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當王子遇見青蛙。04尿床風波

「欸~各位,我買了很多酒回來嘍~」 
魯斯里亞走進大廳,手上提著許多酒瓶。 
「喂 - - 你哪根筋不對勁?買這麼多酒幹麻?」史庫瓦羅大喊,買貴的要死的保養品就算了,買酒? 
「這些是新研發的美容酒~酒精濃度好像滿高的...」 
「美容酒?」 
貝爾沒有理會對話中的史庫瓦羅和魯斯里亞,拿著杯子倒好準備要喝了。 
「貝爾前-輩,我也要。」弗蘭站在一旁,拿著空杯子。 
「嗯?小青蛙也要喝嗎?」貝爾接過杯子幫弗蘭倒了一杯。 
「小孩子不可以喝酒!」列威大吼,一把搶過貝爾和弗蘭的杯子,貝爾的酒還灑了一點出來。「會尿床喔!會尿床!」 
「...」弗蘭沉默。 
「那不需要連王子的酒都拿走吧?不能喝的是小青蛙!」貝爾搶回酒,一口乾了。 
「小貝爾!這酒不能這樣喝啦!很浪費欸~要仔細品嘗才行...」魯斯里亞拿起一杯八分滿的酒,小口的像是再示範一樣。 
「王子知道啦!還不是那個Boss控害的!」貝爾又倒了一杯,一手指著列威。 
「欸欸-Me也要喝...」弗蘭伸手,剛好被走過來的X擋到。「...Boss-」 
X掃了一堆酒瓶一眼,冷冷的道。「怎麼沒有威士忌?」 
「阿...這是因為剛好特價啦~」魯斯里亞笑了笑,他真的忘記了要幫自家Boss買瓶威士忌回家...絕對不能讓他知道,威士忌也在特價。 
「哼。」眼神飄到弗蘭臉上,低沉渾厚的聲音很難得的尾音提高,有種...邪惡?的感覺。「想喝?」 
弗蘭瞬間發不出聲音,只是點點頭,指著列威皺眉。 
「小孩子也要早早磨練酒量。」邊說,X拿起一瓶還沒開過的酒瓶丟到弗蘭懷裡。「整瓶喝完才准睡覺。」 
「蛤?」 
很快的做出反應,開玩笑的吧?我不是小孩子阿...不對,重點不是這個...正常人有辦法一個晚上喝掉整瓶這個透明到讓人懷疑他是伏特加之類的高酒精酒嗎? 
「嗚嘻嘻~太好了呢小青蛙,Boss准你喝酒喔~而且是一整瓶...嘻嘻!」 
為什麼怎麼聽都是在幸災樂禍?好像聽到貝爾前輩說"好自為之吧~小青蛙"的感覺?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覺得四面八方都投來了同情的眼神欸...想當年貝爾前輩也是被這樣灌酒的嗎? 
「咕嗚!好辣...好嗆-喔!這哪叫美容-酒啊?魯斯里亞前-輩!你被騙了啦-被騙了!」弗蘭只喝一口,就差點沒吐出來...這是美容酒頭給他! 
都有肝硬化危機了還美容酒勒。 
「嗚嘻嘻~不行喔,小青蛙要喝完!」貝爾一臉笑意,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沉默了。 
這瓶灌下去...我們搞不好就要天人永隔了...。 
小心翼翼的倒了一杯,因為X說如果敢灑出來或吐出來他就死定了...他還年輕,還不想死啊! 
閉起眼睛,一口氣灌了一杯,這個舉動讓在場所有人都嚇到了,貝爾也很驚訝...怎麼會有人真的一杯灌下去啊!?他可是被Boss練大的,這點酒不算什麼,可是弗蘭不一樣啊! 
所謂的一杯倒地就是指這個? 
弗蘭直接進入昏睡狀態,還很乾脆的倒在貝爾懷裡。 
「...現在是怎樣?」貝爾撐住弗蘭,轉頭看向史庫瓦羅。 
史庫瓦羅一臉無奈的想要接過弗蘭,卻被X拉住。「把那傢伙帶回房裡,垃圾現在沒空。」 
沒空?我哪時沒空了?我現在明明閒的要死阿...喔,地還沒拖...這不是重點! 
很難得的,史庫瓦羅吐曹了自己心裡想到的事。 
「走。」低沉的命令聲,史庫瓦羅被帶回X的房裡。 
「...」貝爾愣一下,抱著弗蘭走回房裡。 
+++ 
張開眼睛,除了天花板以外,看就知道不是自己的房間。 
「呃...是貝爾前-輩的...」弗蘭起身,看到四周的景象讓他確定這裡是貝爾房間。「嗯?」 
好像怪怪的? 
好像溼溼熱熱的... 
「咦咦咦!?」是水...?是水吧?誰來告訴我這是水! 
庫底溼溼的,再加上溼熱的床單...這就是傳說中的...尿床嗎? 
「...」我還在作夢吧? 
「嗯?小青蛙醒啦~」 
貝爾的聲音響起,弗蘭很清楚,現在不管怎麼掩飾,貝爾一進來就一定會看到...而且以他大嘴巴的程度,一定不到1分鐘,全瓦利亞...搞不好還會傳到彭哥列總部那裡... 
「貝爾前-輩...」進房前請先敲門...後半段沒說出來的原因是...這裡是貝爾的房間阿... 
貝爾累格了幾秒,接著爆笑。「嗚嘻嘻...哈哈哈!小青蛙尿床了!」 
「等...不要這-麼大聲啦!貝爾前-輩!」弗蘭紅著臉,抓住貝爾衣服的袖子,要他閉嘴。 
「嘻嘻!小青蛙尿床尿床~」貝爾一臉就是要去宣傳的樣子...。 
「不要告-訴大家!」臉更紅了,弗蘭緊緊抓住貝爾的手,皺著眉頭的樣子很可愛。「拜託~」 
很狡猾的滑音,整個將可愛發揮到淋瀝盡至。 
「知道了~」貝爾笑了笑。「王子絕對不會把小青蛙尿床的事說出去!」 
很大的音量,貝爾用自己最大的音量說出這句話,想不聽到都難...。 
「貝爾前-輩!」 
很快的,這件事傳片瓦利亞上下。(其實也不過六個人... 
「嗚嘻嘻~小青蛙尿床了~」貝爾覺得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像是唱歌一樣,歌誦著這件事情。 
其他人坐在沙發上,很明顯的在憋笑。「喂--先吃早餐,我去幫你換床單!」 
「嗚嗯...」 
史庫瓦羅走向弗蘭房間,接著笑聲接踵而來。 
「嘻嘻~要笑就笑不要憋了嘛~」貝爾樂的把棒棒糖泡進奶茶裡面喝。「嗚嘻嘻~」 
聽到稀疏的笑聲,弗蘭的臉越來越燙,好像手一摸就會燙傷。 
「呐~小青蛙~」 
「...?」 
貝爾拿起一片不知道哪裡來的尿布,遞給弗蘭。「這是給小青蛙的,嘻嘻~這樣床單跟褲子才不會溼喔~」 
「...」臉更紅了,弗蘭皺眉,轉頭把青蛙冒丟到地上跑出去。 
「呃...小青哇!」 
不理會貝爾叫他,跑出總部。 
「現在是怎樣?」X一臉睡眠不足的走到大廳,現在不是他該起床的時間...。 
「喂--笨王子!弗蘭床上的水是怎樣!?」 
史庫瓦羅走進大廳,一手拿著溼溼的床單,但卻沒有尿騷味。「這怎麼看都是開水!」 
「嗚嘻嘻~誰叫他之前要拿王子的東西?這是回禮喔~」貝爾微笑,發現後領被某個拉力拉起,轉頭看。「Boss?」 
「找垃圾是垃圾的工作!」說完,貝爾就被推到門口,而且力量過大差點撞到門。 
只有王子是垃圾嗎...? 
貝爾轉頭看著史庫瓦羅,似乎是要他去找。 
「垃圾,快去。」X一把拉住史庫瓦羅,走回房間。「沒找到就不要回來。」 
看到進房的兩個人,其他人還依稀聽到了一些對話...像是"喂--今天還要嗎?昨天不是才..." 
和"你覺得昨天這樣就行了?垃圾。" 
接著是"現在是早上欸!" 
「...」 
+++ 
貝爾在街上亂晃,一手拿著很大的青蛙帽。 
「切切,竟然把帽子拿下來了。」看著青蛙帽,貝爾沉默了一下。嗯...那傢伙帶上這個...挺可愛的。 
晃了很久,問過路人走過小巷,就是沒看到半個人影,眼看著要中午了,午餐也還沒吃,貝爾開始感到不耐煩。 
走到一家小吃店。 
「嘻嘻~老闆,王子要一份雞蛋糕...兩份好了,還要兩個車輪餅...巧克力口味的。」 
老闆笑了笑,動作很迅速的將雞蛋糕放進紙袋,又將巧克力醬和奶油放進麵粉漿裡面,兩片模具合併,將車輪餅翻一面,確定表皮金黃後拿起來。 
小心很燙喔。」 
貝爾接過雞蛋糕和車輪餅,他聽不懂老闆說的話,那不是義大利文也不是日語,似乎是...華語?聽說老闆在是一個名為台灣的國家出生的。 
拿著午餐,貝爾晃到某個海邊,看到熟悉的身影。 
「小青蛙~?」 
弗蘭沒有轉頭,而是一直擦拭自己的臉。「小青蛙在哭嗎?」 
「Me才-沒有...」轉頭,弗蘭皺著眉頭看著貝爾。 
貝爾嗚嘻嘻的笑了一下,把青蛙帽戴到弗蘭頭上。「這個要戴好,不可以拿下來喔,嘻嘻~」 
「...」弗蘭轉過頭,似乎不想理貝爾。 
「小青蛙生氣了嗎?呐~小青蛙~」貝爾抓住弗蘭的手,弗蘭重心不穩的倒在貝爾懷裡,撞到雞蛋糕和車輪餅...他早餐和午餐都還沒吃... 
「來,這一份是小青娃的喔~」 
「...」 
弗蘭默默的接過午餐,看著海平面,一小口一小口吃著。 
還是不要告訴小青蛙是王子騙他的好了...。-貝爾心中的OS 
+++ 
在其他人眼中,貝爾和弗蘭的感情好像變好了。 
但事實呢? 
其實很差?還是...其實比大家想像中的還好... 
-------------------------- 
喔喔,尿床是主角嗎=ˇ= 
只要是想讓他們增進感情欸~ 
是說,王子你好壞!弗蘭會很受傷以後不可以這樣喔(所以這次就原諒他了!? 
沒辦法,畢竟是王子啊!(啥啊?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破四萬賀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