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們之間的關係-上

因為這篇的尺度過大,所以在此聲明。
此為H文,配對是吾郎X二世,不喜勿入
他們是對手。 
當他高中畢業到美國追求夢想時,他們遇到了。 
他曾經為了打出他所投的球而球棒斷了,他曾經被他三振過。 
他曾經為了不讓他打到自己所投的球,把球速飆到一百英里,他曾經投出102英里的球卻被他打出再見全壘打。 
他們在球場上遇見,在餐廳遇見。 
從原本的敵意變成了最棒的對手,他們共同崇拜著一個人。 
「本田二世?」 
二世走進餐廳,馬上就看到正在裡面點餐的吾郎。 
「啊、二世?」吾郎回頭,看到正走進來的二是只有一個人。「今天一個人來吃?」 
記得以前都會帶個女的…… 
「嗯。」沒有多回答什麼,二世走到櫃檯點了平常點的餐後走到一個空位坐下來,吾郎卻也跟著坐在他對面。「……幹麻?」 
「什麼幹麻?我也一個人啊,人家生意這麼好,一個人給人家佔著這麼多位子不好啦--」吾郎打個哈欠,昨天他又認真起來忘了要睡覺投球投到天亮。 
「……隨便你。」二世微微的皺眉。 
很快的,餐點上來了,有薯條漢堡……等非常多東西,因為是兩個人的份量加在一起。 
兩人都沒有開口。 
旁邊幾桌的客人開始小聲的討論著那邊兩個一起吃飯的是不是吉普森二世跟茂野吾郎。 
其實在吃飯時,他們都不是很喜歡被認出來。 
「欸,我認識一個棒球俱樂部的老闆,我們把東西帶去那邊吃,順便打一場吧?」二世一邊說著一邊收拾著桌子上的東西。 
「喔,反正我也不想繼續在這裡吃……」吾郎站起來,將桌上收拾好的餐點拿起來,拎起自己的包包後走出餐廳,而二世就跟在後面。 
「我們多久沒對戰啦?」坐在二世的敞篷車上的副駕駛座,吾郎看著天空,吹著涼涼的晚風。 
「……從世界盃之後有一次,之後就沒有了。」二世單手開車,一手掛在車外。 
因為很近的緣故,位於地下的棒球俱樂部很快就到了。 
「……總覺得這裡有點亂欸,沒問題嗎?」吾郎微微的皺眉,望著下面形形色色的外國人……真的是形形色色啊。 
「都幾歲了難道會怕這種場所嗎?」二世嘲笑般的笑了幾聲,領著吾郎走進俱樂部。 
「誰怕啊?我只是覺得這裡真的是棒球俱樂部嗎……」吾郎一臉不是很想進去,但還是跟著二世走。 
「誰管這裡怎樣?反正只要有球場有休息室就好了。」二世聳聳肩,轉個彎走進一間更衣室。「棒球衣這裡都有,我今天本來就有說要來,所以有預留衣服。」 
「喔……」 
吾郎關上門,卻發現沒有鎖,不過想想都男人也沒什麼好鎖的就沒有去在意,走到二世身邊開始換衣服。 
吾郎的身材非常的結實,這點二世也是一樣的,但就皮膚來說二世還是比吾郎白上許多。 
就在兩個人都脫掉上衣在找球衣時,門被打開了。 
「哈嘍--兩位美……帥哥!」 
一個長相帥氣的白人走進更衣室,他的身材也很結實,膚色比吾郎黑了一點點,深褐色的短髮,是那種走在街上絕對會被搭訕的那種帥哥。 
「啊、老闆。」二世露出笑容,走向那個被他稱為老闆的男人,接過他手中的飲料。 
「來啊、我也有拿你的份。」老闆露出勾魂的笑容,把飲料遞給吾郎。 
剛接過飲料的吾郎馬上開來喝,而且是一口乾到底的那種。 
「欸、本……」二世伸手想阻止吾郎喝飲料卻來不及,而後面的老闆也趁二世注意力在吾郎身上的時候一個手刀打在二世的頸部。「嗚……」 
「什……喂、你幹麻?」看到二世被打倒在地上,吾郎馬上衝向前想給那位老闆一拳卻突然身體無力跪倒在地。「這是……怎麼回事……」 
「你竟然下藥……」二世撐起身子想撲向老闆,老闆卻早了一步用手掌罩住二世的嘴巴,粉沫狀的藥物在他嘴裡直接溶化。 
看著趴在地上的兩人,老闆露出滿意的笑容。 
「這是我請人家幫我研究的藥,讓人全身無力意識卻很清楚。」 
二世怒瞪著吾郎。「難道你沒學過不能隨便喝陌生人給的飲料嗎--!」 
「我、我哪知道啊……」吾郎也無法動彈,只能別開視線。 
看著他們兩的爭吵,老闆笑的更滿意了。 
「原本只是想到美麗的吉普森二世……但現在多了這個小鬼也不錯呢,畢竟我的體力不太行阿……」老闆笑的燦爛,說出意義不明的話。 
當然,這些話吾郎半個字都聽不懂,但二世卻完全知道他想幹嘛。 
知道歸知道,現在他能做什麼? 
看到二世的臉色老闆就知道二世聽的懂他的話,不像旁邊這塊木頭…… 
「吶--多美麗的身體?」老闆笑著,蹲下去瞬間拉下二世的褲子。「嗯、美麗的豐臀呢。」 
「你幹什麼--!」二世大吼,想要躲開卻完全動不了。「不准碰我!」 
看到這幕的吾郎愣了很久完全反應不過來,老闆幹麻脫他褲子?二世的反應也…… 
想到這裡,吾郎的臉也開始發燙。 
看到吾郎臉紅,老闆笑的更是開心。「看來這個木頭小鬼也懂了嘛--」 
嘴角勾勒出帥氣勾魂的笑容,他把二世抱到兩張並起來的板凳上,和另外兩張並起來的板凳正好差一點點的距離。 
他讓二世趴在四張板凳的縫細之間,伸出手開始撫摸著二世的慾望。 
「嗚嗯……住、住手……」 
二世輕吟了一聲後又立即壓低聲音。 
「怎麼這麼說呢?不是很有感覺嗎?」老闆笑著咬住二世的耳朵,手下的撫摸更是劇烈。 
「啊……」 
無法忍耐的呻吟了一聲,這一聲讓一旁的吾郎臉紅的像要淌出血,想別開視線卻發現怎麼樣都移不開。 
「來、自己撐著牆壁。」發現二世已經恢復一點點的體力後,直接把二世壓到牆壁上,臉貼著牆壁。「屁股要翹高一點啊……」 
一邊說著,老闆壓住二世的身體,將兩顆膠囊塞到二世後面的小穴裡。 
「啊啊……」叫了一聲,異入塞入體內的不舒適感讓他緊緊皺眉。 
雙手扳開了二世的雙峰,老闆俯下身子舔拭著二世緊縮的小穴,舌尖時進時出的挑逗著。 
「不……等等、老闆……不要……」 
二世趴在牆上,翹起來的臀部微微的顫抖,從股縫中流出液體。 
「不要?可是你這裡很想要啊……」老闆用手指輕壓著二世的小穴,連一隻手指頭的寬度都沒有。 
但、就是要這樣才好玩阿。 
「等……啊--!」 
接近尖叫的聲音連二世自己都嚇了一跳,馬上用無力的雙手烏住嘴巴,雙頰白裡透紅的,眼框泛著淚水。 
一隻手指頭插進了二世的小穴之中,二世嬌喘著,努力不讓眼淚滑下。 
開玩笑,他從來沒在任何人面前哭過的! 
聽著二世的嬌喘生和呻吟聲,老闆笑的很開,把第一隻手指頭抽出一點點,接著第二隻也伸了進去。 
「不、嗚……」 
撕裂般的疼痛使二世忍受不了而落下了晶瑩剔透的淚珠,喘息聲越來越大,而他的慾望也完全挺立在空氣之中。 
呻吟漸漸嫵媚,嘆息也越來越撩人,一旁的吾郎睜大雙眼,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慾望泉源也已經挺立。 
老闆繼續用右手拓展著二世身子緊閉的入口。 
「混……混蛋……放開、我……」 
二世倔將的用不成句的話罵著侵犯他的男人,身體顫抖著。 
明明身體恢復了點力氣可以反抗的,身體卻一陣酥麻,那種無法形容的無力感侵占全身。 
「啊啊……」 
「住、住手……嗯~」 
老闆將手指頭彎曲抽插,修長的手指已經探到最深處,二世的呻吟聲也開始變成令人害羞的滑音。 
又捉弄了一段時間後,老闆轉頭看著一旁的吾郎。 
「為了我的自身安全,罪不能只有我一個人犯阿。」老闆露出陰險的笑容,放著二世一個人跪倒在地上,走向吾郎。「你就和我同罪吧。」 
「咦?」 
「看著他美麗的身體難道你都不想嗎?」 
側過身,老闆故意讓吾郎看到倒在地上發抖的二世,又勾起帥氣的笑容,伸手脫了吾郎的褲子,露出他修長的雙腿和豐腴的嫩臀。 
「什……你想做什麼!」 
吾郎大吼,老闆卻當作沒聽到的看著他的慾望泉源,如預料中的已經完全挺立了。 
「你看、不過就是聽他嬌喘呻吟的聲音就已經挺起來了不是嗎?」 
老闆一說完,倒在旁邊的二世馬上想起剛剛吾郎從頭看到尾,臉開始發燙發紅,比剛剛更害羞好幾倍。 
看到二世臉紅的樣子吾郎不由得一愣,卻馬上甩頭,看到男人臉紅愣什麼鬼啊! 
「這可以讓你更興奮的。」 
老闆說著,拿出一顆膠囊塞到吾郎股間,手指用力的推了進去。 
「嗚啊……」疼痛感使吾郎輕吟出聲,但藥一塞進去,老闆的手馬上抽出來。 
「阿阿--你也好棒呢,不過不是我喜歡的型啊……」 
說完,老闆走到二世身邊,將他翻過身又塞了兩顆膠囊,手指推進去的瞬間二世呻吟了一聲,和吾郎的完全不同,是那種嫵媚動人的呻吟。 
吾郎馬上搖頭,他怎麼會覺得男人的呻吟聲嫵媚動人? 
身體漸漸發熱,看來是膠囊的藥效開始發作了,吾郎挺立的慾望開始顫抖著。 
老闆將吾郎靠在牆壁上坐著,接著轉身回去抱起二世。 
吾郎一看到被抱起來的二世,整個人都暈了。 
老闆從二世的背部抱起他,雙手抱著他的大腿,正面朝向吾郎,雙腿拉的開開的,潮濕的私密處就這樣一覽無遺,吾郎甚至可以看到二世難堪到快哭的表情。 
二世的臉紅到像是鮮血般,連耳根都是紅的,白皙的肌膚染著紅色。 
「就這樣下去吧?我剛剛已經幫你暖身了啊。」 
老闆笑著,貼著二世的耳朵說著,吾郎也聽的一清二楚。 
接著,他將二世的緊密處對準吾郎的慾望泉源,直接放下去,往下壓。 
「啊--!」 
二世慘叫了一聲,雙手緊緊的抓住吾郎的肩膀,淚水已經唰的下來,落在吾郎的身上、臉上。 
一吋吋的壓進,吾郎低吟了一聲接著的是二世急促的喘息聲和哽咽的聲音。 
肩膀被二世抓的很痛,但吾郎根本沒有沒有閒情逸致去管肩膀上的疼痛,而是他的慾望正被緊緊的吸住,很熱、很緊,他快無法呼吸了。 
「不……好痛……痛啊……」 
嬌喘生和呻吟聲不斷的從二世嘴裡發出,他哭著,無法停止的哭泣著。 
「這樣的話,你也不能說我對你怎樣了吧?畢竟你體內殘留的可是你朋友的東西阿。」 
老闆心情極佳,光是這樣聽聲音,這樣看著他就興奮不已。「你們自己慢慢玩吧?藥效可以持續很久喔,還有、這裡的門是從外面鎖的,哈哈!」 
說完,老闆開門走出去,接著上鎖的聲音傳了進來。 
這下好了,藥效還沒退,誰有力氣起身?沒有力氣起身又要怎麼分開? 
「可、可惡……都是你這傢伙亂喝飲料!」 
二世流著眼淚,不爽的瞪著吾郎,卻發現對方竟然在看自己的身下,馬上臉紅的阻止。「你、你看哪裡啊!」 
「呃、不是啦……」吾郎努力的移開視線,但最後卻還是落在二是那挺立的慾望上。 
「你……」發現自己的慾望挺的很高,還顫抖著泛出乳白色的汁液,二世難堪的眼框又泛起淚水,唰的不斷落下。「不准看……混蛋、不准看--!」 
看著二世紅著臉,難堪的流著眼淚,吾郎瞬間呆了。 
那個……驕傲、自尊心超強、不服輸、絕對不會向人低頭的吉普森二世竟然帶他面前又臉紅又哭?還哭的那麼……可愛? 
驚覺自己居然對二是發出可愛這個名詞,吾郎整個寒了。 
但、是錯覺嗎?他怎麼覺得現在的二世看起來很可愛、很誘人……哭的樣子又很讓人心疼。 
不知不覺之中,吾郎伸出手,溫柔的擦拭著二世的眼淚。 
「哭成這樣……很、很醜欸。」 
吾郎紅著臉,伸出雙手捧著二世的臉,大拇指不斷的把落下的淚水擦掉。 
「什……我才沒有哭!」 
二世紅著臉反駁,卻沒有甩開吾郎的手,只是感受著,感受著他掌心的溫度。 
看著二世,吾郎竟然興奮了,這一興奮,換來的就是二世的慘叫。 
「好痛--!」 
二世抓緊吾郎的肩膀,淚水還是不斷的掉落。「好痛好痛……快拔出來……!」 
「呃、我試試……」 
吾郎抱住二世的腰,出力動了一點點。「呀啊--!」 
尖叫聲打斷了吾郎的思考,他瞬間又撩起了慾望,使的二世嬌喘連連。 
「對、對不起,很痛嗎?」吾郎放開手,不敢再隨便亂動,但聽著二世的喘息聲卻讓他無法安分下來。 
「痛……可是、我想快點拔出來……」二世哽咽著,雙手緊緊的抓住吾郎的肩膀,表情非常的痛苦難耐。 
「好、我拔……」吾郎也不想看二是這麼痛苦的表情,雙手摸向二世的翹臀,用力的往上抱。 
就在抱起來的那一瞬間,二世發洩了。 
充滿腥味的液體噴在吾郎的身體上,但二世並沒有完全離開吾郎的慾望。 
看著自己射出來的液體,二世皺緊眉頭,難堪的淚水更是無止盡的滑落,有種無辜的感覺。 
「呃、等等……別哭啊……」吾郎慌了手腳,現在再繼續拔也不是,放回去更不可能,完全不知掉接下來該怎麼做,二世的淚水又一直打動他。 
「我、才沒……有……哭……」顫抖著,明明已經痛到快昏倒了卻還是擠出狡辯的話。「快、拔出來……」 
「嗯……」 
一樣喘著氣的吾郎抱住二世的臀部繼續往上提,終於全部都拔出來後二世整個人倒在吾郎懷裡唾泣。 
「二、二世……?」吾郎試探性的叫著二世,但對方完全不理他。 
二世全身無力的倒在吾郎懷中,他想離開也無法離開,身下還是火辣辣的,緊密處也又麻又痛。 
膠囊被塞了這麼多顆,粉末的藥效過了,春藥的藥效根本還沒過。 
發現二世的身體在顫抖、發熱,吾郎馬上就想到了自己子被塞了一顆,二世卻被塞了這麼多顆,藥效肯定還沒過。 
二世的表情極為痛苦,這種灼熱感他快受不了了。 
難堪的伸出雙手自己解決,他倒在吾郎的懷裡,抓住自己的慾望、搓揉。 
看到這幕的吾郎臉又紅了,但看到二世痛苦難耐又難堪的表情,他於心不忍。 
「我來幫你解決吧。」 
淡淡的說出這句,無視於二世的驚訝,吾郎的手抓了過去,時輕時重的搓揉著。 
對於不是自己的手抓著自己的慾望,二世呻吟著,喘息聲大到吾郎聽的一清二楚。 
吾郎粗操的手掌撫過二世的慾望的瞬間,解放了。 
噴出第二發後的二世整個人軟倒在吾郎的懷裡,昏睡過去。 
*** 
喔喔天哪做整套! 
而且是被別人促成的囧 
二世好可愛好可愛,可愛到不行阿阿阿阿--! 
不過小壽也很可愛啦XDDD 
這篇打了將近四個小時啊!打的好開心(喂! 
這篇會有續集喔(笑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出本資訊】風中奇緣 - 衛九《總有一天》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