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跳馬並盛記08依舊是片浮雲 下

「欸欸!你們...不覺得我們的風紀委員長跟以前不太一樣了嗎?」 
「欸?有嗎?一樣可怕阿。」 
「沒有!以前更狠啦!以前被咬殺都要躺最少一星期,不過現在躺個兩天就好了喔!」 
「是你太常被咬殺有抗體了吧?」 
「哪有這種抗體啦!」 
三個學生在走廊上聊天,其實不只他們,其他人也發覺了,尤其是常被咬殺的人最清楚。 
這一切...都是從實習老師迪諾來了以後才發生的。 
「欸,你們有沒有看道恭彌啊?」 
迪諾走到阿綱身邊,四處張望。「今天一整天都沒看到他...請假嗎?」 
「欸?你說雲雀?」那個雲雀會請假?至今都沒發生過這種事阿...他這麼愛學校,一定每天來...應該說他連假日都會來啊! 
「不過就是沒看到人而以嘛,很嚴重嗎?」獄寺打個哈欠,很明顯的睡眠不足。 
「不...我有不好的預感...」迪諾低頭,他不知道怎麼說,就是胸口很緊...恭彌發生什麼事了? 
阿綱似乎意識到迪諾的反常,沉默了一下,而隨著沉默,慘叫聲響起。「嗚哇阿!!!」 
操場發出慘叫聲,很淒厲,當中混雜著鞭子聲,和兩個人的叫囂。 
「喂!加百羅涅的首領在這裡吧!出來!」 
「跳馬迪諾!今天就來做個了斷!」 
迪諾聽到自己的名子,和其他人一起跑到窗戶邊,這裡是二樓,可以清楚的看到操場...如果沒近視的話。「發生什麼事了?」 
站在操場上的,是兩名...男子。 
「我們就是盜用加百羅涅名義走私槍械和毒品的家族!為了取得你們加百羅涅的地位!決一死戰吧!」 
地位? 
「什麼...?」迪諾愣了一下,怎麼會有人就這樣大搖大擺的出現在敵人面前? 
「迪諾先生!怎麼辦?他們還攻擊學生欸!」阿綱慌了一下,又想到學校人這麼多,他和獄寺還有山本不能出手。 
皺眉。 
就是他們,他們就是他來並盛的目的...是嗎?解決了他們,就要回義大利了...就要回加百羅涅了。 
「迪諾先生!」 
一個轉身,迪諾跑下樓梯奔向操場。 
「你就是跳馬迪諾?」 
長髮綁馬尾的男子挑眉,像是看到名牌商品一樣。「長的不錯呢~」 
「阿...這個我也挺喜歡的!」另一個男子微笑,有種特S的感覺... 
「不行啦!翠翠!昨天那個已經讓給你了~他可是極品呢!」莎莎皺皺眉,看一眼名為翠翠的男子,在看回迪諾。「這個給我!」 
「我可是很貪心的喔,你不是第一天認識我吧?」翠翠笑的更邪惡。「乾脆一起來吧?多人版也不錯呢...」 
迪諾皺眉,看著眼前完全無視於他聊了一大串的兩名男子,拿出鞭子。 
「欸?你這麼急阿?」翠翠微笑,手瞬間一甩,鞭子飛向迪諾,迪諾也用鞭子回擋了。 
趁著翠翠和迪諾的鞭子糾纏在一起,莎莎雙手大力一揮,兩條鞭子鞭像迪諾。 
「咕嗚!」 
兩鞭重重的打中迪諾,白色的襯衫染上鮮紅,雖然他有意識到鞭子,但身體卻不像以前那樣靈活。 
「不行!怎麼可以這樣?二打一不公平!」阿綱一行人也跑到操場,看到迪諾身上的血紅。 
「那你想怎麼樣?要幫他嗎?」 
「咦?」 
里包恩出現在山本的肩膀上,望著迪諾。「如果你們的身分曝光了,並盛會永遠不能安寧喔,除非你們離開並盛到黑手黨學校去。」 
「怎麼這樣...」阿綱皺眉,在他們談話的途中,迪諾又受傷了。 
莎莎瞬間用兩條鞭子鞭向迪諾,迪諾的反射神經整個遲鈍,被一鞭不露的命中了。 
「咳咳...」雙手撐在地上,迪諾咳了幾聲,抓緊自己的胸口。 
為什麼...為什麼力量完全使不上來? 
「欸欸,果然欸!因為部下不在身邊嗎?一點能耐都沒有...我不玩了不玩了!」翠翠攤攤手,走到一邊。「莎莎你不是很想要?給你吧給你啦!」 
「是嗎?那就先謝謝啦!」莎莎微笑,拿著鞭子再甩出去。 
迪諾站了起來,左閃右躲,閃開攻擊後用自己的鞭子攻向莎莎,在莎莎閃開的同時,迪諾衝上去補上一腳。 
碰!!! 
「哇啊!」 
莎莎倒在地上,被迪諾踢重的右臉泛出血絲,當然,迪諾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抓住鞭子,用力一甩,瞬間將莎莎的身體纏住後拋向牆壁,撞出一個很大的洞。 
「咳咳...哈...」迪諾喘口氣,抽回鞭子再揮下一擊,但翠翠及時擋住了,用鞭子纏住了迪諾的鞭子,手臂上爆出肌肉,將迪諾甩出去。 
「就應該要像這樣才對嘛!」翠翠微笑,又衝上去補上一鞭,在這同時,莎莎也站起來補上兩鞭。 
碰碰碰!!! 
「咳!」 
迪諾躺在地上,吐出一大口鮮血後意識模糊,全身上下都是鮮紅的血和傷痕,怵目驚心。 
「迪諾先生!」阿綱呼喊,但他沒有得到回應。 
眾學生和老師看到傷痕累累的迪諾,通通都到抽一口氣。他們的風紀委員長在哪裡?那個只要學校初是就一定會挺身而出的風紀委員長雲雀恭彌在哪裡? 
「恭...彌...」迪諾虛弱的喊出最愛的人的名子,好久沒有了,這種痛處好久沒有出現在他身上了,他真的...沒有不下在就辦不到嗎...? 
翠翠看到從迪諾口袋裡飄出來的照片,是雲雀批改公文的照片。 
「欸?這孩子不就是昨天那個極品嗎?」 
莎莎走到翠翠身邊,看到照片後微笑的說。「原來他是這間學校的學生啊?」 
「...極品?」迪諾被這句話刺激了,努力的撐起身子,瞪著翠翠和莎莎。「你們...對恭彌做了什麼...?」 
「沒什麼,只不過是調教一下罷了~」翠翠露出微笑,看著迪諾的眼神,用鞭子抬起他的下巴。「怎麼...你也想試試看嗎?」 
聽到這句話,迪諾心中的緊突然消失了,變的灼熱。 
這或許是憤怒。 
突然起身來個迴旋踢,翠翠一時躲不過被狠很的踢中了,一旁的莎莎想壓住迪諾,卻反被迪諾一拳打飛。搞什麼?他們竟然敢...調教他的恭彌? 
舉起鞭子,卻沒有力氣揮下它。 
因為迪諾的定格,莎莎和翠翠的鞭子沒有任何阻礙的擊中迪諾。 
這一瞬間,所有人的視線都停留在迪諾身上。 
「你們在我的學校做什麼。」 
冷冷的一句話,既恐怖又熟悉的口吻,接著就是那熟悉的身影。 
「...雲...雲雀!?是雲雀!」 
「委員長!」 
「風紀委員長!」 
眾人看向出現在校門口的雲雀,他傷痕累累,全身上下都是鮮血,純白的制服除了鮮血就是灰黑色。 
「喔?你還活著啊?」翠翠微笑,真沒想到...居然有人能從火箭筒下存活,還能靠自己的力量走到這裡。 
「哇,真是太不可思議了...」莎莎一臉驚訝。 
雲雀走到操場,看著被破壞的學校和...倒在地上的迪諾。 
一個名為憤怒的情緒衝進腦子裡。 
「破壞學校,咬殺!」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雲雀的音量比以往還大,眼神除了銳利和殺氣又添加了憤怒。 
旋轉著拐子,雲雀拖著重傷的身體衝上去,用他最引以為傲的格鬥能力將莎莎打倒在地,轉向翠翠。 
「...居然還有這樣的戰鬥力阿...」翠翠冒冷汗,看著異於常人的雲雀,從內心,對他下達了危險的指令。這傢伙不是...想像中的小麻雀... 
一個轉身,雲雀的拐子多出許多尖刺,打中翠翠後將他的肉大塊的撕下。 
「嗚哇啊!!!」 
翠翠抱著少了一塊肉的右手,倒在地上顫抖,瞳孔張開,腦筋頓時一片空白。 
鮮血沿著拐子流下,雲雀看著倒在地上的翠翠,似乎不想就這樣結束。 
旋轉拐子,要再衝上去時,一條鞭子纏住拐子。 
「...」雲雀看向莎莎,眼神令人發寒。 
莎莎皺著眉頭,身上多出了許多傷痕,尤其是剛剛雲雀打傷了他那保護的要死的臉蛋,勾起他的怒火了。 
「你真的惹火我了!」另一手拿著的鞭子揮去,打中雲雀。 
雲雀向後飛去,倒在迪諾身邊,手抱住肚子,鮮血直流。一旁的迪諾轉頭,看到滿是傷痕的雲雀,皺眉。 
迪諾緊握鞭子,站了起來。 
「竟然...敢把我的恭彌傷成這樣...」咬牙,眼神憤怒的瞪著莎莎。 
拖著重傷的身體,意外的輕盈,身體的每條神經就像都回來了一樣,手上的鞭子揮下,補上一腳一拳,再揮下鞭子,完全不給莎莎休息的機會。 
一擊接著一擊,每使出一招,鮮血就四濺,但這不全是莎殺的鮮血,有一大部分是迪諾的,身體正在悲鳴,他已經超出了正常人該有的負荷。 
雲雀站起來,身體也很虛弱,畢竟被火箭筒炸過,他是憑著一股一力才有辦法撐到現在。 
一瞬間,雲雀看到了一個景象,他叫出聲,卻已經為時已晚。 
翠翠眼神憤怒的拿著劍衝向迪諾,再他和莎莎拼個你死我活的時候,一劍刺下去,刺穿了迪諾的肩膀,接著抽回劍。這一瞬間,血液四濺。 
「跳馬...!」 
不算是很大的音量,卻是由心裡最深處發出,將近絕望的聲音。 
翠翠轉頭,拿著沾有鮮血的劍衝向雲雀,他不發一語。 
碰!!! 
劍和拐子碰撞的衝擊產生巨大的聲響,雲雀的眼神就像是脫離束縛的野獸...不對,是原本就沒有束縛的野獸經過一段長眠,再次甦醒了。 
轉身俐落的回擊,拐子的尾端出現一條鎖鏈,鎖鏈的另一端接著鋼刺球。 
用力的揮拐子的同時,鋼刺球也在拐子旁亂晃,加持過後的武器打中翠翠,從胸口深深的刺下去,貫穿後拔出,噗嗤的一到鮮血噴到雲雀臉上,搭配他的眼神,這樣的殘酷無情。 
一個轉身,準確的命中想從背後偷襲的莎莎,從右臉,頭整整被削掉了一半。 
兩個人倒下後的瞬間,是這樣的血腥。 
嘩 - - - - - 
眾人的歡呼聲劇烈的響起,明明是這樣血腥的場面,大家臉上卻帶著喜悅,他們的風紀委員長贏了。 
+++ 
張開眼睛,白色的天花板映入眼簾。 
迪諾移動虛弱的身體,眼皮很沉重,我還活著阿...這是他現在從心裡浮現的第一個想法。 
看著旁邊的水藍色布幕,他的直覺告訴他躺在隔壁的是雲雀。 
「恭彌...是你嗎?是你...對吧?」 
虛弱的聲音混雜著沙亞,想伸手拉開布幕,卻沒有那個力氣。「恭彌...」 
「吵死了,我要睡覺。」 
雲雀的聲音比想像中的還圓華,不像迪諾乾枯,看來他醒來有一段時間了。 
隨著雲雀的沉默,迪諾也沉默了,也或許是連再說話的力氣都沒了。 
「對不起。」 
打破沉默的,是這句話。 
「...?」 
迪諾看著布幕,眼神很滄傷。「都是我...害恭彌受...這麼重的傷...咳咳!」 
聽到迪諾的話,又加上咳嗽的聲音,雲雀的心微微的動了一下。 
迪諾使盡全力的撐起身子,伸出手,慢慢的拉開布幕。 
拉開布幕的瞬間,迪諾看到的是雲雀白皙的臉龐。雲雀側躺面向迪諾,雙手放在前面,棉被蓋到脖子,純黑的頭髮貼在臉頰上。 
很可愛,很妖艷很嫵媚...怎麼?好像前後矛盾?阿不管了! 
迪諾的腦袋開始奇奇怪怪的旁白,想完還自己吐曹自己。要不是...要不是現在他沒力氣下床,不然一定馬上撲上去啊啊啊! 
「...」雲雀像是看穿迪諾的思想,微微的皺了眉頭之後,很吃力的下床了。 
「恭彌?」 
迪諾整個愣了很大一下,雲雀竟然走下床,自己鑽到他的被窩裡!? 
雲雀側躺面向迪諾,閉起眼睛。「有點冷。」 
冷?現在是春天了吧?不對!快夏天了! 
迪諾微笑,緊緊的,不管身體微微的疼痛,緊緊的抱住雲雀。 
------------------------- 
呃...整個很偷懶XDDD 
看書看到煩,打了兩個星期,四天,一天只打一點點一點點,累積成一篇發出來了=ˇ= 
這篇文應該不會有人看了不舒服吧?應該不會太過血腥才對... 
總之,希望大家會喜歡! 
喔對了,完結是第十章,這是第八章了喔!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破四萬賀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