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夭生日賀文-体虛男提供

此為H文 
強虐有,是体虛先生提供的生日賀文 
「喂!大家快來看!」一名少年大聲的在操場上喊著,誇大的手勢令人感到好奇的跟去。 
我也是其中一個。 
我們一路跟到了體育館,中間有一塊地方空著,隨後有幾個少年推出了一架室內籃球架。 
籃架上面吊著一個人,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那個人真的就是二年級的沈維平! 
連我這種不常接觸校園八卦的人都知道,他是學校裡面屬一屬二的幫派頭頭,但是安靜無害的外表卻是一點也看不出來,他長的非常標緻,瓜子臉配上深輪廓,但是總是帶著一副眼鏡,宛如冰山一般的個性更是沒人敢領教。 
現在的他好像剛被打過,嘴角殘留著乾涸的血,眼鏡也破了,只有一邊掛在耳上。 
「你們大家看這邊!看我們如何整這混帳!」剛剛那名少年用力的掐住沈維平的臉頰。 
突然的,我發現那名少年的身分,他是沈維平的哥哥──沈維安。 
沈維安是三年級的學生會代表,平常也是個不太愛講話的人,但是聽說跟他很熟的人才會知道它其實是外冷內熱的傢伙,雖然我不是那麼認為。 
當沈維安把手放下後,沈維平就朝著他吐出帶血的口水,被那麼一激怒,沈維安就狠狠的往沈維平的臉揮了一拳。 
「看來敬酒不吃吃罰酒嗎……果然是我弟弟。」冷冷的笑幾聲,隨後掏出了一把小刀,劃破了沈維平的襯衫,裸露出來的肌膚被刀尖劃過,出現了一道粉紅色的刀痕。 
後來又叫了另外一個少年過來,合力把沈維平的褲子脫下,然後就繞到沈維平背後,用膝蓋頂開他的雙腿,讓無法合攏的密處暴露在眾人面前。 
沈維平整張臉都紅了,不知道是害羞還是憤怒,算了,顧不了那麼多,還是看戲重要,接下來沈維安的手扣住了沈維平的後臀,似乎把幾根手指插入了後穴裡面,說來也有點變態,我竟然也有反應了…… 
「大家快看啊!這傢伙老是撲克臉,我這次就要拆掉他這噁心的面具!」 
沈維安一邊說著,一邊解開自己的褲頭,露出昂首已久的男根。 
「你…!沈維安!你敢…!」 
話還沒說完,沈維安的男根已經完全沒入了沈維平的後穴,看著沈維平驚慌失措的樣子,還真是令人爽快到極點。 
沈維平的眼淚已經滾出來了,但是他緊咬著牙根,死也不出聲,沈維安不動聲色的繼續抽插著,但是隱約間,好像正在調整體位。 
「啊──!」沈維平突然慘叫一聲,只見沈維安的手指也一並插入窄小的後穴,然後又竊笑了起來。 
他把另外一個少年招來,隨後那名少年就往我這邊走來。 
「尹副會長,沈會長邀請你一起過來。」 
我裝出一副受寵若驚的模樣,假惺惺的走了過去。 
還不是為了要爭寵…… 
感覺上有點幼稚,但是這種貨色的確也不常見…… 
我隨性的退下褲子,然後就緊緊扣住沈維平的腰。 
「不……不要…尹季宣!不要!不……我求你……」 
哼,現在才叫我的名字阿? 
有夠噁心…… 
我沒有多理會他,儘管他已經哭到語無倫次了,但是還是不得不報這個仇。 
我一起擠入他窄緊的後穴,緊的有點痛,感覺好像有一些熱液流下來……流血了嗎? 
正當我這樣想,一股帶著騷味的尿液全灑在我身上,那傢伙已經失禁了呢,真有趣… 
全場的大家都在恥笑著,笑著那完全無法反擊的領袖,沈維安看我進入了之後,他就開始進行活塞運動了。 
我就靜靜的享受沈維安抽插時帶來的快感,我輕輕揮手,叫了另外一個男孩過來。 
「小鬼,你知道藥局有賣一種浣腸劑吧?去買一盒回來,然後去找個洞口向棉花棒大小的管子和幫浦給我。」我講完之後,發現好像還不太夠,於是我又開口:「順邊買罐牛奶跟注射筒吧!」 
沈維平被我們兩個姦淫著,愣頭愣腦的根本不清楚我想要做什麼,我開心的笑了幾聲,然後就拔出被夾的脹痛的男根,大剌剌的走向人群。 
「你,對,就是你,給我過來。」 
我冷冷的抓了一個矮子過來,那矮子長著一張兔子臉,眼睛大大的,有暴牙,雖然還不糟糕,可是跟那冰山美人搭在一起,效果可能就不一樣了。 
人群裡面不斷的聽到女孩子的哭聲和尖叫聲,沒辦法接受自己心目中的王子被這般欺凌嗎?真是可笑至極的生物,真期待等下那隻小兔子被這樣欺負的時候,那些女人的反應。 
等到那個少年回來後,我使個眼色,叫沈維安放下沈維平,然後把那些用具拿了過來。 
小兔子害怕的躲著我,看起來真的很像隻兔子,可是我沒那麼好心,一把抓住他後,就直接扯開他的制服褲子,小兔子一聲慘叫,然後就被我賞了一巴掌,全場沒有聲音,剛剛那些亂叫的女人也都悻悻然的走光了吧? 
小兔子啜泣著,我沒有理他,繼續用注射筒吸取那些牛奶,吹著口哨的把小兔子的腿拉開來,拿注射筒往他的後穴注入牛奶,我不知道他剛剛去上廁所了沒,說不定等下會變成巧克力牛奶也說不定。 
直到我把整罐冰涼的牛奶都灌進了小兔子的腸子裡後,小兔子的肚子已經高高隆起,眼淚跟鼻水完全不受控制的流下來,我把他拖到籃球架下面,讓他倒掛在籃球架上。 
沈維平發著抖,但是還是用冷靜的眼神看著我,我沒有多說什麼,就把幫浦跟塑膠管交給沈維安,然後給他幾罐甘油。 
沈維安接到手後,就開始工作了,首先張開沈維平那騷包傢伙的腿,然後就拿著甘油塞進沈維平的尿道裡。 
「哇啊──!」 
眼球像是快要掉出來,沈維平已經冒出了青筋,看來那樣一定很痛,我默默的自慰著,靜靜的等待遊戲的開始。 
因為沈維平的掙扎,甘油的注入似乎有點不太順暢,因而耽誤了一些時間,看著那隻快要腦充血的可憐的小兔子,我跟旁邊的學生要了一罐寶特瓶,然後直接塞入小兔子還殘留著部份牛奶的後穴。 
已經叫不出聲音的小兔子臉色非常難看,等到寶特瓶已經塞到剩下開口的地方後,我才把小兔子放下,突然又回復到地面的他,開始精神崩潰的大哭,我輕鬆的拍拍他的肩膀,然後把自己脹成紫紅色的男根塞入他的嘴裡,讓他哭不出聲音。 
「你應該知道不可以用牙齒吧?或者是你想要知道用了牙齒以後的後果的話……」我冷靜的威脅著他,小兔子的臉從紅慢慢轉青,已經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楞在那裡,所以我只好壓住他的頭,做起活塞運動。 
至於沈維平那邊,好不容易注入了五罐的甘油,剩下的工作就是抽掉多餘的空氣,那是非常痛的,我就一面聽著沈維安一邊姦淫沈維平的喘息聲,與沈維平的慘叫聲歡愉的享受口交的快感,沈維安把空氣抽完後,就狠狠的穿刺進沈維平的體內,宣洩剛剛還沒解放的欲望。 
在場的人大部份只剩下男人,有不少人已經脫下褲子打著手槍,也有不少人昏倒在自己的嘔吐物裡面。 
沈維安沒有停下過,只有叫我準備了,其實我還蠻慶幸自己可以參加這個遊戲。 
我把小兔子扯過去,叫他面對著沈維安跟沈維平的交合點舔著,然後我則把寶特瓶慢慢的抽出來。 
「要好好的把這些牛奶喝光喔。」 
我摸摸沈維平的頭,抽出寶特瓶的期間,我發現這傢伙果然沒上過廁所,混著排泄物的牛奶一滴一滴的滴進沈維平的嘴裡,我拉開他的嘴,然後把他的頭往小兔子的後穴壓去,強迫他把那些牛奶喝光,我脫下滿是尿液的襯衫,然後蹲在那裡,默默的看著那個賤貨如何哭喪著臉喝光那又臭又腥的巧克力牛奶。 
「去你的!終於射了,你是死魚嗎?連動都不會動!」 
好不容易射精的沈維安火大的往沈維平的屁股踹去,沈維平吃痛的叫了一聲。 
但是沒想到他就這樣往小兔子的後穴咬了下去,小兔子尖叫一聲,慌張的不知道該怎樣,只覺得痛而看不到傷口,果然是件很可怕的事。 
他咬下的那個傷口很深,快要把那整塊肉都咬下來,我想小兔子以後可能完全不能控制排便了,雖然有點不忍心,但是我還是笑了出來。 
「你這混帳!你在笑什麼!」 
沈維平滿嘴的糞便、鮮血和牛奶,還是越看越有趣,我微微的笑著,其實還滿賞心悅目的,兩個悽慘的孩子。 
「現在還有誰要上?任你們玩喔,玩死也沒關係的。」 
我開心的笑著,但是一開始卻沒有人舉手,直到小兔子發瘋般的起身想要逃離後。 
我親眼看著小兔子被抱起,然後就被一把刀子插入被欺凌的很悽慘的後穴。 
慢慢的,大家分了兩派,一群嗜血變態的傢伙全部包圍住了小兔子,其他還有知覺的男人全部圍上了沈維平。 
「你們……!你們敢再靠過來……我……」 
「放心的,你根本沒辦法威脅他們。」 
沈維安拿出剛剛拍攝的照片,無聲的威脅,這傢伙果然比我可怕。 
被男人包圍的沈維平,嘴巴被兩個又肥又臭的男人強迫插入,還有人像是朝拜神明一般虔誠的開始舔起沈維平的男根,剛剛被注入了甘油,讓沈維平不能射精,只能持續的被快感與痛覺侵蝕心靈,後穴被另外一名平常十分懦弱的男人插入,一邊哭一邊強姦別人,真是少見。 
這批的人們射了精之後,又換了下一批的人,那天幾乎全校的男學生都沒回去上課,大家全部浸淫在這種淫糜的氣氛,強姦著高傲無比的沈維平與跟一般兔子幾乎沒什麼兩樣的小兔子。 
最後等到這場遊戲結束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多的事情了,地板上都是黏稠的精液,還有不知是生是死的小兔子跟暈了過去的沈維平,沈維安喝完了一罐啤酒後,就走向沈維平,然後撒尿在他的身上。 
被尿液潑醒的沈維平冷冷的張開眼睛,隨後也沒有再說什麼話,或許是想要冷靜冷靜吧,如果是我可能也會這樣做…… 
等到自己也清醒了一點之後,我就走過去看看小兔子,還有呼吸,我小力的抱起了小兔子,然後對著沈維安開口。 
「如何?滿意了嗎?把這傢伙整成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吧……」 
「哼哼……還不夠,我要讓他變成只屬於我的禁臠……有點可笑吧……」 
「可笑?」我沒有聽懂後面那句話,但是看起來,好像也是跟我有關係的吧。 
「明明你跟他才是親兄弟,卻想的出這種方式……」 
沈維安走向我,輕輕的吻上我的嘴。 
我們接吻了一段時間,他鬆開了嘴,靦腆的笑了一下。 
「如果我只是想要可以跟你在一起而讓策劃這個遊戲,你會生我的氣嗎?」 
我以微笑回答他,然後把他攬回自己身邊。 
「希望你能好好對待我弟弟,我不會虧待你的。」再跟他接吻一次的感覺的確不賴,說不定他比沈維平更值得征服。 
我在心裡竊喜著獵物的到手,然後抱著小兔子,慢慢的離開體育館。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