,就看見了剛清醒的梅長蘇,立刻就走到床邊,伸手摸了摸燒了兩天的腦袋。「還有點熱,醒來就好、醒來就好……」
  其實林燮也嚇壞了,自家兒子的能耐他怎會不清楚,居然昏迷了兩天,可見自己下手有多重?想來當時是氣瘋了,居然下了這樣的重手。
  梅長蘇當然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嚴重,除了林燮確實打得挺重,自己也許久沒有受過這種責罰以外,恐怕就是心病了。
  「父親,小殊沒事……」
  見一向嚴厲的父親居然露出這麼擔心的神色,梅長蘇的心裡一抽一抽的疼,如果他乖乖的當他的林殊,父親就不會這樣生氣了,可他怎麼辦的到?
  要他開開心心的帶著懷念過完這一年?
  要他明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卻冷眼看著,完全不避免不阻止?
  「你先躺著,我去請人趕緊煎些退燒的藥。」一直以來打了人,安慰小孩的可不是他,這時也不知道可以說什麼,況且蕭景琰還在旁邊呢,只得趕緊去通知一下其他人梅長蘇醒了,整個林府可是擔心得要命。
  「靖王殿下,小殊先暫時麻煩你的。」
  「林伯伯,快別這麼說,先趕緊通知晉陽姑母小殊醒了吧。」
  「嗯。」
  見林燮出了門,蕭景琰又轉回來替梅長蘇擦了擦汗。
  「小殊,現在感覺怎麼樣?」蕭景琰實在沒看過梅長蘇這樣虛弱的樣子,心裡疼得說不出,只是胡亂的一直替他擦汗。
  看著蕭景琰,梅長蘇的腦海裡忽然浮顯出一個瘋狂的想法。
  當年他和蕭景琰一直都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弟,他也從不去在意心裡那異樣的感覺是什麼,一直到梅嶺事件之後,他天天念想的,就是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而以前總是天天見面,所以沒有感覺,可這一分離十二年就過去了,情感不但沒有減弱,甚至更強烈。
  最後當他踏入金陵城,再一次看見蕭景琰時,心裡那份情感更是難以壓抑,但當時他不能告訴蕭景琰他的身分,等到蕭景琰知道他就是林殊,邊關告急,他便毅然決然的出征鎮守邊關。
  至今,他都沒來得及告訴蕭景琰,自己的心意。
  這是他梅長蘇一生的遺憾,而現在他有機會可以彌補這個遺憾了,而彌補這個遺憾縱然有風險,畢竟蕭景琰是正常的男子,但他卻想一試。
  無論結果如何,只要他和蕭景琰告白,那未來肯定有一定的影響。
  既然他不便做些可改善未來的大事,那改變一些小事情,或許可以成功。
  「景琰。」
  梅長蘇伸出手,輕撫著蕭景琰的臉龐。「有句話,我一直很想跟你說。」
  「嗯?什麼話?」被梅長蘇撫過的臉龐有些灼熱,但蕭景琰只當是梅長蘇身體滾燙,才會連手摸了下也這般發熱。
  「景琰,我喜歡你。」
  「……嗯,我也喜歡你阿。」蕭景琰只是微微一愣,便笑了笑。「怎麼忽然說這個?」
  「不是的……」
  梅長蘇沉默了一下,手一個使勁,拉住蕭景琰的衣口,把人扯了過來,一個吻直接湊了上去,輕 輕的啄了一下。「是這種喜歡。」
  蕭景琰盯著梅長蘇愣了許久,大腦幾乎停止了運轉,一直到遠方傳來了瀟溱瀠的聲音,才回過了神。
  「景琰,我……」
  「等等。」
  打斷了梅長蘇的話,蕭景琰的眼神有些無措,只是緩緩的推開了梅長蘇伸過來的手。「小殊,這……我沒有辦法。」
  說完,蕭景琰猛的起身,轉頭就離開了房間。
  看著蕭景琰離去的背影,梅長蘇心裡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掏空了,冷風直接灌了進去,涼得他喘不過氣。
  這樣的結果他不是沒有想過,或者說,這才是最有可能發生的結果。
  他確實改變了過去,雖然,改變的方向不是他所期望。
  但確實有什麼東西改變了。
  +++
  接著連續一個月,蕭景琰都沒有來林府,梅長蘇自知蕭景琰此時應該不想見到自己,也沒有去靖王府找他,就這麼過了一個月。
  這段時間,梅長蘇得心裡種是涼颼颼的,明明回來的時間所剩不多,赤焰案前兩個月,蕭景琰就會出發去東海,而自己到這來過了一個多月,他們所剩的時間已經只剩下半年多了,可他卻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和蕭景琰冷戰?
  還是,連冷戰都不算,只是蕭景琰單方便不想見到自己?
  他忽然有些後悔,應該晚點告白,這樣至少可以一起快樂的度過大半年。
  「小殊!」
  蒙摯從操兵場走了過來,拍了拍正在發愣的梅長蘇。
  「蒙大哥!」
  梅長蘇回過神,見蒙摯走來,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上次你要我替你找的人我幫你找到了!不過你不是已經有李崇老先生教導了嗎?找這位教書先生做什麼?」一邊說著,蒙摯拿了張書信給梅長蘇。「他的位置和授課時間就寫在上頭,你看看哪時候方便再去罷。」
  「謝謝蒙大哥!」梅長蘇接過了書信,四處張望了下便壓低了音量。
  「不過,我請你幫我找老師這件事可別讓我爹知道,其實我是因為老師的作業我不會做,這位教書先生對這方面也精通,想請教請教他,蒙大哥你也知道,老師他向來嚴肅,如果讓他知道他佈置的作業我做不出來,我肯定會受罰的!」
  「哈哈哈,好、我肯定不說,不過小殊你也得好好學啊,以後林府還得靠你們了!」蒙摯聽完只是笑了幾聲,他向來與林殊交好,一直亦兄亦友,這點小忙他自然沒有問題。「剛剛元帥找我有事情,我現在就過去,先走一步了!」
  「嗯,多謝蒙大哥!」
  這段時間,梅長蘇想了很久,有一些東西必須長期接觸,但他的時間實在不多了,能夠使用的人脈也不多,蒙摯會幫自己,已經是大幸,讓他幫忙找到了李重心,剩下的,就得靠他自己了。
  正想著要如何接觸李重心,便看見蕭景睿跟言豫津已經跑了過來,站在自己側身,想起自己似乎是要照顧這兩個孩子。
  「林殊哥哥!快走快走!」
  「林殊哥哥,我們要去參加春獵了對不對?」
  雖然很久沒參加春獵了,好不容易有副健全的身體,梅長蘇自然想參加,但他要留下來顧蕭景睿跟言豫津是注定的事情,他也懶得去爭了。
  其實這一個月來,他不斷的想辦法改變一些小事情,比如原本該撿的東西不撿,原本該說的話不說,卻發現無論怎麼做,都會回到一樣的結果。
  「好啦,你們兩乖乖的,我也不管你們,別闖禍阿!」抵達春獵的會場,梅長蘇拍了拍蕭景睿的腦袋。「你是哥哥,要好好照顧豫津!」
  「嗯!我會顧好的!」蕭景睿自己也是個孩子,但站在比自己小了大半截的言豫津身邊,頓時像極了小哥哥。「豫津,走,我們去那邊玩!」
  梅長蘇小小的嘆了口氣,坐到帳棚邊,頗有些沉悶的看著天空。
  忽然,視線出現了一個放大的俊俏臉蛋。
  「呃!」
  梅長蘇被忽然冒出來的蕭景琰嚇了一跳,向後彈了一些後有些驚訝的看著一個月沒見的友人。「景琰……」
  「怎麼,被留著看孩子就這麼生無可戀嗎?」蕭景琰笑了下,跟著坐到了梅長蘇身邊,兩人的肩膀就這樣靠在一起。
  見蕭景琰忽然像沒事人一樣找自己搭話,想來是要把他告白的這件事當作沒發生了?
  想到這裡,梅長蘇心裡有股微微的酸澀感,卻又有鬆一口氣的感覺。
  「你說父帥也真奇怪,我最近挺安分阿,怎麼還讓我顧孩子。」其實這也確實是梅長蘇的疑問,他記得小時候是因為他太調皮,但打他時太奶奶會來阻止,才會改讓他顧孩子,可自從那日被父親重責後他一直都沒有做什麼出格的事,況且蕭景琰沒來找他,他也幾乎就沒踏出過林府,怎麼還是被留下來顧孩子了?
  「怎麼都往那想?搞不好林伯伯是因為信任你,才讓你顧景睿和豫津的。」這話蕭景琰也說的挺心虛,但這個月他都沒和梅長蘇在一塊兒,也想不到其他理由了。
  梅長蘇對這話可是完全不信的,這大概也就證明了無論自己做了什麼,都會變成一樣的結果?就如同現在的蕭景琰?
  「林殊哥哥!看這個!」
  豫津開開心心的跑了過來,手上拿了一堆小花朵。「好漂亮好香!我要送給景睿!」
  看著那雙充滿泥土的小手,梅長蘇實著有些頭疼,豫津這才過了多久?已經全身髒兮兮的了!
  「景睿是男孩,怎麼會送景睿呢?」蕭景琰笑了下,拍了拍言豫津的小腦袋。「你到底跑哪了,怎麼弄的髒兮兮的。」
  「呼、呼、豫津你別亂跑呀,我都追不上了……」這時景睿才氣喘吁吁的跑過來,臉上同樣也是髒兮兮的。「一轉眼就跑丟了,害我找了好久!」
  看著眼前吵吵鬧鬧的兩個孩子,梅長蘇忽然可以理解自己當年把豫津綁在樹上的原因了,可現在回頭看,除了確實很吵以外,卻又覺得兩個孩子很可愛。
  長大後,這樣的童真還存留多少?
  「豫津你乖乖的別亂跑,待會兒林殊哥哥給你買葫蘆糖!」既然想要做點改變,不如就別把豫津綁上去了,況且現在要他綁這個小饅頭,他還有些捨不得呢。
  「好!」言豫津開心的抱住蕭景睿,也弄得他一身泥。「葫蘆糖!葫蘆糖!葫蘆糖!」
  「別別,豫津你別再把景睿的衣服當抹布啦!」見景睿一副無奈又可憐的樣子,蕭景琰忽然身有同感,趕緊幫忙支開言豫津。
  而這春獵就在四個孩子的吵鬧下落幕了。
  本以為就這樣落幕了。
  「豫津!快下來!」
  隨著蕭景睿的叫聲,梅長蘇和蕭景琰也趕緊看了過來,馬上就看見了正打算往樹上爬的言豫津。
  「豫津!」梅長蘇難得生氣的吼了聲,但孩子卻像沒聽到似的繼續往上爬,梅長蘇也只好趕緊跑過去想把人直接抓下來,不料抓了一下卻發現言豫津的小腳卡在了樹上。「景琰!豫津卡住了!」
  「等等我!」蕭景琰見狀也連忙跑了過來,兩人合力想將豫津弄下來,最後一個施力過猛,梅長蘇和言豫津一起掉了下來,蕭景琰趕緊上去接住,三人就這樣摔成了一團。
  而言豫津被梅長蘇和蕭景琰護在懷裡,並沒有摔傷,但這一連串的碰撞還是嚇壞了孩子,哇的一聲就哭了起來。
  「哇────哇啊啊啊──」
  伴隨著言豫津嚎啕大哭的聲音,春獵那邊也早就結束,許多人都回來了,林燮和言闕等人也回來了,馬上就看見正在大哭的言豫津。
  「小殊!」
  林燮見狀馬上跑過來訓兒子。「你是不是又欺負豫津了?」
  「我沒有……是豫津從樹上摔下來,嚇著了。」梅長蘇還想著有沒有別的說詞,可那頭大水牛蕭景琰就在自己旁邊,他若想呼巄過去,必須得先和他套好招,現在也只好實話實說了。
  「爬樹上……我讓你顧他們,你顧到哪去了?還讓他爬到樹上去了?」聽見剛剛發生的事,林燮氣的有些心驚,言豫津可是言闕的兒子,於公於私他都不能讓言豫津受傷的。
  梅長蘇愣了愣,他剛剛確實是恍神了,和蕭景琰聊著聊著就忘了身邊還有這麼個搗蛋鬼,一個葫蘆糖怎麼能夠讓他聽話呢?
  飛流多好……給他甜瓜就乖乖的了。
  「林伯伯!」蕭景琰搶在梅長蘇面前,臉上也帶著歉意。「是我讓小殊陪我的,要怪就怪我吧。」
  看蕭景琰替梅長蘇說話,林燮怎麼會不知道他們的個性,每次都是蕭景琰替他擔罪,這樣擔久了還得了?
  「林殊,去旁邊跪著好好反省。」
  說完,林燮也不管梅長蘇究竟有沒有照他的話去做,趕緊走過去看看言豫津有沒有受傷,便隨著其他人先將孩子抱回帳篷了。
  果然如此嗎?
  梅長蘇認命的找了顆樹陰較多的地方跪了下去,果然無論他中途做了什麼改變,結果都會是一樣的,當年他因為把豫津綁在樹上,所以被林燮罰跪,可如今他沒有把豫津綁在樹上,卻還是因為照顧不周被罰跪了。
  未來真的是不能改變的嗎?
  「……小殊,我去找林伯伯替你求情吧!」蕭景琰見梅長蘇乖乖的跪在樹邊,忽然有些心疼。「還是、我去找太奶奶!」
  「沒關係。」梅長蘇笑了笑,抬頭看著蔚藍的天空。「這裡挺舒服的,跪在這邊也不錯。」
  其實打從一個多月前開始,蕭景琰就覺得他眼前這個人有哪裡不一樣了,似乎沒有這麼飛揚,沒有這麼活潑了,常常都像是心事重重一樣,這一點也不像是他認識的林殊。
  「那好,我就在這陪你。」說完,蕭景琰跟著跪在梅長蘇身邊。
  在梅長蘇正打算說些什麼時,蕭景琰下一句話又把他的心高高的懸起。
  「小殊,你說你喜歡我……是指男女間的喜歡嗎?」
  蕭景琰轉頭看著梅長蘇,堅定的雙眼筆直的盯著他,表情是這樣的認真,這樣的誠懇。
  「……嗯。」當時他告白其實也是一時頭腦發熱,況且那時後自己也確實正發著高燒,腦筋有些不清楚,才會一股做氣就告白了,如今再聽蕭景琰自己提起,梅長蘇忽然感到有些羞澀。
  畢竟現在眼前的蕭景琰可是少年時期的,而自己早已三十,現在的蕭景琰反而像是孩子一樣,但眉宇間的那股正氣卻還是會讓他連想到現在那個被他輔佐成為東宮太子的蕭景琰。
  「我也沒喜歡過姑娘,所以不知道喜歡究竟是怎麼回事,但被你摸過的臉頰,被你……吻過的唇都會發熱,這一個月來我想努力分辨我們之間的關係,卻發現整整一個月都在想著小殊你。」蕭景琰一邊說著,臉越發越紅,最後連耳根也紅透了。「所以我想……我想……」
  聽到蕭景琰劈哩啪啦的說了一大串,梅長蘇的心跳已經快的要蹦出來,這是他這輩子來不及做的事情,這輩子最遺憾的事情,這一趟回來,能夠讓他完成這個心願嗎?
  接下去的話蕭景琰沒有說出口,只是伸手將梅長蘇的臉扳了過來就吻了上去。
  這個吻和一個月前的小啄不同,蕭景琰吻的很急促,有些霸道,讓還沒反應過來的梅長蘇險些喘不過氣,整張小臉有些脹紅。
  最後,蕭景琰將手放在梅長蘇的胸膛上,又用另一隻手抓著梅長蘇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膛上,兩邊同時都傳來了劇烈的心跳。
  「小殊,雖然我不清楚,但……我跟你的感覺是一樣的。」
  「如果這就是喜歡……」
  「那小殊,我也喜歡你。」
  或許,未來有什麼真的改變了。
#靖蘇  #all胡  #胡歌受  #胡受  #瑯琊榜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