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藺靖】治療期間 - 下

此篇H有,請慎入
  「什……?」蕭景琰想問清楚,卻發現腦子一暈、意識忽然有些模糊,身體開始有些躁熱。「這、這……」
  「哎、別緊張,這藥死不了,不過這是催情用的,可以提高身體的某種東西,加速排解毒素,平時呢、就放個幾滴,你也喝了不少次了。」藺晨彎下腰看著慢慢滑落地面的蕭景琰。「只是剛剛全都給你喝了,這……」
  其實蕭景琰聽到"催情用"這三個字之後就聽不太清楚之後的話了,全身發熱讓他難以站立,整個人逐漸癱軟到地上。
  藺晨見蕭景琰快倒到地上了,趕緊伸手抓住了那人的肩膀,但蕭景琰卻在藺晨碰上他的瞬間奮力的甩開了他的手,自己則是重心不穩的跌坐到地板上。
  蕭景琰剛剛被那雙手碰到的地方、有些麻癢,現在的他全身上下都極其敏感,腿間的那股躁動更是讓他緊張。
  身為一個正常的男人,自然知道這是情慾高漲的情況,可在這樣的地方、可沒有人可以讓他解決這些,再看看自己顫抖的雙手,想來自己也是沒法使的。
  看到蕭景琰的反應,藺晨也知道藥效已經發做了,而且非常強烈,而他身為醫者……似乎得幫他一把。
  但問題在於……他要是真幫了蕭景琰,瑯琊山會不會被這大梁太子給剷平了?
  只能先把人帶回房了。
  藺晨再度觸碰蕭景琰時,蕭景琰已經沒有把人推開的力氣了,只能任由藺晨江自己半扛半拖的帶回這幾天他住的那間房,接著關上了門。
  蕭景琰渾身發熱,口乾舌燥的,軟弱無力的手往旁邊揮了揮、抓住了藺晨的衣袖。「水……」
  藺晨當然知道蕭景琰的症狀,這喝水可是完全沒用的,他輕輕的伸手攬住蕭景琰的身子、想將人翻過去躺好,可這時他才驚覺,這個看起來充滿威嚴、正氣凜然的大梁太子,原來身子這樣單薄。
  或許原來的裝束讓他顯得格外威武,但現在躺在他懷裡的這人身子並不比梅長蘇壯多少,身子板更是嬌小。
  「藺……藺閣主……請……」蕭景琰只想喝杯水,以為這樣可以讓口乾舌燥的他有些解緩,可沒想到自己居然講不出一個完整的句子,忍不住粗喘著氣。
  看著雙頰泛紅的蕭景琰,藺晨吞了一口唾液。
  只是幫他解決一下,應該也不為過?
  正想著,藺晨便伸出手,探到了蕭景琰的身下,一把握住了那已經挺立顫抖的灼熱物體。
  突如其來的冰涼感讓蕭景琰一顫,想怒視藺晨、卻發現他連抬頭的力氣都沒有,而他緊靠著的那個胸膛則是傳來了劇烈的心跳聲。
  「嗯……」蕭景琰悶哼了一聲,那隻手正規律的套弄著自己,指間更是時不時的滑過微微顫抖的鈴口,每一次都可以帶起蕭景琰一陣顫慄。
  藺晨一手套弄著那個充血腫脹的東西,另一手則是緩緩的游移到蕭景琰精實的胸膛上,開始逗弄著胸膛上那點粉紅。
  蕭景琰非常的震驚,他從沒觸碰過自己這個地方,也沒有人觸碰過,從他的認知來看、只有女人才會對這裡有所反應,可現在事實證明了、自己的胸膛被如此觸碰居然有這樣的感覺,
  胸前的粉紅被弄得又麻又癢的,原來軟綿的小紅點被逗弄的高高凸起,而藺晨更是直接捏住了那個地方不斷的搓揉。
  「呃……」蕭景琰敏感的顫抖著身子,不知從何時開始、自己已經背靠著藺晨,衣襟大敞。
  「沒想到這地方也會有感覺吧?」藺晨的聲音也和一開始有些不同,變的低沉沙啞了許多,但那語調卻還是點痞性和笑意。
  等到蕭景琰發現自己的後臀碰上了某個硬物的時候,他忽然有股非常不好的預感。
  蕭景琰緊張的稍微挪動了下身子,想離開這個溫暖的胸膛,但他沒想到的是,自己這麼一挪動、身下的硬物似乎大了一些。
  「呃、別動阿。」藺晨悶哼了一聲,面對蕭景琰在他身上這波撩火般的動作,他有些把持不住了。
  感受到身後的熱度,蕭景琰更加慌張了,他沒有這樣手無寸鐵、任人宰割過,即便這個人是醫治了他的人,可這樣的信任還不足以讓他可以放任一切將主導權讓出。
  蕭景琰的呼吸變得更加急促,用盡所有力氣就是想先離開藺晨,可這一來一往不斷的摩擦騷動,讓藺晨終於忍無可忍。
  藺晨忽然一使勁,將蕭景琰退倒在床榻上,整個人從身後壓了上來,接著將嘴湊到了蕭景琰的耳邊。
  「就說別動了,這麼撩火……會燒傷的。」
  低沉的嗓音讓蕭景琰知道、身後這人跟自己一樣,已經難以控制自己。
  藺晨的手慢慢的滑到蕭景琰結實的臀部,接著探入了那個最隱私的部位。
  蕭景琰的心臟不斷的劇烈撞擊著胸口,雙眼透露出了恐懼的神色,他知道藺晨想要做什麼,他第一次覺得這麼無助,第一次打從心裡感到恐懼。
  藺晨的手只開始不重不輕的按壓著那個狹窄的後庭,軟嫩的小皺摺正一開一合的收縮著,頗有欲拒還迎的感覺。
  接著、一陣酸疼感襲上,藺晨的手指探進了狹窄的通道,分明的指節不斷劃過柔軟的內壁,一路探到最深處。
  「呃嗯……」即便已經極力的克制著自己,蕭景琰還是忍不住發出了呻吟,藥效強烈得讓他全身上下都敏感的不行,從沒讓人碰過的那個穴口居然有股搔癢感,而這搔癢感隨著藺晨的手指不斷的進出而有些減緩,甚至撩起了一陣快感。
  蕭景琰對自己這樣的身體感到失望,身為一個男人,居然會因為那樣的地方被人進出而感到舒服,他怎麼也不能相信。
  其實手指在這軟嫩黏膩的地方翻攪、已經讓藺晨有些受不了了,這裡頭的熱度幾乎就要把他燙傷。
  如果自己進入這灼熱的腸道,那是什麼樣的感覺?
  等到藺晨發現手指已經可以輕易的進出後,便抽出了修長的手指,取而代之的是自己早已腫脹發熱的慾望。
  蕭景琰的意識已經被藺晨的手指弄的飄散,眼前早已泛起了霧水,只要一閉眼、霧水就會溢出。
  「啊……」當深下傳來一陣疼痛時,蕭景琰忍不住的喊出了聲,原本軟倒的腰忽然僵直,而原來柔軟開合的後穴則是緊緊的夾住了藺晨,讓他也疼得倒吸了一大口氣。
  「你……放鬆點……想夾死我呀?」藺晨不開口還好,一開口蕭景琰又夾得更緊了,整個人弓起身子、疼得渾身顫抖。
  而兩人就這麼僵持在那,進也進不去,退也退不出來,而無論是渾身發抖的蕭景琰還是進退兩難的藺晨都疼得幾乎失去理智。
  藺晨將手又再度抓住了蕭景琰腿間的東西,粗魯的開始套弄,大概是因為疼痛的關係,手勁也比一開始大上許多,手指更不是輕輕撫過,而是用指尖刺著那已經有些液體的鈴口,粗暴的揉躪著。
  身下的東西被這般粗暴對待,蕭景琰疼得直抽氣,卻又有股快感直衝腦門,下腹部開始有種想排泄的感覺,雙腿更是不自覺的夾了起來。
  伴隨著手上的套弄,藺晨開始努力的挪動著自己埋在蕭景琰體內的東西,慢慢的開始可以緩緩的摩擦進出。
  「疼……嗯……」蕭景琰的意識已經模糊了,滿溢的淚水已經浸濕了他俊秀的臉龐,原來的悶哼聲全都變成了有些變調的喘息聲,有些甜膩又有些剛硬。
  這樣低沉磁性的嬌喘衝擊著藺晨的理智,對他而言這不外乎就是催情劑,喘息聲越大、他就越熱。
  最後,藺晨也不管身下還是緊的難以呼吸,咬牙就一個撞擊,將整根玉器撞進了蕭景琰的體內,柔軟的肉壁瞬間將他緊緊吸附住,蠕動的腸道像是在按摩般的擠壓著藺晨的慾望泉源。
  「不……等等……拜…………」
  蕭景琰的聲音帶著哭腔,無助的求救著,但深陷情慾當中的藺晨根本就聽不見,只是開始一次又一次的撞擊,每一次都幾乎抽離、又一次頂倒底。
  身下被填滿的恐懼、疼痛、快感不斷侵襲著蕭景琰,體內的麻癢處不斷不斷的被藺晨磨擦著,讓他舒服得全身無力發麻,又疼的渾身發抖。
  各種不同的感覺不斷衝擊著他的思緒,其實他已經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痛苦還是舒服,雙腿被快感折磨得直打顫,連骨頭都癢的難受。
  「哈啊……藺、藺晨……」
  「蕭景琰……」
  +++
  「今日我一定得離開,藺 晨 少 閣 主。」
  蕭景琰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這句話,接著拿起了自己的配劍,指著那個完全沒有反省的意思,依舊雲淡風清的藺晨。
  「嘛、你身子忽然全好了,我自然也沒道理攔你,可你這命總歸是我救的吧?至於嗎?」被劍指著的藺晨笑笑的舉起雙手,像是要顯示自己投降一樣,可熱切的眼神卻看得蕭景琰渾身不舒服。
  蕭景琰見狀,不自然的撇過頭冷哼了一聲,抬腳就要離開,可卻又在踏出去後停留了片刻,接著微微的回過頭。
  「如有空的話……就到金陵來看看,我會給你安排。」說完,就沉著臉離開了。
  看見蕭景琰這行為,藺晨不由得笑了出來,連忙招了招手。
  「幫我安排一下,過幾日我去金陵走走!」
  長蘇阿長蘇,你說的真不錯,這大梁皇七子真的可愛的緊啊!
#藺靖  #東凱  #樓誠  #瑯琊榜  #同人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