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惡夢島 章之三

看著男人,箠夏的內心突然湧出強烈的恐懼感。 
他轉頭看著沁,沁的臉色也非常難看,可見那種恐懼感並不是只有他感覺到。 
男人笑著,走到箠夏和沁的身後。 
箠夏本來想要跟著轉頭,卻發現全身都冒出冷汗,腳連動都不動。 
恐懼讓他動不了。 
「嘻嘻--真是可愛呢,白白嫩嫩的,比起族人,外來的祭品更是別有一番風味呢。」 
男人笑的燦爛,他伸出雙手,一手撫摸著箠夏的右臉頰,一手捧著沁的左臉頰。「乾脆現在就把你們吃了吧。」 
「什……?」 
不是說、族人不會對他們這些新來的下手嗎? 
看到箠夏和沁恐懼的面容,男人更開心了,他用他過長的指甲輕輕劃過箠夏的胸膛,瞬間一種溼熱感從胸口蔓延開來,灼熱的、濕黏的。 
那是血。 
箠夏臉色越來越差,完全不敢看自己的胸前,但是濃重的甜腥味馬上湧上來,就算他不看也知道,自己正在淌血。 
雙手在發抖,他沒有辦法像平常一樣一拳揮過去,他現在、完全動彈不得。 
「箠夏……」 
沁轉頭,脖子馬上冒出血絲。「別亂動阿……我打算從右邊這個開始吃呢。」 
「沁……!」眼角瞄到沁的血絲,箠夏有點慌了。 
現在怎麼辦? 
心跳漸漸加快,呼吸也比平常急促,他們的臉色都慘白。 
「你這是在做什麼呢?」 
繀斯爾舉著柺杖抵住男人的脖子,雖然臉上帶著微笑,聲音卻異常冰冷。 
「繀斯爾……嗎?」男人的臉色變差,勾起嘴角用眼角掃過繀斯爾,冒出幾滴冷汗。 
「你想違反琉縭的命令嗎?這次負責的人是我和瞳,不要害我們哪。」冷冷的看著男人,鮮紅的眼睛充滿了威脅的氣息……危險的氣息。「放開他們。」 
「……嘖,不愧是首領的忠犬啊。」男人臉色很差的放開箠夏和沁,不削的嘖了一聲卻被繀斯爾一柺杖打到旁邊。「咕嗚……」 
「真讓人火大呢,不如我讓你變成美味的佳餚獻給琉縭吧?」繀斯爾笑容更深了,殺氣完全蓋過了周遭的空氣,連箠夏和沁都清楚感受到了。 
「你說什……!」 
碰--! 
「他哪能變成美味的佳餚?別害我吐好嗎?」瞳一腳把男人的頭踩到地上,碰的一聲男人已經完全沒有聲音了。 
他不會就這樣升天了吧? 
「真是、竟然敢違抗琉縭的命令。」繀斯爾把玩著自己的柺杖。 
箠夏和沁跪坐在地上好一段時間,一直到瞳出現後才開始漸漸回神。 
「呃、謝謝……」喘口氣,箠夏抬頭看著繀斯爾。 
「嗯?什麼?」繀斯爾由上而下看著箠夏,有種莫名的壓迫感。「我並不是在幫你,而是在執行我的工作,你不需要道謝……不如練練身體,不然哪天我沒看到一樣會死的很慘的。」 
「貨都補完了,走啦。」瞳轉身就離開,繀斯爾也笑笑的跟上去。 
「……還要買東西嗎?」 
沁摸摸自己的脖子,發現只是不嚴重的小開口,轉頭問箠夏。 
「還是要買的吧……發現如果不買藥的話我們沒辦法在這裡生活。」箠夏站起來,伸手把沁也拉起來。「還是快點買一買回去吧。」 
「呃、箠夏,你的傷沒問題嗎?」沁看著箠夏胸前怵目驚心的血跡,皺眉。 
「現在沒問題,再不買藥應該就會有問題了。」 
「……」 
××× 
「這趟採買真是危機四伏阿……」 
沁一踏進木屋,整個人倒在床上,不過就是去買個東西,弄到這麼疲憊……「對了、箠夏,我幫你擦藥吧。」 
「嗯?喔。」箠夏坐到椅子上,把剛剛採買的藥品、食物、衣物通通都放到桌上。 
是說他們都不知道,錢不是共通的,不過他們還有錢幣稅換所到是滿震驚的。 
脫了上衣上了藥後,他們發現一個嚴重的問題。 
「錢你拿走了?」這是沁第一個問句。 
「不是你帶著嗎?」這是箠夏理所當然的問句。 
……所以? 
「一定是掉在路上了!希望不要被撿走……」沁回想起離開市集手上明明還有錢包的。 
「怎麼可能不被撿走?除非掉在家門口。」箠夏無言了。 
咚咚--! 
敲門聲傳進兩人的耳朵,但他們都沒有開門的意願。 
開玩笑,剛剛才遇到那種事,在家裡也變的不安全了。 
「那個……不好意思,我再你們門口撿到一個錢包,是你們的嗎?」一個男生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剛剛的緊張感瞬間消失了,箠夏和沁同時鬆了一口氣。 
「看來是我們會錯意了。」 
箠夏苦笑,伸手轉開門把,卻在開門的那一瞬間腦袋重重的一沉,接著往旁邊飛去。 
倒在地上的箠夏腦袋一陣爆痛。 
「箠夏!」 
「不要出來!」 
箠夏制止了沁要奪門而出的動作,甩甩頭努力爬起來。「他們人很多,出來只會一起遭殃而已。」 
沒錯,站在箠夏眼前的是六個男生,全都把帽子壓的很低讓人看不到臉。 
但的確是跟他們一起到這裡來的增加族人儀式的祭品沒錯。 
「這樣就騙出來了哈哈。」 
「欸,要謝謝我當扒手啊!」 
「好好你好厲害。」 
幾個人開始聊起來,也讓箠夏知道錢包為什麼會在他們身上。 
「該動手了,把這傢伙殺了就少一個競爭對手了吧?就跟前兩個一樣。」其中一個看起來像是帶頭的人雙手抱胸,看起來非常的囂張。 
前兩個? 
箠夏愣了一下,意思就是他們已經殺了兩個人了? 
「箠夏!他是艾達中學的帶頭,叫段雨祈,是柔道跟跆拳道的黑帶!」沁認出那個很囂張的人,大聲的提醒箠夏。 
箠夏也練過跆拳道和格鬥技之類的東西,但面對這麼多人也沒辦法怎麼樣。 
「欸?有人認識我啊?」叫段雨祈的少年笑了,很感興趣的看著沁。「怎麼樣?要不要跟著我啊?」 
「啊?」 
沁愣了愣,箠夏趁機衝過去給其中一個人一拳,而那個人也沒反應過來,就這樣被箠夏打到一邊。 
但一拳的時間而已,段雨祈已經跑到箠夏面前準備和箠夏一對一。 
「不要對箠夏學長動手--!」 
一個年紀比較小的少年脫離隊伍,衝到段雨祈面前,手上拿著長刀。「傷害箠夏學長的就去死吧!」 
箠夏一愣,定眼看了幾秒才想起他是小路,當初被他救的那個學弟。 
小路一刀砍向段雨祈,後者退了一步躲開小路又追上去。 
其他人緊張的不知道該怎麼做,如果貿然衝上來搞不好會擋到段雨祈反而害到他。 
「等……住手!」 
箠夏抱住小路拿刀的手,擋到段雨祈面前。「別這樣!」 
「箠夏學長!他剛剛想殺你喔!」小路推開箠夏,一個跨步又要衝上去卻還是被箠夏擋住了。「學長!他已經殺了兩個人了!」 
「他殺那兩個人的時候你也在吧?」箠夏推開小路,一臉認真。「不管怎麼說,我們都一樣是被帶來這裡的,我們所有人都是受害者。」 
「可是……」小路頓了。 
看到他們沒有攻擊的打算,其他人都衝向背對著他們的箠夏。 
「箠夏學長,後面!」箠夏猛的轉頭,看到三個人正拿著和小路拿的一樣的長刀衝向他。 
「停!」 
段雨祈大吼一聲,所有人都停了下來。「我們走。」 
「咦?為什麼啊大哥!」 
「我們人這麼多,不會輸的!」 
幾個人開始騷動了,但段雨祈只是轉頭看著箠夏。「我這個人不欠人情的,下一次換我幫你。」 
「……」箠夏愣看著那個聽說很強的段雨祈,張嘴半天沒說半個字。 
一直到那群人走了,沁才慌慌張張的衝出來,跑到箠夏身邊。「箠夏、你的頭流血了都沒發現嗎?」 
「欸、真的欸。」箠夏摸摸頭,發現手上都是鮮血,痛楚才突然發作。「痛……」 
「學長,我們快點進去幫箠夏學長上藥吧?」小路扶著箠夏,一臉擔心。 
「呃、說的也是,快進來吧。」 
三個人進到小木屋,把門關上後馬上一個把箠夏扶到床邊,一個開始找能用的藥。 
一段時間後,藥都擦好了,沁也把買回來的東西跟錢包收了起來。 
看了看他們買的物品,小路愣了一下。 
「你們沒有買武器嗎?」 
「武器?」 
沁和躺在床上準備要睡覺的箠夏同時發問。 
「對阿,就像我的長刀一樣,沒有武器有人偷襲怎麼辦?我還想去買一把怕被偷或打斷勒。」小路坐在沁的床上晃了晃雙腳,摸摸床邊的長刀。 
「也對……要買個防身的東西才行。」箠夏看著天花板,微微的皺眉。 
今天只是第一天,才第一天而已就這麼疲累了,剩下的日子怎麼過? 
「要現在出去買嗎?」小路歪頭問。 
「看箠夏嘍,我沒意見……不過箠夏已經受傷了,明天再去比較好吧?」沁拿出剛剛買的便當,他們除了兩個便當外都是買餅乾和泡麵。 
「嗯、有點累了,明天再一起去買吧……」 
才剛說完,箠夏突然感到一陣睡意,接著眼前就一片黑暗。 
*** 
嗚喔喔喔我好喜歡繀斯爾啊! 
怎麼每本小說都來個私心(笑 
有特別取名子就是還會出現拉,不然的話取名子是很麻煩的一件事欸(嘆
8/6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Clearニコニコ三周年,會長啊啊啊啊(爆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