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歡迎回家】靖蘇 - 章之一 (瑯琊榜)

  緩緩的睜開雙眼,從窗外射進來的燈光刺眼的緊,梅長蘇緩了緩,把頭別向一邊、才發現自己是趴著的。
  這是怎麼回事?
  梅長蘇想撐起身子,卻發現全身上下疼痛不已,尤其是下半身,後臀和雙腿更是疼得他渾身發抖、冷汗直流。
  但他的記憶裡,自己應該……已經死在藺晨的懷裡了。
  那片橘紅色的天空,那片黃金色的湖泊,那個溫暖的胸膛,那日涼爽的晚風。
  他通通都還記得。
  可他現在又為什麼在這裡?他為什麼又醒了?
  適應了外頭的烈陽後,梅長蘇抬眼看了看四周,發現這裡熟悉的有些可怕。
  他一輩子都忘不掉,忘不掉這窗子的位置,忘不掉桌上的那塊令牌,忘不掉放在門旁、虎虎生風的戰甲。
  這裡,是他的房間,他住了十七年的房間。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小殊!」
  一個年輕的少年們也没敲的跑了進來,直接撲到梅長蘇的床邊。「讓我看看你傷得如何了?元帥怎麼會下如此重手?你是他親生兒子阿……」
  「……景琰?」梅長蘇愣了下,這個少年不就是蕭景琰嗎?但這是年少時期的蕭景琰……這是怎麼回事?
  「怎麼樣?能下床嗎?還是讓我看看傷處……」蕭景琰緊張的抓著梅長蘇的肩膀四處看了看,但這舉動卻不免拉扯到了梅長蘇的傷,疼的他直抽氣。
  「別、先別扯阿景琰,很疼……」看見年輕版的蕭景琰,梅長蘇的語氣也放鬆了下來,但他還是不知到究竟是發生什麼事。「景琰,我是……怎麼受傷的?」
  一聽見梅長蘇的問話,蕭景琰愣了愣,張著嘴一開一合的卻沒有發出聲音。
  「景琰?」
  「小殊,是不是元帥打太狠,傷到腦了?怎麼……才三天前的事情就不記得了?」蕭景琰緊張的紅了眼眶,語氣滿滿的自責。「要是那時候我沒起鬨,你就不會……」
  「景琰,先別慌,我只是……腦子有些亂,我到底怎麼了?」梅長蘇想盡力安撫景琰,但他自己也很混亂,說什麼也缺了點說服力。
  可還好蕭景琰對於梅長蘇的話,向來就不多想,也就相信了梅長蘇的理由。
  「三天前,我跟你因為想給聶真叔叔一些下馬威,你被元帥罰了軍棍,我在一旁求情也沒有用……每次你挨打,哪次不是隔天就活蹦亂跳的?這次居然躺了三天……」一邊說著,蕭景琰又陷入了自責之中。
  這下梅長蘇終於聽懂了,想來自己是回到了過去?還是說、夢到了過去?他與蕭景琰一起挑釁聶真、而他被父帥罰軍棍,打的三天下不了床,這件事情他也是記的一清二楚……算起來、應該是赤焰舊案發生的前一年。
  所以是上天讓他在去陰曹地府之前、再回來看看故人嗎?
  「景琰,這不是你的錯。」以前的林殊不懂,但是現在的梅長蘇懂,他知道自己的父帥是為了什麼罰他,而這件事在他成為梅長蘇之後,就更加明白了。「父帥罰我,也不是因為我們挑釁了聶真,而是因為……當時祁王殿……景禹哥哥就在旁邊,而我身為臣子,大庭廣眾之下劍指主君,有違君臣之禮。」
  「但、但是我們不可能會對大哥哥……」
  「這件事情父帥當然知道,景禹哥哥也知道,但其他人不知道。」
  梅長蘇使盡力氣得撐起身子,輕輕的坐在在床上。「如果景禹哥哥永遠都只是我們的大哥哥,那這件事情根本就沒什麼,可如今、景禹哥哥是最有可能繼承皇位的皇子,而我……今後也會成為他的臣子,景琰你想想,一個手握兵權的武將對自己的主君有這樣的舉動,會對主君有怎樣的影響?」
  蕭景琰縱然梗直,但身在宮中,又隨著蕭景禹學習,自然也是聰明之人,一個戰功赫赫、兵權極大的武將對主君而言,一直都是既信任、又掛心的存在,任何半點不敬之舉都會造成許多衍生的麻煩。
  「即便我不想相信,但總有一天,我和景禹哥哥之間會只剩下君臣之禮。」梅長蘇緩緩的閉起雙眼,盡力壓抑住自己心裡的那份酸澀。
  沒有那一天,景琰,沒有那一天,一年後、一切就會不一樣了,他不會成為赤焰軍的元帥,而蕭景禹也不會成為皇上。
  「沒關係,小殊,即便大哥哥以後成了你的主君,可我還會在你身邊的。」蕭景琰聽出了梅長蘇語氣中的不捨,但他不知其中緣由,便認為是因為梅長蘇不捨這個往日情誼。「我永遠都是你的景琰,你也永遠都是我的小殊。」
  「……嗯。」
  景琰,如果你知道,未來我會輔佐你成為皇上,而你我會成為所謂的君臣,你會做何感想?
  「小殊?你做什麼?」看見梅長蘇想要下床,蕭景琰連忙扶住他,臉上難掩擔心的神色。「你傷還沒好,別亂動了。」
  「景琰,我可是躺了三天阿,身子都乏了,陪我出去轉轉怎麼樣?」
  其實他只是想去看看故人,看看熟悉的風景,既然上天讓他在下冥府之前回到這裡,讓他懷念故人,那他怎麼浪費?
  「好吧!」蕭景琰也知道他這個好友的性子,躺了整整三天肯定悶壞了,現在想出去逛逛也不奇怪。「今天正好有個商隊到金陵城好不熱鬧,我們就去那逛逛。」
  「嗯。」梅長蘇輕輕應了聲,就笑著隨蕭景琰一起出了房間,而剛一出去,就看見了林燮正往這裡走來。
  林燮,他的父親,自己有多久沒有見到了?從他在梅嶺、掉下全懸崖的那刻起,已經過了十四年,這段時間他從沒有忘記過那天,對著自己說"活下去,為了赤焰軍"的父親。
  十四年來只存在於回憶之中的父親再次出現在自己面前,跟回憶裡似乎有一些不同,父親比他記憶中的樣子更老了些,更滄桑了些,小時後只看見了霸氣雄壯的父親,而現在卻看見了父親眼裡流露出的溫柔。
  「父親……」直到開口後梅長蘇才想起,以前自己挨了罰,都會撒嬌喊爹爹的,怎麼就忘了?
  聽到梅長蘇的叫喚,林燮眼神中有些心疼,這次罰的確實重,他的兒子是這樣的好動好勝,確三天沒辦法下床,這該多疼?
  「身上……不疼了?」其實林燮這燙過來,就是要去看那個被他罰了軍棍的兒子,藥都備齊了,也想好了一番說辭要安慰兒子,但還沒進房就看見梅長蘇跟蕭景琰走了出來。
  「嗯……不疼了。」看著林燮,梅長蘇的心底引起陣陣漣漪。
  他有些捨不得移開視線,他怕,他怕只要眼睛閉上,在睜開,這場夢就會結束,他的父親就會再次離他而去。
  「小殊,這次的事情……」
  「父親,我懂的。」梅長蘇輕輕的笑了下,眼神堅定的看著林燮。「我是你兒子,就算你不說,我也知道。」
  其實在梅長蘇的記憶裡,他挨完打,蕭景琰來看過他後,林燮會進來安慰他,跟他說他挨打得真正理由,只是現在的梅長蘇還記得,記得清清楚楚,也不用林燮再說一次了。
  「小殊!」
  瀟溱瀠手上正拿著宮裡人送來的小點心,本來就是要拿去房裡的,現在看見梅長蘇在外頭要出門的樣子,便馬上走上前。
  「娘……」
  梅長蘇瞪大了雙眼,看著這張熟悉的溫柔面孔。
  有多少次,他在夢中追逐著瀟溱瀠的腳步,那雙溫暖纖細的手,那個溫柔愛笑的面容,即便在夢中他都能夠感受到。
  「傷都還沒好呢,就要出門了嗎?」瀟溱瀠心疼的伸手撫著梅長蘇的側臉。「你爹也真是的,打就打,還打得這麼重,平常你就愛跑跑跳跳的,這下居然在床上躺了三天,嚇壞娘了。」
  「娘……小殊没事,不疼的。」看著自己的娘親,梅長蘇幾乎壓抑不住心裡的酸澀感,眼眶一熱,頓時有些看不清眼前的畫面。
  「小殊,怎麼了?」一直在一旁忙著打招呼的蕭景琰這時才看見梅長蘇的異常,怎麼會有人這樣傻愣愣的盯著自己的母親看?
  「没事。」被蕭景琰叫回神,梅長蘇稍稍收了點眼神,但視線卻還是離不開瀟溱瀠,只是嘴裡依然喃喃自語著。「没事……没事的……」
  父親,母親,景琰,對他而言最重要的三個人就在他身邊,如同往常一樣的對話,如同往常一樣的互動,小時後覺得理所當然的這些事情,現在卻覺得心中有股涼意。
  「没事就好,有傷就別太晚回來了。」瀟溱瀠心疼的拍了拍已經比自己高了一些的梅長蘇,眼神中充滿的溫柔。
  「嗯,我很快……就回來。」
  很快……
  「小殊,走吧?」
  蕭景琰推了下梅長蘇的肩膀,與現在的蕭景琰不同,過去的蕭景琰還帶了點孩子氣,也有些大喇喇的,少了分沉穩。
  「走吧。」
  今日的金陵城就如蕭景琰說的,因為商隊的到來,熱鬧非凡,兩人就這樣穿梭在人群之中,看著個個稀奇古怪的東西。
  其實這一路上,梅長蘇的後臀和腿還是疼得厲害,但還在可以忍受的範圍之內,只是這鈍鈍的疼居然讓梅長蘇有些懷念。
  想想現在,以梅長蘇這副身軀,被打個兩棍肯定就一命嗚呼了。
  過去的自己還真是身強體魄。
  「林殊哥哥!」
  看著從遠方跑過來的少女,梅長蘇先是愣了愣,接著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郡……霓凰妹妹。」
  「前幾天聽說元帥罰了你,你又一直沒有出門,害我很擔心呢。」霓凰伸手抓了抓梅長蘇的袖口,這時的霓凰還稚氣未脫,圓滾滾的大眼睛透露了天真和單純。
  看著這樣的霓凰,一股懷念又湧上心頭,一時間也說不出什麼話,就是直勾勾的盯著這個在他記憶裡熟悉的少女。
  「林殊哥哥!」遠方一個稚氣的聲音傳來,就看見蕭景睿正領著言豫津跑過來,手上已經拿著葫蘆糖和一些小玩具。
  「景睿,豫津!」看見小時後的蕭景睿和言豫津,梅長蘇的心情也好了起來,仔細想想,以前他還很討厭這兩個小的老跟著他,現在回頭看,確覺得有些可愛。
  只要想到那兩個孩子長大後還是本著初心,還是這般善良剛毅,就讓他感到欣慰。
  梅長蘇自己沒有察覺,反倒是蕭景睿跟言豫津愣了愣,有些驚嚇的看著他。
  「林殊哥哥今天……心情特別好嗎?」蕭景睿愣愣的說著,一邊的言豫津已經童言童語的鬧騰了起來。「林殊哥哥不生氣!」
  原來自己以前老生氣?他怎麼記得自己脾氣應該挺好?
  「你就是欠罵,林殊哥哥今天不罵你,你還感到奇怪了?」霓凰也湊了過來,伸手對著小豫津的頭就是一陣搓揉,綁的好好的丸子頭就被揉掉了。
  「嗚!不要柔!」
  「哈哈,霓凰姊姊幫你綁回來,來!」
  接著一個下午,就在幾個少年少女的歡笑間度過了。
  天色很快的就暗了下來,梅長蘇抬頭看了看無雲的天空,時間過得很快,真得很快,他還有好多人沒有去看,還有很多話來不及說,這場美夢就要消失了。
  坐在河畔邊的石頭上,梅長蘇不想回府,不想回去睡,他還不想結束。
  看著熟悉的景緻,他記得,他常常跟蕭景琰到這裡來丟小石頭,來這裡抓魚,直接在旁邊就烤來吃,很開心,很快樂。
  有父親、母親、景禹哥哥、景琰在的這個金陵,才是他最懷念、最喜歡的金陵。
  總覺得,只要閉起雙眼,就沒有隔天了。
  「小殊?你怎麼在這?」
  蕭景琰從一旁探了出來,馬上就看見了坐在河畔邊發呆的梅長蘇。「你還不回去睡嗎?」
  「你不也沒回去睡嗎。」看見蕭景琰忽然出現,梅長蘇也嚇了一跳。「這麼晚了還帶馬出來?」
  「沒有,因為他一個晚上不安份的,我就帶他出來晃晃,正要回去。」蕭景琰牽著馬走了過來,這批馬是他的愛馬,一直以來都非常細心的照料。「你睡不著嗎?」
  睡不著嗎?
  不是,是他不敢睡。
  「有一點。」梅長蘇垂下雙眼笑了下,便轉頭看向蕭景琰。「現在太晚了,回去怕會吵到父親,今晚能到你那打擾嗎?」
  「嗯?當然可以!」蕭景琰非常開心,從他開府建衙以來,梅長蘇可沒去住過,兩個年輕小夥子一起睡個屋子,感覺整個晚上都會很鬧騰。「阿、不過明早我得操演,不能太晚睡。」
  「那今晚就乖乖睡覺吧!」梅長蘇的語氣也很輕鬆,他只是想最後,在最後離開這場美夢之前,可以陪在蕭景琰身邊。
  其實他一直覺得自己對不起蕭景琰,無論是提前他一步差點離開人世,還是隱瞞自己沒死的事情,讓他獨自背負了十二年,又或者是在他知道自己活著之後沒多久,就一意孤行,前往邊關鎮守,最後,他還是沒能回去看蕭景琰重振的大梁朝政。
  兩人進了屋子後,梅長蘇立刻就鑽進了蕭景琰的被窩裡,而在一旁看著的蕭景琰也只是無奈的搖搖頭,跟著躺了進來。
  梅長蘇感到很溫暖,溫暖的幾乎讓他相信,這是現實,但是他知道,這是夢,一場美麗的夢,而夢終有醒的一天。
  最後,梅長蘇緩緩的閉起雙眼。
#靖蘇  #瑯琊榜  #胡歌受  #胡受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圖賞。這幾天的生活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