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ニコニコ會長中心本。試閱-2

此區為NICO NICO歌手衍伸,不喜勿入 
會長中心本預計收錄↓
短篇X3,長篇X1
短篇三篇第一篇就是試閱那邊(指)這篇是短篇第二篇(笑
屬性P→蛇→栗
目前正在考慮要不要把寢栗跟蛇栗本分開出,不然會爆字數,價錢會……
同樣為了排版美觀↓
くりあ=CLEAR
ねろ=NERO
げろ=Gero
直翻這樣♥
 
走進家門,蛇足有些疲倦的一手撐著門,將鞋子脫下來。 
  今天是為了最近要舉辦的演唱會而到現場彩排了一整天,這幾天大概都要這樣度過了吧。 
  雖然喜歡唱歌、對於這樣的發展也滿開心的,但實在是不太習慣像這樣一直存在於人群之中啊……
  一邊脫下外套,蛇足打開幾乎沒東西的冰箱,拿出一罐啤酒、走到沙發上坐著,開了電視隨便轉了一台釣魚的節目,就一邊喝著啤酒,消消疲勞。
  正沉溺於悠閒的蛇足才正覺得睏,手機就響起了。
  「喂?」
  "啊、蛇足さん你到家了嗎?"
「嗯……我這組比較早結束。」電話的那頭是最近常常到他家錄音的くりあ,兩人個性很合也非常投緣,偶爾也會一起出去吃飯。
  "那……蛇足さん要一起出來吃飯嗎?呃、如果很累的話可……"
「我馬上到。」
  沒等くりあ說完,蛇足馬上起身將啤酒一路灌到見底之後,隨手拎了一件外套就出門了。
走在路上就有些後悔了。
  現在正是傍晚時刻,天氣有些過涼了,剛剛自己隨手拿的外套並不是說很厚重,連條圍巾都沒有拿……
  正思索著要不要等等去買條新的圍巾,くりあ突然出現在蛇足面前,戴著口罩圍著圍巾,完全做好了禦寒措施。
  「蛇足さん--你怎麼穿這麼少?」看到蛇足單薄的外套,くりあ露出一臉擔心的神色。
  「你才是,明明是栗子,怎麼包的跟粽子一樣?」看著包的緊緊的くりあ,蛇足忍不住笑出聲,這模樣說多可愛就有多可愛。
「才沒有,只是不想感冒。」感冒的次數真的不少的くりあ皺眉回駁著,身後又出現另一個人影。
  「啊、原來我是最晚到的嗎?」ぽこた一手搭著くりあ的肩膀,側身走到兩人中間。「嘿、蛇足さん你怎麼穿這麼少?」
「啊--忘記穿了。」隨便敷衍了下,又一個人跑了過來,看起來剛剛是去看要吃的店家有沒有位子。「啊、ねろさん。」
  「裡面還有兩桌喔,我們快進去吧?」ねろ笑著將剛剛有些掉落的圍巾又重新拋回肩膀上。「就是之前說要去吃的那家火鍋店!」
「喔喔--正好啊!這麼冷的天,吶吶、蛇足さん,這樣就可以保暖了!」ぽこた笑得很燦爛,緊跟著ねろ走在前頭。
  「嘖、不用這樣挖苦我吧?」蛇足放慢腳步,在眾人沒有知覺的情況下走到くりあ身旁,稍微落後一些些、正好可以併肩的程度。
  跟ねろ聊沒幾句,ぽこた回過頭、看到蛇足正一臉笑意的看著くりあ,眼神像是看不到其他東西。
「啊啊--才剛踏進來就這麼熱了。」ぽこた一邊將圍巾拉寬一邊走向位子,一入坐就把圍巾和身上的禦寒大衣通通脫了下來。
「火鍋的好處就在這裡呀。」くりあ露出開心的神色,也將圍巾和大衣脫了,掛在椅背上。
  「くりあ,笑得很開心吶?」看著菜單的蛇足才剛抬眼就看到くりあ滿足又開心的表情,忍不住輕笑了一聲。
  「嗯……因為這樣大家一起出來吃火鍋,感覺不是很好嗎?」一邊說著,くりあ又露出無敵的可愛笑臉,透露出令人想要照顧他的氛圍。
「而且這家店是肉片可以無限續盤的,可以吃肉吃到爽、這句你沒說。」坐在くりあ身旁的ねろ一邊笑著一邊在菜單上塗塗寫寫。
「呃、都有啦。」瞪了ねろ一眼,くりあ搶過對方手上正在塗寫的菜單,拿起筆就在"大眾豬肉鍋"上面畫了一槓,湯頭選了豚骨。
幾個人都很快的選好了自己的鍋種,將菜單交了出去。
  「げろさん都沒辦法像這樣跟我們出來吃飯呢。」一邊將自己的爐火轉開,くりあ隨口提起那個遠在大阪、同樣身為翻唱歌手的友人。
「畢竟太遠了阿。」就像閒聊一樣,ねろ也隨口回了くりあ,幾個人就這麼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起來了。
  除了青梅竹馬的兩位,對くりあ來說ぽこた和蛇足原本都只是網友。
但在幾次的見面、蛇足慷慨的讓出錄音室後、大家的感情就越來越好,甚至已經超過網友的程度了。
  正拿起一旁的飲料,蛇足的視線不由自主的往くりあ那飄去,看到他正非常賣力涮著肉片,將剛燙熟的肉片直接塞進嘴裡。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他注意到這個常到他家錄音的栗子其實非常可愛。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他發現自己越來越在意他的一舉一動。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
  他的視線不曾移開過。
  不管這邊的眼神有多炙熱,那邊仍就感受不到,他也知道、不說出口的話對方一輩子應該都不會知道。
  但這樣就夠了吧?
  說出口之後的尷尬他不想承受,因為太過了解了、他太了解了對方並沒有這方面的愛好,甚至會擔心有什麼奇怪的流言。
  「さん--……蛇足さん--!」
  聽到くりあ的叫喚聲,蛇足驚覺自己居然在發呆。
  「蛇足さん、怎麼了嗎?果然太累了嗎……」明天才要開始彩排的くりあ一臉擔心的看著蛇足,怕是自己的邀約讓蛇足為難了。
「不、我沒事。」回くりあ一個淺淺的微笑,蛇足開始將他老早就丟下去已經整個快要硬掉的肉夾起來,抽出另一隻手很隨便的揉亂了くりあ的栗子色頭髮。「不用擔心。」
  突然、ぽこた站了起來。
「不行、沒有啤酒!」一臉認真的看著眾人。「果然沒有啤酒就不行阿,我現在就去買。」
「欸?這麼突然?這家店可以喝酒嗎?」くりあ一整個錯愕的看著突然站起來大叫的友人,眼角餘光瞄到了隔壁桌客人一樣驚悚的表情。
「可以的樣子,那桌也在喝喔。」ねろ用眼神指意著對面桌堆積成山的空啤酒灌,也跟著起身。「我跟ぽこたさん一起去買吧,你們要幾罐?」
  「嗯……三、三……?」くりあ一邊說出非常不確定的數字,一邊歪頭。
「呵、三罐你說的,就不要喝我們的份。」ねろ壞笑了一下,就和ぽこた並肩走出了火鍋店。
  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蛇足將自己身上的重量全都交付給撐在桌上的左手,右手則是有一下沒一下的攪著鍋裡的東西。
  看到身旁的くりあ開心的將肉都吃了一半去了,蛇足沉默了。
  有一點點肉肉的くりあ,皮膚很白的くりあ,手很漂亮的くりあ,喜歡唱歌的くりあ,容易害羞的くりあ,喜歡美腿的くりあ,想睡覺會傻笑的くりあ,喜歡遊戲生放到半夜的くりあ,講話常常會出現不自重發言的くりあ。
  無論是哪個,都是他所知道的くりあ。
他有哪些不知道呢……?還有哪些、是他不知道的?
  只是網友而已,對方也不一定會將自己的所有都表現出來吧?
  對阿、比起跟他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他更顯得像是外人吧。
  有意無意的看了下くりあ又轉回來,蛇足無法停止自己又開始的負面思考,只是輕輕嘆口氣,將已經滾到爛的高麗菜塞進嘴裡。
  餘光看見くりあ微笑的吃火鍋,不知道為什麼、暖意在胸口集結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