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跳馬並盛記09跳馬迪諾

輕輕的,在他臉上一吻,淺淺微笑轉身離開。 
在迪諾走出門的瞬間,雲雀醒了,應該說他根本沒有睡著,在迪諾吻他的那一刻,他本來想馬上起來,拉住他,但發現...他沒有理由這麼做。 
是的,沒錯,這才是他來並盛的目的,他沒有理由阻止他,即使...他正要去做危險的事。 
「...」雲雀爬起來,披上外套,站在窗邊。 
外頭來接他的是迪諾的部下,原本的紅色轎車通通改為黑色,所有人的表情都很嚴肅,看一眼就知道是要去火拼。 
有部下在就可以放心了吧? 
雲雀露出很奇怪的微笑,他很清楚,這並不是發自內心的,是假的。 
至於他為什麼要假笑?他也不知道,有部下在迪諾就會很強不是嗎?有什麼事他的忠心部下都能為他解決,根本就不需要他的不是? 
伸手處碰自己的傷口,馬上痛的無法動彈。 
這樣的身體,跟過去只會礙手礙腳的吧? 
雲雀從來沒有想過這麼多,他一直以來都是個戰鬥狂阿...這種時候他就該不顧一切的衝出去戰鬥才對,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學會思考了? 
其實會思考...也是很痛苦的。 
感受到迪諾由下往上的視線,雲雀馬上蹲下來,又不小心扯到傷口,靠著牆壁坐著。 
「呃...!雲雀學長...你沒事吧?」 
阿綱開門,正好看到坐在地上的雲雀,露出擔心的神色。 
「怎麼坐在地上?來吧!雲雀我拉你...」山本笑著走向雲雀,伸出手打算拉雲雀,卻被雲雀打掉了。 
雲雀的眼神充滿殺氣,卻又和原本的不太一樣。「不准碰我。」 
「喂!你這什麼口氣啊!?」 
獄寺火大的站在山本前面。「這傢伙好心想扶你,你這什麼態度!?」 
「算了拉...準人...噗喔!」 
「我說過在學校不要這樣叫我!」 
「欸?可是在家裡的時候這樣叫你你都很開心的阿~」 
「我說了學校不行啦!」 
請問你們在"家裡"到底做了什麼?還有,是誰家啊? 
阿綱默默的在心裡吐曹,又望向雲雀,阿綱深深的感覺到,雲雀現在需要一個人獨處,也因為這樣,他硬是拖著兩位吵架的傢伙走出病房。 
「澤田綱吉。」 
「咦?」 
雲雀冷冷的說出阿綱的名子,這讓阿綱嚇的壽命減了三分之一。 
「你知道什麼。」 
這真的是問句嗎!?我可以不要回答嗎!?「呃...我...」 
「我不知道我能說什麼,只是...迪諾先生希望雲雀學長好好休息,不要亂跑...以後要自己注意好身體...」 
「...」雲雀微微的皺眉頭。「聽起來這麼像遺言?他到底是要去做什麼?」 
很少聽到雲雀用一點點緊促的聲音提問,阿綱不知道該說什麼。 
因為這件是除了加百羅涅家族外,只有他和里包恩知道這件事。 
「雲雀學長...我不能說...」阿綱閉起眼睛,眉頭皺的很緊。他很擔心迪諾,但這是他們家族的事,彭哥列不能插手...應該說,阿綱不能插手。 
因為,他是下一任的首領。 
所以不能有任何的閃失,而且迪諾也說交給他們就行了。 
但是,迪諾那個身體... 
「我勸你快說,草食動物。」雲雀的聲音很森冷,很可怕,照理來說,阿綱應該怕的全抖出來才對。 
「有個地方會上演打架事件,地點是後站的某個廢棄工廠!」 
「...?」 
阿綱看著雲雀。「我什麼都沒說,只是告訴大家哪裡可以看黑道集團火拼而已!」 
說完,他轉身跑掉了。 
+++ 
五輛黑色轎車停在廢棄工廠前廣大的空地,隨著黑衣人陸陸續續下車,金髮的男子也下車了。 
他的表情很凝重,應該說在場的人都是。 
一共20個人,現場看才感受的到那種聲勢浩大。 
「首領,能來的只有這些人...」 
一個男子面露難色。「義大利本部有些問題,有些家族趁首領不在想攻佔我們的小鎮...為了那些居民...」 
「我知道。」被稱為首領的男子正是迪諾,金髮因為陽光微微的發亮,他露出微笑。「你們做的很好,本來就該以那些居民為優先。」 
那裡是迪諾成長的故鄉,也是他最重要的地方,無論如何,他都會以小鎮和家族為優先。 
他們的家族氣氛非常和諧,和小鎮的居民就像是大家庭,大家能很開心又很安心的生活在那個小鎮,就是因為,有加百羅涅世世代代的守護。 
「首領...。」羅馬利歐站在一旁,他好久沒有看到迪諾露出這種眼神了,這種抱著決心,堅定又藏著一絲憤怒的眼神,這些東西混在一起,讓人產生一種可靠的錯覺。 
「要上嘍。」 
迪諾看著前方,眼前出現的是大批的黑衣人,所有人手上都拿著槍和大炮,看來就是走私的那些。 
看到對方衝上來,羅馬利歐和其他人也拿出槍和刀劍,衝上去。 
刀劍互相碰撞產生巨大的聲響,槍聲四起,血液隨著槍聲陸續噴出,地板很快就成了血河。 
他們不是不畏懼死亡,而是在踏進這條路的時候就接受了這種廝殺場面,在踏進這條世人認為的歧路時,他們就有下一秒可能就結束生命準備。 
抱著必死的決心,這句話不是口頭說說,而是發自內心,抱著必死的決心衝上去。 
混亂的打鬥中,迪諾一路前進。 
他不能被困在這裡,真正的敵人就在不遠的地方,就在廢棄工廠裡,就是引發這次事件的主謀,也是...害雲雀一而再再而三受傷的人。 
「首領!」 
部下們身上滲著自己和敵人的血漬,使盡全力,為他們的首領殺開一條血路。 
羅馬利歐想要跟上去,卻又被其他人阻擋,不得不繼續對付這些說強不強說弱不弱的傢伙。「首領...讓我跟去吧!」 
「不用了。」 
迪諾回頭,露出溫柔的微笑。「你在這裡撐場面,我去就行了。」 
「...首領!」 
沒有部下跟著,怎麼行呢? 
羅馬利歐想著,卻沒有說出來,他沒辦法,在場的人都沒辦法跟上去,連扎眼的時間都沒有了哪來的時間跟上去?以少對多的情勢本來就夠不利了,哪能容許他們再少一個人? 
迪諾很清楚,現在的身體很勉強,也很清楚自己在沒有部下的狀況下沒有辦法戰鬥,即使有人偶,效果也是越來越差。 
推開凹曲不平的鐵門,散發出大量的鐵銹味。 
「黑手黨,家百羅涅地十代首領跳馬迪諾是吧?」一個男人站在正中央,身邊跟著兩個女人。 
緊覺性的握緊鞭子,看著男人。 
男人只是微笑,一邊親吻著女人的手背,他有一頭比迪諾閃亮的金髮,睫毛很長,令人忌妒的俊俏臉蛋。 
「原來長的帥的人都是壞人?」迪諾微笑。 
「嗯?可是我認為你也不錯阿。」男人咪起眼睛,純白的牙齒暴露在空氣之中。 
「是呀,所以我不是好人。」 
鞭子丟到地上,迪諾握著柄,微微的皺眉頭。「你就是首領吧?」 
+++ 
「我這麼做...是對的吧?」 
阿綱坐在地上,皺著眉頭,一旁坐著的是里包恩。 
「...不知道。」里包恩不像往常的堅決,而是猶豫了一下,緩緩的說出不是很肯定的答案。 
扶著床緣,雲雀站了起來,看著放在一旁的拐子,伸出手拿起它。 
要去嗎? 
雲雀的腦子裡不斷反覆著這個問題。 
「...我只是,去看人家打架而已。」 
+++ 
手用力一抽,鞭子飛起,瞬間揚起了大量的灰塵。 
女人一個拿著長劍,一個拿著長刀,飛身躍起,躲過了鞭子後快速攻向迪諾。 
迪諾很俐落的躲開了攻擊,他的神經繃到最緊,一對二的戰鬥讓他扎眼都來不及。 
「噗嗚!」 
擋住女人的刀子,誰知一腳踢出,直接命中迪諾的肚子。 
「咳咳...」還沒回神,另一個人又揮下劍。 
靠著反射神經躲開攻擊,攻擊與攻擊之間間隔不到一秒,除了躲和防禦迪諾無法做出任何舉動。 
這已經是用人偶的最高極限了。 
碰碰碰! 
外頭傳出火箭炮的聲音,而且連著三發,接著是部下們的慘叫聲。 
這讓迪諾頓了一下,而這一頓,將會成為戰敗的原因。 
「你在看哪裡呢?」 
女人森冷的聲音在迪諾耳邊響起,這一瞬間,冷汗緩緩的滑落,滴到地板的瞬間,胸口傳來一陣巨痛。 
「咕嗚啊...!」 
刀和劍交叉砍在迪諾的胸口,這一瞬間,像是所有力氣都被抽離了,還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身體被切開,還有血噴出來。 
對於感覺為何會這麼清楚,他不知道,雖然清楚卻沒有痛覺,但身體連張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了。 
+++ 
「大家都沒事吧!?」 
羅馬利歐站起來,左手似乎骨折了。「各位!」 
「嗚嗯...我還好...」幾個黑衣人站起來,剛剛的火箭炮是對方發出來的,一次掃空了許多人。「好像...只剩我們幾個了...」 
一共來了20人,去掉首領還有19人的...現在只剩10個了。 
看著倒在一旁的同伴屍體,他們不能猶豫,看著前方,眼前的敵人只剩原本的十分之一。 
碰! 
「哇啊!」 
一聲撞擊,接著一聲慘叫。 
「...您是...」羅馬利歐張大眼睛,看著突然出現的少年。 
少年名為雲雀恭彌,他露出銳利又充滿殺氣的眼神看著廢棄工廠。「我是來看戲的,不准擋到我。」 
「...」看到雲雀,羅馬利歐不知不覺的露出了笑容,轉頭看著敵人。 
「是嗎?那就由我們來為您開路吧!」 
聽到這句話,其他人也再度拿起武器,殺入人群。 
雲雀身在後面,他現在一點猶豫都沒有,他只知道,迪諾就在裡面,他只知道,他要對戰的人在裡面,害迪諾受傷的人。 
「所有人...就是這些?」 
「呃...沒錯...。」 
對於雲雀突然的發問,某個黑衣人苦笑著回答。「首領是一個人進去的。」 
「...!?」聽到這句話,雲雀皺眉。 
一個人?他一個人拖著那種身體去應戰?那個笨蛋... 
「不過看來...我也是個笨蛋阿...」 
「嗯?」 
「不,沒事。」 
雲雀講的很小聲,沒有人清楚聽到。 
沒錯,他也是個笨蛋,所以才會來救笨蛋阿...。 
-------------------------- 
所以呢所以呢!? 
雲雀去救他然後呢?可是雲雀也身負重傷阿... 
這篇會不會太短啊?會嗎? 
嗚嗯要完結了喔...話說要畫完結賀卡嗎? 
((嗚嗯嗯...好想改結局=ˇ= 
到底是要悲文完結還是歡文完結阿...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